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王妃:疯批摄政王的心尖宠 8.6
作者: 容瑶
104.24万字 0.1万次阅读 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53章:终章 2023-10-26 12:03:27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99.27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53章
简介

(开新书啦~点击笔名就能看到啦~喜欢的可以去看看鸭~) 她是不起眼的婢女,为了替重病母亲治病,代替主子和摄政王圆房。 没曾想主子背弃承诺,不仅没有治好母亲,反而还把母亲当做控制她的筹码。 为了母亲的安危,她处处妥协、隐忍,一步步被逼至绝路。 幡然醒悟后,她不再隐忍,发誓要把欺辱过她的人,全部狠狠踩在脚下。 她主动接近摄政王,一不小心被摄政王宠成了心尖子,从此过上没羞没臊的日子。 就在众人等她被抛弃时,摄政王怀抱两娃,可怜兮兮被她训斥。 等她训够了,摄政王一把将她抱起,“本王身心受伤,需要补偿。” 这……还是杀人不见血的摄政王吗?

第1章:代主圆房

昏黄的烛光下,大红盖头被揭开,阿瑶被压在喜床上,瘦弱的小身子不自觉在男人身下微颤。

“你很怕本王?”

“不、不怕。”

她不能怕!

已经走到这一步,容不得她退缩。

男人把头埋在她的颈窝,沙哑的嗓音响起,“你好香。”

大红喜服剥落。

满室旖旎。

……

结束后,阿瑶趁容仟寒熟睡,迅速下床穿衣,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间。

等在门外的苏玉颜见她出来了,不满抱怨,“怎么这么久?”

看到阿瑶脖子上的紫红痕迹,苏玉颜马上沉了脸。

本来今夜被摄政王宠爱的人是她,可谁让她不是处子。

真是便宜这个贱婢了!

“今夜的一切,你最好烂在肚子里,若是敢对旁人提起,你和你娘都别想活。”

阿瑶抬眼,“小姐,那我娘的病……”

苏玉颜是丞相嫡女,而她是苏玉颜的浣衣婢女。

为了给病重的娘瞧病,她只能在新婚夜代替苏玉颜,和摄政王容仟寒圆房。

为了救娘,她不后悔!

“我已经吩咐人把你娘接走照顾,还给你娘请了大夫。”

“谢谢小姐,那我能见见我娘……”

苏玉颜不耐烦打断她,“住口!赶紧滚,以后不许在摄政王面前出现。”

“是。”

阿瑶略微恍惚了片刻,忍着下身的不适离开这里。

翌日一早。

容仟寒醒来就看到了含羞带臊躺在身边的苏玉颜。

“夫君,你昨晚弄疼人家了。”

容仟寒的眉心倏然紧皱。

这个声音,和昨晚受惊小奶猫一样的声音不同。

这个女人真能装!

“夫君,妾身伺候你更衣。”

见苏玉颜就要靠过来,容仟寒冷冷下床,穿好衣服直接离开。

剩下苏玉颜一脸气愤!

……

从容仟寒那里回来后,阿瑶歇息了一个时辰,身子略微好受一些了。

一大早,她在后院洗好了衣裳,随手把洗衣服的水泼出去,一道墨蓝色身影恰好经过。

洗过衣服的脏水不偏不倚,全泼在那人身上。

她赶紧上前认错,“奴婢该死!奴婢……”

话还没说完,她认出了眼前人是昨夜的容阡寒!

摄政王怎么来了后院!?

难道他发现什么了?

她扑通跪在容阡寒脚下,“摄政王饶命!奴婢不是有意弄脏您的衣服的……”

“抬起头来。”

阿瑶怯生生抬头,就看到容阡寒逆着光,即使半张脸罩上阴影,仍好看到无法形容。

一身与生俱来的矜贵之气和高高在上的压迫感,让阿瑶又低下了头。

“本王从前没见过你。”

阿瑶低声答:“奴婢是侧妃娘娘的浣衣婢女,昨日才跟着侧妃来到摄政王府。”

她轻柔又微颤的声音,让容阡寒不禁想到了昨夜身下的“苏玉颜”。

昨夜是他第一次失控!

那个瘦弱的小身子明明抖的厉害,却又一直配合他不断攀上顶峰。

见他迟迟不再说话,阿瑶小声询问:“摄政王还有别的事吗?若是没有的话,奴婢就先告退了。”

说完,没等到容阡寒的回应,她就当他同意自己离开,转身就要走。

“站住!”

阿瑶浑身一颤,背对着他定在原地。

容阡寒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看着她,“你很怕本王?”

“不、不怕。”

容阡寒倏然皱眉。

这个声音太熟悉了!

“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

“夫君。”

阿瑶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走来的苏玉颜打断。

见苏玉颜来了,阿瑶匆忙行礼告退。

苏玉颜笑盈盈挽起容阡寒的胳膊,“夫君怎么在这里?让妾身好找。”

容阡寒冷脸拿开她的手,自动远离了她几步。

“唤本王摄政王。”

苏玉颜一愣,随即柔声道:“是,摄政王。”

容阡寒面无表情问:“你找本王做什么?”

“夫……摄政王忘了吗?我们今日还要入宫向太后,皇上谢恩。”

容阡寒和苏玉颜的婚事,表面上是皇上赐婚,实际上确是太后安排的。

太后有意在他身边安插一个眼线,便把自己的亲侄女送来了。

他的确该好好入宫谢恩。

“本王换一件衣服就来。”

“那妾身现在就让人备好马车,在前院等你。”

阿瑶刚回屋坐下,房门就被猛地踹开。

苏玉颜带着贴身婢女冲到阿瑶面前,二话不说就甩了阿瑶一巴掌。

“贱婢!你忘了我跟你说的话了?你是不是不想你娘活命了?”

她知道苏玉颜是生气,她和容阡寒见面的事。

为了娘,她赶紧认错。

“我在后院洗衣,不知王爷会忽然来了后院。”

“现在知道了吗?”苏玉颜趾高气昂问。

“知道了,我下次远远看到王爷就绕开,保证不和王爷碰面。”

苏玉颜得意冷哼,“还算你识相!”

“小姐,那我什么时候能见到我娘?”阿瑶小心翼翼问。

身为底层最卑微的婢女,且母亲的性命还捏在苏玉颜手里,她只能对苏玉颜卑躬屈膝。

“你伺候好了我,乖乖听话,我迟早会让你见你娘的。”

要不是阿瑶浣衣的手艺好,洗出来的衣服带着淡淡的清香,让她走到哪里都能成为焦点,她早就把阿瑶转卖到青楼了。

“可我实在担心我娘,能否……”

啪!

阿瑶的话还没说完,又被苏玉颜甩了一巴掌。

“我想让你见,自然会让你见,再敢废话一个字,我就杀了你娘。”

阿瑶不敢说话了。

苏玉颜恶狠狠瞪了她一眼,就带着婢女离开了。

阿瑶重新坐回床上,门又被推开了。

她以为是苏玉颜又回来找茬,条件反射站起来。

看清来人是摄政王府的婢女暗香,她松了一口气。

暗香把一堆脏衣服丢给她,“这些是王爷的衣服,你尽快洗出来,整理好给王爷送过去。”

容仟寒的衣服!

苏玉颜刚警告过她,不要再出现在容仟寒面前,她哪里还敢接这个差事。

“暗香姐姐,我只负责洗侧妃娘娘的衣服,王爷的……”

暗香不耐烦打断她,“你以为你是谁啊?这里是摄政王府,你进了王府的门,今后就是摄政王府的婢女,我是府内的大丫环,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

“我……”

“少废话!赶紧洗干净了给王爷送过去。”

暗香留下一句话,便离开了。

阿瑶盯着被自己泼上脏水的墨蓝色衣服,只能捧着盆子去洗。

傍晚时分,阿瑶把晾晒好的衣服收起来,整齐叠放好送到了容仟寒的院子里。

恰逢院内一个人都没有,她只能把衣服先带回去,明日再送来。

她刚转身要离开,就直直撞上一个宽厚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