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摸金传人 8.5
作者: 赵姬 主角: 仇九
206.49万字 0.5万次阅读 13.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943章 暂时合作 2024-07-17 19:27:5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206.49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943章
简介

上世纪九十年代,因为家里穷,我被父母遗弃,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一伙摸金人,我为了吃口包饭,加入了他们的团伙,成为最后的摸金传人。 他们带着我走南闯北,原始森林,雪域高原,江河湖海,干旱沙漠,足迹遍布神州大地,一次次的探墓,让我见识了太多光怪陆离的事情,遇到了太多的魑魅魍魉,一次次的社会经历,让我体验了什么叫江湖险恶,九死一生。 我落魄过,我风光过,可是我现在快要死了,如果想要活下去,就必须走进那扇门,我将我的经历写成了笔记,如果你有幸看到,从中找到线索,就来找我吧,如果那时候我还活着,我会让你继承我的衣钵,告诉你一个惊天秘密……

第1章 凶多吉少

留给我的时间,恐怕已经不多了。

我能很清楚的感受到,生命在一点点的流逝。

如果想要活下去,就必须要打开那扇门,印证我所有的猜想。

我仇九风光了一辈子,作为摸金校尉的最后一代传人,遇到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了。

不瞒你们说,我遇到的那些东西,比小说里写的还要离谱。

要是有人看到了这本笔记,能顺着我留下来的线索,找到最后那扇门。

如果那个时候,我还活着,那我愿意跟你分享最后的秘密......

希望我还能活着看到,拿着笔记来找我的人吧。

这事情的源头,还要从我八岁那年说起。

我从小生活在北方的农村,夏天不热,冬天也不是很冷。

家里头除了爹娘,就是一堆兄弟姐妹,而我是最小的那一个。

在农村,根本不讲究什么计划生育。

要是怀了娃,那就得生下来。

所以经常能见到,一家里有三四个娃,甚至还更多。

这娃多了,光靠做农活,给人打零工,自然是养活不起的。

别看都已经九几年了,该穷还是穷。

我们家里头算上我,总共有五张嘴等着爹娘喂养。

有的时候一顿饭每个人就只能分到一口稀饭,甚至连口干的都吃不上。

一天晚上我饿的睡不着,偷偷听见爹娘在那说家里实在是揭不开锅了,不如就送个孩子走吧。听说县城里有人家,正等着收养孩子呢。

我当时心里还纳闷,他们会把谁送走。

结果到了第二天,他们不知道上哪买来了一个小糖人,说要带着我到县城里头去看亲戚。

我瞬间就明白了,原来他们要送走的人,是我。

我没有哭闹,就算知道爹娘在骗我,要把我给卖了,我也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

现在看来,那个时候我确实乖巧懂事,是个好卖的孩子,这应该也是他们卖我的原因吧。

临走的时候,我最后看了一眼站在房门口的哥哥姐姐,他们的脸上满是羡慕。

他们以为去县城看亲戚,就能吃饱了,吃到好吃的。

要是让他们知道,爹娘是要把我卖了,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露出这样的表情。

而我跟他们,恐怕以后也都见不到了吧。

我跟爹娘坐上了隔壁家大伯的小驴车,那大伯嘴里还叼着一根旱烟,瞥了我一眼。

他问我爹娘,是不是想好了。

爹娘不舍得看了看我,最后狠狠地点头。

我们一家三口,就在大伯的小驴车上,一路颠簸地到了县城里。

爹娘一人拉着我一只手,不知道走了多少条街,最后来到了一个商铺前。

他们在门口喊了一声,不一会儿就有个戴着老花镜,留着白胡子的老头走了出来。

他跟爹娘打了声招呼,就打量起我来。

我爹这个时候赔笑说我机灵聪明,还特别听话懂事,肯定不会给他们添麻烦。

老头看了看我,就回铺子里去了。

没一会儿,他手里拿着一沓钱走了出来,塞到了我爹的手里。

这钱看着虽然厚,实际上也没多少,都是些零钱。

爹娘握着钱,脸上都是泪珠,我也没听清他们到底说了什么。

可能就说了一两句话,也可能说了很多,总之最后他们都头也不回的走了。

而我就被那个老头领着进了铺子里,他说这里以后就是我的家。

他是我的师父,以后不管什么事都得听他的,如果不听就要被惩罚。

然后他还跟我了讲了这铺子是做古玩生意的,以后我得跟着他学这方面的知识。

又说了一些规矩什么的,就让师娘带着我换了一套铺子里的学徒衣服,认识了一些铺子里的其他人。

因为我是第九个来的,再加上师父姓仇,所以就给我改了个名字,叫仇九。

后来我就跟着师父学习认字写字,还有古玩方面的知识,除了学习之外,还得在铺子里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杂活。

一天到晚除了学习就是干活,吃饭的时候也不能上桌,都得靠着墙边坐下来吃。

也是长大之后我才明白,我们这些被买来的孩子,就是当他免费的劳动力。

当然了,也有些有钱人家的孩子,被父母送来学知识和本事。

师父在县城里也是有名的教书先生,古玩是他的爱好,久而久之也能拿来当营生。

所以有些父母就会把孩子送来,当他真正的弟子。

这些人在吃饭的时候,自然是能上桌的,跟我们的待遇完全不一样。

我们这些人,哪怕是都十好几岁了,也没有半毛钱的工钱,除了管一天两顿饭,什么也没有。

好在那铺子里能遮风挡雨,冬天还会给我们购置衣服,倒是吃得饱也穿得暖。

而且在师父家旁边,私自盖了一个小平房,给我们当学徒的宿舍,住着倒也舒服。

对于那个时候的我来说,这样的日子,也算是可以了。

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靠着我那聪明机灵的头脑,很快就能帮师父分担不少。

能看得出来,这老头子对我也挺满意的,甚至我还能吃上一天三顿的饱饭。

只不过我一刻也不敢掉以轻心,甚至还幻想着什么时候能离开这个地方。

本来我是觉得一辈子都待在这里,没什么不好的。

后来有一次,另一个学徒不小心打了眼,收了一件仿制的古玩。

当天晚上,就听到杂物室里传出来凄厉地叫喊,把我们其他人吓得都瑟瑟发抖,睡觉都做噩梦。

第二天一早,这学徒就消失了,再也没到铺子里上过班。

其他的师兄弟,有的说是被师父打残,送走了。

也有说不小心给打死了,扔到林子里去了。

那个年代,我们这些人都是被卖给师父的,就算是死了,也没人会过问。

在那之后,我们其他人都小心翼翼,生怕出半点差错,就会被打死,到时候连爹妈都不知道你死了的事实。

就算不被打死打残,被毒打一顿再送走,也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在学会读书认字之后,我闲着的时候,也会看看那些古玩书籍,避免出现差错。

师父看见了也高兴,毕竟多了一个能干的免费劳动力,他也能清闲不少。

一高兴还会把压箱底的梅花易数、风水堪舆的书籍拿出来,让我瞧瞧。

我本来以为,这一辈子可能就要这么过去的时候,直到我十八岁那一年,遇到了那个改变我命运的人。

还记得那是一个雷雨夜,师父师娘他们都早早的回家,留我一个人守夜。

在柜台后面,就有一张折叠床,晚上拉下卷闸门,就可以在这睡。

原本以前就是两张破长凳,有一回我表现好,低价收了一个宝贝,让师父高兴了。

正巧那天我守夜,他直接让其他伙计买回来了一张折叠床,这样守夜也能舒服点。

时间来到了晚上八点,我看了看外面的街道,觉得不会有人来了,便把门关上,拉下了卷闸门。

正当我准备要躺在折叠床上,继续看看那些古籍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拍门声响了起来。

那力道很大,拍在卷闸门上格外的刺耳。

我这刚刚才躺下,正舒服着呢,想装作没听见。

这样外面的人,拍一会儿以为里头没人,也就回去了。

可谁知道,那拍门声持续不断,甚至还越来越狠。

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就来到了门口问问外面是什么情况。

一阵雷声响过,外面传来了一个厚重的男人声音,他跟我说手里有好东西,着急出手。

我听他这么说,便把卷闸门拉了上去,寻思着再收个好东西,说不定还能让师父再改善改善我的生活条件。

门一打开,一个穿着老旧雨衣的汉子,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他带着帽子,我也看不清楚长相,倒是这身材略显魁梧了些。

我走到了柜台后面,他直接把一个沉重的包袱扔了上来,哗啦一声洒出来了不少宝贝。

在铺子里学了这么多年,我的眼力也还算不错,打眼一看就知道这汉子拿来的东西不简单,还新鲜着呢!

其实在那个年代,做正经的古玩生意,赚不了什么钱。

师父私下里也会收一些,摸金校尉从古墓里摸出来的宝贝。

久而久之,不少人知道我们店铺的名声,都会在晚上找上门来。

这事我跟师父干得多了,自然也轻车熟路。

刚想要问问他准备什么价出手,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似乎是要找什么人。

我面前的汉子明显也听到了,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他问我铺子里有没有能躲人的地方,如果帮他过了这个难关,必有重谢。

听他这么说,我就猜到了,外面的人就是来抓他的。

要知道那个时候我还年轻,根本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我并不知道这汉子的来历,万一是什么大奸大恶之徒,帮了他反而还是个麻烦。

万一惹得师父不高兴了,那我这好日子怕是也到头了,说不定也会被打死。

正常来说,我肯定是会拒绝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晚上脑袋一热,我竟是让他躲在了柜台里。

就在折叠床旁边,有个比较大的柜子,一般是用来放置杂物的,后来用来放折叠床了,勉强能躲下一个人。

等那汉子刚藏进去,门外就跑进来了三个人,他们连雨衣都没穿,三两步就来到了柜台前,凶狠地瞪着我。

其中一个还直接掏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拍在了柜台上。

我看了一眼,心里头不停地突突。

今天晚上,怕是凶多吉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