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糙汉猛掐腰,我在七零年代闪婚了! 9.4
作者: 米花花 主角: 宋兰月 韩挚
62.6万字 0.3万次阅读 32.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98章 一生的追求(完结) 2023-07-26 20:47: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5
    作品总数
  • 430.38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98章
简介

冤种长姐宋兰月重生之后,反抗姐道,再也不做大冤种了。 她不讲道德,谁都不能道德绑架她! 她不顾亲情,谁都不能用亲情紧固她! 大弟偷奸耍滑,二弟偷鸡摸狗,三弟偷看寡妇洗澡,四弟整天逃学,五弟六弟窝里横。 小树不修不直溜,人不修理哏赳赳。 宋兰月不再心软,二话不说,就是暴揍。 宋父宋母偷偷以高价彩礼把宋兰月嫁给老光棍。 宋兰月直接搬空父母偷藏的金条,闪婚京市来的知青韩挚。 又高又帅,又强又壮。 从此,宋兰月过上了白天有人疼,晚上有人暖被窝的甜蜜生活。

第1章 重生不做冤种

宋兰月的头很疼,迷迷糊糊睁开眼睛。

入眼是泥糊的墙壁草房顶,破旧的桌子上,有一个藤条外壳暖水瓶,掉了漆的搪瓷缸。

墙壁上挂着日历。

一九七三年,正月初九。

习惯性拍额头,拍在额头上的伤口上,宋兰月疼得龇牙咧嘴。

不是做梦!

宋兰月内心悲愤,她这个大冤种居然重生了。

父母从小给她灌输长姐如母,让她照顾六个弟弟。

她做到了。

从小做家务,照顾六个弟弟,早早不上学,下地干活。

长大之后,相亲几次没成功,熬成了大龄剩女。

从此之后,她就成了全家彻头彻尾的大冤种,还不自知。

那些年,她挣的血汗钱,不仅要伺候父母,还要操持弟弟的结婚,工作,盖房子,甚至给他们带孩子。

拆迁的十三套房,六个弟弟每人两套,剩下一套折成钱,在稍微偏远的地方又盖了一个大院子和别墅。

放在父母的名下,父母也一直说这个房子是她的!

她就信了!

任劳任怨照顾、孝顺父母,快把自己熬成人干了!

这边父母刚下葬,六个弟弟就来分割大院子别墅,而且还拿出父母的遗嘱。

宋兰月看到父母遗嘱上写着别墅给六个儿子之时,欲哭无泪。

她这辈子对父母的孝敬和对弟弟的爱护,全是一场笑话。

活脱脱的大冤种!

晚上,宋兰月一把火烧了别墅。

大彻大悟,大悲大喜之下,宋兰月胸口有点疼,失去了意识。

醒来,就是五十年前。

哭什么哭!

宋兰月擦干眼泪,她要支棱起来。

她不想为任何人活着,就想为自己好好活一辈子。

“吱呀”破旧的木门被推开了,进来一个矮个子面容凄苦的妇人。

“兰月,你终于醒了,这两天家里都担心你。”宋母眼露欣喜,声音也活泛了。

这两天大女儿昏迷,宋母不仅要做饭,还要做家务活,早就累得腰疼。

就等着大女儿醒来,帮她干活。

宋兰月心里冷笑,前世听到这样的话,她心里感动。

现在只觉得讽刺,更不会上当。

“担心我,怎么不送我去医院?就弄点草木灰糊在我头上,连个退烧药都不买,你们担心我,也就嘴上担心。”

宋母听到女儿的话,面露尴尬,讪讪说:“只是磕破了头,你现在不是好了吗?”

“可怜你大弟弟被你爹打得屁股都肿了,可惨了。你也别生气了,一家人,不能斤斤计较。”

宋兰月翻白眼,眼神落在桌子上的一碗红薯粥。

“你看到宋大刚屁股肿了?穿着棉衣棉裤,抽得响,叫唤得响,其实一点都不疼。你们都是糊弄我。”

“我刚刚闻到大米粥的香味了,我还以为你给我熬的呢,原来不是啊!”

“整天说,就我一个闺女,疼我、宠我。我这刚刚醒来,舍不得给我喝大米粥,就给我喝红薯粥。”

看到大变样的女儿,宋母悄悄打量女儿,还得继续哄着,“兰月,那是给你爹熬的,他身子虚,得吃点好的。”

“他身体虚,我还受伤了呢!流了那么多血,反正你们也不在意。”宋兰月伸手一挥,直接把桌子上的碗扫落在地,“不吃了,饿死拉倒。”

宋母吓一跳,从来没看到发这么大脾气的女儿,“兰月,你这是怎么了?你一向不是懂事听话吗?”

她心疼地看着打碎的粗陶碗,又看看掉落在地上的三两块红薯。

想发火,但又怕女儿再次晕倒,没人帮她干活。

她自从女儿十五岁之后,就彻底不做家务活了。

这几天可把她累坏了!

宋兰月听到母亲的话,眼泪不争气地又掉落下来,“我就是太听话了,才被你们压榨,才被你儿子欺负。”

“过年期间大家都能喝大米粥,唯独给我几块山芋,一粒米也不给我。”

“给我出去,出去。我不要只会用嘴疼我的娘,我也不信你说的。”

说完,宋兰月把宋母推了出去,用力关上了门,从里面关上。

关上门的宋兰月心里更恨,她在想如何报复父母的欺骗!

从现在开始,宋兰月决定摆烂。

那么辛苦做什么!

以后打猎采药,挣钱给自己买好吃的,好穿的,再也不会把自己的血汗钱给别人。

宋兰月肚子饿了,准备去地窖那棵白菜,炖腊肉吃。

来到地窖,看到棕色的酸菜缸。

宋兰月突然想起父亲偷偷摸摸把一个小盒子藏在地窖的酸菜缸下。

那里可能有好东西,可惜上辈子等到父母死后,她也没见过那个盒子,更别说里面装什么东西了。

她内心愤怒,刚要挪开酸菜缸,就听到外面宋父的声音。

“兰月,你在地窖里做什么啊?”宋父平时最喜欢去地窖逛逛。

虽然没有把深埋在地窖里的东西拿出来把玩,但至少确保没人挖。

宋兰月眼露阴鸷,极力压抑内心的怨恨,“肚子饿,来地窖拿白菜炖着吃。”

宋父看到宋兰月真的就拿了一棵白菜上来,并没有其他的东西,笑了笑。

“怪不得人说病一场,就娇一回。你妈给你盛一碗大米粥,赶紧去喝吧。”

宋兰月看到父亲“慈祥”的笑,一阵恍惚。

这样“和蔼可亲”的老人,对她这个女儿从来不说一句重话!

看似慈祥,内心却无比刻薄。

压榨她一辈子,欺骗她一辈子!

对她这个女儿无比苛刻,薄凉!

到底为什么呢?

她不相信仅仅是因为重男轻女!

宋父轻轻拍了宋兰月的肩膀,让大女儿回神,“你大弟弟混账,我已经教训他了。”

“你也别气了,去吃饭,才有力气干活。”

宋兰月低下头,掩藏内心的愤怒。

现在她有力气了,绝对不下地干活,而是暴揍几个不成器的弟弟!

宋兰月到了屋里,桌上果然有一碗米粥。

宋兰月也不客气,坐下来就吃。

宋母在边上一边缝衣服,一边念叨,“兰月啊,你看你爹多疼你,自己不吃,也要留给你吃。”

“你可一定要孝顺我和你爹,别动不动就发脾气。姑娘家的,脾气大,以后找不到婆家。”

宋母一如往常那样对宋兰月好一点,就开始喋喋不休地洗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