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他破戒!千亿大佬夜夜难眠 9.4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今欢 主角: 宋砚尘 沈今姒
95.08万字 1.7万次阅读 150.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39章 大结局 2024-06-15 21:37:08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95.08
    累计字数
  • 30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39章
简介

新婚夜,深爱的人没碰她,她却怀孕了,顾云铮说要她生不如死,四年里,沈今姒受尽了羞辱,一次商业合作,他把她推进了深市权贵宋砚尘怀里,她毅然提出了离婚。 离婚后,沈今姒一跃成了耀眼的新贵设计师,蒙尘的明珠大放光彩,那一刻,顾云铮才知道他失去了什么,他流泪痛哭想求原谅。 她身边站着的权贵男人宋砚尘一把将人搂进怀,低沉地说。 ”孩子都生了,还想去哪儿?“

第1章 诱惑他

总统套房,橘黄的灯光,气氛暧昧。

宽大的床,沈今姒晕晕沉沉地舔住俊美男人的喉结,极尽挑逗。

今天,她在医院,撞见了顾云铮带着小情人在做检查,小情人怀孕了。

他宁愿意生私生子,也不愿让她这个正牌的妻子生。

他说,嫌她脏,碰她会恶心。

四年前的新婚,父亲突然出事下狱,她四处打探消息,因为太过心急,当晚在酒店遭暗算,莫名其妙失了清白。

他便不再碰她,不,应该说是他从没碰过她。

可他不碰她,自然会有人不嫌弃她的。

比如,这个比他好看的男人。

虽然是酒吧里偶遇的男人,可皮囊是万里挑一的。

她舔撩几下,男人一个翻身,她被压在了他的身下。

一触即发。

见男人迟迟没下步动作,沈今姒的两条白臂攀着人,仰头去亲吻他,呢喃蛊惑。

“我很干净的……”

“你确定?”

男人的声音低沉好听,但却是让她以为,他也嫌弃她不干净,委屈又不甘。

“你也嫌弃我脏?”

不知是她的眼泪,还是她的话起作用,男人竟低下头,要去亲她。

两唇相碰,吻得如荼如火时,一道巨响打断了。

“例行检查,开门……”

灯光亮起,沈今姒微醉的脑子,霎时间清醒不少,抬眼,撞进上方男人幽深的眸底,像要把她吸进去。

她控制不住心跳的加快,第一次遇这种事,不知该如何是好,敲门声持续响。

男人终还是起身,去开门了。

沈今姒趁势坐起来,头晕晕沉沉,靠在床头,浑身发软,但又很紧张地环住两臂。

她怎么为了一个男人,弄到这地步?

“宋总,打扰了。”门口传来说话声。

“进来检查?”男人似是邀请,可语气中夹着的威严不容忽视。

“宋总不近女色,谁人不知,打扰了。”

门口的声音随着关门声,消失在房内。

沈今姒松了一口气,松懈下来后,懊恼又无力,第一次做这样的事,就碰到扫房的……

“继续?”低沉的询问,魅惑般地飘进她的耳膜。

沈今姒抬起头,男人倚在门口边的酒柜边,长腿随意交叠,姿态慵懒,却矜贵不羁。

狭长的眸子玩味地盯着她时,右手转动左手的佛珠,违和的举动,她却看到了痞气和高不可攀的完美融合。

这是她第一次见这样的男人,不仅很好看,还有别样的魅惑力,恰恰是这份魅惑,掩住了他身上的凌厉。

所以在酒吧,她招惹了他。

误认为他只是酒吧里的男公关。

但从刚才的情况看,他非但不是男公关,身份还很不简单。

这样的人要是知道,有夫之妇的她,欲染指他,估计在这个城市呆不下去。

她恍恍惚惚站起身,不安地绞着双手。

“不好意思,我喝多了。”

“怕了?”

男人走来,迈着优雅的步伐,狡长的眸子似笑非笑地盯着她。

她的心很慌乱。

特别是他停在跟前,闻到他身上的荷尔蒙气味,不知是酒精作祟,还是他身上的气味,心越发鼓躁不安,

他捏住她的下巴,促狭地轻嗤:“刚才不是挺能引诱的,嗯?”

不轻不重的语气,有魅惑的蛊动,更有警告意味。

她紧张地咽了咽口水,摸不清他的意思,但不能惹怒他,找了个婉转的借口。

“刚才查房了,不安全……”

男人轻嗤一笑,淡淡地嘲弄:“安全,就行?”

沈今姒被迫仰着头,杏眸的尾角处染着荔红,直勾勾地盯着他,像一只慌乱的小白兔,楚楚动人。

她没应,男人也就没为难她,松开了手,转身回到酒柜边喝酒。

在酒瓶撞击酒杯的声响中,空气中传来烈性的威士忌味道,沈今姒头更疼了。

这时候,走也不是,因为查房的人还没离开,不走也不是,不做那种事,陌生两人呆在一处,实在很怪诡。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没什么情绪的声音响起来。

“他们离开了。”

他们,指的是查房的人。

他在提醒她,安全了,是继续做还是离开?

沈今姒忙拿起包,做出决断,“打扰了。”

男人唇角划出嘲弄的笑来,没应声,沈今姒当他默认,走向门口。

她顺利走出了房间那时,松了一口气,快步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房间里,喝完酒的男人离开酒柜,往浴室走去,走到半道时,脚底被硌疼,抬起脚,一条银色的手链映入眼底。

他蹲下,捡起,是女性的佩戴的首饰,可这里没其他女人来过,除了刚才的女人……

起身,随即把手链丢在床头柜边。

……

沈今姒走出酒店,刚招来计程车,好友郁又蕊的电话就杀过来了。

“今今,你跑哪儿去了,我找你都快找疯了。”

沈今姒不知道该怎么和好友说刚才的事,钻进出租车后,轻描淡写道:“蕊蕊,我回去了。”

今晚,她心情不好,被好友叫出来喝酒,途中看到了那个男人,所以招惹他去开房。

那边的好友得知她没事,才安心挂了电话。

沈今姒靠在车窗边,迷茫地看着车窗外的霓虹灯,纵横交织亮起又暗下去,再亮起。

她的人生在四年前暗下去后,再没亮起了。

四年了,她还在这种水深火热的深潭里,挣扎不出来。

闭上眼,眼角的泪水在五彩光影中没进鬓角的发丝里。

她踏进顾家,看见顾母坐在沙发上,两眼瞪得像要吃人似的,狠拍椅把逼问。

“这是跑出去哪勾野男人了?”

沈今姒特别累,并不想跟她纠缠,往楼上走时,淡淡地应:“我跟朋友出去了。”

“站住。”

话落,顾母起身,冲到她跟前,指着她嫌弃,“一身酒气,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朋友。”

“你说都四年了,就生了个赔钱货,也没再给云铮生个儿子,你还不着急,我告诉你,外头的孩子生出来,到时抱回顾家,你可别闹。”

沈今姒停下来,白炽灯光照得她脸透白,冷笑,是顾云铮让她来打探口风的吧!

“你笑什么笑,你以为我说假话啊,实话告诉你,云铮外头的女人怀上了,这个孩子生下来是儿子的话,就会认祖归宗,你同意算你识大体,不同意,那你就滚出顾家。”

沈今姒恍惚看着顾母的嘴脸,他们是打算外头的孩子,抱回来她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