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3章 番外17

书名:
日夜妄想
作者:
鱼不语
本章字数:
2553
更新时间:
2023-11-07 08:12:28

房间偌大,入眼就是五六米高的贴墙陈列架,架子上不是酒也不是收藏品,而是一把把长短不一的枪。

付阮表情淡定,心下难免略微动荡,且不说这些东西到底是真是假,找这个地方见她,不是给她下马威是什么?

正想着,右侧被隔断挡住的空间背后,清楚传来‘砰’地一声,是枪声。

付阮脚步没停,迈步向前,待拐过几米高的隔断后,往右一看,大概十米外,站着一个颀长身影,男人穿着黑色休闲裤和白色衬衫,衬衫袖子挽起,露出一截小臂,而那小臂此时正朝她伸着,手里握着一把黑色的枪。

付阮右侧就是枪靶,这是一间射击馆,付阮目不斜视,一眼看过去,先看枪再看脸,而后镇定自若的站在原地,一时间很难判断她在欣赏枪还是欣赏脸。

男人跟付阮隔空对视,约莫三秒钟的样子,放下手臂,与此同时勾起唇角:“你好付小姐,听说你找我。”

枪口移开,男人的脸更加清晰,年轻,好看,但是陌生。

付阮开口:“初次见面,我是付阮。”

柯景文脸上笑意更浓:“久闻付小姐大名,刚外面人打给我,说付阮找我,我还纳闷儿是不是重名了,后来一想,除了本人也没人敢直接找到这儿来。”

付阮不动声色:“不请自来,确实有些冒昧。”

柯景文笑说:“我没有这个意思,付小姐请坐。”

室内空旷,除了枪就是靶,还有几组单人款的红色沙发,付阮和柯景文对面而坐,两人面前只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圆形茶几,柯景文把枪放在上面,问:“付小姐喝什么?”

付阮:“入乡随俗,有什么喝什么。”

柯景文笑了,直接从旁边冰箱里拿了两罐啤酒,把其中一罐递给付阮,付阮接过,柯景文抠开拉环,开门见山:“付小姐是来找蒋先生的?”

付阮面色如常:“不是。”

她抠开拉环,喝了口酒,柯景文闻言,倒是意外,酒喝一半停下来,看着她道:“那你是?”

付阮拎着啤酒罐,看着柯景文道:“找你谈生意。”

柯景文眼底诧色更浓,“什么生意能劳付小姐特意跑到云城来跟我谈?”

付阮也是直来直往:“你跟蒋承霖谈的生意。”

柯景文一瞬轻笑出声,付阮不出声,等他笑够了,自己主动道:“付小姐还说不是来找蒋先生的。”

付阮:“从进门到现在,是你一直在提他。”

柯景文笑着问:“蒋先生知道你来云城吗?”

付阮:“我去哪不用跟任何人报备。”

柯景文被掖也不生气,只笑得意味深长:“这倒是…那付小姐确定跟什么人谈什么生意,也不需要跟家里人知会一声?”

付阮目光坦诚又自若:“你觉得付家我说了不算吗?”

柯景文失笑:“没有没有,我就是有点儿担心,付小姐毕竟嫁人了,有些事情你同意,蒋家也未必同意。”

付阮:“那要看是什么事。”

柯景文突然话锋一转:“付小姐为什么突然来云城找我,是外面有什么风言风语吗?”

付阮:“就怕是风言风语,所以才要当面跟柯先生确定一下。”

柯景文漂亮眸子微眯,说不上调侃还是打趣:“我还是想听听外面是怎么传的,不会说蒋先生在云城这边乱七八糟吧?如果是这样,那我跟你保证,绝对没有的事儿。”

付阮闻言,第一次露出笑脸,不急不缓:“蒋承霖要真是跑到云城乱七八糟,那我还得麻烦柯先生提供场所给他金屋藏娇,这个人情欠的有点大。”

柯景文半真半假,一脸正色:“我是正经生意人,你不信我让人给你看我公司营业执照。”

付阮笑意不达眼底,不慌不忙:“巧了,我也是正经生意人,那我们就谈谈正经生意。”

柯景文喝了口酒,出声道:“我这儿有些东西,想从岄州出口国外,岄州六成以上的码头都在蒋付两家手里,尤其付家有不少私人码头,如果能从私人码头走就更好了,价钱这块儿,付小姐你开。”

付阮:“柯先生想运什么东西?”

柯景文:“就是一些云城特产,吃的,喝的,玩的用的,比较杂。”

付阮:“杂不要紧,只要不是会‘砸’的东西。”

柯景文看向付阮,付阮很讨厌明知故问的人,好在柯景文没有问她是什么意思,而是淡笑着说:“付小姐开个价。”

付阮微笑:“我喜欢钱,但也得有命花。”

柯景文笑容温和:“不至于吧,付小姐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付阮面不改色地回:“要是柯先生有所耳闻,也知道我这人多惜命,但凡敢在我眼皮子底下搞事,会牵连到我的,最后都没什么好下场。”

柯景文闻言,看似笑容不变,实则笑意同样不达眼底,出声说:“真没得谈?”

付阮同款笑容:“谁搞我,我搞谁。”

柯景文还是笑:“付小姐在云城说这种话,会不会有点儿…”

他省略了后面的话,付阮自动补充:“不自量力是吗?那只能不好意思冒犯到你了,但我确实有这个能力。”

柯景文听出来了,付阮的言外之意是:【不服挺着】

静谧射击馆里,付阮和柯景文面对面,柯景文有意无意看了眼茶几上的枪,付阮一边看在眼里,一边捏着左手掌心里的眼镜腿。

短暂沉寂,柯景文率先开口:“蒋先生都没跟我说过这样的话。”

付阮开诚布公:“他家教好,没这么直接。”

柯景文一瞬笑出声,不知是被气的还是什么,几秒后道:“付小姐单枪匹马过来,到底是跟我谈生意,还是恐吓我,别欺负你老公?”

付阮一脸真挚:“当然是后者。”

虽是意料之中,可柯景文还是难忍,当场笑出声。

笑声未落,右边门口射击墙后,拐出两道身影,付阮侧头,第一眼看到穿着墨绿色衬衫的熟悉面孔。

蒋承霖也看到沙发上的付阮,不等两人出声,柯景文边笑边道:“你再早进来三秒就能听到嫂子对你的表白。”

蒋承霖迈步往前,说不上惊喜还是惊讶:“你怎么来了?”

付阮是聪明人,这会儿已经看出门道,心底暗骂戚赫征哪刨来的小道消息,可脸红已经控制不住了。

强装淡定,付阮说:“路过,进来看你一眼不行吗?”

她天黑了才开始睁眼说瞎话,蒋承霖拉着付阮的手,还沉浸在能在云城看见她的喜悦之中,柯景文拆台:“嫂子不知从哪儿听的小道消息,可能以为你被我扣在云城了,特意来救你的。”

蒋承霖看向付阮,眸子里满是意外,付阮唇瓣微抿,心底想的是怎么暴揍戚赫征。

最后还是另外一个跟蒋承霖差不多高的陌生面孔,主动说:“再笑嫂子不揍你,小心蒋某人给你穿小鞋。”

说罢,他看向付阮,做自我介绍:“我叫陈漾,承霖大学同学,我们不是坏人,叫承霖来云城玩儿的,还问他怎么没带上你,他说你有事儿在忙。”

付阮微笑,打招呼,陈漾不像柯景文,他好看的脸上没有笑,一本正经地解释:“刚刚我们在打牌,说把手机都关了,看谁的家属先找过来谁就赢,万万没想到,唯一一个外地人赢了。”

蒋承霖自打看见付阮,眼睛里就没装过别人,同样解释道:“别看他俩看着不像好人,智商都一般般,我来云城也能把他俩卖了,谁跟你说什么了?你来的时候没吃饭吧?饿不饿?”

柯景文:“咝……”

陈漾:“我饱了。”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娇妻乖乖,慕总为她折腰为她疯

顾倾城一直以为,只要她乖一点。 总有一天,慕霆骁会爱上她。 可是,那个他丈夫爱而不得,心心念念的白月光——沈棠回来了。 她的确很乖,所以,她的婚礼,是自己一个人举行; 她的宝宝,是自己一个人在冰天雪地里生; 她的抢救,是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手术室; 世人都说她疯了,她的确疯了,竟然疯得那么不知羞耻的爱着一个人。 后来,所有人都说顾倾城得了绝症,要死了。 慕霆骁彻底疯了:“不准,我不准你死。” 她却笑得释然:“真好,再也不用连呼吸都想着你,我自由了。” 慕霆骁用曾经的白月光给她续命,开始像个疯子一样,病入膏肓,变态的宠着她。 可是…… 顾倾城却再也不要他了。
连载中,累计52万字 | 最近更新:第257章 告诉晚晚病情

第1章 我想让你陪我

书名:
娇妻乖乖,慕总为她折腰为她疯
作者:
白七诺
本章字数:
2041

男女之事,总是让人欲生欲死。

“乖,再来一次。”

顾倾城刚累得汗淋淋的躺下,柔软的身子又被他抱起。

“身上都是汗,我想冲一下。”

“一起洗!”

慕霆骁吻了吻她红透的耳垂,直接将人抱进浴室。

他的动作又凶又急,可关键时候,她还是仰起头,带着请求地问。

“霆骁,不避孕了好吗?我想要个宝宝。”

慕霆骁显然愣了一下。

但很快,清冷的开口,直入她耳膜:“孩子牵扯的东西太多,我暂时没打算要。”

顾倾城咬着唇,眼圈骤然就红了:“可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老人也很想要一个孙子,真的不行吗?”

这话,已经是祈求的意味。

因为,她是真的好想嫁给他,和他组建一个幸福的家庭,生一个宝宝。

可看着慕霆骁冷硬的脸庞,最终,是她妥协了:“好吧,宝宝的事,我们以后再说。”

慕霆骁的脸色这才缓和一些。

就在他要继续时,手机响了。

刚一接通,娇软的声音就传了过来:“霆骁,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打扰你。”

“实在是刚刚在客厅不小心摔了一跤,脚疼的厉害,如果你忙的话,那我自己……”

沈棠的话还没说完,慕霆骁已经开口:“你安心等着,我马上过来。”

“好,霆骁,没打扰你和倾城吧。别让她误会了。”

“要不,我还是自己打车……”

“没有打扰,你别多想。”慕霆骁的声音,如沐春风。

呵呵……

顾倾城真的很想笑。

浴室里,两人都浑身湿透,气氛暧昧,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这就是慕霆骁说的没打扰。

原来被偏爱,真的就是有恃无恐,是特权,是例外,是所有的规矩之外。

只可惜,她的未婚夫偏爱的女人竟然不是她,而是另一个女孩儿。

多讽刺啊!

很快,顾倾城被裹了起来。

偌大的浴巾罩在她身上,遮住了曼妙的身姿。

“我抱你去床上,你先睡!”慕霆骁开口,声音难得温柔。

只是这话,犹如一盆凉水,瞬间将她的心浇了个彻底。

他要去找沈棠?

顾倾城死死的掐着手,浑身几乎僵硬。

半响,她迈开脚,小小的步子慢慢靠近,做出她自己都觉得疯狂至极,不敢相信的举动。

她伸手,紧紧抱住了慕霆骁。

出口的声音,轻柔、颤抖:“今天留下来陪我,不去好吗?”

慕霆骁显然也有些意外。

但只是片刻,很快,他就反应过来,揉了揉她的发丝。

“别闹,她受伤了,不是小事。”

“可我现在也很需要你,我不想让你离开。”顾倾城红着眸子,咬着沁血的嘴唇。

“别闹,倾城,你在我心里一向乖巧懂事。”

可她今天不想懂事,她只想留下他。

“霆骁……”顾倾城不舍的看着他。

“听话,松开。”

顾倾城摇摇头。

“我再说一遍,松开!”

慕霆骁的眉眼迅速冷下去,他抿着唇,宽大的手掌就那样一点点掰开她的手指。

力道之大,已经弄疼了她。

再也没有挽留的勇气,苦笑一声,她颓然的松开手。

“我去去就回。”离开前,慕霆骁说。

去去就回?

这话恐怕也就是哄哄三岁的小孩,沈棠哪一次找他,他能回来了?

慕霆骁不想让她怀孕,应该也是为了沈棠吧。

毕竟那是他放在心尖尖儿,爱而不得的女人,更是男人们都无法忘怀的初恋,当然是心肝宝贝一样的供着。

洗完澡,顾倾城钻进被窝。

可那晚的床好像格外冰冷,不管怎么睡都暖和不了。

早上六点。

她就接到了准婆婆的电话:“婚礼时间已经定了,三个月后,是个良辰吉日。”

这时间,应该是江舒兰找人算过的,宜嫁娶。

“我打这个电话是想提醒你,尽早让你爸妈做准备。”

“虽然我们慕家有钱,但也不是冤大头,你们顾家别想着卖女儿。还有,嫁妆好好准备一下,别太寒碜了,掉我们的面子。”

顾倾城一一应答:“好的阿姨,我会转告我爸的,您放心,彩礼我分文不要。”

可这话,并没有让江舒兰满意。

反而又被她冷嘲热讽了一遍:“果然是便宜货。”

顾倾城听着,没再解释。

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即便要了彩礼,也只会落到她那个薄情寡义的爸爸和刻薄的后妈手里。

“真不知道霆骁看中了你什么,又穷酸又小家子气。”

“要不是我儿子非要娶你,老太太也同意,我是打死都不愿意。”

挂电话前,江舒兰又发了一顿牢骚。

顾倾城苦笑了笑。

是啊!

她和慕霆骁的订婚,就像是个梦一样。

可嫁给慕霆骁,成为他的妻子,是她此生最大的心愿。

十五岁那年……

后妈美其名曰带她参加名媛太太的聚会,去的地点正是慕家。

她被后妈设计,失足掉进了游泳池。

顾倾城以为,她会死。

但做梦也没有想到,就在那一刻,有一个少年,纵身一跃。

他抱着她,将她从冷水,从死神手里救了回来。

醒来时,她只看见他转身离开的身影。

可是,他手腕那个黑色的手表,她却清楚记在了心里。

后来,她凭着一模一样的手表认出他。

是的,慕霆骁救了她。

一次救命之恩,她便将整个心,毫无保留的给了他。

从那天起,她就梦想着嫁给他。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楼下传来脚步声,顾倾城的思绪被打断。

下一刻,卧室被人推开。

慕霆骁眸眼眉梢都是倦意,身上的西装也是皱巴巴的。

不出意外,他又照顾了沈棠一晚上。

说好的去去就回呢?

顾倾城撇开眼,努力不去看他。

慕霆骁却大手一拉,直接将她拉到怀里,还带着寒气的唇吻了吻她,低沉的嗓音,柔极了的问:“生气了?”

顾倾城躲了躲,没说话。

她明显闻到了他身上属于女人的香水味,更重要的是,他衬衣上的唇印,鲜艳而刺目。

属于沈棠的印记,就像一根针,绵绵密密的扎着她。

真疼。

“你还爱沈棠吗?”

突然,顾倾城看着他,轻软的声音,就那样问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