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糖暴击:青梅,你好甜 8.2
作者: 公子九歌 主角: 吴歆 李弋风
38.75万字 0.1万次阅读 3.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16章、关于番外 2023-04-23 16:06:1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38.75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17章
简介

六年前,她勇敢告白三次被拒,洒泪远走意大利。 六年后,他对她霸道宣爱,让她意想不到! 过后她小心的问:“那天的吻是你的初吻吧?” 他挑眉:“不是…”“你居然还吻过其他人?!” 傻瓜,六年前的初吻早就给了你了…… 看甜甜青梅如何收复傲娇到死的竹马大人! 番外在《罔水寻欢:青默番外》这本书,纯福利不上架。

第001章、命运作弄还是人心难量?

急诊室外

红灯闪烁,椅子上坐着一个妇人和一个少女相互依偎,脸上尽是紧张的神色,在她们对面的墙上,一个站得直直的少年因不知站了多久,身影略显僵硬。即使面无表情,那无一丝血色的唇,还是彰显着压抑的气氛,。

不知过了多久,急诊室的大门,缓缓推开,一道白色的身影走出,脚步声在静静的走廊里重的好似敲在三个人的心头,少女忙扶着不停颤抖的妇人站起。少年没有动。

少女,妇人急急的在问着什么,白色身影忙稳住妇人和少女,沉重的说了些什么,最后,叹了口气,轻轻摇了摇头。

随后,妇人疯狂的推开白色身影向房间里冲去,少女和白色身影紧紧跟随,少女跑了两步,脚下一顿,向着少年的方向望了一眼,嘴唇微动,似要言语,却被急诊室内撕心裂肺的哭声唤醒,终是冲了进去。少年仍旧没有动。

哭声和安慰声此起彼伏,少年僵直的身体一点点沿着墙壁下滑,眼角流出眼泪,哽咽声响起。

在那一刻,少年的未来仿佛被关进笼子,并重重的上了锁,成熟的种子在尚且稚嫩的心上生了根。

少年并没有允许自己颓废良久,擦干眼泪,深呼吸,站起身,手用力拍拍脸,让脸上有点血色,才迈步走向急诊室,那微微泛着光的房间,仿佛如同少年生命中一扇痛苦的大门,迈进去便意味着痛不欲生,意味着人生轨迹的巨变。

少女看着脚步如灌铅的少年,止不住的泪水更是喷涌,却还怕少年更难过,拼命的咬唇忍住,嘴里微甜,招唤医生帮忙扶着半晕厥的妇人去休息,走过少年身旁,少女牵了牵少年冰冷的手指,没有言语,离开。

少年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一块白布,灼热的目光,满是不相信和痛楚,明明昨天还挂着温柔的笑解答他的困惑,一起说着假期去哪里玩,今天却一动不动蒙在白布下,那如山的身姿在白布下也已不成模样。

少年一步步走过去,轻轻掀过白布,看着那熟悉的面容,少年用手轻轻抚着发丝,然后,牵起那冰凉的手,同他的手掌拍了一下,又将那只冰凉的手握成拳,同他的拳头撞了一下,一如往昔,少年语气坚定,努力扯出笑的唇,承诺着。

“爸,我会照顾好妈的。”

那一瞬间,少年,仿佛看见那熟悉的面容在对着自己满意的微笑,赞赏的点头。转瞬即逝。

少年走出急诊室,少女就急急的迎了上来,少年看见少女刚要问什么,少女就解释道

“我爸妈来了,陪着云姨呢,云姨没什么大碍,医生说是伤心过度,平复心情,养一阵子会恢复,我不放心你,就过来了。”

交代完毕,少女垫脚轻轻抱住少年,细碎的发丝蹭着少年的耳际,双手在少年的背上轻抚,同儿时少年笨拙的安慰她时的动作一样,笨拙却温情。

“歆歆知道风风坚强,但你很痛,很伤心,哭出来吧,歆歆在这里不会走,歆歆会永远陪着风风,永远陪着你的。”

一遍一遍温柔稚嫩的声音,一遍一遍安抚着心头迷茫绝望的困兽,滚烫的泪水流过少年的脸庞,滴进少女白皙的脖颈,少女一颤,随即更紧的抱住少年,少年也终于紧紧回抱住少女,滚烫的泪水伴随嘶哑的呜咽,两个人好似一个人。

那个少年叫李弋风。

那个少女叫吴歆。

那一年,他们18岁。

那一天是他们高考后的第五天,是他们未知的未来的开始,命运的齿轮无声转动。

之后的后事,乔云因伤心过度,一直在医院静养,没有露面,都是吴润山和穆华也就是吴歆父母协助李弋风主持打理的。

吴歆自然陪着乔云没有离开半步,两家人本就是至交,吴润山和李弋风的父亲李浩元早年在北京打拼有所成,有了孩子后,因穆华和乔云嫌弃北京的天气和拥挤,才双双约好举家搬回东北,无自然灾害四季分明的一个小城市,安逸幸福。

突如的变故却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没有天灾却算不过人祸,狗血的车祸,挨千刀的疲劳驾驶,好在驾驶司机没有逃逸,把人送到了医院,却也终是抢救无效。

肇事者态度诚恳,一个打工仔,上有老母下有子女,母亲卧床,子女上学,生活困难,白天力工,晚上出车。疲劳驾驶无奈之举,诸如种种。经历此番哀事,谁还有心情计较什么赔偿,人命如何偿。

乔云没有追究肇事者责任,大度也罢,无力追究也好,此事只想了了。仅此而已。

哀痛,压抑,阴郁。

在别人经历高考后的狂欢时,李弋风却在整理家务事,他父亲是独子,他是独子,便也不存在什么家庭纠纷,公司的事务暂由吴润山打理,李弋风自然信的过。母亲有华姨和吴歆陪着,他也放心。

只是,有些事情终是需要他自己去决定的,高考志愿。

月末就要报考志愿了。中国传媒大学。北京。这个从升入高中就在心底做好的不曾更改的决定,但放在如今,看起来却是那么遥远。

母亲乔云本就是重家的女人,从李弋风有记忆开始,母亲的生活就总是围着他和父亲转,没有怨言,温柔如水。连穆华都有时拉着她周围的好朋友出去旅游,而母亲却从来没有过,无论何时,只要他和父亲需要母亲,那么,母亲就一定在。

这种安全感是父亲和母亲的爱,也是一种不需言说的默契。

而现在父亲不在了,他明白父亲最挂在心上的人,所以他在那张冰冷的床前承诺了父亲照顾好母亲。如果他报了中国传媒大学,那么北京离家的距离,即使是坐飞机来回也是不方便的。所以,中国传媒大学是不能报的。毫无疑问。

李弋风拿着报考书翻来翻去,眼睛看着电脑上高校网站推荐滚来滚去。突然停在一个界面,李弋风心下一动,心理学专业,一级学科,心理学教授,梁飞龙,东华师范大学。

心理学?就这个了。

李弋风上网查了查东华师范大学的官网和贴吧。他的分数是省状元,分数上是一定不担心了。去这个学校这个专业只多不少,他并不担心。他查了查学校概况和住宿师资一些基础条件。还不错。虽然不是国家重点,不过这个导师在心理学专业领域很有分量。

H市作为省会,李弋风还是去过几次的,不过,东华师范大学学校地址在松北区,他并没有去过,他仔细研究了下路线,想着基本一周回家一次,坐火车或客车都很方便,还是绰绰有余的。

志愿已定,他整个人松了口气。

人事至此,尽管迷茫,却也不能停住脚步,他现在是家里唯一的男人,挂在他心头的是责任和担当,他现在做的每一件事都是要为自己和母亲负责。

李弋风闭目养神,一上午盯着电脑,眼睛还是有些疲累,脑中像是想到什么,微睁目,

吴歆。

李弋风瞬间眉间微皱,心中闪过犹豫。

吴歆生日比他大4个月,他们就是书中所说的青梅竹马,感情深厚,吴歆对他的心意,他懂却从未回应过但也没言辞拒绝过,以至于两家人都默认。

可是,李弋风知道,他对吴歆并没有爱情应有的心动感觉。因为两家父母亲如家人的关系,他并未直白的点破什么。

最开始,李弋风对钢琴感兴趣,没学几天便感觉只是磨时间,没有多大意思,便没有再碰过。吴歆跟他是同一时间学的琴,他放弃学习的时候,吴歆便也想放弃。

但是,那时,教师强烈劝阻,说吴歆在钢琴上有极高的天赋,放弃实在可惜。吴爸吴妈极力劝说,吴歆也不改心意,执意要追随李弋风的脚步。

李弋风状似无意的说了句在舞台上穿礼服弹钢琴的女孩子一定很迷人,吴歆便听了进去,一听便是10年。

这十年,从市级比赛,到省级,到国家级,之后的表演赛,国际联赛。每一次,吴歆在上台表演前,都会提前一周挑选礼服,不为别的,只为让台下的那个人看到自己最迷人的姿态。哪怕只是短短的几分钟。而李弋风只要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就一定会坐在台下。

大大小小的荣誉,吴歆早已被国内外的知名音乐院校橄榄枝抛了又抛,意大利米兰音乐学院的著名钢琴大师更是主动降尊邀请,然而有如此灿烂简历的吴歆,却毅然决然的选择了中国传媒大学。

原因不言而喻。吴昕也理所当然的被中国传媒大学提前录取,录取通知书早已放在抽屉里良久,只等李弋风的通知书一到,然后两个人便可以继续去过过去将近20年的美好日子。

然而,突如的变故却是将一切都打散了。

吴歆所做的选择只要和李弋风沾一点边,便是以李弋风为选择标准,理所当然,习以为常。

但这一次,吴歆不知道李弋风的选择,还在那边陪着乔云,聊天,插花,泡茶。殊不知,李弋风已做了决定。而这个决定,也似乎并没有告诉她的打算。

是命运作弄,还是人心难量。

「新人驾到,请多指教。

保质保量,放心欣赏。

喜欢评论,爱上收藏。

讨厌点叉,慢走不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