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有弦歌声 9.4
完结 签约作品 都市人生 现实百态
作者: 凉城虚词 主角: 许音书 敕勒川
21.75万字 0.1万次阅读 2.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04章 恭喜作者完结! 2023-07-26 11:21: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21.75
    累计字数
  • 3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04章
简介

父母双亡,寄人篱下,许音书只能跟着舅舅走街串巷,表演无人问津的小曲种。命运几乎折断许音书的脊梁,无意间却救了坠崖的总裁敕勒川。 我都活不下去了,你还要跟我蹭吃蹭喝? 敕勒川:其实我是隐形富豪。 许音书:先把今天的馒头钱给了! 敕勒川:V我50,告诉你致富密码! 舅舅:该出摊唱戏了…… 许音书:嗯?听说我上热搜了?

第1章 悬崖定律太土了

西北小城夏日的午后,火云如烧。

龙泉寺寂静的石阶蜿蜒曲折,两边密林森森。

许音书擦了一把从鬓角滑下来的汗水,趁着大学暑假的最后几天,帮舅舅家提两桶山泉水,能省一点是一点。

石阶两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许音书以为只是山上的虫蚁鸟兽,原本并不在意。

“有人吗……”

不知从哪里传来一声!

许音书从浑噩的燥热中猛地惊醒,吓得手里水桶掉在了地上,她睁大双眼,凑到山边仔细去看。

龙泉寺是个景区,因为常年山泉潺潺而闻名遐迩,山上道佛各路神仙坐镇,想来大白天的不应该有鬼怪作祟。

许音书看不真切,壮着胆子又往前凑了凑。

“救命!”

猛地!一只惨白的手从不知名处伸了出来!

一把抓住了许音书竹竿似的纤细脚踝,许音书惨叫一声跌坐在地,连连后退,拖着那只手,也从草丛里‘爬’了出来!

是个人!

许音书惊疑不定,想上脚踹开那只手,却看到那人满头满脸都是混着泥水的血,看起来极其恐怖。

许音书只得收回脚,奋力挣开对方的钳制,小心地问:“需要我帮你报警吗?”

那人的发梢一缕一缕,簌簌发抖,艰难的抬起头来,充血的眼眶里阴冷嗜血,“你是谁?”

许音书:“……”

男人又一把抓住许音书的手,“给你一百万,送我去医院!”

许音书忍不住蹙眉,嘴巴里忍不住念叨:“还一百万……怎么不给我一个亿呢?”

男人支撑不住晕了过去,大下午的,山路上一个人也没有,许音书也不能就把他丢在这里,只能拖着条死狗一般,跌跌撞撞的下山。

许音书没有手机,到了山下游客中心,找到工作人员,把男人交给他们才算放心。只是可惜了一下午的时光,水桶摔坏了,水也没接着。

回到家,果不其然,舅舅仰面朝天的躺在床上放空,表哥四仰八叉的倚在沙发上看电视。

地上满是表哥丢的瓜子皮,许音书不敢说什么,只悄悄摸进厨房,给舅舅做晚饭。

在这个没有女主人的家里,她是寄生虫,是附属品,是随时都会被撵出去的外来者。

要不是舅舅好心,早几年她就该跟着父母一起魂归九天。

虽然……这个家的一应花销,都是她赚回来的。

表哥的电话响了,和往常一样,这个点是他们狐朋狗友聚会的时候。表哥如过无人之境一般,沉默的路过舅舅。

只是出门前,顺手摸走了鞋柜上的五十块钱。

许音书悄悄叹口气,看来今晚又要不回来了。

许音书把简单的饭菜端给舅舅,舅舅浑浊发黄的眼珠子终于动了一动,许音书说:

“吃完放着就行,我晚上回来收拾。”

许音书也顾不上吃饭,舅舅捡回来的废纸和塑料瓶,还整齐的堆放在门口的鞋柜边,她得赶在废品站关门前把今天的东西拿去卖了。

毒辣的太阳攀爬在山边苟延残喘,老旧的筒子楼里大多是租客,许音书拖着沉重的废品路过时,上下的租户们都忍不住蹙眉,歪着身子躲得远远的,仿佛这些废纸和瓶子上头,有什么了不得的病毒。

废品卖了近八十块,许音书心情好了许多。

这是她下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甚至包括舅舅的伙食费,家里的水电费。这么多的分项逐一分刮过后,留给许音书吃饭的余额,她不想费那个脑子计算负数是什么由来。

拖着沉重的双腿,许音书匆匆跑进县上最大的市场,她在这里找了个工资月结的活儿,包伙食。

办公室会计正要下班,看到许音书跑进来,立马烦躁的锁上办公室门,“没现金!要结工资后天再来!”

许音书尴尬的搓搓手,“刘姐,我工资是月结,明天我就不在这儿干了,你看这……”

刘姐翻个白眼,“那我也没钱给你,给我个银行卡号,后天周一,我一上班就打给你!”

许音书无法,心道对方也不至于克扣她这么一点工钱,只能说了卡号,刘姐拿出手机草草的记了,领着小包啪嗒嗒的瞬间跑了个没影儿。

许音书叹口气,今天最后一天班,她赶紧去后厨换上衣服,却见灶台上空空如也,就连展柜里的食材也全部售罄。

“哎呀!小许来啦!”和许音书换班的胖姐擦着嘴巴,“我以为你就不来了呢,剩下的菜就全部给腾空了,你说这……”

许音书挤出个艰难的笑来,虽然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但也无计可施。

好容易熬到下班,已经到了夜里十点钟,西北边陲小城的夜晚没有多少霓虹,零星的行人大多是出来玩的大学生,竭力的享受着开学前最后的狂欢。

许音书拖着步子走进黑魆魆的楼道,每上一层楼,都有不同的热闹,许音书调着别人家悲欢喜乐的频道,缓缓路过,最后停在了自家寂静的门前。

许音书缓慢的摸着钥匙,空荡荡的口袋比她油腻腻的脸干净许多,因而走失的钥匙消失的十分直白。

许音书心里一跳,配一把钥匙至少五块钱!

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问题,而后只能无奈的敲了敲门,屋子里却安静得就像空气也一同死去。

许音书要抬手再敲,忽然一股冷风从耳后窜过!

在这黏腻的夏日空气中,这股冷意一下子就钻进了许音书的心里,她不由得一个哆嗦,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见一个黑影从上面的楼道扑了下来,一只冰凉的手死死地捂住了她的嘴巴!

许音书三魂七魄尽散,甚至在一瞬间,她的脑子里乱七八糟过了七八种社会刑事案件,那人却压着她倒向墙壁,粗喘着气,轻轻地咳了一声。

这声音很怪,似压抑又似痛苦,许音书只借着月光看到那缕发梢,就认出了这人竟是白天她从龙泉寺背下来的男人!

“唔!”

许音书终于想起来反抗,一脚狠狠踹向男人,却因为饿了整整一天,自己下盘不稳,不仅没踢中对方,自己也险些滑倒。

“嘘!”男人松开许音书的嘴巴,颤着声说:“我没有恶意……你别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