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七零家破人亡前,我被退伍糙汉宠爆了 7.8
作者: 雁来忆君 主角: 穆建军 徐雯丽
52.86万字 0.4万次阅读 21.9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8
    作品总数
  • 697.08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57章
简介

【年代+萌宝+物资空间+糙汉+娇妻+先婚后爱】 一场意外徐雯丽不仅穿越了,还穿到一本狗血年代文里。 刚睁眼差点被婆婆卖了?那就先收拾恶婆婆再分家。家里还有一对龙凤胎?她母胎单身三十年竟然无痛喜当妈啦! 有空间有萌宝,徐雯丽刚适应七十年代的生活节奏,那个失踪好几年的丈夫居然回来了,屁股后头还跟着朵白莲花。 剧情走向太狗血,徐雯丽不打算陪他们玩了 ,她一心想着赚钱带大龙凤胎,不料身世意外曝光,一辆小汽车停在上岗村,要接他们娘几个去省城享福。 “媳妇,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没有啊,孩子我带了!” “光带孩子哪成啊,还有孩儿他爸呢,等等我!”

第一章 穿成年代文里的炮灰女配

夜色像黑色的幕布缓缓罩下,靠近村尾的一座农家小院里,两个蹑手蹑脚的身影靠近破旧的西跨院。

“婶子,咱可说好了,我只要老大婆娘徐雯丽,两个小崽子我可不要啊!”

“那是我们穆家的种,你想要我还不舍得呢,她就在里边,二十块钱拿来,人归你了!”

谁这么没有公德心在别人家门口吵架,还让不让别人睡觉啦!

躺在炕上的徐雯丽翻了个身,揉着被硌得生疼的老腰差点喊出声,床垫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硬啦?

极度的不适迫使她张开眼睛,不远处木桌上放着一盏散发刺鼻气味的昏黄油灯,火光投射在黑黢黢的土坯墙上,墙上头那本泛黄的日历上赫然印着1972年10月20日!

我嘞个去,什么情况,自己这是穿越啦?

一段陌生又真切的记忆涌入脑海。

她不仅穿越了,还穿进一本《七零年代恶婆婆》的年代文里,变成同名同姓被恶毒婆婆卖掉,最后疯癫掉进河里淹死的炮灰女配。

书里的徐雯丽丈夫是家里老大叫穆建军是个当兵的,据说是执行特殊任务的那种兵,已经三年多没回过家了有人说他死了,有人说他当官远走高飞了。

夫妻俩还有一对龙凤胎,原主性格懦弱不敢反抗婆婆,受了委屈把气撒在孩子身上。

以至于母子仨根本不亲近,孩子性格扭曲,又被辗转卖过好多次,都变成了问题少年。

后来男孩蹲了大牢,女孩堕胎的时候死在黑心诊所里。

这是什么狗血剧情啊,徐雯丽小声爆了句国粹。

外面响起“吱吱嘎嘎”的开门声。

要是她没记错,今儿就是原主被婆婆卖掉的日子,老妖婆、老光棍听起来更般配,她无声冷笑,今个谁算计谁还不一定呢!

她伸手摸了下脖子,祖传的玉坠还在,有了它徐雯丽心里踏实多了。

抓起旁边外衣穿上,把枕头从炕沿挪到炕里,徐雯丽重新躺好。

“雯丽,我来啦!”一道贱嗖嗖的声音,伴随着一股子沉积许久的汗馊味、很长时间没换衣服的酸臭味飘过来。

徐雯丽差点被熏吐了。

“人归你,钱拿来!”

婆婆王招娣冷冷瞥了儿媳妇一眼,三角眼里没有一丝温度,看到钱的时候眼里迸射出贪婪的光芒,钱拿在手里沾着唾沫来来回回数了好几遍。

“刘麻子,你买我花了多少钱?”徐雯丽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墙坐起来。

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卖儿媳妇,这种恶毒婆婆就该送进笆篱子。

“二十块钱呢,那可是哥全部家当啊,哥保证以后什么都听你的,让我拿板把你供起来都行!”

穆家这个儿媳妇真俊啊,皮子白眼睛大,能甩村里大姑娘小媳妇好几条街。

刘麻子已经在自行脑补洞房的画面了,吞咽口水的声音一下接一下。

徐雯丽脸上堆着笑,笑意却未达眼底朝他勾勾手指:“以后真的什么都听我的?你想不想白捡个媳妇,还能拿到一大笔钱!”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刘麻子小鸡啄米般频频点头,徐雯丽让他去把门插上,别放王招娣离开。

“这儿是老穆家,还轮不到你们撒野,识相的赶紧滚,要不我就出去嚷嚷,说你勾搭刘麻子,趁着自家爷们不在都滚到一个被窝了,你个不要脸的小娼妇,再敢哔哔我撕烂你的嘴!”

王招娣狠狠拍桌子,她在家里称王称霸习惯了,压根没意识到危险即将来临。

这时徐雯丽已经穿鞋下地,假装害怕的躲到刘麻子身后:“你看我这个婆婆,拿了钱反过来倒打一耙,不仅往我身上扣屎盆子,还埋汰你,你今个这钱花的我都心疼了。”语气里带着点撒娇的意味。

“那你说怎么办?”

“想收拾她这号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睡了她,就算被人撞见,只要你咬死是她先勾搭你的保证没事,你是男人横竖都不吃亏对吧!”

“我看谁敢动老娘,你个贱蹄子活腻了是吧,我现在就打死你!”王招娣说着扑向徐雯丽。

徐雯丽灵巧躲开继续拱火:“这个老妖婆天天磋磨我,我恨死她了,你就当替我报仇了行不?穆家是村里富户,拿下她你以后还会缺钱花吗?”

刘麻子有些犹豫,他想把攒了三十多年的童男之身献给心爱的女人,真没看上王招娣。

“刚才还说以后什么都听我的,哼!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你拿上那二十块钱走吧,我不会跟个怂包过一辈子。”徐雯丽重重叹了口气,假装生气转过身去。

为了表忠心,刘麻子拖着王招娣就要上炕。

王招娣抠住桌子一角死活不松手,脸上终于流露出慌张神色,张开嘴刚想喊救命,徐雯丽不知从哪找来一团破布塞进她嘴里。

五十多岁的女人和三十多岁的男人比拼体力,后果可想而知。

不大一会儿功夫屋里传出“刺啦、刺啦”撕扯衣服的声音,王招娣身上衣服扒的差不多了,刘麻子三下五除二把自己扒了个精光。

“我去替你们把风!”徐雯丽趁他不注意捡起俩人衣服,顺走桌上的钱扭头走开,轻手轻脚打开门,蹲下呕半天苦胆都快吐出来了。

把衣服塞进灶台,一根火柴搞定。

随后跑到公婆房里敲门:“公公在不?”

“这么晚了啥事?”穆远山声音闷闷的,死老婆子出去这么半天还不回来,要不是听到儿媳妇那边有动静,他带着老大家龙凤胎都睡着了。

“公公,我刚才上茅房回来听到屋里有动静,传出来的声音好像就是婆婆的,还有个男的......”

徐雯丽话还没说完就见一道身影从眼前划过。

“啊,你们两个不要脸的狗东西!”

“救命啊,杀人啦,今个儿的事可不赖我,是你家婶子先脱裤子的!”

“老头子,我是被徐雯丽那个小娼妇给坑的,呜呜......”

徐雯丽嘴角凝结出一抹冷笑,好戏开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