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终章

书名:
木子的北宋生活
作者:
凡秀
本章字数:
982
更新时间:
2023-04-27 11:07:24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五年县令,亿斤粮震惊李世民

方源穿越到唐朝,成为武陵县县令。 历经五年治理,武陵县修建了水泥路、宾馆,会所,工厂,茶坊等等,经济超前,农业发达...... 贞观二年,天下大旱,蝗灾肆虐,民间谣言皇帝失德导致,百官逼迫李世民下罪己诏。 在李世民束手无策之时,白日入梦,梦见南方有一应梦贤臣可解除自己困境,于是微服私访一路向南,最终到达武陵县......
已完结,累计204万字 | 最近更新:完本感言

第001章:县尊方源和应梦贤臣

书名:
五年县令,亿斤粮震惊李世民
作者:
神桦周
本章字数:
2259

武陵县。

沉鱼落雁楼。

方源正在至尊包间享受足疗。

做服务的人是沉鱼落雁楼的花魁陆楚楚。

“县尊大人?”

陆楚楚声若黄鹂,娇娇滴滴。

说着,楚楚可怜抬头看向方源,宛若弱小的兔子。

“传道授业?”

方源微微一愣,低头看向陆楚楚。

雪白的肌肤,精致的五官,含情脉脉的眼神,恰到好处的山峰....

在沉鱼落雁楼的精心培养下,陆楚楚深懂御男之道,一言一行都拿捏着男人的心。

“县尊说是就是。”

陆楚楚俏脸微红,眼睛水汪汪。

“那还等什么?给本官宽衣!”

方源振臂一挥,示意陆楚楚开始。

陆楚楚脸色更红,不过却不急着立即开始。

她先是将方源的脚从盆子里拿出来,体贴地用毛巾擦干净放一边。

然后将洗脚水倒进马桶冲走后,洗干净手才重新返回方源的跟前。

“县尊,奴家来了。”

陆楚楚躬下身,展现出曼妙的身姿。

她指如葱根的手指点在方源的额头上,轻轻划过方源的鼻梁,然后到方源的胸口衣领处。

方源微微眯眼,带着享受的眼神看着武陵县顶级花魁,身心无比舒服,感叹人生的美好。

正以为陆楚楚要给自己宽衣传到的时候,她的动作却停了下来。

方源正想催促,房门恰在这个时候响起急促的敲门声。

“县尊,下官有要事禀报。”

主簿张三禀报,声音有些急切。

“有什么事能比得上本官的雅兴?”

方源不耐烦说道。

他不喜欢休息的时候被打扰。

“上面传来密信:陛下微服私访朗州,或可能到我们武陵县,让我们在城门口盯着,发现可能人物一定要好生讨好。”

张三激动说道。

武陵县距离长安城太远了,这里的人一辈子都见不到几个高官。

而天子却突然驾临武陵县,作为武陵县的主簿竟然能够有幸得见天颜,着实是三生有幸。

万一讨得天子的欢心,前途无限。

“既然是微服私访,就是不想让人知道身份。”

“况且我们又不知道皇帝长什么样子,怎么盯?要盯你去盯。”

方源想了想就拒绝了。

伴君如伴虎,近君王或能一步登天,但也有可能一步落地狱。

在这种小机遇和、大风险面前,方源觉得当作不知道更好。

“县尊,您任期就要到了,届时就要调离武陵县。”

“如果我们这个时候能够在陛下面前表现好,不说升职加官,但调离的地方好歹不会太差吧?”

张三在门口苦口婆心劝道。

他就知道自家县尊不会去做这些琐碎事的。

上面的密信也提到这点,让他一定要劝好方源亲自去盯着。

至尊包间里的方源听此言后陷入思考中。

考虑到发展正处于一个非常重要的时期,如果离开,所有的努力都可能会付诸东流。

于是方源花了很大一笔钱,权钱交易弄成了五年任期。

如今两年过去,武陵县不负方源所望,从五年前不到五千人的小县城发展到现在八万人左右的大县城。

但任期也快结束了,就剩下五个月的时间,五个月过后,按照唐朝的法律,方源会被调离其他地方。

想到这里,方源心中叹息,起身,将陆楚楚推到一边。

“回头本官再与你一起授业。”

......

通往武陵县的官道上,还没有进入武陵县范围,路上零星几撮人。

其中,有两人并肩而行,他们气质不凡,赫然就是皇帝李世民和尚书右仆射杜如晦。

“克明,让你下车陪朕走路,辛苦你了。”

李世民叹息,语气真诚。

“陛下无需如此,臣的身子骨硬朗得很,咳咳......”

杜如晦摇摇头,微微一笑,表示无碍。

但话都没有说完,咳嗽之声连绵不断,咳得脸一阵红一阵白。

“走完前面武陵县,若再无应梦贤臣,朕不再强求,回长安城下罪己诏。”

李世停下脚步,右手轻轻在杜如晦的后背拍了拍。

提到罪己诏的时候,李世民的脸上难以掩饰地涌出巨大怒火。

今年四月,旱灾蝗灾并行,天下缺粮,百姓饥肠辘辘,长安城的粮价已经飞到天上。

但这不是最令他头痛的。

最令他头痛的是在自己想方设法救灾和治蝗的时候,有人散布谣言说是因为皇帝失德才会出现各种天灾,百官因此逼迫他下罪己诏承认错误。

为此李世民下令杀了几人,但声音却非但没能镇压下去,反而越演越烈。

就在他头疼着是否真的要下罪己诏的时候,白日入梦,梦到南方有一应梦贤臣,能为自己解决当前困境。

于是李世民带着杜如晦一路南下,试图找出所谓的应梦贤臣,然而一路无所获,所过之地皆荒芜,百姓生活困苦,更别提应梦贤臣。

在即将进入武陵县地带的时候,有密保禀报,他们行踪疑似暴露,于是改换商人身份,下车行走,以免被发现。

“臣该死,未能为陛下分忧,还拖累陛下。”

杜如晦面带羞愧,强忍着不再咳嗽。

他想要替李世民想出化解罪己诏的危机,但朝廷有异议之声太多,有心无力。

“无需如此,我们继续上路。”

李世民摇摇头,挤出几分笑容。

两人再次上路,但才刚走半柱香的时间,两人就停下,骇然看着前方。

前方是一条一眼望不尽头的灰白色平坦大路,宽度足足有八辆马车大小。

路的右边伫立着一块两米高的石碑,上面写着几个大字:武陵县欢迎你。

再回头看向刚才走过来的路,破烂不堪,泥土石头到处都是,而且宽度仅勉强能够两辆马车并行。

两人都傻眼。

“这是什么路?为何如此宽敞??”

李世民的声音颤抖,眼神尽是难以置信。

哪怕是帝都长安城的朱雀大街也没有这般平坦。

这条路甚至都看不到一丝起伏,且坚固无比,手刨不出槽痕。

一瞬间,他想到白日入梦的应梦贤臣,呼吸不由得变得激动。

“臣,臣不知。”

杜如晦也是震惊。

但无法解答当前情况。

以长安城为中心,越是南方越是荒芜。

这一路走来是什么情况他了然于心,深知南方百姓的不容易。

然如今这种情况,得投资多少钱才能修建成这条路?

南方各州县有这样的资本?

君臣两人相视一眼,带着激动踏上公路,大步上前。

一路向南,人和车的流量越来越多,时不时看到载满货物的车辆向武陵县而去。

待君臣来到武陵县城门口,看到县城城门规模不亚于州城城门的时候,都是眼神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