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淮之火 9.2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现实生活
作者: 夏荒灿 主角: 沈丁 陆奇林
21.1万字 0.1万次阅读 0.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93章 千年灯会亮秦淮 2024-03-31 23:20: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57.37
    累计字数
  • 18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93章
简介

(非遗困境/民族自信/金陵文化/单元故事)“风流百巧花灯手,百毫光里度春风。”秦淮河畔的灯彩手艺人们正在老去,却苦于难以实现技艺传承。 沈丁的梦里总出现金光,她觉得是黄金,所以立志赚大钱。 在追求富贵之路,她遇见了一个又一个灯彩传承人的后代,也逐渐将事业重心朝灯彩挪步。 最终沈丁意识到赚钱不是快乐,真正让她快乐的是儿时扎花灯的点滴。 她开始在创新和传统工艺间找平衡,在网络科技和旧商业模式间找机会。 在和热爱灯彩,为灯彩默默付出的小人物们碰撞中,她褪去浮躁找到本心,也终于看清梦里的金光是什么。 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他们用一生给世界放出一场场绚丽烟火。 让我们的子孙后代,也可以在灯彩温暖的光芒里,找到自己的根。

第1章 伦敦桥荷花灯

“娃娃哎,出来玩灯,不要你的红,不要你的陆(1),只要你一只洋蜡烛。你不给,我就哭……”

沈丁面前是几个模糊身影,他们都和她一般高,一个扬着飞机灯,一个晃着黄色菠萝灯,还有提着粉翠的荷花灯。

他们的灯还不完全叫灯,只能看外型,都不亮。亮光是从沈丁脚边传来的。

沈丁低头时发现她的手上正拿着根细棍,棍子的另一头连着绳,正拖着地上的一盏白红分明的兔子灯,粗短的蜡烛在其中摇曳。

沈丁不想给,给了她就没有了。

她再抬头,面前的身影不见了,她好似被人托住,腾空而起,视野里一片火树银花,黄色的光透过各色的灯罩让她感觉温暖。

托住她的人是她的父亲,而她正伸展着脚丫,风吹过来凉飕飕的,她的脚上没有鞋,父亲正想低头帮她捡鞋,一个穿着制服的警察冲他们喊,“不能捡!不能捡!”

警察的话刚说完,一堆黑压压的人头推动着父亲的身体向前。沈丁离高处的荷花灯更近,她伸手去摸脱垂的深红色流苏,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

她又坐在低矮的凳子上,母亲在她旁边做荷花灯,她面前是母亲递来的粉色的片状,“灯灯,你吹吹看。”

沈丁皱眉,为什么梦里还有这些。

母亲见沈丁不接,她将粉色的片状拿回去,放在嘴边一下下地轻轻吹,纸片在吹气中膨开,变成一层层飘逸的粉色花瓣,花瓣在沈丁的面前缓缓飘下,很美。

沈丁看得入神,可她还是不想靠近。

她盯着花瓣,花瓣突然变成一片金光,金光里有个模糊的影子,她抬腿奔跑而去,这次她一定要看清楚。

她的生命里才不是秦淮灯彩,她的人生应该是金光灿灿。

“啪!”

沈丁从梦里醒来,好疼,她不知何时从床上掉了下来。被子一大半在床上,一小部分在地上。

她又没看到金光里是什么。

这样的梦她经常做,梦里总是五彩斑斓却都透着暖黄色的光,那是她最讨厌的光,她总这样一遍遍的和自己说。所以她死也要来英国,死也不学设计,她就要读金融,她要去银行工作。

做灯彩有什么用。

外婆做了一辈子,又拉着母亲做,她们过得还不够惨吗?现在她们还要拉她下水,她偏不。她要过和她们截然不同的人生,她要赚大钱。

可没想到来英国她还能见到秦淮灯彩。

就在昨天,她去泰晤士河边,远远就看到了一片熟悉的深粉,粉中那点翠绿,就和她童年的院子无异。那是一盏盏精美绝伦的荷花灯,它们一个个被小心地放在塑料球中。

塑料球保护着它们不被风吹雨淋。

那些装着荷花灯的塑料球一些被铁链串起悬挂,另一部分被铁架托着平放在草地上。路过的行人无不驻足惊叹,沈丁听到那些人在感叹。

“这真的是纸做的吗?太神奇了。”

她心里暗暗涌动着自豪和感动,不,她不能有这样的情绪。

沈丁匆匆离开河边,明明是个晴天,她都感觉到了阵阵阴冷,她要逃,逃开这片灯彩铸造的世界,可她从伦敦桥走到旅馆这一路,遇到好几个提着荷花灯的英国人,他们脸上都是兴奋,她还是忍不住上去介绍。

“荷花灯的每个花瓣都是吹出来的,每一个褶皱都是压出来的,做一个荷花灯有六十二道工序。”

沈丁看着外国人脸上的兴奋变成了珍惜,“刚才那个塑料球也应该拿着的。”

这是沈丁想要的结果,这也不是沈丁要的结果,她为什么要帮荷花灯说话。

夫子庙每年被买走又扔掉压扁的花灯不计其数,人们贪恋它瞬间的光辉,享受它赋予的节日祝福,它们被点燃把玩,然后被当成累赘,抛在脑后。

沈丁望着白人手里的荷花灯,她快速的脚步放缓,泰晤士河边草坪上举办的活动叫“南京周”,草坪上铺满了三百个荷花灯组成的“明城墙”,只要喜欢就可以拿走。

荷花灯很轻,可每一盏灯都是手艺人的心血和专注。沈丁眼前浮现母亲的侧脸,她转头朝着泰晤士河走去。

阳光洒在河面,宽广长流,河边是伦敦桥的欧式建筑模样,在荷花灯的簇拥下,沈丁恍惚将它和夫子庙的朱雀桥重叠,各有各的味道,只是野草花变成了青绿草地。

待夜幕降临,荷花灯亮起,她突然期待起这样的光芒,那是属于中国人的光,在光里,她能看见童年,能看见她的根。

她想和外国人介绍荷花灯的,她不想这样用心的工艺被他们当作轻飘飘的容易丢弃。

在草坪的另一边有一排露天集市,也都是中国的元素,沈丁老远看见了炸鸡排。据说好多摊主也是南京来的,她走过去买了个鸡排,要了梅子粉,那头就听见了一阵激烈地争吵。

“我看你年纪也不大,你懂什么?少胡说八道。”

“我是南京人,我怎么不懂!”

“南京人怎么了?我自贡的,南京人自贡人都是中国人。”

“你也知道你是中国人,你怎么能在这里卖这种东西。”

“我卖什么了?那边展览,我这边卖有什么问题?我摊位合法合规有什么问题?”

沈丁咬了口鸡排,外酥里嫩,沾着中国才有的梅子粉,酸甜在舌尖炸开,那瞬她差点流下泪来。

她朝着争吵的地方看去,那是个卖荷花灯的摊位,摊位上亮着六个大字,“正宗秦淮灯彩”。摊主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他一脸不屑地抱着胳膊。

在摊位面前站着个穿着黑色冲锋衣的高个青年,为什么说是青年,因为他背影头发很多,背的双肩包还是潮牌,他正指着摊位上的荷花灯坚持。

在一片新奇与欢乐中,这样的吵闹格格不入,来往的人都忍不住看过来,有华人面孔,也有欧洲白人。

“大家评评理,我的荷花灯哪里有问题?”

摊位旁有正在看灯的,也有刚刚买了灯的,这荷花灯和展览的荷花灯不同,它们更小,方便携带,摊主还给了塑料包装。

比起草坪上的装饰,很多人更愿意来这里买一个。

只是哪里有差别,他们分辨不出,这些玩意看起来都是荷花。

沈丁靠近时一眼就看出了问题,这荷花灯,一定不是秦淮灯彩的工艺。

注释:

1.南京话,陆(lu)音是“绿”的意思。

2.背景是2016年9月伦敦举办的南京周活动,故事的初始时间也就从此时开始。

3.书名《秦淮之火》取自文章《秦淮灯彩甲天下》,刊登于《大观》2015年第02期。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