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禁忌档案 7.1
作者: 泼墨 主角: 陆凡
180.58万字 0.1万次阅读 1.1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464.75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884章
简介

民间有一伙人,他们常年身处深山老林,行踪飘忽不定。 追邪灵,寻秘境,除山怪…… 明知山有险,偏向此山行。 我叫陆凡,出生那天全家惨死,我的命运由此发生改变……

第1章 陆半仙

我从出生就被视为不祥,全家也都因我而死。

有人说我是黄仙诅咒之人,但更多的称呼我为“走山客”。

.....

我叫陆凡,家在黄村。

可我们村子里的人都不姓黄。

只因为村附近的山中有很多黄皮子而得名。

更有传言我们村第一代人是逃荒来的,当时饿死了很多人。

山上的黄皮子不知从哪叼来很多野禽,才救了他们一命。

于是,他们决定在此定居,还传下了每月十五拜黄仙儿的习俗。

而我出生的那天正好是六月十五。

那天乌云压的很低,空气闷的几乎让人喘过气,牲畜在圈里叫个不停。

村长看这天色,心里莫名发虚。

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带着四五个汉子去了黄仙庙举行祭祀仪式。

三叩首,六只鸡,九柱香,还有祭祀歌舞。

原本简单的仪式,在那一天却是异况频出。

先是三只早已放了血的鸡,被摆上祭祀台的时候,怪异的扑腾个不停。

再加上九柱香怎么也点不燃。

村长沉着脸把香扔进火盆,冒出滚滚黑烟,臭的不行,那臭很像毛发被烧焦的味道。

紧接着,一道闪电直接打在了黄仙庙的牌匾上,牌匾化为粉末,随后雨好似盆泼般下来。

山洪毫无预兆的冲了下来,那气势如同千军万马奔腾而下直接冲垮了黄仙庙。

众人连连惊呼。

若只是如此,倒也不至于如何,偏偏的黄仙庙被冲垮之后,竟然在庙底下发现了九具婴孩的尸骨。

尸骨腐烂程度不一,甚至其中有一具还是带着血和肉的!

更要命的是,村上早就有预言传下来。

天降大雨灭黄仙儿,九阴聚煞邪祟临!

前半句话好理解。

后半句话的意思则是,九个阴气极其强盛的东西聚在一起,成为煞气,将有邪祟降临!

这对于黄村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

看透了这一切的村长浑身发着颤,晕倒之前喊了一句。

“快!快去请陆半仙!”

陆半仙,也就是我爷爷。

只是我到现在都说不出来他到底是干嘛的,因为在我的印象里他什么都会。

摸骨看相,风水玄学,甚至是出马看事儿,他都干过。

家家户户只要出了事情,都会去找他,所以被村里人尊称一声半仙。

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他并没有着急出门,而是吩咐我爸带着我妈从后门离开,去上河村住两天。

当时我妈即将临盆,即便再怎么不方便,也因为担心村里传下来的那句预言,跟着我爸走了。

至于我爷爷,抽了半袋子旱烟之后,才慢慢悠悠地去了黄仙庙。

当时不少村民自发的烧纸,可那漫天的香火味儿,仍然盖不住周遭的腥气。

村长远远的看见他来了,才有那功夫擦一把额头上的汗。

说所有东西都已经准备齐全了。

待到我爷爷点头之后,又忍不住去问,村里传下预言后半句话的邪祟到底指的是什么。

爷爷不说话,因为他不能说。

只要他说了,我,活不了!

撇开这事不谈,单说我爷爷看事儿的时候。

先是找人弄了九具棺材给那些婴孩的尸骨装好。

然后,拿着沾了井水的柳条,迈着奇怪的步子,围绕着棺材,一边走,一边用柳条打那棺材。

每一鞭子下去,都能听见呼呼的声响。

在场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谁也不敢乱说话。

因为总觉得那声音里似乎还隐约夹杂着惨叫声……

转了一圈,爷爷把柳条塞进酒壶里,一口气喝干,盘腿而坐,对着那九副棺材烧纸。

依旧没人敢说话,只是不由自主的,将眼神落在爷爷那突然快速蠕动的嘴上。

只见他脸上的表情时而阴沉,时而高兴,身子也不停地抖,像是在和什么人说话。

就这样一直持续了好一阵,空气似乎开始回温了。

众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毕竟都是生活在大山里的人,对于这种事情,都或多或少的有些了解。

只要周围没了阴森的气氛,估计也就没事了。

“噗!”的一声响,让众人的心,重新提到了嗓子眼上。

爷爷的左眼毫无预兆的爆了。

鲜血顺着他的脸,一路流到了前胸。

可他竟然丝毫没有露出痛苦之色,反而长舒一口气。

“没事了。”

面对众人紧张的眼神,我爷爷没有多说一句话,直接转身回家了。

只是那背影显得无比落寞,似乎被什么东西抽干了浑身的气运一样。

丢了一只眼睛,本以为这件已经事情彻底过去了。

没想到,第二天就有人发现,我爷爷死了。

死的时候,赤身裸体的躺在黄仙庙原有的位置上。

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血都流干了!

可他仍然瞪着一只独眼,望着金阳山的方向。

因为他知道,我在金阳山。

爸妈离开黄村之后,我妈半路难产而死。

说是难产,更不如说是被我吸干了精气死的,原本一百五十斤的人,死的时候瘦的皮包骨。

依照爷爷嘱托,我爸将我送到了金阳山,老常头家里,之后不知所踪。

这老常头是一个猎户,而且本身不是黄村的人。

据说刚来的时候还带着许多兄弟,大家伙儿都以为他是响马,怕了好一阵。

直到后来的那些兄弟一个个的都不见了,只剩下老常头一个,双方这才相安无事。

要我说,这老常头绝非一般猎户那么简单。

从我三岁起,他就日日操练我,一开始是专注力,后面是耐力,再是柔韧和力量。

等我有了一定基础,又教了我许多功夫。

到底是在大山里,再加上周遭黄皮子多的很,应对黄皮子的方法,自然也没少教给我。

只是也不知为何,到了我快满十八那年,他总是会突然消失一阵,然后又带着满身的伤回来。

问他发生了什么,他也不说。

再有一天,我就十八了,他也和往常一样早早的吃了饭就背着个背篓走了。

不一样的是,走之前,他在门口和窗户的位置围上了一圈泡过血的红绳,还告诉我,在他回来之前,不能踏出房门半步!

他走后,大雨倾盆。

湿气使得房间里的血腥味儿更浓了,让人觉得压抑的很。

挨到傍晚,我实在受不了了,肚子里咕咕直叫唤,还想撒尿。

还好此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