聘春娇 9.1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江上渔 主角: 程娇 谢琅
157.52万字 2.8万次阅读 69.6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618.62
    累计字数
  • 140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67章
简介

#骄纵可爱很会告刁状程六娘vs放荡不羁嘴很毒谢三郎# 胎穿十四年,程娇活得恣意潇洒,直到春日宴上,她梦见自家‘贤良淑德’的二姐竟是个冒牌货,真千金重生归来,已经杀到她家大门口。 真千金重生后,将会抢了她前途无量的未婚夫,而她竟然被塞去给庶姐夫做填房,美其名曰照顾孩子,短短两年就领了盒饭。 梦醒后,她弃了那前途无量未婚夫,将如意铃赠予了长安城有名的纨绔谢三郎。 这人嘴毒,肯定会拒了她的。 谢三郎哟了一声,笑得颠倒众生:“这是哪家小娘子,眼神这么好......” 程娇:“......” 眼神这么好,在万花丛中相中了你这根狗尾巴草吗?

第1章 先将这如意郎君截下来再说

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

酒过几盏,气氛正佳,桃林下的小娘子们三三两两凑在一起吃酒闲聊。

正值三月之春,春光灿漫,林间的桃花开得正艳,风来时桃花纷纷,舞姬在空地上翩翩起舞,美轮美奂。

彼时,一个身穿青绿齐胸襦裙的小娘子跪坐在一张案几边上,伸手使劲摇身边已经趴在案几上的醉鬼。

“程娇娇!程娇娇!”

“快醒醒,萧二郎来了!”

“萧二郎来了......”

耳边的叫唤声不绝,身体似乎也被大力地摇晃,程娇觉得自己像一枝树枝,被大风摧残得仿佛都要折断了。

睁开眼时,一个点着桃花妆梳着双髻的女子映入她眼瞳中。

“程娇娇,你终于醒了。”那女子松了一口气,嘴里开始叭叭,“你再不醒,萧二郎就要来了,到时被那谢璎抢了先,岂不是让她将萧二郎给抢走了吗?”

这话说得,怎么像是正摩拳擦掌准备抢男人似的?

程娇有些反应不过来,只觉得这日光灼灼刺得她眼睛酸疼。

她眨了眨眼,看着眼前这小娘子有点眼熟,有些迟疑地开口:“纪荷花?”

对方闻言,当场就气鼓起脸颊,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开口:“程娇,你若是再唤我纪荷花,休怪我不顾姐妹之情,与你恩断义绝!”

火气这么大?

“纪青莲?”

小傻子是真的纪青莲啊?!

可是...可是她不是死了吗?怎么又见到纪青莲了?

难道纪青莲也死了?

她记得自己快要死了的时候,还听说纪青莲新婚郎君一心只有他心爱的表妹贵妾,要追求真爱,扬言要休妻呢!

纪青莲重重地哼了一声,愤愤指责:“都叫你不要喝那么多,就算要喝酒壮胆,也不能让自己给喝傻了,现在好了,连我都不认识了!”

程娇的脑子一阵疼痛,脸色也苍白了几分,她深呼吸了一口气,缓了缓疼痛,抬眼看向四周。

彼时正值桃花盛开之时,抬眼看去满世皆是桃花织成的风景,而她们跪坐在桃林下设的竹席上,身前摆着一张矮几,矮几上放着各类茶酒点心水果。

诸位小娘子穿着各色锦衣华服、头戴簪钗席地而坐,三三两两凑在一起赏花吃酒、喝茶闲聊,有的还剪了一支桃枝,簪在友人发髻之上。

有舞姬在矮几前的空地上翩翩起舞,风来时枝头摇曳,桃花落纷纷,将天地衬得如同仙境一般。

程娇伸手按了按额头。

她想起来了,她如今是在平清王府的春日宴上。

眼前的一切才是现实,方才那些憋屈痛苦的事情,都是她醉酒之后做的一场梦。

梦中的她似她,但又不是她。

她似乎不能控制自己一般,只能看着自己一步步踏进深渊,短短十八载,演尽自己短暂憋屈的一生。

程娇一想到这里,心里的憋屈和火气就一下子涌了上来。

在梦中,她家二姐竟然是个被掉了包的冒牌货,真千金重生归来临安侯府,还看上了她那日后会登上宰相之位的未婚夫萧衡,并且勾得萧衡对她倾心,非卿不娶,甚至未婚有了苟且。

为了遮掩丑事,临安侯府只得说她得了重病,由姐姐嫁过去,成全这桩姻缘。

于是真千金便带着她的嫁妆,风风光光地嫁给了萧衡。

抢男人也就罢了,能抢走的男人都不是什么好男人,她也不稀罕,可抢她的嫁妆,那是绝对不能忍的。

然而这还不是她梦中最悲惨的事情,最惨的是后来她那庶长姐过世,留下遗言要妹妹嫁过去帮她照顾孩子,她那偏心眼的父亲逼着她嫁了过去。

她堂堂侯府嫡女,竟然沦落到给庶姐夫做继室,一辈子低庶姐一头,这何等的讽刺可笑?

而她嫁过去之后郁郁寡欢,不到两年就领了盒饭,年纪轻轻丢了小命。

真的是岂有此理!

纪青莲见程娇面上的表情一点一点地冷凝的,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令人火大的事情,几乎要咬牙切齿,也不敢招惹她。

她目光扫过四周,忽然见桃林的另一头有几位郎君往这边走来,眼前一亮,忍不住拽住程娇的手臂:“你看,那边是不是萧二郎来了?”

“程娇,萧二郎来了!”

又一次大力的摇晃将程娇的思绪拉回,乍然听到‘萧二郎’这个称呼,险些忍不住要跳起来了。

“萧二郎在哪?!”

她要看看他怎么死!

有了她这样聪慧可爱、天上地下举世无双的未婚妻,他竟然还变心爱上别人,觉得她好欺负是不是?

今日平清王府的春日宴,为了给府上两位适龄郎君办的相亲宴,程娇原本也不打算来的。

她早早地相中了一个郎君,那人正是她母族二表兄萧衡。

只是她听闻平清王府也请了萧衡前来,王府县主谢璎也相中了萧衡,打算借这春日宴向萧衡送如意铃表心意。

平清王府不好惹,堂堂县主示爱,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萧衡便是不愿也不敢拒了。

但若是他接了谢璎的如意铃,便是接受了人家的心意,做人家的如意郎君。

程娇得知此事之后,便改变主意来了这春日宴,打算在抢在谢璎之前送上如意铃,先将这如意郎君截下来再说。

只是没想到萧衡还未至,她借酒壮胆多饮了几杯桃花酒竟然醉了过去,还做了这么一个荒唐的梦。

一想到梦中的憋屈,程娇都忍不住拳头都硬了。

真的是欺人太甚!

纪青莲皱眉:“你怎么了?”怎么一副要杀人一样?

“难道是怕被谢璎抢了先?”

“她要抢就抢了!”

纪青莲:“?!”

这不对啊,这还是她那一心爱慕萧二郎的小姐妹吗?

难不成她还真的想将萧二郎拱手相让?

纪青莲目露震惊:“你是不是喝傻了?”

“你才喝傻了。”程娇压下心里的怒意,手指捏了捏挂在手腕上的如意铃,面露冷笑。

“我只是突然觉得天底下的好男儿多了去了,和人抢一个郎君委实没有意思,谢璎若是喜欢,我让给她便是了。”

“我倒是想看看他萧衡敢不敢接谢璎的如意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