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替嫁媳妇有点娇 8.8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年代重生
作者: 顾初九 主角: 安念 于路远
105.57万字 1.1万次阅读 0.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59章 番外-幸福瞬间 2024-01-16 00:07:1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60.47
    累计字数
  • 40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59章
简介

【1V1+双初恋+军婚+七十年代】 安念的堂妹悔婚,把不想嫁的植物人未婚夫塞给了她。 第一次靠近男人,安念就脸红心跳、手脚发软! 不小心趴到男人怀里,半天起不来。 本来想拒绝的婚姻就这么定了,和对方相处久了,安念也复苏了自己的能力。 于是,没过多久,所有人就震惊地发现安念的日子越过越红火。 本来瘫痪在床的对象也康复了,重新回到了军队,还带着她一起去随军。 于路远真的爱惨了自家娇娇软软的小妻子,觉得她每一处都让他欢喜,向来冷面威严的营长硬是化成了绕指柔。

第1章 替嫁!

安念前二十年活得浑浑噩噩,只会呆呆地干活,记忆也是模糊的。

现下她被人扶着走进了一间陌生的屋子,却突然感觉到一阵酥麻的热意扑面而来,让她心跳加速,手脚都开始发软。

“安念,你给我老实点。”扶着她的女人压低声音警告,同时往她手里塞了块冰糖。“你乖乖的,小婶给你糖吃。”

“嗯……”安念捏紧糖块,迅速地往嘴里一塞,同时低低应了一声,红色的盖头下眼睛亮的厉害。

更近了,再近点!

安念一直不好用的脑子此时却仿佛突然变得非常灵光,她明确地知道正前方有什么东西对自己非常重要,脚步止不住变快。

张秀娟差点扶不住她,又怕自己动作太大了,会把安念头上那个用作新娘盖头的枕巾给拽下来了,只好扶着她加快了脚步。

安念几乎是踉跄地来到了床边,坐在了床头位置,精准地伸手抓住了男人被子下的宽大手掌。

“嗯……”舒服!

酥麻的电流顺着两人相贴的肌肤传导而来,安念差点呻吟出声,洁白的贝齿咬住下唇才堪堪忍住。

红盖头下,她的脸颊已经漾上了粉红,眼睛也水润得紧,那块冰糖被她含在嘴里,已经变得透明,沾了水光。

如果有人揭开盖头,一定会惊呼出声,此时的安念很美、很媚,眼光流转间能让无数男人心驰神往,和她平时表现出的木讷呆傻完全不同。

“你给我坐好了!别乱动!”

此时的张秀娟可不知道红盖头下的情况,只是急促地交代着。

“盖头必须等酒席散了才能揭开!知道吗?!估计你也不知道什么叫酒席散了,就是外面的声音没了,你才能揭开盖头!”

“你听见没有?!”

外面的婚宴已经开席了,于家条件好,给于家老大结婚用的是流水席,六安村但凡沾亲带故的都带着自家的桌椅板凳、锅碗瓢盆过来帮忙,于家人忙得脚不沾地。

也正是因为这样,张秀娟才能钻到空子,独自扶着新娘子,把她从板车上扶下来,并且顺利地送进了新房。

一路上,有惊无险,无人发现新娘子货不对板!

“亲家母,你可以出来坐席了。”

新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敲响,于母李玉梅的声音传了进来。

张秀娟吓了一跳,赶忙笑着回应:“唉!我这就来!”

“让倩倩也一起出来吃饭吧,别饿着她。”

听见“倩倩”这两个字,张秀娟的眼神闪烁了一下,隐晦地扫了眼乖巧坐着的安念,脸上表情很是复杂,有害怕谎言被戳破的心虚,也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

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白色的纸包,里面还剩下好几块冰糖,一路上她就是靠这包冰糖让安念乖乖听话的,现下,她还需要安念再听话几个小时。

咬了咬牙,张秀娟把纸包直接塞进安念的手心。

这袋子冰糖可是她过年的时候从供销社买的,一家子也没舍得吃几块,今天算是全浪费给安念这个傻子了。

“糖吃完之前,不能出门!记住了吗?”

“嗯。”

安念低低应了一声,左手握着纸包,右手背在身后,依旧握着男人的掌心。

有什么特殊的能量,正源源不断地从男人的身体中传导到她身上,让她舒服极了。

安念感觉自己的脑子清明了许多,之前一直雾蒙蒙的混沌感消失了,浑浑噩噩的二十年人生瞬间就清晰了。

她叫安念,出生在六安村、也成长在六安村,父母在她八岁的时候双双去世,她跟着爷奶、叔婶过日子。

今天是她出嫁的日子。

不,今天是她堂妹安倩出嫁的日子。

但是,她堂妹考上了大学,不想嫁给一个植物人,于是,跑了……

植物人?

安念摸着男人温热、宽厚的手掌,酥麻发热的感觉依旧在,但是她已经逐渐习惯,也就能探知更多了。

男人的手掌有很厚的茧子,手指上也有,摸着就很有力,如果他醒着,这双手一定能撑起一个家。

可惜,他现在昏迷了。

小婶的脚步声已经远去,房间里寂静无声,又等了一会儿,屋内一直没有人来,安念自己揭开了头上的红盖头。

低头一看,好嘛,什么红盖头,明明就是一块红色的枕巾,上面还绣了大红大绿的花。

把枕巾放在一旁,她坐直身体,开始环顾四周。

砖瓦房结构,房间面积挺大,足有三十平的样子,除了她现在坐着的这张大床之外,还有两张桌子,两个并排放着的五斗橱,一套竹椅,赫然一个小套间了。

于家果然是六安村数一数二的好人家。

听说于路远受伤之前已经是副营长了,少校军衔,每月津贴就好几十块,远近的村子都想把女儿嫁给他。

去年,于家放出消息要给于路远相看,媒人差点没把于家的门槛都踏平了。

具体情况如何,安念是不可能知道的,她之前脑子不好用,能记得这些已经是因为走过路过都能听到婶子们八卦。

看完环境,安念眨了眨眼睛,重新把视线放回床上。

被她抓着手的男人安静地躺着,被子盖在了下巴处,露出一张英俊刚毅的脸,在床上躺了快一个月,男人的皮肤透出不健康的白。

“长得挺不错的,能在我见过的男人里排前三了。”

说出这句话,安念自己都愣了一下,她见过很多很英俊的男人吗?

村里男人们的脸从她脑海中哗啦而过,安念打了个冷战,没一个能入眼的!

就在她发愣的时候,房门又被推开了。

“倩倩,妈给你煮了碗面,你趁热……”

“啪嗒!”

在看清床边女孩的脸时,李玉梅手里的碗瞬间就端不住了,直接掉了下来,砸在地上发出剧烈的声响。

“安念?!怎么是你?!安倩呢?!”

她的音量很高,穿透性极强,外面的嘈杂声都有瞬间的凝滞,很快一群人就朝着房间涌了进来!

“什么情况?!新娘子换人了?”

“不会吧?!”

“安家人呢?!快把他们带过来!”

“……”

一时间,混乱席卷。

安念暗自挺直腰板,搭在腿上的左手紧握成拳。

都到这个时候了,她竟然还不愿意松开握着男人的右手,一定要吃人家的豆腐!

“快快快!大家都让让,安家人来了!”

混乱中,有人扯着张秀娟等安家人进屋。

李玉梅顾不上地上的汤汤水水,几步就冲到张秀娟面前。

“张秀娟,你们家是什么意思?!我们娶的是安倩,为什么现在坐在这里的是安念?!”

张秀娟眼中快速地闪过一丝懊恼,她没想到事情这么快就败露了,之前想着最少也能撑到酒席散了的,到时候他们提前溜了,于家再怎么生气也只能认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安念在这里呀!”

张秀娟一副震惊不已的表情,双目圆瞪地看向坐在床边一动不动的安念,想着反正她是个傻的,让她顶锅正好。

眼珠子一转,直接怒吼出声。

“安念!你堂妹呢?!”

“是啊,安念,你把倩倩弄哪儿去了?!身上为什么穿着她的衣服?”

向来脾气暴躁的安家大哥安大庆在母亲开口后,直接就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了,上前就拉坐着的安念。

安念眨了眨眼睛,脚下微微用力,如同生了根一般。

安大庆用力扯了两下,只觉得自己在扯什么千斤大石,惊骇不已,看向安念就仿佛在看怪物。

两人之间气氛古怪,其他人却丝毫没有发现。

因为李玉梅在张秀娟说完那句话之后,就冷笑了一声,眼中满是嘲讽。

“张秀娟,你别做戏了。咱们村里谁不知道安念是个傻的。你说她把安倩弄走了?还换上了安倩的喜服?真当我们于家人好戏弄?!”

在场的村民们还真有人被张秀娟母子俩的说辞给绕进去的,现在被点破,顿时恍然大悟。

李玉梅横眉冷对:“我还说你们家今天怎么这么配合呢,感情是找到替嫁的人了。前几天还磨磨唧唧地不想结婚,昨天突然就积极起来。”

安家人的心思被人点破,顿时眼神闪烁。

安爷爷和安奶奶只觉得老脸火辣辣的,埋头不敢开口。

安老二,也就是张秀娟的丈夫——安建党本来也不想开口,此时被众人盯着,只能扯出一抹尴尬的笑。

“亲家母,看您说的,我们家也是诚心要小两口结婚的。现在闹出这样的事情,我们也不想的。”

“其他的话不用多说,我只问一句,你女儿呢?”拦下老婆李玉梅,于家当家人——于正军率先开口,直接打断安建党的话。

“亲家公,您看这……”安建党扫了眼在场的人,希望把人先散了再说。

于正军咬牙:“今天来的都是我们两家的亲戚,没什么不能知道的!”

“是啊,安老二,你赶紧说吧!”

“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丑事?还想清场?”

“我看他们家安倩估计是跟什么野男人跑了吧……”

“……”

围观的众人一听安建党想清场,纷纷不满地叫嚣起来。

安建党不敢一次性得罪太多人,只好讷讷开口解释:“倩倩她……”

“我在这儿!”

安建党话还没说完,人群后面突然冒出来一道虚弱的女声。

所有人转头看过去!

只见一个身穿灰色破旧上衣的女孩出现在于家院子里,村里人可都认识她那张秀气的脸,两条长长的麻花辫是很多姑娘望尘莫及的存在。

这年头大家吃不好喝不好的,一年四季还必须照料村里的田地,可从来没有人能养出安倩那般黑亮的头发。

她在六安村里可是独一份!

“倩倩?你这是怎么了?”张秀娟看见女儿捂着额头,慌忙跑过去扶她。

“妈,堂姐把我打晕了,换了我身上的衣服。”

安倩委屈极了,拿开捂着额头的毛巾,额头上赫然出现一个长达两公分的伤疤,白色的毛巾上沾了不少血。

一直安静坐着的安念第一次抬头,看见安倩头上的伤口时,眨了眨眼睛,她怎么不记得自己有动过手?

算了,这些都是小事。

现下真正的新娘子回来了,她肯定就要被迫离开了,还是抓紧时间吸收能量吧。

这么想着,安念下意识地想要加快吸收的速度,下一秒神奇地发现,自己之前从于路远身上吸收到的那些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能量,竟然开始在她身体内自行运转起来。

吸收的速度陡然加快,两人交握的手掌都好似在冒热气。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安念竟然觉得被她握住的手好像动了一下?

安念猛地回头,直勾勾地看向躺着的男人。

他依旧安静,眼睫毛都没有动过。

看来是自己的幻觉。

——

“我可怜的倩倩。”

张秀娟心痛不已,抱着安倩不住地安慰。

“你堂姐她太狠毒了,竟然下手这么重。”

“小妹,你不要紧吧?”

安大庆甩了甩头,不去思考为什么自己拽不动安念,几步就回到妹妹身边,抬手想要摸摸她的伤口,又不敢,五大三粗的汉子硬是表现出了唯唯诺诺的感觉。

安倩避开他的手,转头看向一旁的于家人,眼中快速地闪过一抹怨恨和恐惧,开口的时候声音已经柔柔弱弱,是她惯常的细声细气。

“于婶,真是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堂姐会做出这种事……”

看她凄凄惨惨的样子,李玉梅心情复杂。

难道真的是自己错怪了安家人?

人生难得糊涂,李玉梅也不想节外生枝,开口道:“既然你回来了,那这场婚礼就继续下去吧。”

“这个……”安倩眼神闪避了一下,讷讷开口。“于婶,我堂姐已经嫁过来了,名声已经毁了,我如果和她换回来,她以后可怎么活?”

虽说现在已经是1978年,全国都在说男女平等,但是在村子里女孩子的名声还是非常重要的,像安念这样已经嫁到于家了,最后又被送回家去,她这辈子可别想嫁个好男人了。

李玉梅皱眉,扭头看自家丈夫。

于正军也是眉头紧锁。

如果安念是个好的可能还能有条活路,可她是个傻的,本来在安家都活得艰难,再被他们于家退回去,也不知道能活到几时。

于家人不傻,这场闹剧是因何而起心里都明白,这安倩现在跳出来也是想逼于家一把。

看于家人心思有松动,安倩赶紧往上加筹码。

“于叔、于婶,我考上京城师范大学了。已经收到了录取通知书,过几天就要去报到了。”

她的话让于家人脸色都变了。

于正军眼睛狠狠眯起,盯向安倩。

安倩柔弱地与他直视,露出勉强的微笑:“国家会保证大学生正常入学的……”

李玉梅也脸色铁青,双拳紧握,指甲狠狠地扎进掌心。

是,他们家路远现在受了伤、成了植物人,已经配不上安倩了。

如果不是想着儿子实在喜欢安倩,想着用喜事冲一冲,李玉梅也不会坚持让两人结婚。

眼看着儿子昏迷时间已经快到一个月了,医生说过植物人超过一个月不醒,大概率是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了,于家人卡着最后的时间线让两人结婚也有这个原因在。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