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风水师 8.4
作者: 沧海一声笑 主角: 王木林
130.05万字 0.1万次阅读 4.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11章 结束 2023-04-21 15:25:08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400.47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11章
简介

十指算生死,风水看富贵。我七岁时爷爷离奇死亡,从此我踏上了一条无法回头的路……

第1章 一桩悬案

我叫王木林,因为爷爷说我命里五行缺木。

打小一出生,我的身体就不好,大毛病没有,小毛病不断,三天两头往我们镇上那个卫生院跑,吃药是家常便饭。

听说,是爷爷泄露太多天机,报应到了我头上。

爷爷是个风水先生,无论是给人看风水还是算卦象,从来没有出过错,所以在我们这个青山镇很有名气,不少外地人都会慕名来找爷爷问事儿。

因为这事,我妈没少埋怨我爷爷,在我刚满周岁的时候,就让我爸跟爷爷分了家,让爷爷一个人搬去了村东头水库边的小屋。

这些事我都是从长辈们口中听来的,我真正开始记事,是我7岁那年。

那年,村里发生了一件大事。

村子里的牲畜一夜之间全部死了,村长一大早来找我爷爷去问事儿,回来之后,爷爷的脸色很凝重。

当晚,爷爷来我家,把我接去他的小屋住三天,本来我妈是不同意的,但是我爷爷当时的态度很强硬,而且爷爷说这事关我的性命之忧,我妈这才不得已同意了。

跟爷爷住在小屋的那三天,我已经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只是记得爷爷交给我一本用红布裹着的旧书,将之藏在了小屋床底下的一块砖头之下,嘱托我将来如果他出事,让我再来拿这本书,而且不能让我爸妈知道。

那时候我还小,不知道爷爷话中的含义,只是单纯的点了点头。

三天期限一过,,爷爷将我送回家,他出了一趟村子。

一个月后,爷爷的尸体被人吊在村口的那棵老槐树上,诡异的尸体上没有头,村里的人是通过爷爷右手上的一块伤疤和身上的衣服,推断出爷爷的身份,并通知了我爸妈。

当时我没有去现场,但是听大人们说,砍掉我爷爷头颅的人手段非常专业,刀法娴熟,刀口切的很利索,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人命关天,自古以来人命案就是大案,加上我们那个青山镇很小,从没发生过这么恶劣的案子。当时,镇上调了好些警察来调查这事,却没有找到任何踪迹,砍掉头颅自然是会流血,可是村子附近几里之内并没有找到任何的血迹,更没有找到爷爷被砍下来的头颅。

警察们调查了一个月,案子没有丝毫进展,爷爷的死成了青山镇几十年来最大的一件悬案。

案子虽然没破,但爷爷的丧事还是得办,可爷爷的头颅还没找着,尸骨不全者不能转世轮回。

就在爷爷出事的第三天,发生了一件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事情。

那时候,家里人在忙着讨论爷爷丧事的问题,我一个人晚上在里屋睡觉,睡得迷迷糊糊中,忽然听到有人叫我名字,一声比一声近,睁开眼一看,就看到窗户口站着一个人,那个竟然没有头!

一看到这,我瞬间就吓得尿了一裤裆,甚至哭都哭不出来。

“小林子你别怕,我不会害你,我就是想你转告你爸妈,我想火葬。”爷爷的无头尸首说道。

随后,像是又在自语一般。

“头不找了,找不回来了。”

这时候我终于哭了出来,撕心裂肺的哭声一下子就把在外面还在为怎么给爷爷办丧事的爸妈吓着了,我妈赶紧跑了进来。

“咋了林子,是不是做噩梦了?”我妈坐到床边把我抱了起来。

我却止不住哭,哭了好大一会儿,才抽抽噎噎的告诉我妈,刚才窗口儿那有个没有头的人,他说要火葬。

听到我这话,我妈当时脸就白了。

上面我就说了,爷爷的尸体被人发现挂着村口的那可老槐树上时,我当时没有去现场,所以还不知道爷爷头颅被砍掉的事情,更没有看过爷爷的尸首。

我妈抱着我出去,将这事又告诉我我爸和叔伯婶子他们。

那时候火葬还没开始流行,在乡下人看来火葬是大不孝之事,我爸和叔伯婶子他们听了我妈的话,也是个个吓得不轻。

一番犹豫下,最终他们还是决定按照爷爷自己的意思,将爷爷火葬。

爷爷出殡那天,我们这个偏僻的小村子来了百来号外地人,都是北方风水界的各路人物,甚至连阴阳界的人都赶来参加爷爷的丧事。

也就是那时候,我才知道爷原来在行业内的名声如此之大,而我们家更是玄学世家,祖上十二代都是都是风水师,不过到了我爸这一代,不知道因为什么,爷爷没有将毕生风水秘术教授于他。

那一天,千人送葬,万畜哀鸣,爷爷的身后事轰动整个青山镇。

办完爷爷的后事,第二天我爸便丢下我妈和我离家出走了,没有留下只言片语,谁也不知道原因。

起初村子里的人都以为他是一时接受不了丧父之痛,所以外出打工去了,直到他走了三年音信全无,大家才知道,他这么不是个东西。

这三年里,我妈几乎是天天以泪洗面,一边还要继续把我拉扯养大。

村里人都说我爸不是个东西,竟然抛妻弃子,我也恨他,恨他什么也不说就这么把我和我妈给抛弃了。

爸爸,这个字眼,渐渐淡出我的脑海。

在我爸离家出走的第二年,我才想起那本被爷爷埋在地下的书,有一天趁着我妈下地干农活,悄悄去了水库小屋。

小屋自从爷爷去世之后,便荒废了下来,大家都说我爷爷是横死,横死之人死后心里都会憋一口怨气,容易报复活人,所以这两年来,再没人敢来这里。

因为长时间没人住,里面已满是灰尘蛛网,我捂着鼻子从床底下翻出了那本红布裹着的旧书。

当时我识字不多,勉强读出那本旧书的名字——《郭家七十二葬法》。

至于书里的内容,我就更加看不懂了。

除了这本旧书,还有一份红信纸包着的信。

是爷爷留给我的一封信。

那封信很长,足足写了三页纸,不过我识字不多,自然信里的字也识得不多,后来这封信和那本旧书,被我一起藏了起来。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随着我识字越来越多,总算能慢慢认全那本旧书里的字和那封信。

书里讲的是关于风水术数的内容,不知道是不是受到爷爷的遗传,我对这些风水学非常感兴趣,不仅感兴趣,而且学的还特别快,很多内容都是无师自通。

就好像……我天生就是学这块的料。

短短五年的时间,我便将这本《郭家七十二葬法》里所讲授的风水术数内容全部学会,除了最后的三页。

至于那封信……

信里,爷爷已经算到我会走上风水这条路,里面是爷爷嘱咐我的一些行业禁忌,事关天机,在这边我就不多泄露。

至于《郭家七十二葬法》的最后三页,爷爷在信中也提到了,却只有短短一句话。

时机未到。

靠着爷爷留给我的这本《郭家七十二葬法》和那封书信,我在风水术数上,也算是小有成就,但是却从未真正用过一次。

读完高中之后,我妈因为操劳过度病倒了,家里的经济本来就吃紧,如今更是雪上加霜,为了减少家里负担,高中毕业我就退学了,而是跟同村的二狗子一起去了县城一家塑料工厂打工。

一干就是两年。

如今我已经二十岁,我妈觉得是她害了我,是她没能力供我上大学,所以如今只能在个小工厂,拿着一个月八百块的工资。

我倒是无所谓,要真说恨的话,我只恨当初那个抛下我和我妈的男人。

一个月前,家里忽然来了一个陌生人,长得一副斯文生意人的模样,穿得是西装皮鞋,开着一辆黑色的桑塔纳。

青山镇是北方的一个小县城,经济发展本来就落后,更何况我们圩岗村还是青山镇最穷的村子,谁家来辆摩托车都稀奇的不行,这村里突然出现辆小轿车,稀奇的不行,不少人都跑我家门口看热闹。

那天正好厂里休息,我从县城赶回来,刚过了村口就有村里人看见我,神秘兮兮的跟我说:“小林子,你赶紧回去吧,你家来了辆大轿车!”

果然,大老远就看见我家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在夕阳的余晖下,亮闪闪的。

我妈正和一个中年男人坐在院子里,看到我回来,那个中年男人忙是起身,朝我走了两步。

“小兄弟,你就是王老爷子的孙子,王木林吧?”中年男人说道。

我打量他一会儿,确定不认识他,才开口说道:“你认识我爷爷?”

“我知道你爷爷头颅的下落。”

~~~~~~~~~~~~~~~~~~~~~~~~~~~~~~~~~~~~~~~~~~

作者的话:本书已完结,作者新书《麻衣鬼婿》疯读已发书,依旧是风水玄学,比《少年风水师》更惊奇诡异,更好看,欢迎拜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