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宝团宠:神医娘亲开挂了 9.6
作者: 舒妖 主角: 风寄灵 南宫煞
63.8万字 0.8万次阅读 1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20章 完结撒花 2023-08-30 23:34:37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414.2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20章
简介

风寄灵,一朝穿越成了被毒哑被下药的侍郎府小姐,性如烈火的她,怎肯任人摆布,太监了狗男人,火烧宅院,搅得人仰马翻后,一个不注意,滚落山涧。 送上门的美少年,正好用来解药。 一夜情浓,风寄灵竟凭空消失了。 五年后,为了一株宝药,二人再次相遇。 彼时,美少年成了位高权重的王爷,豆芽菜少女成了单亲带娃的女医。 “王爷,你这长相,丑帅丑帅的,要不要我给你做个微调。” 某王爷冷笑,撕掉脸上的面具,抱起身旁的小崽子。 “现在再看看,是本王帅,还是我们的儿子帅?”

第1章 穿越,送给侍郎爹的大礼

天祈王朝 京郊宅院 夜半

“啪——”

风寄灵刚睁开眼睛,殷红的血雾中还未来得及看清眼前人,迎面而来的便是一记重重的耳光。

接着,有人钳制住她的下颌,恶狠狠又咬牙切齿。

“风寄灵,想死?别忘了,你可是你父亲送给本公子的玩物。”

“刺啦——”

衣锦破裂的撕扯声让风寄灵昏沉沉的脑子瞬间归位。

父亲?

玩物?

还没等她疑惑,脑子里剧烈阵痛,有一些似是而非的画面闪过。

她想开口,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任何声音。

她抬头看去,终于看清了眼前人。

高眉骨,深眼窝,泪堂发黑,眼白发黄,唇色无华,不但长的丑还是个纵欲过度的变态。

那男人另一只手扯住她的亵衣正要一撕。

却赫然对上了一双波光潋滟的眸子。

风寄灵见他怔了一下,毫不吝啬地对他嫣然一笑。

随即柔弱无骨的小手覆上那男人的手臂,一只手一路向上直到男人的耳门穴,另一只手一路向下直到他脐下一寸五分,停在了气海穴。

男人被她这样一摸,身体里的变态因子突地就兴奋了起来。

“看来合春散起作用了?这样才好吗?这样玩着才更尽兴。”

风寄灵又是一笑,只是这次,那双眸子里没有了之前的波光潋滟,反而平静得过份。

与此同时,覆在男人身上的上下两只手同时用力点中穴道。

男人只觉得耳鸣齿痛,身体失灵。

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双眼全是惊慌和恐惧。

风寄灵面无表情的站起身,揉了下喉咙。

这具身体,不但被下了合春散还被下了哑药。

而她,本是二十三世纪航天医学研究所的医保人员,祖上乃是道医世家。

至于自己为什么会穿越,她只记得,航天器落地时,眼前出现了一道白光,再次醒来后,灵魂便被禁锢到了这具身体里。

原主风寄灵,与她同名同姓,是户部侍郎府里爹不亲娘不爱的嫡次女。

只因原主出生时被道士算出乃是杀破狼命格,而她那个异卵双胞胎的姐姐则是太极贵人命格。

出生既决定命运,当然,最悲惨的还不是不受父母喜爱。

明明身为嫡次女,却在及笄当天被母亲和嫡姐灌下哑药,被父亲当成棋子送给尚书府的变态公子玩弄。

原主不堪受辱,万念俱灰之下撞墙身亡。

“这世上还真有如此偏心的父母。”

风寄灵在心里鄙夷风家一众。

随即抬手摸了下额头,黏糊糊的一手血。

也正是因为疼痛的刺激暂时压制住了体内的药性。

不过——

她把目光看向倒在地上的男人,双眼微眯。

“尚书府公子的爹,是原主那侍郎爹的顶头上司。”

“她是不是该给那侍郎爹送份大礼?”

至于这大礼是什么?

风寄灵冷嗤一笑,拔下头上的发簪,眼神冷冷地移向那男人的下体。

半盏茶后。

宅院外的马厩里,一女子翻身上马,绝尘而去。

身后,宅院正房院落,火光冲天。

那尚书府的变态公子,在这处京郊宅院里不知糟蹋了多少良家女子。

今日,她风寄灵便把这方宅院变成那变态公子的‘埋尸地’。

只是,她到底低估了那宅院里的侍卫。

还未跑出去多远,便听到身后一阵阵的马蹄声。

偏偏这个时候,她体内所中的合春散经过这么一遭折腾,热潮涌动。

她一边稳控住马匹奔跑的方向,一边摁压少府穴。

可这药反倒是越发的来势汹汹。

只得用力咬破舌尖,利用疼痛让自己维持清醒,死死夹紧马肚,没命的狂奔。

眼看着甩掉了追上来的人,意外却发生了。

随着一阵马嘶长鸣,风寄灵被重重摔落马下,整个人从高高的山坡急速滚落。

还好,此时正是盛夏季节,野草疯长,地皮湿软。

虽然狼狈,伤口辣疼甚是惨烈,但好在没有性命之忧。

她站起摇摇欲坠的身体,却发现自己此时已经身处在一片凝滞的迷雾当中。

前路迷茫,后有追兵,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凭着知觉,她还是一步步往迷雾中走去,根本没有发现,脖子上挂着的一颗珠子,正在散发着幽幽蓝光。

那迷雾卜一碰到蓝光,如同有生命一般四处逃窜。

就在她踏入迷雾中心的刹那,前方的空地上,盘坐着一个一身白衣,墨发披散,头戴青面獠牙鬼面具的男人。

风寄灵跌跌撞撞地扑了上去。

被扑倒的男人闷哼一声,下颌处蜿蜒出一道鲜红的血迹。

他猛然睁开眼,便看到了一张满脸血污,唇色发白,因药性而憋得双眼通红的眸子。

“你是谁?”

他的声音清脆没有杂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