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夫全家抄斩,我带大军劫法场 9.4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权谋天下
作者: 钱多多君 主角: 乔瑛 崔君琢
51.68万字 0.1万次阅读 0.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51章 变天了 2023-08-26 18:06: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416.16
    累计字数
  • 86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51章
简介

王朝末年,清河崔氏未来族长,宰相之孙崔君琢,被并州太守挟恩订亲。 崔君琢跟友人道:乔氏女专横跋扈,放浪无羁,为妻无德,为妾无貌。 友人笑:区区女子,若是张狂,送进家庙既可。 崔君琢一笑置之。 几年后。 崔家犯上,满门抄斩,乔氏女携十万大军劫了法场,把崔君琢抢回并州。 乔瑛:万岁把你赏给我当赘婿了! 崔君琢:啊? 乔瑛:啊什么啊?拿好盆,给我娘洗脚去!

第1章 带着十万大军劫法场

大元永安八年,国都洛阳。

午门口,几个蓬头垢面的死囚,跪在问斩台上,他们披头散发,领后亡命牌上,大大的‘斩’字,红得渗人。

他们身侧,满脸横肉的刽子手,嘴里含着烈酒,‘噗’的喷向刀身。

冷光刺骨。

“这不是崔相爷家吗?我记得他家月前刚被贬官,流放南岭,怎么突然问斩了?”

“得罪了九千岁呗,人家掌管锦衣卫,那是多大的势力?敢参奏他,他不把人往死里整治?”

斩台下,百姓们窃窃私语。

刽子手环视四周,得意抬着下巴,逞威风的捏住离他最近一个十二、三岁小姑娘的下巴,将她拽向自己,黑呼呼的手也顺势在她脸颊上摸了两把。

“不要,放开我!呜呜,父亲,大哥啊,救命。”小姑娘吓坏了,哭喊挣扎间,抓挠刽子手的胳膊。

“嘶!臭娘们,给脸不要!”刽子手吃痛,恼怒踢向她,大手扯着她的衣领,露出里面樱色的肚兜。

“四妹!”

“贼子尔敢!”

崔家人激怒扑上前,想跟他拼命。

刽子手越发得意了,用刀背狠狠抽打过去,崔家人满脸是血,滚地葫芦哀嚎。

“够了!”

突地,清冷悲愤之声响起,刽子手心里一悸,侧头去看,就见斩台上,一个戴着枷的年轻公子挣扎起身,挡在崔家人身前。

正是长房嫡孙崔君琢,洛阳城最具才名的清贵公子。

他一身狼狈,目光犀利如朗星,让人望之生畏。

刽子手本能后退,旋即又觉得被犯人吓住,太丢脸了,就破口大骂道:“抄家灭门的囊货,跟我耍什么狠?”

崔君琢长身玉立,寸步不让。

两相僵持住了。

“午时已至,开斩……”

监斩官扔下命牌。

”干你娘,让你跟老子横,今儿,老子先送你上路!”刽子手气急败坏,揪着崔君琢的领子,拽到身前,大刀凌空,狠狠冲着他的脖子砍下来。

“啊!”

百姓们转头,不忍看血溅三尺的惨状。

就在这紧要关头,人群外蓦然有一抹箭光破空而来,带着凌厉风声,正中刽子手。

‘噗。’

箭羽透肩而过,血花飞溅。

“啊!”

刽子手惨叫,大刀顺着崔君琢的肩膀滑过。

“是谁?”监斩官惊叫,拍案而起,“好大胆子,要劫刑场不成?”

“白大人莫急,小女子哪有胆量劫刑场?事有从权罢了。”人群外,一道嘲弄女声响起。

众人赶紧去看,就见笔直官道上,一个手持巨弓的锦衣女郎骑黑色骏马,徐徐而来。

女郎身侧,跟着数百骑兵,亮甲银盔,杀气腾腾。

“这是乔瑛?”斩台上,崔君琢喃喃,面色凝重。

“那不是倒贴咱们大郎君的杀猪女吗?”

“她是来救人的?”

崔家人满脸土灰血痕,惊疑不定。

“这些骑军,好像是并洲的啊!”

百姓们也哗然,中有几个不甚起眼的,按着腰间短刃。

崔君琢目光一扫。

那几人立刻不动,躲入人群。

“并州军,乔太守?”白监官狠狠拧眉,眼前这数百铁骑,明明是并州骑兵,怎会从千里外的边关赶来?

“你这女郎是乔太守门下?因何阻碍皇令?”

“白大人,小女子名乔瑛,正是乔太守之女。”乔瑛勒紧缰绳,骏马扬蹄,两步奔至斩台前,白监官吓的连退三步,狼狈不堪。

乔瑛驻马,居高含笑,“我乔家无阻碍皇令之意,但白大人要斩我夫君,让我当个寡妇,我自是不能允的。”

“夫君?”白监官一怔,“你夫君是哪个?”

“就是他!”乔瑛指手,马鞭指向崔君琢,语气带六分怜悯,四分嫌弃,“我和他八岁订亲,六礼已过,他是我乔家的人,我过来带他走。”

她边说,边把长鞭甩出,卷住崔君琢的腰身,将他拽下帐台,打横对折着扔在马背上。。

坚硬马鞍硌着崔君琢的胸腹,他难受地挣扎起来。

乔瑛沉脸,不耐拍他的腰,“崔大郎,老实些,风水轮流转,这会儿,不是你威风着嫌弃我的时候了!”

“再敢闹腾,扔你下马!”

崔君琢面色铁青,身体僵硬。

“乔瑛,你大胆!”眨眼间犯人没了,白监官大惊急声,“崔家犯的是蔑君之罪,万岁爷下旨诛他一房!!”

“锦衣卫何在?快快将乔氏拿下!”

“是!”

“小娘们,你拿命来吧!”锦衣卫亮出大刀,精神抖擞地冲上来,看乔瑛的眼神,像看大笔赏银似的。

“抓我?就凭你们?”乔瑛笑吟吟的眉眼一沉,马鞭扬起,她身边,几百并州铁骑齐齐抽出枪。

“喝!”

他们大吼一声,列上方阵,勒马往前冲。

步兵对骑兵,几十对几百,哪里会是对手啊?锦衣卫来得快,退得更快,跟土鸡瓦狗似的,几个回合间,就被并州铁骑撞散黄了。

“我的娘啊。”

“救命!”

锦衣卫翻滚在马蹄下嚎叫,哭爹喊娘,“姑奶奶啊,饶了我们吧,别踩了!!要死了!”

“一群废物!”乔瑛嗤笑挥手,并州铁骑们直接把锦衣卫捆了起来,扔到路边。

锦衣卫们跟小鸡崽般,不敢吭声。

白监官吓得浑身冷汗,“乔瑛,你,你这还不是要谋反?锦衣卫你都敢绑,简直胆大包天。”

“附近禁军营足有五万兵,你能把他们都绑了?”

“五万?”乔瑛挑眉,悠然一句,“很多吗?”

她轻描淡写地挥了挥手,数百铁骑突地齐齐勒马,骏马扬蹄,重重踩在地上。

“喝!”

骑兵们竖枪驻地,大喝出声。

白监官都没反应过来呢,远处,好似洛阳城外,突地响起雷霆降世般的巨响,震天撼地,那响声之巨,城墙都抖了三抖。

地面灰尘翻沸。

仿佛……

“地龙翻身了?”

百姓们惊声,热锅蚂蚁般躲避。

白监官却有见识,骇然脱口,“你带兵了?在城外?”

“对啊。”乔瑛扬声,语气平淡,“白大人,洛阳城有多少驻军,我知道得清清楚楚,怎么可能就带几百骑兵过来,自然是早有准备的。”

她脸色一沉,“城外,有我并州十万铁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