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小福宝,荒年也丰收 8.8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种田经商
作者: 在追梦的道路上狂奔 主角: 徐天宝 慕云哲
101.3万字 3万次阅读 75.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56章 大结局 2023-12-27 18:37:06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01.3
    累计字数
  • 236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56章
简介

四儿子留下的遗腹子出生之前,徐老太做了一个梦。 梦见一直金凤凰飞进了她们家儿媳妇的肚子。 第二天,他们家就添了一个小孙女。 从此,诡异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的发生。 儿媳妇没有奶水。 小孙女一喊,带崽儿的山羊自己下山了。 荒年地里不产粮。 小孙女一喊,山上的大老虎把猪肉送来了。 打仗死人太多,瘟疫蔓延。 小孙女一喊,鸟儿衔着专治瘟疫的草药飞来了。 敌国骑兵侵略边境。 小孙女一喊,所有敌人的战马全都倒戈了。 眼看着老徐家的日子越过越好,徐老太老两口却愁的不行。 谁能告诉他们,到底用什么方法,才能让整个王朝最金贵的那头小金猪,离他们家这颗翠玉小白菜远一点儿呢?

作品荣誉
第1章 出生!

丹阳一十三年,九月初五,福安村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

雪花粘在一起,像鹅毛一般,轻飘飘的从空中缓缓飘落。

转眼之间,白色就代替土黄,将地面全部覆盖。

徐老太一边拿着扫帚划拉着屋门口的雪,一边往大门外望。

谁也想不到今年的雪会下得这么早,各家才刚刚收完地里的粮食,都还没来得及储备过冬的柴。

自家老头子和两个儿子一大早就进山打柴,还没有回来,雪就大起来了。

看着刚扫完又落了一层的雪花,徐老太听见老四屋门打开的声音。

抬头看过去,果然看见抱着肚子从屋里出来的四儿媳妇。

看着老四媳妇尖尖的肚子,徐老太皱紧了眉头。

昨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梦里,百兽围绕着一只小小的金凤,然后那金凤飞进了她这四儿媳的肚子里,之后李氏就生出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闺女。

他们老徐家竟然有一个金凤托生的闺女,徐老太愣是在梦里笑醒了。

醒过来的徐老太一翻身,就看见同样笑醒了的徐老蔫儿。

俩人同时笑醒,都挺好奇对方在梦里梦见了啥。

结果相互一问,俩人才发现,他们俩做的梦竟然一模一样。

这可不得了了!

从来也没听说过,两个人竟然能做一模一样的梦啊!

老两口当即也不困了,一合计,这一定是因为金凤要托生到他们家,天上的神仙给他们老两口托梦,让他们善待金凤呢!

本来徐老太是非常坚信梦里所见的,可是现在看着李氏尖尖的肚子,也有点儿不确定了。

老话儿都说了,尖肚子的就是儿子,圆肚子的才是闺女。

她这四儿媳妇肚子尖成这样,咋可能生个闺女出来。

难道,真的只是一个梦吗?

正想着,徐老太一抬头,看见李氏朝着她走过来,似乎想要接过她手里的扫帚。

“老四家的,今天外面雪下得大,你就别出来了,外间的活儿就让刘氏和赵氏干吧。”

李氏听见婆婆的话,讷讷的点点头,听话的抱着自己的大肚子转身往自己屋里走。

婆婆的话她是一定要听的,从前是听她相公的,现在相公不在了,就听公公婆婆的。

同样刚刚从自己屋里出来的刘氏,听见了徐老太的话之后,撇了撇嘴。

“四弟妹快回屋歇着吧,你和我们可不一样,你现在可金贵,四弟就剩下这么一个种,往后还指望着他延续香火,可千万不能磕了碰了呀!”

瞟了一眼婆婆和李氏的尖肚子,刘氏说的阴阳怪气的。

老太太也太偏心了些,就因为怀了身子,老四家的就能躲懒?

她们从前怀孕的时候,活儿可是一样也没有落下。

先不说老四家的能不能生个带把儿的出来,就算是带把儿的,现在老四没了,将来老两口还能指望着老四肚子里的那个给他们养老吗?还不是得靠老大和老二!

刘氏想的认真,也没有注意到,晚她一步从自己屋里出来的赵氏一直都没有说话。

越想越觉得委屈,刘氏的脸上就多少带出来一些,一抬头,就看见正定定的盯着自己,冷着一张脸的婆婆。

在老徐家,最有威严的不是徐老蔫儿,而是徐老太。

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这老太太说了算。

被徐老太的冷脸直接吓得一哆嗦,刘氏心中的委屈瞬间就吓没了。

嗫嚅着张了张嘴,到底没敢再说话,赶紧往厨房去了。

见大嫂进了厨房之后,婆婆冷哼了一声,赵氏赶紧往前走了两步,接过了徐老太手里的扫帚。

“娘说的对,算算日子,老四家的也快要生了,瞧她那尖尖的肚子,一定能给老四生个带把儿的小子!娘又能抱上孙子了。”

赵氏一边说一边嘻嘻笑,手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划拉着。

她可不像刘氏那么蠢,什么心思都放在脸上,还不会说话。

气没出成,还遭婆婆厌恶。

这时候婆婆明显已经不高兴,她可不得捡着老太太爱听的说。

可她没想到的是,她这回是拍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

听见她的话以后,徐老太不仅没有露出一丝笑意出来,脸上的表情甚至比之前更冷了。

一把夺过赵氏手里的扫帚,徐老太扬起下巴点了一下厨房的方向。

“是啊,老四家的快生了,趁着她还没发动,你和刘氏吃完晚饭,把院里的白菜腌了吧。过几天恐怕就不得空了。”

冷冷的撂下这句话,徐老太也不管二儿媳妇,转身回了正屋。

看着徐老太的背影,赵氏怔愣在原地。

她们家老太太平时不是最喜欢听抱孙子的话,怎么她今天这么说了,老太太反而还更不高兴了?

看了一眼院子里堆放的白菜。

这么多白菜,都得先洗了才能腌制。

家里的柴火本来就不够用,婆婆根本不可能让他们烧热水洗白菜。

这么冷的天,用冷水洗完这一堆白菜,手怕不是都要冻出疮。

傍晚的时候,徐老蔫儿带着两个儿子,推着一板车的木柴回来了。

男人们回来了,刘氏和赵氏把晚饭端上了桌。

杂粮饭就着炖白菜,赵氏一边吃饭一边和刘氏使眼色。

两个人在厨房的时候就约定,吃饭的时候和婆婆商量,能烧点儿热水洗白菜。

可是饭都快吃完了,刘氏也不吭声儿,赵氏便有些着急了。

不是没有接收到二弟妹的眼神,但是刘氏不敢动弹。

刚刚她刚要说话,婆婆的眼神就瞪了过来,吓得她差点儿没被一口白菜呛住。

所以现在,哪怕赵氏把眼皮都要翻过来给她使眼色,她也只能装作没看到。

因为刘氏不配合,两人说服徐老太的计划没有成功。

等吃完了饭,徐老太又点了院里的白菜的时候,赵氏脸都绿了。

就在赵氏和大嫂商量着两人要不然先斩后奏的时候,老四屋里,忽然传出了一声痛呼。

还没等她们俩反应过来,徐老太先从自己的屋里冲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纸包。

看见她们俩,徐老太立刻大吼出生,“还愣着干什么!老大家的赶紧烧热水,烧一锅!老二家的,一会儿泡一碗糖水送老四屋里!”

说完,把手里的纸包塞进了赵氏的怀里,就又往老四的屋里跑去。

赵氏拿着手里的红糖和大嫂面面相觑。

此时此刻,她们由衷的感激老四媳妇。

虽然,李氏能喝到她们从来没有喝过的红糖水,但最起码,她们可以正大光明的烧热水了。

而且,说不定她们也能蹭一口红糖水喝喝。

不说那两个惦记红糖水的妯娌俩,徐老太一进老四的屋,眉头就皱了起来。

李氏躺在炕上,脸色苍白,贴紧脸颊的头发也已经被汗水打成一绺一绺的。

她身下铺着一个薄薄的褥子,此时连着身上的衣服和身下的褥子全都湿了。

看得出来,李氏现在非常的痛苦,即使紧咬的嘴唇已经又血渗出来,依然能听见断断续续的痛苦的呻吟声漏出来。

看着老四媳妇儿这个状态,在上前查看了一下褥子湿的程度,徐老太心里登时一咯噔。

老四媳妇怕不是羊水都快要流完了!

不再浪费时间,徐老太直接转身冲回了自己的房间,从枕头下面拿了一个沉甸甸的小荷包出来。

一把拽过同样听见了动静儿出来看情况的两个儿子,徐老太一把将小荷包塞进了老二的手里。

“快!二柱,老四家的难产了,你赶紧去请季大夫过来!用最快的速度去,快去!”

他们家老二虽然力气差一些,但是跑起来,全村的小子都跑不过他。

看老娘这个紧张的样子,徐二柱也二话不说,拿着荷包转身就往外跑。

季大夫家住村里另一头,李氏肚子里的可是老四唯一的种,他得跑起来。

谁知道,正准备全力冲刺的徐二柱,一打开院门就看见他们家门口一双双泛着绿光的眼睛。

被惊得腿脚一软,徐二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