第758章 大结局

书名:
乡野小仙农
作者:
黑天
本章字数:
2244
更新时间:
2022-06-17 10:54:06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我在地球斩神魔

唐麟被一家子‘吸血鬼’敲骨吸髓,为了榨干他最后的价值,将他的器官卖给了黑市商人。 弥留之际,唐麟意外获得上古大能传承,死里逃生。 至此,他持圣道之剑,守护人间星河。 谁人敢言地球修士不如穿越者? 地球境内,神魔禁行。 这是一个少年扬剑,以神魔为猎物的故事!
已完结,累计290万字 | 最近更新:第1316章 大婚

第1章 哀莫大于心死

书名:
我在地球斩神魔
作者:
修果
本章字数:
2159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昏暗潮湿的房间里,靠近角落的地方摆放着一张脏兮兮的手术床。

唐麟面如死灰,眼神中没有一丝求生的欲望,如待宰的羔羊般躺在冰冷的手术床上,声音弱不可闻。

他微微侧着头,一张垂下的塑料布将房间隔成了两个世界。

透过塑料布,隐约可以看到另一边的情况。

一男一女并排坐在一张破旧的沙发上,两人皆五十岁左右。

男的脸颊枯瘦,头发又油又乱,那浑浊的双眼贪婪地盯着眼前的破木桌上一摞红彤彤的钞票。

女的吊眼薄唇,一脸刻薄相,同样贪婪地盯着那一摞钞票。

破木桌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一个膀大腰圆,满脸横肉的壮汉,他咧开嘴露出一口大黄牙,阴笑着说道:

“唐先生,我们刚估了一下你儿子全身器官的价格,扣除你欠我的钱,还剩下十万......你若同意,在这份文件上签个字就行。”

“同意,一万个同意!”

唐春军满脸堆笑,忙不迭地说道。

他拿起笔在面前的文件上飞快地签下自己的名字,像是害怕对方反悔似的。然后,将桌上的十万块钱紧紧地抱在怀里。

壮汉笑道:“合作愉快!我知道唐先生还有个儿子,如果缺钱,可以再来找我。”

“他敢?那个可是我亲生的。”

女人张开涂满口红的血盆大口嚷道,声音尖锐刺耳。

唐春军抱着钱站起身,弓着腰满脸谄媚:“坤哥,我们可以走了吗?”

“不去看你儿子最后一面吗?”

“快死的人有什么好看的,多晦气啊。”

女人满脸厌恶,尖酸刻薄地说道。

唐春军眼里只有红彤彤的钞票,估计根本就没听到坤哥说的什么?

坤哥发出一声怪笑,随即道:“那行,你们可以走了。”

“谢谢坤哥,谢谢坤哥!”

唐春军和女人像是摇尾乞怜的哈巴狗,点头哈腰的样子令人作呕。

看着抱着钱满心欢喜离开的两人,躺在手术台上的唐麟眼神黯然地让人心疼。

谁能想到这一男一女是他的亲生父亲唐春军和继母李萍兰?

他们为了钱,竟然将他全身器官卖给了黑市商人,而且只卖了十万块钱。

他们离开时,竟连回头看一眼都没有。

唐麟自幼丧母,父亲唐春军再娶,又生下一个儿子。

从此他的生活便暗无天日,经常被继母打得遍体鳞伤,三天饿九顿早已经是家常便饭。

唐春军嗜酒好赌,一不顺心便拿他撒气,甚至在唐麟初中还没毕业的时候就想让他出去打工,挣钱供他挥霍。

唐麟知道念书是他唯一的出路。他苦苦哀求,跪了三天三夜,唐春军才答应让他继续念书,但是家里不会给一分钱的学费和生活费。

为了积攒学费,他捡过废品,去拳击馆给人当过人肉沙袋,甚至卖过血。

终于,他熬到毕业了,也找到了工作……那一天他哭了,哭得撕心裂肺。

他天真地以为自己自由了!

可他不知道,一旦被吸血鬼咬住岂会轻易撒口。

从他开始工作,每个月挣的钱都被这一家子吸血鬼吸走了……不给,他们便去他工作的地方闹,为此他已经换了好几份工作。

这次,他接到电话,说是他那个弟弟病危!

他本来不信,但他们为了骗自己,竟然做了一份假的病危通知书。

他请假连夜赶回来,刚进家门,突然接到相恋一年多的女朋友打来的电话。

“唐麟,我受够了你那一家子吸血鬼,你永远也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我们分手吧!”

冰冷的话语和手机里传出的盲音让唐麟如遭雷击,恍惚间接过继母递过来的一杯水,只喝了一口便晕了过去。

等再次醒来,人已经躺在这冰冷的手术床了。

哀莫大于心死。

他努力地奔向光,可现实却狠狠地将他拉进了地狱。

麻药通过血液在体内扩散,他的思绪越来越模糊。

昏迷前,他看到了旁边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对方手里冰冷锋利的手术刀竟让他觉得亲切。

或许是因为这小小的手术刀能让他真正解脱。

“动作快点!”

外面的坤哥不耐烦地催促。

持手术刀的男人应了一声,麻利地脱掉唐麟的上衣丢在一旁。

“小子,别怪我,要怪就怪你那猪狗不如的父母,我这也是帮你解脱,你应该谢谢我。”

简单的消毒后,手起刀落,干净利索!

锋利的手术刀划开皮肉,鲜血顿时涌出,如同泉涌。

“卧槽!!!”

“怎么了?”

“下刀重了些,大出血。”

手持手术刀的男子左右看了看,下意识地扯下墙上一幅泛黄残破的画去擦拭鲜血。

做他们这一行,没有固定的地方,经常打一枪换个地方。

这破房子荒废很久了,他们临时占用,墙上破画不知道挂了多久?上面满是灰尘。

可他没发现,手里的破画沾染了唐麟的鲜血,上面竟然浮现出一道道金色纹路,瞬间组成一幅诡异的图案。

“轰!!!”

突然,璀璨的金光从破画上爆开。

摧枯拉朽。

坤哥和手持手术刀的男人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化作两团血雾。

房间里的一切,皆化为齑粉……唯有唐麟依旧昏迷不醒。

金光充斥着整个房间,璀璨绚烂。

破画上那诡异的图案中,竟然出现一道金色剑柄,随即便是剑身,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拔出来的一样。

这把剑似铜似金,不知是何种材料铸造?

剑身之上,一面刻着日月星辰,一面刻着山川草木。

随即,一枚黑色的戒指,上面雕刻着复杂的纹路,从破画中飞出,自动套在唐麟的手指上。

“吾乃昆仑秘境开山之祖玉天清。数千年了,终于等到了拥有至阳之体的有缘人。”

“今日便传道于你,望你手持这圣道之剑,守护这人间星河,莫要辜负吾数千年来的苦苦等待。”

突然,一道低沉苍老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响起,声音中充满了岁月沧桑。

话音消散,破画竟无火自燃,化作无数的金色符号钻进了唐麟的眉心。

随即,房间归于平静。

而唐麟,周身涌动着璀璨的金霞,肌肤散发出温润如玉般的光泽,身上的伤口也瞬间愈合。

大约一个时辰后,唐麟身上的金霞蓦然敛去。

唐麟如同从噩梦中惊醒,突然睁开双眼......双眸开阖间,精光四溢,似有日月星辰在眼底流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