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君缠上身 8.8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都市奇幻
作者: 月下竹影 主角: 墨琛 魏莱
134.96万字 0.2万次阅读 9.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66章 完满(大结局) 2023-12-20 08:13:09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34.96
    累计字数
  • 22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66章
简介

中元节帮弟弟送阴债,没想到把自己搭了进去! 一只阴冷的白狐找到了我,在我体内埋了一截狐骨,要我为他孕狐胎…… 八仙请棺,白狐驾到,从此怪事不断,冤孽不尽。 我身上也开始散发奇香,魑魅魍魉纠缠不休……白狐说这都是我们家欠他的,让我休想逃!

第1章 接生

我弟生性风流,浪荡多情。

他仗着自己有张绝世容颜,净不干人事!

中元节那晚他突然带回来一个大肚子女人,让我喜当姑姐……

见面还没两个小时,弟媳突然哀嚎起来,说腹痛难忍,要生了!

她肚大如牛,腹部瞬间高耸,好似孩子在肚子里拔地而起!

孩子一番搅腾,疼得她面目狰狞,奄奄一息。

她的肚皮却不得消停,清晰可见孩子在里面手舞足蹈,差点没把我吓晕过去!

我刚想去找人帮忙,弟媳却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还塞给我一把金剪子。

“姐!我的命就交给你了,时间来不及了……你帮我接生,快帮帮我,他就要出来了!”

我哪懂接生?

我拿着剪刀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脑子一热,差点想往自己肚子上划拉一刀。

弟媳大汗淋漓,却很冷静,她把裙子一撩,双腿微微拱起,已经可以看见一个漆黑的脑袋……

可是这个脑袋有点怪,有点不同寻常的大!

“要出来了!”

我话都快不会说了,险些咬破自己的舌头。

“剪……剪开!快,姐,快帮帮我,我好痛!你快帮帮我,快帮我把他生出来!”

弟媳疼得龇牙咧嘴,面目狰狞,好像下一秒就要昏死过去。

我只能忍着恐惧上前,颤抖着摸到了那个漆黑的脑袋!那触感,让我此生难忘……

湿漉漉的冰凉感,黏腻在孩子头发上,柔柔的,带着一股血腥味,非常像来例假时的怪味。

我害怕孩子有问题,就试着拽了拽孩子的脑袋,孩子却卡住了,动弹不得!

“用力,你用力,再使使劲儿就出来了!”

“我没有力气了……”

弟媳带着哭腔,满脸红润,脸上却有一丝阴森。

此时屋外狂风大作,雨点犀利,一股香火味从门外飘来,还夹杂着一股狐骚味,仿佛有什么东西来了。

弟媳害怕的望了望门外,眼神陡然变得十分惊恐,又急促起来。

“快,快!姐,快帮帮我,时间不多了,快帮我剪开,把孩子生出来,快点!”

“这……疼吗?”

我根本下不去手,她催促了我好几次,我只能咬牙剪了一刀!

“哗啦——”

一剪子下去,羊水一泻而下,弟媳低吼一声,把孩子生了出来。

我如释重负,刚想去抱孩子,却发现孩子又大又壮……

他幽幽地望着我,阴森一笑,竟张嘴就会说话。

“姑姑!”

我傻了眼,转头看向弟媳,弟媳红润的脸上却生出青斑,眉眼间还冒出黄棕色的毛发。

她死死地盯着我,嘴角还挂着一丝诡异笑容,瞳孔一收一缩十分惊悚!

“姐……孩子在叫你呢。”

我看了看孩子,两眼一黑,吓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浑身酸痛醒来,发现我弟已经回来了。

他和孩子有说有笑,见四周一片狼藉,血迹斑斑,他竟然没有一丝疑惑和恐惧!

天快亮了,弟媳却不见了踪影,地上就只有几个血脚印,一路延伸至门外,消失在白雾中。

可屋子里还是有一股挥散不去的血腥味!

“魏芃!”我暴跳如雷:“你昨晚死哪儿去了?你知不知道,你媳妇儿生了,是我给接生的!而且那孩子一生下来就会说话。”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魏芃淡然道:“姐,你好歹是个通灵人,帮人看了那么多事儿,这点都看不明白?”

魏芃说这是他的阴债,他没法儿解决,就把人带回家给我解决了。

两年前,魏芃的前女友出车祸死了,死前他两人恩爱缠绵,导致魏芃的精气血残留在女人体内,铸成了这笔阴债。

如今阴债已偿,我那弟媳跑了,留下了一个比鬼还精的孩子。

孩子长得是挺俊俏,像极了魏芃,他那双眼却贼精,像狐狸一样,透着精明诡谲,时不时就盯着我看。

可他毕竟不是人,怎么能留?

孩子看穿了我的心思,他轻飘飘地走过来,阴气十足,冷得我打了个寒颤。

“姑姑,你把我送回家吧!我妈说了,我只能出来七日,走一趟鬼门关就行了,七日内你送我回家去,一切就都太平了,我爸的阴债也尽了。”

这小家伙,还有点懂事。

“那你让你爸送你回家吧!”

“不行。”孩子阴森地盯着我,像个怨小孩儿一样脸色发青道:“我妈说我爸不靠谱,还得姑姑你送。”

“你妈没说我十万个不愿意?她差点没把我吓死!”

“我妈说姑姑你人美心善,一定会同意的。”

我白了他一眼:“你妈你妈的……看不出来你小小年纪就是个妈宝男。”

为了早日送走这孩子,我揍了魏芃一顿,让他给我置办了些纸扎和香烛,打算第二天就送孩子回家。

送阴债这事儿我比较拿手,办过很多次了。

不过接生我还是头一遭,可让我记忆犹新。

我是个通灵人,能看见很多不同寻常的事情,偶然入这一行,我其实也是不情愿的,全都是因为我七岁时一场意外。

七岁那年贪玩,我爬上一棵桃树上不小心掉了下来,被树枝扎破了左眼球!

当时我就感觉眼前一片血肉模糊,视力骤失,血哗啦啦地流,连咽喉里都充斥着血腥味。

我妈带着我往大医院跑,医生说无力回天了,还要摘除我的左眼球!我奶奶一听抱着我往家走,一路上骂骂咧咧,念了很多奇怪的话。

一回到家我奶奶把门窗都堵上了,让我跪在她香堂,任凭我妈在外怎么敲门都不理睬。

过了一刻钟,我奶奶捧着一颗火红色的玉石从她房里出来了,她二话不说,摁着我的脑袋,将那颗玉石死死嵌入了我左眼中!

那一晚,我疼得喊了一夜。

火烧火燎的钻心之疼把我折磨的快要死了一样,直至第二天,疼痛感消失了,我的左眼逐渐恢复了光明。

我奶奶却中风了!

而我恢复的光明中多了一片血红,两个世界在我眼中重合,让我变成了一个通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