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寒门辅臣 9.0
作者: 寒梅惊雪 主角: 顾正臣
235.13万字 1.8万次阅读 1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1415.05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922章
简介

大明洪武六年,朱元璋停罢科举! 穿越为举人的顾正臣入仕无望,家里又陷入债务危机。 顾正臣:“逼我搞发明是吧?” 朱元璋:黄泥淋白糖,锻体术,战术背包,混凝土路,新式火器,顾小子又捯饬出什么新奇东西? 朱标:顾先生有智慧,可愿做孤的老师? 朱雄英:三朝之中,辅政之臣,总理国务者,顾首辅第一人也。 …… 重生大明,从寒门举人,七品知县到大明首辅,宦海浮沉,缔大明巅峰!

第一章 都是老朱的错

济宁府,滕县。

弱冠之年的顾正臣凝望着窗外的夜空,无尽的星辰满布,将宁静的世界照得格外清冷。

想不通,实在想不通,不就是泡了个温泉,念了一句李白的“神女殁幽境,汤池流大川”,怎么就穿越了?

老李啊,你可是诗仙,不是神仙,把我送回去,我要回到红旗下……

“马德草?”

一脸稚嫩的顾青青担忧地看着哥哥,哥哥又在喊这个名字了,三日前哥哥跳了湖,指着太阳喊了半天这个名字。

可大颜村没有姓马的啊……

胡大娘说哥哥是受不了刺激疯掉了,不是的,娘说过,哥哥只是生了怪病而已。

“都怪朝廷!”

顾青青低着声,咬牙切齿,满是愤恨。

顾正臣看着星空,重重点了点头。

没错,都怪朝廷,确切地来说,都怪老朱啊。

现在是洪武六年四月!

三年前,也就是洪武三年五月,老朱发布科举诏书,大张旗鼓地说“特设科举,以起怀才抱道之士”、“观其学识、第其高下,而任之以官”,并下令各行省连试三年,以取人才。

估计是洪武三年、四年人才取多了,没人才可取了,顾正臣这个不精于学问的家伙竟也在洪武五年中了举人。

中举是好事,大喜事,不仅巴结顾家的人多了,顾正臣还和赵家三小姐立下婚书,听说顾家没去京师赶考的盘缠,王富贵家主动借给了顾家四十贯钱。

会试又叫春闱,在二月,身在山东济宁府滕县的顾正臣为了赶考,只好在腊月隆冬里出门,顶风冒雪,赶近千里路去南京。

好不容易到了南京,置办了全新的纸墨笔砚,摩拳擦掌准备会试,距离踏入大明官场只差一步。

然后……

老朱很不地道地发了通知:“朕以实心求贤,而天下以虚文应朕,非朕责实求贤之意。今各处科举宜暂停罢别……”

一句话:

那啥,科举不办了,都回去吧。

顾正臣被老朱玩惨了,顾家也被老朱玩破了。

老朱你说你能不能办点正事,不办科举就不办了,你丫的倒是提前两个月通知啊,这路费也花了,东西也买了,客栈也租了,盘缠都用去一大半了,你赶人回家?

没办法,老朱任性。

顾正臣失魂落魄回到家里,手里的盘缠只剩下三贯,科举取消的消息也传入滕县,所有人都知道,科举不办了,什么秀才、举人,也就那样了。

往日里的巴结没了,赵家也开始与顾家保持距离,绝口不提婚约的事,王富贵家想起来还有四十贯钱的债,强硬地拉走了顾家的老黄牛,逼着顾氏抵卖了全部的十亩田,就这样还欠六贯钱,时不时上门讨债。

范进中举好处连连,顾正臣中举,直接破产。

还不如范老头……

想不开的顾正臣跳了湖,等捞出来的时候,原本的顾正臣已经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后世的顾正臣。

在顾正臣看来,顾家成为这个样子,都是老朱的错!

如果老朱提前通知取消科举,顾家也不用借这么一大笔钱去赶考。

如果老朱不取消科举,哪怕顾正臣没中式,一年还不上钱,王富贵也不敢如此煎迫朝廷举人,家境也不会困顿到如此地步。

可惜,没有如果。

顾正臣看着哭累了睡着的顾青青,伸手轻轻擦去那稚嫩脸颊上的泪水。

这不是梦,是困苦冰冷的现实。

这里也不再是二十一世纪,而是风云激荡、即将掀起无数腥风血雨的洪武时代,这可不是一个好混的王朝啊……

自己必须振作起来,男儿生立天地间,当自强有所作为。

翌日清晨,顾正臣被一阵声响吵醒。

“你别过来!”

顾青青拿着镰刀,看着不断逼近的王有成,一步步后退。

王有成是王富贵的秀才儿子,尖嘴猴腮,正满脸猥琐地看着顾青青。不得不说,这个小娘子俏丽可爱,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伤情时脉脉更是动人。

“顾家小娘子,这是卖身契,只要你按个手印,你就是我家丫鬟了,你哥哥欠下的债一笔勾销,如何?”

王有成熟练地从袖子里拿出一片契约,展开给顾青青看。

顾青青面露挣扎之色。

王有成见顾青青没有往日里坚决,心头大喜,连忙说:“你娘昨日里去赵家借钱,在大门外跪了两个时辰,赵家硬是连门都没开。这滕县可没人会借钱给你家六贯钱,你娘舍不得卖你,可你身为女儿,不应该体谅体谅你娘的难处吗?”

顾青青心酸,母亲果然是求过赵家了。

王有成向前一步,继续说:“你想想,只要跟了我,你能吃饱饭,你母亲也就不用再去求人,若是你好好跟我,把我伺候舒服了,说不得我会央求父亲,给你哥哥两亩地,至少日子还能过下去,你也不想你娘、你哥哥活活饿死吧?”

顾青青退到门槛处,差点绊倒,脸上流着泪水。他说得没错,家里能吃的也不多了,邻里接济了些许,可也熬不过这个夏天。

“我,我……”

顾青青咬破红唇,终狠下心来:“把我家的十亩地还来,我就按手印,跟——跟你。”

王有成心神一荡,后退一步,让书童拿出印泥,对顾青青说:“只要你签了这契约,我这就回去让父亲还了你家地,快点吧,你母亲回来说不得又不同意。”

顾青青丢下镰刀,一步步挪向前,脚步沉重。

书童递上殷红的印泥,顾青青缓慢地伸出右手,蜷握四指,将大拇指按在了印泥里。

书童识趣地背过身去,王有成将契约拍在书童后背上,对顾青青说:“你卖身救助母与兄,是至情至孝的好女子,人人都会夸赞你,快按手印吧。”

顾青青抬起手,看着卖身契,犹豫着,心如刀绞。

“快按!”

王有成见顾青青迟迟没有动作,抓住顾青青的手,不由分说就朝着卖身契上压去!

嘭!

一只手从旁伸了过来,重重地抓住王有成的手腕,低沉的声音响起:“王秀才,你想要买我妹妹,问过我这个当哥哥的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