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家流放,搬空王府去逃荒 9.5
作者: 小鱼爱贴饼 主角: 常挽月 司君澈
74.86万字 2.5万次阅读 0.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82章 大结局:国泰民安 2024-01-26 23:20:09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83.66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82章
简介

全文完结,可放心入坑! 【穿越+空间+逃荒+经商种田+双强+虐渣+一点点权谋】 末世第一美貌异能者,居然穿成了一句话惹全族抄家的笨蛋王妃? 和夫君感情不睦,又得罪权贵,就连原本的娘家都对她恨之入骨! 简直天崩开局。 常挽月小手一挥,不怕,她有空间异能。 上能种田养鸡鸭,下有超大储存空间,还有一汪包治百病的灵泉! 没等抄家,先把库房搬空! 太子派人追杀,一路流放艰难? 常挽月哼着小曲,吃着美食,顺路还把官兵当小弟,这日子过得不是美滋滋? 流放艰苦,鸟不拉屎? 常挽月直接带人做基建,成了最富裕的城主。 只是这便宜夫君,怎么就甩不掉? 某冷面王:“娘子,你得对我负责。”

第1章 穿越遇抄家?先搬空王府再说!

“你这贱妇!竟敢写反诗,连累我们九王府被抄家!今天我非打死你不可!”

“安小姐,赵管家,王爷被抬回来了,现在正昏迷着!”

“安小姐,我们先去看看王爷吧!”

身边的嘈杂逐渐消失,浑身上下的痛楚却没有丝毫消减。

“嘶……”

后臀阵阵皮开肉绽的撕裂痛,传至四肢百骸。

常挽月挣扎着掀开了沉重的眼皮,试探地环顾四周。

没有丧尸,没有变异植物,没有遍地的尸骨和腐肉……

映入眼帘的,是古色古香的环境,还有身着古装的人走来走去,伴随着的,还有低低的哭泣声……

前一刻末世,基地被丧尸攻破,她被丧尸潮疯狂撕咬……

按照正常逻辑,她应该死了才对。

常挽月顿感头昏脑胀,一大段陌生记忆,如潮水般涌入脑海。

这是历史架空朝代。

她现在是吏部尚书常衡之女、九王爷司君澈的王妃,和自己同名同姓,也叫常挽月!

家世显赫,容貌倾城,颇有才名,从年少时就与太子司君华暧昧,为了成为太子妃,不择手段。

没想到,被算计和司君澈同床……

虽然九王爷自制力极强,并未发生关系,可为了保全皇家颜面,常挽月还是成了九王妃。

婚后也丝毫不消停,不仅继续和司君华暧昧,互通书信,还屡次在王府仗着王妃身份闹得鸡飞狗跳。

甚至醉酒后写了一首诗,暗讽皇帝昏庸,对指婚不满……

皇上得知后大怒,直接下旨全府流放。

如今,九王府上下恨她入骨。

常挽月接收完记忆,终于接受了穿越这种狗血事实。

才出狼潭,又入虎穴。

“就是这贱人害了咱们全府!”

才回过神,就见鞭子抽下来,常挽月当即握住鞭子,起身直接一脚将其踹飞:“你就一寄人篱下的,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抽她的人叫安悦,九王爷司君澈表妹,因家道中落,随母亲暂住九王府。

“你这贱人竟敢踹我?!”安悦气急败坏。

常挽月冷嘲:“怎么?踹你还要选个黄道吉日?”

“你……?!”安悦被噎得说不出话。

此时,王府上下处传来阵阵哭声,似是被司君澈的伤势吓到了。

安悦狼狈地爬起来,去照看司君澈。

抄家流放已经是在所难免,常挽月目前的情况也根本无法逃跑,她眸光一闪,试探开口。

“空间。”

下一秒,就到了一个接近五百平方里的田原之上,眼前是绿油油的麦田,不远处流淌着一条小溪,小溪旁是一片果林。

还有几只在末世搜寻好久才养活的鸡鸭在小溪处活动,以及一个接近占了田原1/3面积大小的仓库。

仓库里是基地储存的生活物资,食物,医药,衣物等应有尽有。

常挽月先用药处理了一下身上的伤口,火辣辣的痛感才逐渐消失。

利用这些物资,能够在流放路上活下来。

她出了空间,趁着前来抄家的人马,还没赶到,偷偷溜去了王府库房。

司君澈性格清冷纯善,目下无尘,想来仓库应该也没什么油水。

常挽月从空间里拿了个锤子砸开库房的门锁,差点被眼前的金光给闪瞎。

上百箱金银,好几排的珠宝,看得人眼花缭乱的奇珍异宝……

天!如果不说这是九王府,就算说是皇宫库房,她也相信。

司君澈到底是从哪里弄来这么多钱?

压下心头的疑惑,常挽争分夺秒,不到十分钟就把王府库房扫了个一干二净,顺便把司君澈,周芳,安悦的房间走了一遍,又捞了不少东西连厨房都没放过。

空间的仓库被填满,只剩下了二三十平方米的空地。

此时门口处也传来马蹄声。

想来是抄家的人已经赶来……

常挽月恢复原本虚弱无力的模样,扶着墙走到了前厅。

只见周芳和安悦半跪在司君澈身边,男人脸色苍白,勉力站着,淡蓝色的长衫上已经遍布血痕,尤其是后背,衣服都被打烂了。

这就是她的便宜夫君?

常挽月抿了抿唇。

就算是受伤严重,也能看出司君澈天生风骨不凡,相貌清俊无双,身材高挑颀长,眉宇间有淡淡的隐忍和清冷。

原主到底什么眼神?这么好看都看不上。

十几匹高头大马进了王府。

为首的是一个身穿暗黄色蟒袍的青年男子,和司君澈容貌天差地别,稍显粗犷,带着狂妄和自满。

他大笑一声,目光在院中搜索:“九弟,几天不见,你怎么就成了庶人,落了个这么狼狈的下场!”

司君澈挺直脊背,冰冷刺骨的眼神凝视着司君华,一言不发。

因司君澈能力不凡,颇受文官追捧,皇帝也有几分看重,司君华一直把他看作眼中钉肉中刺,此时当然是极尽羞辱。

司君华冷笑一声,对身边人点点头。

几个官兵立刻走到司君澈身后,痛击他背部的伤口,大骂道:“大胆庶民,见了太子殿下还不下跪!”

“唔……”司君澈闷哼一声,痛得他额头上都浸出几滴冷汗,反而将腰杆更加挺直,丝毫不屈。

旁边周芳看得胆战心惊,抚了抚花白的发丝:“太子殿下,求您饶过澈儿,都是常挽月那个贱女人从中作祟,和我们没关系……”

正在此时,常挽月也从阴影处走了出来:“太子殿下找了这么久,是在找我吗?”她声音清朗动人,眼中毫无畏惧。

所有人的目光集聚在她身上。

司君澈眼神冰寒,带着难以掩饰的鄙夷和厌恶,其他人也毫无善意。

司君华见她受伤,面色潮红,更有一股楚楚动人,喉结吞咽。

“挽月,你们临行之前,我便当着司君澈的面,满足了你想做‘太子妃’的愿望,来人,把她给我抓过来!”

常挽月冷笑:“太子殿下,你可不要得意忘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