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世剑尊 8.0
完结 签约作品 玄幻奇幻 异界大陆
作者: 一本神 主角: 李牧 幻若颖 顾轻颜
100.75万字 0.1万次阅读 6.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67章 落幕! 2023-11-30 07:11:06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00.75
    累计字数
  • 31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67章
简介

手握杀人剑,横行诸天万界。非正,非魔,是为邪! 遵守本心,邪又如何? 灭魔,诛妖,屠仙,弑神…… 不为称雄,只为红颜! 莫道,命运多舛!长剑入手,乾坤避让……

第1章 梦中惊坐起,剑神我自己

江州城,一处小院内。

“我是谁?我是李牧。”

“一剑风云动,英雄与正义的化身,华夏第一剑神——李牧?追疯子、打傻子、抢小朋友糖饼子,江洲城第一盲流子加废物——李牧?”

两段记忆,在脑海中飞速回放着,传来阵阵痛楚。

就好像被人硬生生塞进去了许多东西似的,李牧眉头紧锁,额头上冒出冷汗。

“逆子,没死就快点起来!真是的,自己什么档次都分不清,还去闹事……”

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传来。紧接着闻到一股浓烈的酒味。

李牧艰难睁眼,映入他视野的是一男人,看起来三四十岁,一张俊朗无比的脸庞。

可那双眸子却透露着一种生无可恋的暗淡,仿佛经历过很多的故事一般。

男人拿起腰间的酒葫芦,猛灌一口酒,

目光落在李牧的身上,突然一愣:“你醒了?老子还以为你死了呢!”

“你跟谁充老子?”

李牧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男人,有些不悦的反问了一声。

“逆子,我是你爹!”中年男人怒吼一声。

“我你爹,老货!敢占我便宜。”

李牧十分不服气地回道。他此刻脑袋里一片混乱,不管它三七二十一,先怼回去再说,反正不能吃亏。

此时一个老者走了进来,尴尬的看着这一幕。

说道:“李长老,李牧公子或许伤及脑部,还并未全愈,等他先修养几天再看看吧。”

李长老看了看李牧,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跟老者一起走出了房间。

两人走后,李牧仔细的梳理着记忆。

一天后!

总算是弄清楚了状况。

华夏剑神李牧为了民族大义,与小日国众多高手大战,虽然杀尽仇寇。但,最终他也力尽而亡!将死之际,灵魂穿越到这个世界。

江州第一氓流子,因为十日前被未婚妻出轨、退婚。感觉颜面扫地,一怒之下,跑去找对方算账,结果被奸夫几拳打死。

就这样,两道奇妙的残魂融合在一起,成了现在的李牧!

“这么说,昨天那个老货,真是我爹?!”

李牧嘴角抽搐。这玩笑,开的有点大了。

不管是剑神还是氓流子,反正现在他就是江州城的李牧。

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身上多处青淤,脑袋上还有一个大包,伤的不轻。

不止是受伤,这副身体本身也是虚弱至极,丹田竟然不能纳气,经脉堵塞,内息紊乱。

这种身体状况,根本不适合修炼!

“我去,废了,废了。这怎么办?”

看见自己这副惨样,李牧欲哭无泪。

记忆中,这个世界以武为尊,强者可以轻易剥夺别人性命,而弱者则只配苟延残喘。

自己现在这个状态,不是单纯的弱者,完全就是一个废柴。

正在他感慨之际。

砰——

一声响动,外面的院门被踹开。

一个阴勾鼻子,满脸横肉的男子,带着几个人闯了进来。

李牧听到响动,拖着受伤的身躯,慢悠悠的推开房门,盯着几个人。

“什么玩意儿?连礼貌都不懂?”

李牧看了一圈,记忆中搜寻了一下,为首的人叫张刚,是杨家的一个小管事。

单论身份地位,跟自己不在一个层次,立马就拽起来了。

要知道,李牧他爹虽然只是杨家的一个外姓长老,但实力高绝,在杨家的地位,仅逊色于家主一筹。

有个这样的老爹,李牧的地位应当不低!

“李牧,你还没死啊!正好,三公子叫你过去。”

张刚皮笑肉不笑的盯着李牧,语气高傲,有种主人命令下人的感觉。

这让李牧非常火大!

在他记忆中,这小管事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见到自己都是摇着尾巴讨好自己的,怎么今天龇牙咧嘴的。

稍微压制住心里的愤怒,问道:“让我过去干嘛?邀请我喝酒?”

“哈哈,你以为你还是从前那个李大少?做梦,让你龟儿子去给三公子端夜壶!”

张刚冷笑连连,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和鄙夷。

李牧皱着眉头。看来是有什么自己还不知道的事情,不然这小管事不敢如此盛气凌人的对待自己。

“我爹呢?”

“哟!你该不会,还不知道吧?昨天你爹李余峰跑去赵家闹事,被赵家主一剑刺破丹田,逃了回来。

家主已经下令,将他关押起来,等候赵家主亲自来处理!而你嘛,以后就是三公子的下人。”

张刚不屑的讥讽。

什么?!

李牧心中一股说不出的滋味,涌上心头。

李余峰为什么会去赵家闹事?为了自己!

十多日前,自己被未婚妻背叛,那个奸夫赵明前,就是赵家主的儿子。

这爹是真不错,有事儿他真上!不过现在可不是煽情的时候。

杨家人竟然如此恶心,一点情份都不讲。李余峰有实力,为他们效力的时候,是一副嘴脸。

一旦失势,直接抛弃!关押起来等赵家主处置。还让李牧去端夜壶。

这尼玛,过份!

李牧顺手将一旁的剑拿在手中,有着一半华夏剑神的灵魂,剑入手,一股熟悉的感觉袭来。

胆气也壮了几分,缓缓的摇了摇头,说:“就算我爹废了,也曾经为杨家立下不少功劳!

杨家人如此对待,真叫恶心。至于去给杨老三做下人嘛……不好意思,小爷可不会伺候人!”

“给脸不要脸,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张刚这时候,彻底失去耐心。要不是三公子有交代,留他个活口,慢慢揉拧。

所以才没有第一时间动手,既然李牧不识好歹。他仅剩的一点耐心,也没了。

“三公子让你端夜壶,那是看的起你。不去也得去。”

说着,手一挥。

他身后的几个杂役顿时冲了过来,想把李牧抓过去。

这些杂役,虽然没有正儿八经的修炼过,但是也多少会点三脚猫的功夫。

跟武者相比那肯定是不行,不过收拾个不学无术的废物,应该问题不大。

只是,现在的李牧可不是当初那个氓流子。

“狗仗人势的玩意儿,放马过来。”

李牧眼中寒芒一闪,握紧了手中的剑。

说话间,两个杂役已经扑倒近前。抬起就是一脚,向李牧的肚子踹去。这一脚要是踢上,普通人必定肠穿肚烂。

他们下狠手,李牧自然也不会客气。

手腕一抖,长剑出鞘。

一道寒芒闪过,瞬息而逝,只见两颗人头飞了起来,鲜血喷洒一地。

一剑杀两人,李牧并没有感觉任何不适。反而心中的剑意更加凝重。

剑开双刃、身直头尖,横竖可伤人,凶险异常,生而为杀。

而剑者,本就是夺命者。

快意恩仇!只要不违背本心,剑之所向,就是杀戮。

刹那间,李牧若有所悟。

体内的剑意,变得越发浓郁。仿佛间,一股剑意正在顺着全身经脉蔓延。

“这……没有修炼灵力,也能这么强!用剑的感觉,不错!”

李牧心中一阵爽快,本以为自己废了,没想到啊!剑神灵魂跟氓流子灵魂结合的自己,这么猛。

下手无情,剑光闪烁。

冲上来的杂役,相继倒地。都是被一剑封喉!干净利落。

“你……别杀我,我是三公子的人……”

张刚浑身打颤,吓得差点尿裤子了,他万万没想到,李牧的战斗力,突然提升的这么厉害。

关键是,他杀人如麻,

一点负担都没有,像是随手捏死蝼蚁般简单,让人恐惧。

这还是那个纨绔败类吗!

见李牧一步步走向自己,每一步都像是踩在自己胸口一般,让张刚心惊胆战。

他虽然是个小管事,但实力跟杂役也差不了多少。哪里是这个杀神的对手?

“李牧,不要杀我,我是杨家管事,杀了我杨家不会放过你的。还有,我妹妹已经跟了三公子,放过我,三公子那边我替你求情……”

张刚一边说,一边连滚带爬的向后退。

李牧冷笑一声。

“杨家?三公子?这个仇,已经结下了!”

说话间,手中剑直接送出,贯穿张刚的咽喉,鲜血迸溅。张刚瞪大着双目,难以置信的看着他,捂着脖子栽倒在地。

他怎么敢……

他怎么敢杀自己?

张刚临死的那一刻,仍旧不敢相信。

李牧拔出长剑,跨步走出院门。

他知道,老爹被废,他的好日子已经到头了。

如今又杀了张刚,彻底跟杨家撕破了脸皮,杨家人岂会善罢甘休。

此时,最好的选择就是离开杨家的势力范围,越远越好。

但是,李余峰还被别人关着。

当爹的有事儿真上,做儿子的还能自己跑了?

以前都是自己惹事,老爹摆平。现在老爹被废了,这个家总还是要有个当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