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新婚夜,糙汉老公勾我心魂 8.7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年代重生
作者: 盛夏星光 主角: 叶黎 江勋
151.41万字 5.9万次阅读 104.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99章 完结 2024-04-01 01:34:0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280.47
    累计字数
  • 63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99章
简介

重男轻女的母亲收了高价彩礼,将她嫁给了一个双腿残疾的男人,她被人嘲笑了半辈子。 面对着婆婆的百般挑剔,她日子过的鸡飞狗跳,最终在妯娌们的挑唆下,草草离了婚。 吸了她半辈子血的娘家人,嫌她丢人连门都不让她进。 临死前,那个男人来送她最后一程,彼时他气宇轩昂,行走如风,像是换了一个人。叶黎悔不当初! 重生回七零年,她决定再不忍气吞声,要为自己痛痛快快活一次! 不爽就怼,不服就干! 她要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自己的小家庭里,红红火火干事业,恩恩爱爱疼男人,生活水平蹭蹭涨!不知道羡煞了多少人的眼睛。 “呦,叶黎你可真是有命啊,嫁了个这么有潜力的男人,还这么知道疼你!” “你这生活是什么水平啊,跟国营厂长一个档次的!” 叶黎微微一笑,无比自豪:那是老娘靠本事嫁的男人,靠双手赚的钱!

第1章 重回七零年代

“你说你姐这一口气都三天了还没有咽下去呢,干脆你把那氧气管给她拔了算了!”

“吓!别胡说,她还没死呢!让她听见了怎么办?”

“听见就听见了,她都那样了,还能跳起来打你不成?瞧你那一副熊样,你要是不动手,那让我来!”

“胡闹!她那存折放哪儿了都不知道,密码也还说出来呢,现在死了那钱还怎么搞到手里?”

叶黎躺在床上奄奄一息,耳畔传来来弟弟和弟媳妇尖酸刻薄的对话。

她听了想哭,却是一滴眼泪都掉不出来。

病重弥留的这三日内,这般话语她不知道听进去了有多少。

临死了,还听到了一个无比扎心的秘密,为了骗她,母亲竟然压在心底一辈子带进了棺材板里。

若不是她弟弟亲口说出来的,她恐怕到死都不明白。

自己辛苦一生,血肉都被娘家人给榨干了,临了竟然是这个悲惨结局。

既然都是死,那便早死早解脱吧。

叶黎抖颤着手指,一咬牙,将自己的氧气管生生地拔掉了。

肺中的氧气在减少,减少,视线越来越模糊,意识也逐渐在远去。

就在魂魄即将离体的时候,她似乎看见了自己那早已经离婚多年未见的丈夫,竟出现在了她的病床前。

他紧紧攥着她的双手,那爬满了皱纹的脸庞却已是英俊的,只是眼眶都红了起来,看起来是那么的痛苦难过。

他嘴里在焦急地一刻不停地说着什么,她却一句都听不清楚了。

此刻,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辈子咱们没有缘分,若是有下一辈子,我必然不肯再负了你。

“江……”她艰难地张了张口,名字都没有叫出来,喉咙里呼噜一声,便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姐!叶黎!叶黎!”叶春旺气急败坏地晃着她,“存折呢,密码呢!你这个老不死的,竟敢自己拔了氧气管子!!”

时光就这么戛然而止了,叶黎的生命终止在了整整五十岁这一年!

……

“咱们工人有力量!嗨,咱们工人有力量!每天每日工作忙……”

叶黎被大喇叭里耳熟能详的歌声给吵醒了,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然趴在一张桌子上。

眼前的环境似乎陌生却又熟悉,那青皮的文件柜,缺了一个角的凳子,窗台上摆放的白搪瓷缸子,上面写着三个字:织布厂。

正在她恍惚之间,便听见有人大呼小叫地冲进了办公室。

“叶黎!叶黎!”

叶黎一抬头,便见门口风风火火闯进来了一个小脚儿老太太,正是她原先的邻居二大妈。

“哎呦!叶黎啊,你妈让你赶紧回去,这要是回去晚了,就怕人都见不着了!”

这话一入耳,叶黎混沌的思绪便立刻清楚了起来。

她,重生到了一九七六年!

这一年她刚好二十岁,也是她嫁给那个男人的这一年!

听说她妈快要不行了,同事急忙催促叶黎回去看看,并且主动将自行车借给了叶黎,叮嘱她路上小心一些,别太着急。

出了织布厂的大门,叶黎便骑上自行车往回走。

正值春天,阳光明媚,街道两旁桃红柳绿,春景融融,赏心悦目。

她欣赏着这明媚春光,从心底涌起一股难言的激动。

老天给了她重新活一次的机会,她发誓这一辈子为要自己痛快恣意的活一次!

叶黎一边往回骑,顺带整理了一下前世的记忆和思路。

前世,这二大妈也是这般风一阵子来了又去了,给她递了个这么吓人的消息。

那时候她不知道以为自己妈出了什么大事,便玩命地往回骑,到家后才发现自己竟是被骗回来相亲的!

只不过是因为她要相看的那个男人情况太特殊了,怕她不肯回来,便找了个借口诓她。

这一辈子她都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事情了,便不着急不着慌地往家里骑。

回到了大杂院,她把车子停在了一旁,便往院内走去。

才进了院,便看见这左邻右舍的将自己家的门口给堵得严严实实的。

“看啥呢,看啥呢?”刚睡醒午觉的无业游民二蒙子,凑过来伸长了脖子往里瞧,“该不会是这庄大妈又跟人干架,让人给踹茅坑里去了吧?”

李大妈:“瞎咧咧啥呢,今儿庄大妈相看女婿呢……”

“切。这老太太偏心得很,好的对象都说给自己了自己二闺女,剩下那没人看上的货色才推给这大闺女,百分百没戏。”

“今儿这个一准儿成!!”李大妈一副笃定的样子。

“你咋就这么肯定?”

“你瞧着吧!”

二蒙子摸不着头脑:“该不会是这男人长了三头六臂吧?要不就是会七十二变化?”

叶黎唇角微微一弯:并没有!

只是因为赵大妈太了解她妈的品性了,所以才笃定此事必成。

“我回来了,麻烦各位大爷大妈给让一让。”叶黎亮开嗓子喊了一声,脆生生的好听极了。

见她脚步轻快地往里走,邻居们的她的眼神都有些微妙,甚至有人惋惜:

“可惜了,真是可惜了……”

“这庄大妈也真的忒狠心了啊,这可是亲闺女呢!”

一个个正嘀咕着,只见门开了。

叶春旺急忙把叶黎给拉到了一边,低声警告她:“姐,咱妈可是说了,这人条件不赖,肯定能拿出不少彩礼来,你待会儿见了人懂点事儿啊,别跟先前那几个似的,一点面子都不给。”

这话叶黎充耳不闻,直接推门便进了屋。

叶春旺也紧跟着进来了,找个地方蹲了下来,等着听结果。

“怎么才回来!等你半天了!”庄世红盘腿坐在床沿上,见叶黎进来第一句话便是抱怨。

叶黎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地揶揄她:“听二大妈说您不行了,我玩命儿的才往回赶,人差点都交代在路上。结果,您这不一点儿事儿都没有?”

听闻那清脆悦耳的声音,那坐在轮木头轮椅上的男人,蓦地抬起头来。

叶黎的目光也瞬间望了过去,霎时间,两人四目相对。

是他,真的是他!

事情一如前世都在按部就班的发生着。

叶黎飞快的在他的腿上瞟了一眼,便立刻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这时候媒人王大妈起身,一把拉住了叶黎的胳膊,将她带到了男人的身旁,笑嘻嘻地给介绍了起来:“叶黎,来,我给你介绍介绍眼前这位有志青年——江勋。哎呦,这江勋可是退伍军人呢,人家脑子可聪明了,而且还立了不少大功呢!你别看人家退伍回来了,但是国家给安排工作,就在机械厂呢……机械厂啊,那可是万人大厂!多少人想进都进不去!可江勋不一样啊,只要他想随时就进去!那厂长主任一个个都盼着见见这位英雄呢……只是有点可惜的是……这两条腿……不太利索。但是,你瞅瞅这脸多俊啊,搁哪儿都得说这是一表人才啊……”

王大妈那嘴跟机关枪似得突突个没完,生怕自己一停下来,就被叶黎给拒绝了。

这一通说下来,差点没給自己背过气去!

她这把自己这辈子学会的那几个好词儿全都用到江勋身上了,这一通天花乱坠的互吹,把江勋自己都给吹的脸红了。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残疾不能动弹的双腿,拳头不由紧紧攥了起来。

叶黎瞟见江勋脸红的模样,忍不住抿唇一笑。

她开口道:“王大妈,您别说了。”

“啊?”王大妈一愣,生怕她不愿意了,“叶黎,我这还没说完呢,你别急啊,让大娘再说两句!”

庄世红也生怕叶黎不同意了,急忙说道:“你着啥急,让王大妈说完了,再决定不迟啊!”

“情况我都了解了。”叶黎一双清澈水灵的眼眸望向了江勋,“这门亲事我同意了。”

“啥?”两家人听了都狠狠地愣住了。

“闺女,你说啥?”庄世红都听傻了,“我没听错吧?”

“是!”叶黎见江勋也是一脸惊愕,羞涩一笑,“江勋,我说我这门亲事我同意了,我愿意嫁给你!”

“哎呦!”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不管是叶黎的母亲庄世红,还是弟弟叶春旺,就连江勋的母亲赵兴梅都长长松了一口气。

这气氛瞬间就轻松了起来。

王大妈扑通往椅子上一做,抱起那大茶缸子就一通猛灌水,喝了一通之后,这才咧开嘴笑了起来:“哎呦,早知道你这么痛快,我就不废这么大力气了!”

“那接下来怎么着?咱们谈谈那彩礼的问题啊?”庄世红两只眼睛亮得很,激动地两条腿都在床头上晃荡了起来。

原本还担心这死丫头抗拒呢,没想到这就同意了。

该不会是吃错什么药了吧?

她瞄了叶黎一眼,见她神色如常,便心中暗喜,管她呢反正答应嫁过去就行了。

“对对对,彩礼!彩礼是大事!”一直蹲在犄角旮旯里等结果的叶春旺,高兴地嘴巴都快咧到后脑勺上去了。

“姑娘,你说,你说你要多少?”赵兴梅身子往前探了探,询问叶黎的意见。

叶黎看了一眼自己妈和自己弟弟那见钱眼开的样子,轻轻清了清嗓子,高声道:“大妈,我不要彩礼!我愿意嫁给他!”

“嗬——”

这句话像是一滴冷水落入了滚烫的油锅之中,屋内与屋外瞬间便沸腾了起来。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