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放后,我揣着金库带飞世子爷 8.8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种田经商
作者: 何灼灼 主角: 沈婉 谢慕白
117.27万字 1.8万次阅读 80.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30章 不一样的结局 2023-12-31 22:19:09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17.27
    累计字数
  • 25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30章
简介

【流放+女强+神医+空间+发家致富】 开局穿成恶毒女配,嫁了瘫子世子,大婚当日就面临抄家流放? “正派”男主陷害她的反派夫君,渣爹渣姐将她弃若敝履,狗皇帝不给全家活路…… 沈婉淡淡一笑,我被流放不难过,但你们一定不好过。 反手掏出空间:国库,金库,侯府仓库,通通拿来吧你! 带上仇人家当去流放,饭都吃得都比平时香了。 隔壁的姨娘搓了搓眼睛:“这是那丑女和瘫子?” 只见白衣绝色女子扶着世子爷下地,走得健步如飞。 “腿已经治好了,你倒是松手啊?!” 谢慕白面无表情:“说好护你周全,贴身保护最为周全。”

第1章 抄家

“姐姐,我们还是快拿点金银细软逃命吧,听说三皇子参了国公爷一本,官差很快就要来抄家了!”

“可少夫人还没醒呢。”

“你还要不要命了,都火烧眉毛了还管这丑女?国公爷在边关打了败仗,十万将士全军覆没。皇上大怒,传了世子爷进宫训斥呢……”

痛,真的好痛!

六月的天阴沉沉的,闷热的空气让人莫名的压抑烦躁。

一身嫁衣的沈婉躺在大红的喜床上,只觉得头痛欲裂,偏偏耳畔还吵杂的很。

陡然睁眼,只见两个穿着粉红绫子袄的丫头正在翻箱倒柜,将珠宝首饰一个劲的往怀里塞。

“你们是谁?”沈婉一头雾水。

两丫头猛一回头。

昏暗的光线下,一双迷茫的眸子在黑暗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别打我们啊!”

她们吓的尖叫一声,鬼哭狼嚎的向门口冲去。

沈婉一脸茫然。

身为军医的她明明正在战场替伤兵包扎伤口,怎么突然会来到这里?

突然头部一阵剧痛,一段陌生的记忆涌入脑海……

她,穿书了!

书中有个恶毒丑女也叫沈婉,乃武将世家襄阳侯府庶女,她用卑劣的手段顶替嫡姐嫁给了书中大反派——镇国公世子谢慕白。

大婚当日,玉门关失守,镇国公和十万将士以身殉国。

男主三皇子借机弹劾,皇上龙颜大怒,以通敌叛国的罪名将国公府抄家,奴仆被发卖,一众家眷则被流放至西北蛮荒之地。

听到风声,原主扔下红盖头就想往娘家跑,怎知脚下一滑摔倒在地,头部直接磕在了石头上。

到了西北不久,原主就和人私奔了。

谁知那人竟是个人贩子,给她服用了化功散后便将其卖掉。

买家也不是什么好人,对她非打即骂。

短短几年间,原主便身患恶疾。

见她不行了,买家便将她胡乱用草席卷了扔在路边。

奄奄一息时,她看到了遍身绮罗的谢慕白骑着高头大马去求娶白月光女主,还隐约听到别人唤他首辅大人……

沈婉想哭。

稀里糊涂的穿书也罢了,可为什么要让她成为那个奇蠢无比的丑女,为什么刚过来就要被流放啊!

突然,腕间一道白光闪过。

沈婉大喜。

看来她运气还不算太差,至少这随身空间也给带过来了。

她是军医,空间内自然备有大量药品及医疗器械,甚至还有一湾可以调理身体的灵泉水,美中不足就是生活用品太少了。

既然必须得流放,那她就得尽快囤点物资了。

于是,沈婉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将存放在厢房的嫁妆都收了进去。

不得不说,那襄阳侯可真是抠死了。

那么一大堆嫁妆,竟连件值钱的东西都没有,大都是用棉被粗布等便宜物件用来充数。

不过事已至此,她也没什么可挑剔的了。

收完东西,沈婉便匆匆出门。

此时的镇国公府早已乱成一团,根本没人理会她这个刚进门的少夫人。

正准备去库房,却见一个小寡妇拎着个玉色的包袱慌慌张张的往外跑。

沈婉记得这个女人。

镇国公膝下五子,世子谢慕白居末。

他的四位庶出兄长数年前就以身殉国,留下四位寡嫂。

而眼前这位就是三房的孙氏,原主自幼的死对头。

见沈婉迎面走来,孙氏眼底掠过一抹慌乱的神色。

不过,她很快便恢复如初,阴阳怪气地冷笑道:“哟,想不到你这丑八怪命还真硬,我还以为你这一跤摔死了呢。”

沈婉本不想生事,可这女人既然主动送上门来找茬,她这就不能忍了。

“你都没死,我哪里舍得先走一步呢。”她不怀好意地盯着那沉甸甸的包袱,皮笑肉不笑地说,“不过你的包袱看起来挺重的,要不我替你提着?”

话音未落,她的手便向那包袱伸去。

孙氏脸色陡然一变。

她连忙将包袱藏在身后,一脸恶毒地骂道:“休想碰我的东西,丑八怪!”

“有时间在这废话,你还不如预备副棺材板儿,给你那位病秧子世子收尸呢。”

话音未落,孙氏便三步并作两步,匆匆往外走。

沈婉非常确定,这女人并没有在抄家前逃出国公府,而是和原主一同被流放到大西北。

她不动声色地伸出脚,直接将孙氏摔了个狗啃泥。

漂亮的玉色包袱从手中掉落,闪烁着耀眼光芒的金银珠宝散落了一地。

“沈婉,你找死!”

孙氏又急又气。

刚抬头准备大骂,却见那丑女早就没了影儿。

沈婉哪有时间呢,她还得趁官差没来之前多备点东西。

怕时间不够,她使用了瞬间位移,一眨眼便来到了库房。

国公府可真穷,除了粮食和桌椅这些笨重物品,金银细软竟没有多少。

沈婉打量了一下,只是将新米和部分银两收进空间。

抄家时如果库房什么都没有,那皇帝佬儿不起疑才怪呢。

万一他一怒之下将流放改成斩立决,那未免有些得不偿失了。

离开库房后,沈婉又顺路将厨房的可食之物统统收走,甚至还往里面塞了口大铁锅。

反正都要抄家了,这些东西她不拿也会便宜别人。

猛然想起原主生母是被襄阳侯夫人给害死的,于是沈婉又去了襄阳侯府,将所有金银细软一扫而空。

当然,还有狗皇帝和那个陷害忠良的三皇子,她一个也不会放过的。

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以清廉节俭著称的三皇子,暗室里的粮食钱财积如山,简直就是狗皇帝的国库分库!

呵呵,这下可是发大财了,那对混蛋父子就等着抱头痛哭吧!

沈婉也没客气,于是小黑爪子一挥。

能收走的就收走,收不走的就一把火给烧掉,反正不会给他留半粒米!

刹那间,三皇子府邸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沈婉身形一隐,人已经回到镇国公府后院。

见时间尚早,她便躺在小院的藤椅上心满意足地喝着冰镇酸梅汤,就等着官差上门了。

突然,前院哭声震天。

沈婉清楚地知道,开始抄家了!

她顺手将碗扔进空间,这才向前院走去。

此时的前院早已是一片狼藉,衣物、布帛等东西被胡乱扔了一地,一众家眷们更是哭的肝肠寸断。

沈婉打量了一下。

果然,孙氏没能逃脱,就连那两个在屋里偷首饰的小丫头也未能幸免。

国公夫人早逝,侧室周姨娘也不是个有主意的。

见官差们手持明晃晃的大刀上门抄家,她早已吓的瘫倒在地,连身边的两个孙子哭哑了嗓子也没看一眼。

院子当中的担架上,赫然躺着一个浑身血淋淋的男子。

沈婉想,那应该就是她的便宜丈夫了吧。

她好奇地走上前,刚看了一眼便惊呆了。

这男人脸色是病态的苍白,两道剑眉斜飞入鬓,漂亮的丹凤眼在眼尾处微微上扬,为他平添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风流昳丽。

即便一袭血淋淋的衣裳,也无法掩饰住身上那隐隐透着的高贵清华。

原来,书中的大反派长的这么好看啊!

出于军医的本能,沈婉下意识地弯腰替他检查。

温热的指尖刚触碰到那血淋淋的腿,谢慕白就痛的浑身重重一颤,光洁的额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不得不说,那皇帝佬儿下手就是狠,竟硬生生将他的腿骨给打折了!

“给我滚!”谢慕白一把将她的黑爪子打开,虚浮的声音因极度的愤怒剧烈地颤抖着。

这时候治伤,貌似也不是时候。

沈婉耸耸肩,也不再说话。

谢慕白也没心情再说什么,只是憎恶地盯了她一眼。

他的目光太过阴鸷,不过是一眼,就让沈婉如芒在背。

“赃物都清点完了吗?”

这时,不远处传来一个又尖又细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