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寡妇为了生计带着残儿卖野菜汤 9.0
作者: 江馥香 主角: 江丑儿
123.45万字 0.8万次阅读 1.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85章 幸福美满 2024-03-31 00:11:27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23.45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85章
简介

开局就守寡,又被以克夫的名义被婆家赶出家门,想不到十里八村有名的丑女竟然一改从前唯唯诺诺,呆呆傻傻的样子,靠着厨艺摆摊求生活,不仅自己吃饱喝足,就连前夫喝醉时买下来的残疾儿子都养的白白胖胖,只是所有人都不知道,此时的丑女已经换了个现代人的芯子。

第1章 克夫的丑寡妇

她踢掉脚下的石块,瘦削的身子悬挂在已经有些腐烂的房梁上,随风摇曳,从最开始本能的挣扎,到最后停止生机。

不知怎样的绝望,让这女子如此抉择,用这样惨烈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

不知道过了多久,原本已经失去生机的女子微微动了动手指,窒息的痛苦让她不由的再次挣扎。

挣扎越来越剧烈,她想要活下去,本就年久破败的麻绳,终于在她拼尽全力的反抗下,再也支撑不住她的重量。

啪!

女子连同套在她脖子上的麻绳一同掉落在地上,顾不上掉下来摔的生疼的屁股。

女子赶紧一把扯下脖子上已经勒入皮肉的绳子,使劲的呼吸几口新鲜的空气,肺里突然涌入的大量空气,让她忍不住的咳嗽。

“咳咳,咳咳咳”

终于在咳嗽了好半天后,她确定自己应该是死不了了,刚想起身,脑中瞬间剧痛,大量不属于她的记忆强行涌入脑中。

这个女子叫做江丑儿,因为出生脸上带着一大片红色丑陋胎记,被父母厌弃,所以就起了一个恶意满满的名字。

家中上有一哥哥,下有一妹妹,因她长相丑陋,又偏偏是最不招人待见的老二,常年被当做奴隶使唤。

挨饿,被哥哥妹妹欺负更是家常便饭,还要负责大大小小的劳动,哪怕每天都过得谨小慎微,依旧是全家的眼中钉肉中刺。

终于在不久前,刚刚满16岁的她,就被以不到一两银子的价格卖给了李家村的一位大她十几岁的老男人做续弦。

而且是第九个娘子,他的前八任娘子都因为各种原因死去了,因此也有一个克妻狂魔的称号。

若非这个名声太响亮,实在娶不到老婆,也不会娶她这个丑女,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便宜。

而她家里毫不犹豫的喜滋滋的拿她换了钱,而她连那个男人面都没见过,就成了人家的娘子。

不仅如此,那个男人在成婚前几天,喝多了酒,不知道怎么想的,花了200文从人牙子那里,又买回来一个没有要的,不能站立的残疾孩子。

还乐呵呵的表示,过几天自己也算有妻有子了。

还好丑儿也没什么追求,同样也不敢反抗,就这样认命了,反正只不过是再次被欺辱苟且偷生罢了。

离开那个没有温暖的家也算是好事,虽然李大壮这个人比她大了十几岁,又娶过那么多任妻子,为人还是不错的,村里的名声不坏,至少不打阿丑。

虽然那个残疾的孩子不肯叫她娘,她也负责的做好后娘的本分好好照顾他。

把家里收拾的干净整洁,还会跟着李大壮下地做农活,可惜这样幸福的日子没过几天。

李大壮去河边抓鱼时溺水了,尸体都没找到,只在岸上找到了阿丑亲手补的满是补丁的衣服。

阿丑还来不及悲痛,婆家人怒气冲冲的就杀过来,对着她和孩子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说她克死了李大壮,那来路不明的野种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并且收回了原来属于李大壮的土地,并且把家里一切能值点钱的东西都抢走了,就连盐巴都没留下一颗。

阿丑没了办法,只能舔着脸走了半宿的夜路回到娘家,希望得到一丝娘家人的安慰,抱着这样的幻想。

哪怕看在她任劳任怨十几年的份上,给她几个饼子让她暂时果腹也好。

迎接她的却是一桶馊水,她爹亲自泼的,她的哥哥直接拿扫把打她,她妹妹还跳着脚骂她丧门星,克夫女,而她娘压根都没从被窝里起来看一眼这个女儿。

在双重打击下,江丑儿绝望的回到了李大壮留下的这个已经快要倒塌的小屋,一时想不开,上吊了。

坐在地上的“江丑儿”愣神半晌,不由的苦笑一声。

“还真是开局地狱模式啊”

她不是真正的“江丑儿”,应该说外表没有变,却换了个芯子,一个现代社会的灵魂。

这种狗血的事,她不敢相信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江丑儿从地上缓缓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污迹,浓浓的馊水味,让她忍不住作呕,黏答答的衣服贴在身上,还真是不舒服。

上一世她风光无限,一心扑在事业上的女强人,最终因为无心家庭,失去了本来最在意的一切,最后一个人孤独的死在医院的病床上。

而现在她重生了,虽然开局实在是太悲催,又是莫名的来到古代,不过她相信这是老天给她从来一次的机会。

深吸一口气,既来之则安之,活了两世她才明白,只要人活着一切就都有希望,像原本的“江丑儿”那样一根绳子了却的生命,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坦然接受这个新身份,江丑儿轻手轻脚的挪动脚步,因为在内室里还有一个人,李大壮买回来的那个残疾儿子。

轻轻拉开门上的帘子,这样破败的房间,门这种奢侈品还真的没有存在的必要,老鼠来了都得哭着走。

借着月光,江丑儿模糊的看到床上那缩成一团的小小人儿,大概6.7岁的年纪,就整日瘫在床上不能动弹,也实在是可怜。

江丑儿叹气,想起当时婆婆带着二弟二弟妹来抢东西时,这小家伙趁她们不注意,还咬了二弟妹腿一口,那模样,就像被激怒的小兽。

虽然他不肯叫自己一声娘,但是看她被打,从床上滚下来爬过去咬人的样子,她还是十分感动的。

越靠近,江丑儿眉头越是皱起,这孩子呼吸怎么这么快?小小的胸脯一上一下的剧烈起伏着,身体都因为难受而微微抽搐。

“煜儿?煜儿你怎么了?”

江丑儿快步上前,手掌刚刚摸到孩子的脸庞,惊人的温度便从手掌下传来。

而床上的小人儿,对她的呼唤没有一丝的反应,只是发出痛苦的低喃。

孩子发烧了?是因为得了风寒吗?

江丑儿一惊,因为她看过很多古代的纪录片上说过,哪怕是小小的感冒,在古代缺衣少食的环境下也是致命了。

特别是床上孩子本就身体有问题比较娇弱。

“煜儿别怕,娘带你去看郎中”

江丑儿顾不上自己脖子上的疼痛,赶紧使劲的将床上的孩子拉起,背在背上。

还好这具身体自幼就干农活,身体素质还是很好的,虽然只有16岁,力气已经不弱与成年人了。

也怪这孩子太瘦,小小的身体被江丑儿背在背上,轻飘飘的,就像只是一把骨头,而没有血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