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83:千亿身家,从摆摊开始 8.8
作者: 吃糕了 主角: 李存希 白晓燕
94.76万字 0.2万次阅读 0.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三百九十章 很幸福 2023-10-10 12:23:5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74.72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90章
简介

李存希重生了,回到了那个摸着石头过河,又充满激情的80年代。 上一世,妻女早亡,让他抱憾终生。 这一世,他要把妻女宠上天,让她们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当然,在家庭幸福美满的日子中,他也想凭借上一辈子的经验,成为这个时代的弄潮儿,以技工贸为准则,努力奋斗让祖国在未来的世界,多一些有话语权的企业。

第一章 又见面了

“临时插播一条消息,燕朵集团董事长,李存希先生,于今日凌晨,在京都医院病逝……”

“李存希先生白手起家,建立起庞大的商业帝国,并在科技、艺术、化学、医疗、生物等诸多领域,作出过巨大贡献,是我国著名企业家之一。”

“李存希先生终生未娶,根据遗愿,旗下千亿资产全部投入慈善基金会,服务于社会。”

……

李存希做了一个梦。

梦里妻子抱着女儿,一脸温柔的望着他。

一辆大卡车突然闯入。

梦碎了。

“晓燕!”

“朵朵!”

李存希猛然惊醒。

他睁开眼,发现自己身处一个人来人往的大厅。

行色匆匆的旅客打扮复古,有种回到七八十年代的感觉。

“这是什么地方?”

他一脸茫然。

一旁的中年汉子笑骂道:“你小子睡迷糊了?这是首都车站,咱们准备去羊城,等挣了大钱再回来,你家那位凶悍的丈母娘,肯定不会再骂你吃饭软。”

首都车站?

去羊城?

李存希那些淡忘的记忆,慢慢浮现出来。

1981年,农村出身的他,跟着考上大学的知青妻子回到京城,厚着脸皮住进丈母娘家。

这桩婚事,妻子家里本来就极力反对,城里人嫁给农村汉,说出去让人笑话。

现在还要搬过来住,更是没给他好脸色看。

李存希是土生土长的乡里人,憨厚老实,可也有自尊心,丈母娘一家人的冷嘲热讽,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暗暗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

终于在83年的夏天。

李存希等来了一个契机。

同为知青丈夫的高大壮,邀他一起去羊城,投奔做生意的亲戚。

郁结多年的李存希,为了争一口气,让丈母娘瞧得起自己,留下封书信,毅然决然去了羊城。

也是运气好,半年时间,李存希就成了万元户。

当他拿着这笔钱,回京与妻女团聚时,等来的却是一个噩耗。

原来妻子知道他走之后,带着孩子直接追去羊城,却在半路遭遇车祸,与女儿双双离世。

“请15次列车的乘客准备进站。”

广播声音响起。

高大壮背起两个麻袋,踢了脚发呆的李存希:“走了。”

同行的其余两个人也背起行囊,向检票口走去。

“高哥,我还是舍不得晓燕和孩子,羊城我就不去了,实在对不住。”

李存希深鞠一躬,拿起自己麻袋,转身向外走去。

“你个孬种,忘了你丈母娘怎么骂你的了?倒插门!盲流子!庄稼汉!你现在要回去了,这辈子都别想在你老婆家抬头做人!”

高大壮怒其不争,破口大骂。

李存希拧着行李,快步走出车站。

重活一世,他只想跟日思夜想的妻女团聚。

闫家胡同。

不少大爷大妈,坐在胡同口,聊着闲天。

其中一个大妈看到李存希,声音高了八度:“嘿,这好好一大杂院,硬住进个乡下盲流子,现在弄得我们家女性,半夜都不敢自个儿去厕所了。”

“都说这穷山恶水出刁民,我看那小子就是,万一哪天欺负咱院子里的姑娘们,咱上哪儿说理去!”

“对对,以后得把自家闺女保护好喽,可不能被他个盲流子给祸害了。”

另外两个大妈也跟着附和。

李存希认得她们,是同住在四合院的几家邻居。

80年代,大杂院里少则六七户,多则十几户,属于一户饭熟了,满院子飘香,几十年的交情的邻里,感情亲如一家。

所以,在他丈母娘的领导下,本就对李存希乡下人身份不满的大爷大妈们,也跟着同仇敌忾起来。

每每碰到他,都得说几句戳肺管子的窝心话,故意让他难堪。

放从前,李存希还会涨红着脸辩驳几句。

但现在的他,不再是那个初来乍到,自尊心极高的农村土娃。

这一世的李存希,可是在商海摸爬滚打数十年,并且登顶的存在,无论脸皮,还是心境,都远非常人可比。

李存希丝毫不气恼,背着麻袋,一步一晃悠的来到大爷大妈面前,笑道: “您二位说的太对了,可得让你们家里男人看好媳妇儿和闺女,不然就我这张脸,真想搞几个破鞋,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哎吆,你个不要脸的东西,真敢说啊,信不信我告你媳妇。”

刘大妈怒道。

“随您便,不过我提醒您,我如果和晓燕掰了,明儿个就和你小闺女约会去,您小闺女见着我,那是一口一个希哥哥叫着,她那点心思,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反正是进城当女婿,我给白家当,还是给您刘家当,不都一样么。”

李存希一脸的混不吝。

话说的混,但句句属实。

他一个农村人,能娶到下乡的女知青,除了善良老实,会照顾人,他还有一副好皮囊。

也正因如此,白晓燕这个来自京城的女知青,才会对他一见倾心,说服家里人跟他结婚。

如今更是顶着种种压力,把他带回京城一起过日子。

所以这闫家胡同口,除了男人和老一辈瞧不上他,余下那些小姑娘,大嫂子,可对他正经的不错。

“你..你...”

刘大妈被噎的说不出话。

她家那个小闺女,可是真的在她耳边,天天念叨李存希这个臭盲流子。

甚至还说过,如果白家哪天把李存希赶出去,她就养着李存希,把刘大妈气了个半死。

“所以几位大爷大妈,最好求爷爷告奶奶,保佑我和晓燕家庭和睦,不然小爷我,轮流去你们家吃软饭,回见了您嘞。”

李存希提溜着行李,大摇大摆的往胡同里走。

“你说这个盲流子,他该不该死。”

刘大妈气的嘴唇发白。

王大妈却疑惑道:“不对呀,这小子一下午没见,怎么一嘴的京片子。”

其余人也缓过神来。

昨天这个李存希,还操着带西北口音的夹生普通话,今天怎么就字正腔圆了。

“管他呢,我告诉你们,他和白晓燕过不长,不过以防万一,你们还是把家里单身的女性,早点嫁出去吧,这小子长得的确俊,有我年轻时的风范。”

另一位身材发福的大爷,摇着蒲扇说道。

众大爷大妈,投去鄙夷的眼神。

四合院门前。

一个女人抱着孩子,眼眶通红的在四处张望。

李存希看到女人,眼眶也红润了起来。

四十年了。

终于又见面了。

“晓燕,我回来了。”

他轻声呢喃。

回答他的是妻子暴怒的声音:“李存希,你个王八蛋!!跟老娘玩离家出走是吧?你怎么不死外边,知道我有多担心吗,呜呜呜。”

白晓燕说着说着,直接埋入李存希胸口,放声哭了起来。

李存希这才切身体会到自己离家出走,对于妻子是多大的打击。

他笑着拍了拍妻子背脊:“我就是吓吓咱妈,让她意识到我这个女婿的重要性,不用问我也知道,家里那堆衣服肯定还堆着没人洗。”

“就你会贫!下次再敢这样,我饶不了你!”

白晓燕被丈夫话给逗乐了。

“爸爸,骑大马!”

白晓燕怀里的小丫头伸出肥嘟嘟的双手。

“好嘞。”

李存希接过孩子,然后抓住一只胳膊,一只脚,让孩子跨在自己脖子上。

小丫头坐在上面,咯咯直乐。

白晓燕也挽住丈夫胳膊,柔声道:“老公,我知道这两年你熬的辛苦,你再耐心等等,等我大学毕业,分配工作,咱们就搬出去。”

“有你们在身边,我在哪都行。”

李存希笑了笑,快步进入四合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