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他总想与我保持距离 9.5
作者: 将也
33.6万字 0.2万次阅读 0.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08章 番外 2023-07-01 09:02:50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99.15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08章
简介

曾经的他是一轮皎月,祈望骄阳;后来皎月已残,又怎堪配骄阳? 江岁和斯年第一次分别那年,她八岁,他十四。 彼时她紧紧地抱着他不撒手,口中歇斯底里的哭喊着:“年年哥哥,你别走!” 可他还是走了,只给她留下两样东西和一个约定。 十年后异地重逢, 他来机场接她, 他在她身后试探地喊她的名字:“江岁?” 她朝他不敢确定地问:“你是,斯年?” 两个人面对着面,都差一点认不出彼此。 而此时他已跌落尘埃,却依然对她痞笑着问:“呵,不认识了?” 匆匆一年,江岁像骄阳一样,炽热地追逐着他,温暖着他。 而斯年却深藏起对她深沉的感情,时刻想着与她保持好距离。 江岁可以忍受别人误解她,嘲讽她,但她见不得有人在她面前羞辱和挑衅斯年。 斯年同样可以忍受任何屈辱和讽刺,却见不得江岁在他面前被人欺辱。 他竭尽一身力气洗去泥泞,只为能站在她身边。 然而造化弄人,他只能一次次亲手将她推开。 江岁此生惟愿年年长相见。 斯年此生惟愿岁岁永平安。 前期:清纯大学生女主vs多功能打工男主 后期:高级翻译女主vs神秘总裁男主

第1章 重逢

东北锦城,八月底的午后,天气依然炎热,安静许久的小院里不时传来几声蝉鸣声。

“我不去!”

江岁只丢下三个字,闪身回房,房门被“咣”的一声甩上。

江国栋几步跟到她门外,敲着门苦口婆心地劝着,“婚礼很简单,就两家人坐一起吃顿饭,认识认识,你不去,你让顾阿姨怎么想?”

她才不管那个第三者是怎么想的呢!

江岁冷哼一声,依旧不急不缓地整理着自己的行李箱,明天她就要去大学报到了,以后他们怎么样,都和她没有关系了。

江国栋的敲门声越来越急,最后他终于失去了耐心,门被他从外面大力的推开,撞在墙上叮咣三响。

“江岁,你太不懂事了!”

面对突然而来的指责,江岁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眼眶猩红地看向她这个许久都见不上一次的父亲。

“是,我不懂事,子不教父之过,我没有爸爸教,怎么会懂事?”

江国栋被噎住,随后解释道:“是,我常年不在家,疏于对你的关心,我这次调职回来,不也是为了你吗?可你……”他叹气,“况且你妈妈不也一样把你教的很好吗?”

以江岁的高考成绩,家门口京北的大学随手挑,她却突然填了一个远在千里之外的申大,江国栋也是很无奈。

听见江国栋提起妈妈,江岁心里的怨气就再也压制不住了。

“你别提我妈!你不配!妈妈一个人辛苦带大我,你却在国外和你的助手双宿双飞,妈妈这才去世不到两年,你就急着娶她进门了,还要我去祝福你们?”

江岁抹掉满脸的泪水,重新恢复平静,整理着自己的行李,“我做不到,你走吧!回你的京北市,要结婚要生子,都随你,只是别来烦我!”

江国栋露出差异的神色,“不,岁岁,这里有误会,我没有背叛你妈妈,你听我解释。”

可江岁已经什么都听不下去了,她此刻只想逃,眼不见为净。

“你不走,我走!”

江国栋愣住,没想到这孩子这么倔强。

江岁最后把自己杂乱的洗漱用品塞进行李箱,托着箱子冲到门外。

“我要锁门了,你走不走?”

江岁又问了一遍。

江国栋只好先出门,犹豫着问:“你去哪?”

“学校!”

江岁不顾江国栋再说什么,上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机场。

——

两个月前江岁从来没想过会到除京北市以外的地方去上大学,虽然是一气之下改的志愿,既然不想留在自己熟悉的地方,那么去到离那个人最近的申海市,也不失为是另一种更合适的选择。

虽然,那个人已经和她断了联系很多年。

随着耳边的轰鸣声越来越大,江岁的思绪渐渐被拉回,广播里乘务长正在播报飞机即将降落的消息,提醒乘客们系好自己的安全带。

江岁低头看了眼自己,又重新闭上眼睛,安全带一直牢牢地扣在她身上,从飞机起飞前开始,就没有打开过。

飞机停稳后,周围的乘客都纷纷起身,带着自己的随身物品排队准备下机。

只有江岁好像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还在原来的位置上安稳的坐着。

她拿出手机,开机。

手机提示音滴滴响了一会儿,有几条消息同时涌了进来,江岁大致看了一眼,其中最顶端的消息是来自江国栋。

老江:岁岁,飞机应该快降落了吧,我找了人到机场接你,晚点他应该会联系你的。

似乎是怕江岁倔强的又不肯接受,一条信息后又紧跟了另一条信息。

老江:岁岁,别再拒绝了,一个女孩子初到陌生城市,人生地不熟的,安全最重要,听话!

江岁没有给予任何回复,直接退出微信,锁屏。

这个时候的关心不会太晚吗?

抬头看见舱内排队下机的乘客已经所剩无几,江岁才起身背起自己的双肩包朝舱门走去。

在大厅等待行李的时候,江岁手中的手机又振动了,有一条陌生短信进来。

本来只当做是一些垃圾短信,不想理会的,但突然想起刚刚姜国栋那两条微信,江岁还是鬼使神差的点开了,短信内容只有简单的几个字:C出口等你。

这年头儿居然还有给她发短信的……

江岁实在想不到姜国栋这是临时从哪找来的老古董来接她。

接机大厅里面人来人往,江岁推着行李箱从c出口出来,朝周围张望了几次,都没有看到有人像是来接她的,她只好拿出手机准备给那个陌生号码拨一通电话。

“江岁?”

江岁正拨了号码,举着手机等待对面接通,却听到一个低沉又磁性的男声在身后叫自己的名字。

她猛地循声望去,几米外正疾步走过来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男人,男人穿着黑色的工装裤,搭配一件洗的有些发白的蓝色T恤,脚上穿着一双异常干净的白色运动鞋,似乎是手中手机响了,他看了一会儿,眉头微微蹙起,渐渐放慢了脚步接听,视线却朝江岁这边撇过来。

男人脸上没有笑容,但薄唇微微抿起时嘴角下方就露出了浅浅的梨涡,这若隐若现的梨涡,让江岁的神情有了一丝恍惚。

她脑海中莫名的就有一个瘦削的身影闪过。

“喂?”

男人好看的薄唇一开一合,江岁的耳边就传来了那低沉的声音,他的脚步没停,正朝着她越走越近。

江岁拿着手机的右手开始有些发抖,为了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狼狈,她只能双手托着手机强装镇定。

“喂……”

只出口一个字,江岁就发现自己的声音哑哑的。

对方没有马上回应她,几步的距离,男人已经走到了江岁面前,就那样邪邪地倪着她。

她清了清嗓子,有些不敢确信地看着他,“你是……斯年?”

斯年修长白皙的手指轻点下屏幕,结束通话将手机收入工装裤口袋里,对江岁露出了一抹邪魅的笑,那梨涡看起来也就更加明显了。

“呵,不认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