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宫杀,公子他日日娇宠 8.9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探花大人 主角: 许瞻 小七 沈晏初
117万字 0.3万次阅读 43.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34章 番外二:汗血宝马的自白 2024-03-10 22:18:06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17
    累计字数
  • 30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34章
简介

遇见燕国公子许瞻大抵是小七这一生永远逃不开的宿命。 她是风骨料峭的魏人,却也是燕国公子的战俘。 家与国到底该如何抉择?是大胆地爱还是义无反顾地背弃? 公子问她,小七,你可知道抓心挠肺的滋味? 说要娶她,却也专门为她建了强取豪夺的暴室。 在那间暴室里,她把囚禁、捆缚、折辱、锁链、笞责,尝了个遍。 公子调教她,也似驯兽一般驯养她。 小七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先动了心,还是身子先投了降。 她挣扎求生,到底还是爱了。 才爱了,却也似丧家之犬般被赶走了。 桃林是她回不去的家呐,这一路尽是算计、追杀和逃亡,她在山水间活了过来,遇见了大表哥,也遇见了谢玉。 大表哥说,“小七,听话。” 谢玉却问,“江南春色极好,你可愿去看一看?” 但小七有小七的宿命呐,兜兜转转,还是回了兰台。 吃人的蓟城权谋诈变、风云翻搅,她愿陪公子进修罗场,与公子在一次次的宫变、围杀与算计中活了下来。却也烧了青瓦楼,把公子忘了个干干净净。 公子、表哥与谢玉,到底谁能争得天下,谁又能抢来小七?

作品荣誉
第1章 公子水土不服

小七是在魏昭平三年冬第一次见到燕国公子许瞻。

那年冬天,大雪盈尺,真是冷啊。

她将将在两军交战中与大表哥沈宴初失散,成了燕军的俘虏,与上百个被俘的魏国将士一同被紧缚双手,在马鞭的驱赶下冒雪往前挪着。

风大雪急,她冻得全身僵硬。

“给老子快点儿!”负责押送的燕兵厉声呵斥,嫌谁走得慢了便抡起马鞭肆意抽打。

她不知道要被赶到何处去,有人说要去前线做肉盾,也有人说要当着魏国大将军的面就地射杀,但俘虏总归是死路一条,没什么别的出路。

她真想躲进大表哥的营帐,裹紧棉被围在炉旁好好地烤一烤。她会把炉子烧得旺旺的,把酒煮得烫烫的,再烤几个番薯等大表哥回营。

跟在大表哥身边的三年,是最自在的三年。

她想,大表哥定还活着罢,他是魏国右将军,但愿他还活着。

西北风卷着雪吹得人睁不开眼,也不知走了多久,忽然便停了下来。一排燕军有序站着,为首的高声朝驱赶俘虏的大汉禀道,“周将军,坑已挖好!”

果然,便见那一排燕军移开,一方巨大的天坑呈在眼前。

那姓周的将军笑问,“可埋得下这一百来号人?”

小七心中如枞金伐鼓,魏俘也顿时骚动不安。

原先说话的那人嗓门益发洪亮起来,“三百个也埋得下!”

燕军哄然大笑,周遭顿时人沸马嘶。但没什么法子可想,这世道礼乐崩坏,人命亦如草芥蝼蚁,死是天底下最容易的一件事。

那姓周的将军朝天举起了弯刀,眼中杀机毕现,厉声喝道,“坑杀!”

立即便有走卒抡起马鞭朝众人抽打,“去坑边老实站好了!”

小七脊背上挨了重重一鞭子,杂乱的马蹄声在耳边不住地回响,把满地乌黑的雪泥高高溅起。

魏俘很快便被驱赶至深坑之畔,原先说话的那人谄媚道,“末将给周将军变个戏法儿,叫做‘砍蚂蚱’,将军看好了!”

小七一颗心砰砰乱跳,死死盯着那人。

便见那人举刀砍断魏俘之间的麻绳,随后一刀下去,人便呜呼一声,口中喷血摔进天坑之中。后面的亦被挑断绳子,再以同样的方式死去。

原来这便是“砍蚂蚱”。

她与魏俘被长长的麻绳前前后后地绑成了一串,可不就像狗尾巴草上串好的蚂蚱一般。

她又冷又惧,被缚的双手冻得发了紫,周身在寒风里瑟瑟发抖。但魏国的半壁山河都被攻占了,魏人又怎能幸免。

她脑中一片空白,不过是断断续续地闪过几人的面庞,便被燕军的狂笑声和魏俘的惨叫声拉回至大坑之旁。

这鬼地方也不知离魏军的大营有多远,周遭白茫茫的什么都分辨不出,在燕军的怪叫声中能听见一片杂乱的马蹄声渐行渐近。

眼见着身前的人被一刀砍死,那滚热的血嚯地溅了她一身,她红着眼眶,眼泪将将流下来便冻结成珠。

完了,轮到她了。

果然有人一脚踹中了她的膝弯,她被迫跪倒在地,险些栽进坑中,下意识地别过脸去,便见那大汉高高地举起了弯刀。

锋利的刀刃已崩了数道口子,在皑白的风雪里映出骇人的光泽,正兜头朝她劈砍下来。

小七极力压住几乎要逸出喉间的哭声,她闭紧了眸子,屏气敛声,听见那弯刀在耳边呼啸而过,杀气凛凛,就要落至她的肩头。

她想,十五岁的小七命已至此,再也无人为故去的双亲烧纸钱了。

她听得见利刃割破棉袍的声响,而方才那马蹄声已迫到了近前,有人慢条斯理地命道,“周将军手下留情。”

那刀擦过了她的肩头顿然止住,姓周的将军客气问道,“陆大人有什么吩咐?”

来人勒马止步,与姓周的将军寒暄了两句,说道,“公子水土不服,要找个伶俐的侍奉。”

姓周的道,“大人请便。”

小七心头一亮,忙扭头抬眸望去,见那人文质彬彬端坐马上,在存活的魏俘里环视片刻,少顷遥遥指着她,“站起来看看。”

小七踉跄起身,那人打量了她一番,微微笑道,“身量不高,心性倒硬。”

继而说道,“就你了。”

她悬在半空的心这才慢慢放了下来,姓周的将军哼道,“算你有造化,能从周某人的刀下活出去。”

小七盘跚着朝姓陆的官人走去,连日大雪,她的靴子早被雪水浸透,一双脚也冻得失去知觉,但总算不必死。

不死便有再见到大表哥的机会,因而她心里是欢喜的,心里欢喜便不觉得冷了。

到了马下,她强撑着冻得发麻的身子施了礼,压住声音里的轻颤,“大人。”

那人俯身握住她腕间的麻绳轻巧一提,她便横趴上了马背。虽十分不适,但想到已有了一线生机,便也没什么不适了。

姓陆的官人已打马奔了起来,她垂下的脑袋随着疾马不住颠簸,方才的杀戮离她越来越远,她轻舒一口气,虽不知他们口中的“公子”是谁,但因这位公子她才死里逃生,因而虽不曾见过,却已对他生了几分亲近。

公子定是个很好的人罢?

她暗自想,定然是的。

腊月的天黑得极早,燕军大营早早便点起了火把,穿过辕门,很快便到了中军大帐。

姓陆的官人先一步下了马,随后将她提了下来,抽剑挑断了她腕间的绳索,甚至还好心地叮嘱了一句,“公子脾气不好——能不能活,能活多久,就看你自己了。”

被绑了一整日的双手险些冻掉,此刻得了自由,小七忙拢进袖中取暖,抬头冲他一笑,“多谢陆大人。”

姓陆的官人微微点头,朝帐门扬扬下巴,示意她自行进帐。小七便也与他告了别,帐外守着的护卫挑开了帘子,并引她进了大帐。

这外头云起雪飞,天寒地冻,旦一挑开帐帘,里头竟温暖如春。

那护卫禀道,“公子,陆大人送了人来。”

青鼎炉里熊熊烧着炭,连冻了数日的身子一时松快下来。

这是小七第一次见燕国公子许瞻。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