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当天,我和渣男死对头领证 9.4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雨山肆 主角: 江律 宁惜
42.74万字 4.5万次阅读 460.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98章 婚礼(5) 2023-09-10 22:23: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25.92
    累计字数
  • 36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98章
简介

父亲入院,哥哥被未婚夫亲手送进监狱。 宁惜一怒退婚,当天便和渣男死对头到民政局领证。 她原本以为,这婚姻就是一场交易。 谁想到,便宜老公太黏人。 吃饭要她陪,出差要她陪,心情不好还要她哄睡…… 知道男人心里住着一个白月光,宁惜取出准备好的离婚协议,想要还对方自由。 “离婚?”男人一把撕掉离婚协议,“我告诉你宁惜,我江律只有丧偶,没有离婚。” 宁惜:…… 说好的白月光,说好的所爱另有其人呢? “白月光是你,朱砂痣是你……”男人一把拥她入怀,“自始至终都是你!”

作品荣誉
第1章 这才叫吻

站在会所奢华的VIP包厢内,宁惜紧张地捏着手袋提手,一脸卑微。

父亲在ICU,哥哥被未婚夫楚瑾言亲手送进监狱。

宁家落魄,所有人都躲着她。

如今的宁惜求助无门,负债累累。

如果再拿不到融资,连父亲一手创办的天宁集团,也要落到楚瑾言手里。

眼前这位华尔街投行大佬,是她唯一的机会。

“帮你?”

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缓缓转过身。

“宁小姐凭什么以为我会帮你?”

窗外的霓虹灯,将男人的背景镀上一圈淡金色的光晕。

站在窗前的男人,五官精致深邃,气质清冷。

那样的脸,哪怕是娱乐圈顶流在他面前,也要黯然失色。

看清对方的脸,宁惜心脏猛地抽紧。

她怎么也没想到,名满华尔街的资深大佬LION,竟然是燕京一中曾经的风云人物江律。

七年不见。

当初的俊美少年,已经脱去稚气。

上位者的气势自然流露,只是淡淡地站在那里,就让人心底生寒。

宁惜下意识后退一步,几乎忍不住想要转身逃跑。

可是,她不能逃。

眼下,宁家只剩下她。

眼前的江律是唯一能帮她、敢帮她的人。

深吸口气,她抬起脸。

“据我所知,江先生准备回国发展,天宁建筑是你的最佳选择。如果江先生愿意合作,我可以把我名下的天宁股份,全部免费交给你管理。”

男人的俊脸上古井不波,语气淡漠。

“据我所知,宁小姐现在债务缠身,这10%的天宁股份你能不能保得住还要两说。更何况……我怎么知道,这不是你和楚瑾言的圈套。”

听到楚瑾言这个名字,宁惜的心脏瞬间抽紧。

从高一到大一,楚瑾言追了她四年。

那时候,宁惜傻乎乎以为对方是真的喜欢她。

现在才明白,所有的甜言蜜语不过只是敷衍。

她最信任的谨言哥哥,不过就是个卑鄙的人渣而已。

想到ICU的父亲、看守所的哥哥,宁惜几乎无法呼吸。

如果不是她和楚瑾言交往,也许宁家根本不会走到这一步。

“我们已经分手了。”

叮——

江律捏着酒杯的修长手指,微微一晃。

威士忌里的冰块碰在杯壁上,晃出一片细碎的暗金色涟漪。

抿了抿唇,宁惜上前一步。

“如果你帮我,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

眼下,除了自己,她没有任何和对方谈条件的资本。

这是她最后的筹码。

江律扬眉,眸子里暗波涌动。

“任何事?”

宁惜抿了抿唇。

“任何事!”

“好。”江律走过来,拉开椅子坐到办公桌后,“那就请宁小姐,证明给我看。“

证明?

“你想要我怎么证明?”

江律浅浅地啜了口酒,隔着办公桌凝视她的脸片刻。

薄唇开合,吐出两个字。

“吻我!”

宁惜呼吸一顿。

两只手掌握紧,放开,又握紧。

迈步走过来,她站到江律面前。

男人靠在椅背上,浓睫微垂,遮住眸子的光影。

注视着她的脸,目光䀲暗不明。

她不敢看他的眼睛,手伸过来撑住他的肩膀,缓缓弯下身。

目光落在男人的唇,宁惜顿了顿。

为了哥哥,为了爸爸,为了宁家……

她低头,将唇印在他的唇上。

她是没有经验的。

和楚瑾言恋爱三年,最多就是牵手拥抱。

每次对方想和她亲热的时候,她都会莫名地紧张排斥。

这是第一次,她主动吻一个男人。

因为心里紧张,宁惜的嘴唇都在发颤。

与其说是吻,倒不如说是沾了沾唇。

江律靠在椅背上,冷得像个雕塑。

捏着水晶酒杯的手指,都没有动一下。

“这么多年,楚瑾言连接吻都没教会你吗?”

男人的语气,极尽嘲讽。

猜出他只是玩弄,宁惜咬了咬唇,猛地站起身,逃也似地奔向客房大门。

右手刚刚握住门把手,一只手掌突然从身后伸过来,扣住她的手腕。

下一瞬,她已经被挤在门板上。

男人的吻落下来,唇瓣冰冷,唇齿间满是烈酒的辛辣。

那个吻,强势中带着惩罚的味道,放肆而狂野,几乎要让她喘不过气来。

身体被他挤在门上,紧紧相依。

单薄秋装后面,他的体温热得烫人。

大衣从手臂滑下去,手袋掉落。

宁惜双腿发软,几乎站立不稳。

大手扼着她的细颈,江律额抵着她的额。

微喘着,声音低哑。

“这才叫吻。”

宁惜只来得及喘一口气,就被他再次以吻封唇。

男人的手掌从腰上钻进羊毛衫,掌心滚烫得让她皮肤颤栗。

宁惜下意识地伸过手,隔衣抓住他的手掌。

“怎么……后悔了?”

男人的声音响在耳边。

“不……不是!”宁惜喘息着开口,“你能不能慢点,我……我是第一次。”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的话起了作用,还是宁惜的错觉,男人的动作似乎比刚才温柔了些。

不再把她咬得又痒又疼,可是依旧难受。

男人的每一次的碰触,都牵扯着宁惜的神经。

仿佛是一只看不见的手掌,一下一下撩在她的心尖上。

让她情不自禁地发热发软……

吻咬着她的侧颈,江律的声音有点含糊不清。

“你和楚瑾言没睡过?”

“没……没有。”

“算你乖!”

胸口里心跳如鼓,血液一次次冲撞着耳膜。

最后一句,宁惜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你说什么?”

江律没说话。

突然,后退一步放开她。

宁惜软软靠在门上,像只搁浅的鱼。

喘息着,有些迷惑地看着他。

对方突然停下来,她有些摸不准他的想法。

是因为嫌弃她没经验,太无趣?

抓过桌上的酒杯,江律一口将酒水饮尽。

再转过脸时,已经恢复之前的淡漠清冷。

与刚刚压着她放肆的男人,完全判若两人。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唇角,还沾着她的口红。

宁惜几乎要怀疑,刚才发生的事情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我可以和你合作,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男人性感薄唇开合,不急不缓地吐出四个字。

“和,我,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