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改嫁前夫上司 8.7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年代重生
作者: 温暖的宅 主角: 钟玲珑 郑天森
100.09万字 0.5万次阅读 1.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78章 番外:携手不孤单 2024-02-04 11:34:10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5
    作品总数
  • 395.53
    累计字数
  • 93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78章
简介

钟玲珑是刘家的童养媳,到死才发现了刘家人的真面目。 被害重生,她火速找到多年未见已有新欢的丈夫离婚。 一切了断,前夫才发现玲珑的好,悔恨不已念念不忘。 然而玲珑早已嫁给了前夫铁血柔情的硬汉上司。 婆婆喜爱,丈夫娇宠。 什么算计嫉妒玲珑统统不怕,夫妻携手幸福生活。

第1章 惨死重生

“水,水。”

嘶哑了几声都无人理会,玲珑硬撑着起身,可惜水壶也空了。

等她艰难挪到客厅外头,就听到说话声。

“这事可一定不能让红豆知道。”

玲珑的脚步顿住了,婆婆的声音她再熟悉不过,红豆是她的小名,只是什么事她不能知道?

“那边已经怀疑了,妈,我该怎么办?之前输血还能以体检的名义骗红豆去医院,可现在他们又要做亲子鉴定了,还要到现场去做,我买通的人刚给我发的消息。”

玲珑震惊地捂住了嘴,体检是骗她的?怪不得她从医院出来就虚弱得厉害。

还有亲子鉴定,她们到底在说什么?

“你怎么挡在这,真是晦气。”嫌弃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玲珑不用回头都知道来者是谁,如此厌恶她的人只能是许颖颖了。

她是刘宝根的童养媳,刘宝根一直嫌弃她,当初结婚后几年都没回家,后来还在外头有了对象,那人就是许颖颖。

婆婆哭着说宝根对不起她,哪怕她不能做刘家的儿媳妇,也要把她当做亲闺女。

起初收到刘宝根要离婚的绝情信,她还是很伤心的,拖了几年刘宝根也没改了心意还有了别人,她也就死心了。

只是婆婆还有刘家其他人对她都很好,她也没有亲人无处可去,就继续留在刘家,这一待就是几十年。

说来也是奇怪,许颖颖和刘宝根都不喜欢她,她也曾提出过可以搬出去住,谁料刘家人都不让她走,宁可让这夫妻俩不舒服着,虽然他们平日里不怎么回来。

可现在她就有些怀疑婆婆他们的用意了。

玲珑的思绪只是一瞬间,许颖颖说话声把屋里的人惊动了。

跑出来一看到玲珑,刘母就面色大变。“红豆,你,你怎么在这?”

“你是不是都听见了!”刘宝琴面色惊恐,很快就转为了狠毒。“妈,她已经知道了,可不能让她活着出去。”

玲珑一听转身就跑。

可惜她身体虚弱,身前还有刘宝根和许颖颖拦着。

刚一动作,她就被刘宝根钳制住。

“妈,杀了她,她要跑出去我们全家就完了。”刘宝琴面目狰狞,多年的心理扭曲这一刻变成了恨不得立马毁掉对方的冲动。

能活着谁愿意死,跑不掉玲珑立马求饶。

“妈,宝琴姐,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放过我吧。”

“妈,要不就把她关着吧,反正她出不去什么也做不了。”刘宝根忽然开口。

“说,你是不是心里一直惦记着她。”许颖颖立马咆哮。

“你说啥呢,我们之间怎么回事你还不清楚吗,我都给你解释多少回了。”刘宝根不耐烦极了。

“呵,要不是我看得紧,你们两早勾搭到一块了吧。”说完许颖颖就表态支持刘宝琴。“她就是个祸害,早该死了。”

玲珑无助地看向平日里对她最好的婆婆,眼里全是恳求。

“妈,你最了解我了,我保证,我哪里也不去,更不会乱说,我真不知道你们在说啥呀,我只是想喝口水,刚出来宝根他们就到了。”她声音急促。

“不行,她今天必须死!”刘宝琴尖声道。

刘母沉默犹豫起来,可只是一瞬,她就露出狠绝的表情。

求生的欲望强烈迸发,玲珑猛地推开刘宝根跑出去。

因为她速度太快,以至于刘家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玲珑就已经跑到了院子里。

可惜命运终究没眷顾她,她还没打开院门就被追上按倒。

“救命啊,他们要杀…”

只喊出半句玲珑的嘴就被许颖颖捂住。

她的四肢被狠狠按住动弹不得,刘母掐住她脖子的手也越来越用力。

窒息的感觉好难受,她只是想活着,为什么就这么难。

意识消失前,玲珑只记得刘家诸人狰狞的面孔,泪水从眼角滑落。

枉她以为刘家人和善,原来她一直活在谎言欺骗中。

她好傻呀。

……

“人还没醒?”

“不行了就送县医院看看吧。”

好吵呀,玲珑迷迷糊糊睁开眼,就看到婆婆惊喜凑过来的脸。

“红豆,你醒了!”

“啊……”,玲珑慌乱后退。“你别过来,别过来。”被婆婆亲手掐死的恐惧太过深刻。

躲闪着她手忙脚乱在身旁找起防身工具。

“红豆,你咋了,我是娘呀。”刘母诧异。

“这孩子不会是被魇住了吧?”刘父蹙眉。

听到说话声玲珑看过去,立马被吓到,公公不是已经去世好些年了吗,这到底是哪?

等等,炕头,她都多少年没见过了。

躲在墙角她惊恐未定地瞅着刘家夫妻俩。

公公确实站在那,婆婆看着也年轻了不少。

“红豆,这事是宝根做得不对,你哪里不舒服就告诉妈,别躲着妈,妈看着难受。”刘母叹气。

刘宝根?刘宝根又怎么了?

“臭小子,也不知道回来,就寄来那么一封信,我看他是翅膀硬了不知道天高地厚,红豆多好的孩子呀,红豆别怕,爹帮你出气。”刘父气愤道。

信?玲珑尘封的记忆终于被唤醒。

是说刘宝根寄给她要和她离婚的那封信吗?记忆里刘宝根也只给她写过这么一封信。

“现在是哪一年?”咽了下口水,玲珑紧张问道。

“七六年呀,你这孩子,不会是烧糊涂了吧,我看还是得去医院看看,咱村里那赤脚大夫只能治点小毛病。”刘父嘀咕。

七六年,竟然是七六年。

玲珑把手伸到眼前翻转着仔细看了看,又捏了捏脸。

“嘶。”

“你掐自己干啥。”刘母惊呼。

疼,是真的,不是梦。

她死了,却又活了?

玲珑梦幻的打量四周,这屋子,这布置,确实是刘家在村里的老房子。

消化了好一会,玲珑才接受了自己重活一世的事实。

死前的阴影太深刻,玲珑依然惧怕刘母,便借口自己觉得累还想再歇歇。

等到刘家夫妻俩离开,她就赶紧在屋里翻找起来。

放饼干的旧铁盒里,她找到了刘宝根寄给她的那封绝情信。

重新看了一遍信,玲珑再无伤心,只觉得可笑。

她以前怎么就那么傻呢,刘宝根这样的男人,为他伤心作甚。

你不是要离婚吗?离,马上离!

还有,她必须尽快离开刘家,不然谁知道哪天悄无声息的就又被害了。

玲珑下定决心握紧拳头。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