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家流放后,她带着全家造反了 8.8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种田经商
作者: 安渔渔 主角: 祝明卿 骆庭山
119.37万字 0.7万次阅读 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80章 后世 2024-02-16 23:46:06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19.37
    累计字数
  • 31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80章
简介

退役特种兵祝明卿一睁眼,就发现自己穿成了书中大反派的早逝生母,即将迎来抄家流放的惨境。 天道霸霸想坑死她吗? 庆幸的是,她有一个可修复的种植空间。 流放路上分家?缺衣少食?暴乱不断?不怕,她有王府万贯家财,千亩良田囤积粮食。 蛮荒之地刁民横生,环境恶劣?没关系,高产种子、粮仓重地、百万家畜、免费读书、百姓吃喝富足,寸草不生的关城成了南夏朝人人向往之地。 狗皇帝不给骆家留活路,乱世将至?呵,当她那种植仙府是摆设? 祝明卿起初只想过安稳日子,但后来发现好像当太后更爽! 她说一没人敢说二,她往东没人敢往西。 就是…… 某一天,那因她走漏消息而战死的夫君,突然出现了……

第1章 开局流放,收物资

“将军战死,还损失了五万大军,真的假的?”

“街上都这么说,老王爷都昏迷了……”

“肯定是假的,都是阴谋,将军英明神武,怎么可能战败!”

听着外面的议论声,再结合脑海中的陌生记忆,祝明卿忍不住爆粗口。

太特么倒霉了!

她刚从特种部队退役一天,还没来得及享受大好人生,就遭遇飞机失事,一朝醒来穿到了曾经看过的一本乱世争霸小说中。

原主也叫祝明卿,和南夏骆王府世子、征远大将军骆庭山已成婚十七载,知道夫君兵败的消息后直接上吊自杀,第二天王府众人也被流放了。

不过她二儿子忍辱负重,成功造反结束乱世当上了皇帝,但也成了人人惧怕的大反派,结局着实惨淡。

再想到流放原因,祝明卿脑瓜子就嗡嗡的疼,都是原主造的孽,如今却要她来收场。

“夫人,你终于醒了!”粉桃端药推门而进,惊喜道。

祝明卿抬眸,来者一身粉色衣裙,是那个叫粉桃的丫鬟?

忠心耿耿还懂医理,流放路上就为了保护原主女儿被人糟践死了。

是的,除了反派二儿子,她还有两儿一女,大儿媳还怀孕了,再过几个月,她即将成奶奶级人物。

祝明卿无力闭眼,深吸一口气又再次睁开。

她张张嘴,刚想说话,嗓子就灌入一股冷风,忍不住大咳。

艹,好疼!

“现在……什么时辰?”

“启禀夫人……”粉桃话未说完,远处就传来阵阵钟声。

咚,咚……

沉闷的钟声伴随着呼啸的北风,天边泛起一丝鱼肚白。

上朝了!

距离抄家圣旨下来,只有两个时辰了。

祝明卿心里一紧,她不能坐以待毙。

“卯时整。”粉桃又把话说完。

祝明卿端起药一饮而尽,起身穿衣,绑起长发,动作凌厉又迅速,仿佛重复过无数遍一样。

粉桃看得一愣,忍不住提醒:“老王妃免了请安,夫人不用过去侯着,今日是可以多休息的。”

说起这个祝明卿就忍不住咬牙,原主太窝囊了,平日里被人欺负了也只会哭哭啼啼。

你说你都敢自杀了,还有什么不敢面对的?

“夫人,您做什么去?”粉桃见她一动,立刻跟上。

“不许跟着,对了,你收拾点银子藏自己身上!”想到后面发生的事,她转身写了封信,接着从盒子里拿出一摞卖身契,“今天务必把信送回祝家。还有,把卖身契发下去,今日后你们就自由了。”

说罢就向外走去。

粉桃懵了,怎么有种交代后事的错觉。

等她反应过来,早已不见夫人踪影。

……

回忆着骆王府地形,祝明卿出门左转,第一个目的地,老王妃私库。

原主的嫁妆基本不剩什么,都被老王妃笼络走了。

她得取点保命钱,起码要安全抵达流放之地。

去私库的路上倒没什么人,但门口有两个守卫。

她趁人不备,上前一人一刀,砍晕了。

私库大门一开,祝明卿双眼立刻瞪大。

啧啧,真是开眼了。

她在现代也逛过博物馆,可和这里比起来,还真是小巫见大巫。

各类精致瓷器错落有致,整整十个架子。

还有数不清得田铺地契,金银首饰,绫罗绸缎,成箱的各种珠宝玛瑙翡翠……

随便一件拿到现代,估计都能买一套房!

而且,细数之下,原主的嫁妆基本都在这里了。

哎,让她说什么好。

原主真是太傻了!

不过,这些东西如果能拿走,流放路上还担心什么。

念头刚一闪过,祝明卿就觉得她眼睛花了。

因为手里的金元宝不见了。

她眨眨眼,想到什么,兴奋得又拿了一件金步摇试验。

果然,也消失了。

她屏住呼吸,试探出声:“系统?空间?”

“在的,卿卿。”一道清脆的声音突然响起,“只要卿卿心中默念,就能将物品收进空间。”

祝明卿眼睛一亮,老天霸霸还是爱她的,这下流放路上不愁了。

收东西的念头一起,屋内顿时一空。

犄角旮旯的桌椅板凳,门口的大水缸,丁点东西都没留下。

离开院子时,房间突然传来老王妃断断续续的哭泣声。

“鸿儿,这消息不会是真的吧,咱们以后怎么办啊。”

“母妃,先别管真假,目前最重要的是把值钱的东西都送出去,也别落了大房那里。”

“放心,钱都在母妃这里,流放路上母妃就找个机会把他们分出去。”

“可祝家肯定不会不管大嫂的。”

“那就先留他们一段时间,等那个傻子把钱送到母妃手上再说。”

好啊,既然不管我们死活,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祝明卿一脚用力踹开门,娘俩都没看清来人是谁,就被砸晕了。

因为他们谈得是私密话,丫鬟小厮们都躲得远远地,也没人知道这里的动静。

祝明卿直接将屋内的东西一扫而空,离开房间时感觉脚下的地板不对劲,才发现还有个地下室。

里面有个小山堆,全是黄灿灿的金子。

一眼望去,震撼人心。

起码祝明卿没见过这么多金子。

这老王妃,在自己房间建如此隐蔽的地下室,肯定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都拿走,反正他们肯定运不出去了。

接下来祝明卿特意避开众人,又去了王府的大库房。

这可比老王妃的大了两倍有余。

好家伙,不愧是唯一的异姓王府,这从太祖时期跟着打仗,积累了百年的财物,可想而知有多少。

富可敌国也说得过去,有钱有权还深受百姓爱戴,难怪被针对了!

不管了,都收起来。

弓箭刀矛剑戟等武器,囤积的粮食,人参、灵芝、雪莲花、藏红花、冬虫夏草、肉苁蓉这些珍稀药材,还有许多孤本字画,全部收走。

雁过拔毛,她祝明卿绝不给敌人留下一粒米。

此时距离圣旨到来还有一个时辰。

祝明卿深呼吸,顾不上脖颈传来的痛感,咬牙快速奔跑起来。

到了厨房,锅碗瓢盆、花果蔬菜、粮食调料、果子糕点、种子粮食全部收起来,就连柴房的木柴也没留下一丝木屑。

经过针线房的时候,她又进去大肆搜刮一圈,针线扳指、长袍靴子、春夏秋冬各类衣衫皮毛也都没有放过。

还有最重要的一个地方,王府账房。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