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全文完

书名:
重生七零:娇妻慢慢哄,军王步步宠
作者:
深深如一
本章字数:
2618
更新时间:
2024-03-21 22:41:43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军婚:逼我下乡?我PUA他全家

【军婚+甜宠+双洁+空间】上辈子方盈被后妈下毒,越来越丑,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就跟后妈的女儿好上了。 然后全家逼她让出工农兵大学名额,替后妈的女儿下乡! 她转身就嫁给未婚夫当兵王的小叔叔,结果小叔叔半年后牺牲了,她成了寡妇。 重生在新婚夜,方盈打算努力给小叔叔留个后!再想办法改变他早死的命运。 感谢他上辈子送给自己的结婚礼物是个随身空间,让她成为世界上最有钱的寡妇。 至于极品的娘家人和婆家人,没关系,她上辈子学会了神技,PUA!
连载中,累计49万字 | 最近更新:第244章 这位小同志,你不要管的太宽

第1章 床塌了

书名:
军婚:逼我下乡?我PUA他全家
作者:
李宝珠
本章字数:
2109

方盈上辈子做得最后悔的事情,就是稀里糊涂地嫁给前男友的小叔叔。

结果婚后第二天,小叔叔就上战场了,半年后牺牲了。

她还是个大姑娘呢,就变成了寡妇。

现在有幸重生在了...新婚夜!

“这时间点卡的,往前一天啊!”方盈哐哐拿头撞大墙。

“醒了?”清冷的声音响起。

方盈僵硬地转身,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

林鸣还是记忆中的英俊、潇洒、俊美,是她上辈子见过最帅的男人!

“后悔了?”清冷的声音带着寒气,喷在她脸上。

方盈一抖,往被窝里钻了钻。

单人床不堪重负地“咯吱咯吱”响。

“没有没有!”方盈顿了几秒,实在忍不住问道:“小叔叔,你为什么娶我?”

这个问题压在她心底两辈子了。

林鸣不知道为什么,笑了一下,刹那的惊艳如一道惊鸿划过,让她心底一颤。

可惜来不及细看那惊艳的笑容就消失了。

他声音依然清冷,看着露在被子外面那双又大又萌的眼睛,淡淡道:“明明是你哭得肝肠寸断,求我娶你,这样你就不用下乡了,忘记了?”

方盈雪白的脸有些发烫,她当然记得!

现在是1974年,她今年高三,18岁。

本来有青梅竹马的同学男朋友,男朋友家世要好一些,帮她要了一张工农兵大学生推荐名额。

本来她几个月之后就要去当大学生,不用下乡的。

结果前天,她在男朋友的床上看到了她那个后妈带来的继姐,方甜。

一番混乱后两个人跪下求她成全,让她把大学名额让给方甜,然后她替方甜下乡。

下乡苦不苦累不累,无所谓,关键是咽不下这口气!

让她替方甜下乡?凭什么?她偏不!

但是74年,工作非常不好找。

上大学的事情也泡汤了。

她那个有点本事但是清高的亲爹是不会为她走后门再要一张推荐信的。

所以剩下唯一一条路就是,嫁人。

嫁人就不用下乡了。

正好,前男友林宏的小叔叔林鸣放假回家,被她看见了。

林鸣是个非常合适的人选,全方位碾压林宏,比他高比他帅,还是个兵哥哥,听说还因为立功连升了好几级!

而且只比她大5岁,嫁给他不但不丢人,还会被人人羡慕,顺便气死林宏。

方盈转头就去供销社买了一瓶二锅头,一口气干了就把林鸣堵在了胡同里.....

具体她是怎么哭求的,这个真想不起来了。

可能太丢人被大脑屏蔽了。

总之这婚是她求的,她认!

但是她求他就答应?耳根子这么软真的好吗?

“我是说.....”

方盈还想继续问,又觉得没必要了,反正他都给领导打电话汇报了,结婚证都扯完了,也把她领回家塞进被窝了,说什么都晚了。

现在还是想想怎么不当寡妇吧!

这辈子,她会努力改变他早死的命运。

如果实在改变不了,她也得吃上一回肉!尝尝做女人的滋味!

别白担个寡妇的名声,实际毛都没摸着一根!

如果能给他留个后,那就更好了。

“你要说什么?”林鸣问道。

“我说,我冷...”方盈声音有些颤抖...激动的。

吃肉吃肉!她要吃肉!

林鸣顿了一下,长臂一伸,盖在他身上的被子落到了她的被子上,他就盖个边边角角。

北方人都这样,盖单人被,两口子也不盖一个,因为冬天会漏风。

方盈....

大直男!注孤生!

“还冷。”她说道。

林鸣眼神一闪,伸手,把她的被角掖了掖。

.....方盈眼睛一闭,把脚伸进了他的被窝。

冰凉的小脚塞进了他小腿之间...顿时舒服地她“哼”了声,声音不自觉地娇嫩...

瞬间感觉脚被夹得紧紧的!

方盈在被子里偷笑,还以为是个和尚,原来还有反应,这就好办了!

结果,林鸣一动不动,再没有其他反应...

哦,起来把她脚底漏风的地方又掖了掖。

方盈.....

这就没办法了,都是你逼我的!

“小叔叔,传说中的洞房花烛夜就是这么睡觉的吗?还是说,你有什么难言之隐?传说中的...不行?”

方盈瞬间感觉旁边人的呼吸都重了!

结果1秒、2秒、3秒...

依然没有其他反应...

“真不行?”方盈失望了,难道这辈子又得....

下一秒,她的被子就被掀开,一个黑影压了下来。

“小丫头,话不能乱说.....”

“啪”,灯泡熄灭。

两个小时之后,年久失修的木头床终于不堪重负,塌了....

林鸣尴尬地爬起来,去柴房找了几块木头,几下把床拼好。

一个小时之后,东拼西凑的床又塌了......

再拼!

又一个小时之后,方盈揉着酸疼的腰倒在木头堆里,连声告饶:“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很行了!放过我吧,我要睡觉!”

林鸣什么都没说,出去再找结实的木头拼床。

实在没有什么好木头了,所以这次破床只撑了半个小时就塌了。

方盈如释重负,抱着被子蒙头大睡。

林鸣是怎么把床拼好的,怎么把她放到床上的,后来有没有放过她,她都不知道。

......

天亮了,方盈被冻醒了。

睁开眼睛就是窗户上大红的“囍”字,逼仄的房间,发霉的墙壁,摇摇欲坠的灯泡。

屋里只有一桌一椅一床,一个洗手架。

这是她住了几年的林家倒座,原来四合院里门旁的一个小房间,给看门人住的。

现在,住着林家的“大少奶奶”。

方盈兴奋地大笑,她真的重生了!

“都几点了还不起来!在房间里傻笑,像个什么样子?怪不得林宏不要你,也不知道林鸣抽什么疯,娶了你个胖丫头,真没看出来,胖丫头倒是好手段,惹得爷们儿整夜不消停...”

门外有个女人阴阳怪气道,只不过最后一句很轻。

方盈听出是林鸣的后妈,李梅花的声音。

她眼神一冷,坐起来穿衣服。

结果低头就看见了手腕上的玉镯,莹莹翠绿,一看就是好东西。

前世也是如此,虽然晚上什么都没发生,但是醒来的时候,玉镯也在她手上了。

这是林鸣母亲留给他的传家宝,也是她的金手指。

这里面有一个小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