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黄第一纨绔 7.2
作者: 远风居士 主角: 刘远风
241.67万字 0.1万次阅读 1.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七百七十一章 再回风扬 2023-04-21 18:40:27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241.67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79章
简介

无系统!无召唤!不跟风! 有头脑!有兄弟!有热血! 一个“懒”死的哲学硕士,在地府被阎王算计,怀揣着成为逍遥王爷的伟大理想,“自愿”转世到炎黄大陆,成了最强帝国的皇子,但他不知道的是,这个帝国即将亡国! …… “最不受宠的皇子?” “大陆第一纨绔子弟?” “气走八任老师的废物?” “风扬七害之首?” …… “哈哈,说的都没错,这正是本殿下最想要的‘美名’!” …… “让你统帅十万大军,你却跑去当了大头兵?” “本王是深入基层……你们怎么都不相信我呢!” “为了追到江南第一美女,一国之君竟然跑到敌国的青楼当杂役!” “这是意外……朕没这么龌龊吧……” …… 门主、盟主、教主、盗圣传人……将军、亲王、复国之君…… 一顶顶大帽子砸到他头上,逼着他去改变自己的命运!改变一个帝国的命运!改变一个民族的命运!无奈地“沦为”千古一帝!

第一章 地府一日游

一轮血色的残阳挂在昏黄的天际,杂草丛生的田野间遍布尸骨,远处,一个个村庄在燃烧,一个个曾经美丽的城池已经沦为炼狱般的屠宰场,而无边的杀戮仍在继续……

“师父,师父,您没事吧?”

随着这一声关切的询问,刚刚那惨烈的画面从虚幻的空中消失了,只剩下缭绕的白色云雾飘荡在山间。

一个盘坐在悬崖顶端的老者猛地喷出一口金色的血液,缓缓睁开了眼睛,叹了口气说道:“为师没事,只是损了些元气。”

“师父,这次的结果……还是没有改变吗?”一个年轻人问道。

“唉,已经是第八次了,仍然没能改变炎族的命运!如果第九次尝试还是失败,那炎族就真的要走向毁灭了!但凭我的法力,即便再尝试一次,恐怕也无法改变什么了。”老者无奈地说道。

“可是,师父,您已经是天界法力最强的上仙了啊,连您都不行,那炎族岂不是真的没救了!”

“一切都要顺从天道啊,我想要凭借自己的法力去强行改变天数,注定是蚍蜉撼树,这最后一次机会,为师准备换个办法,赌一赌天道因缘!”

“什么办法?为什么说是赌?”

“这个办法本身也需要随缘!时候差不多了,天界巡检组的其他道友都等在山下了,咱们这就去跟他们会和,然后先到地府去吧!!”

“是,师父。”

……

“这是什么地方?难道是阴曹地府?”

文源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周围是阴森的大殿和奇形怪状的生物。

不久之前,他还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哲学硕士,仅仅只是犯了点懒,竟然就……

“那个懒死的,别四处乱看,老实站着!”

一个呵斥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文源寻声望去,只见一个长着马脸的鬼差正无聊的坐在地上,背靠着一根极为粗大的柱子,似乎很困的样子。

文源没有搭理那个马面鬼差,而是试着四处转转。

“说你呢,那个懒死的,不许乱走,不然马爷把你锁起来!”马面鬼差打了个哈欠又再次呵斥道。

“你在说我?我不是懒死的,我是被歹徒行凶害死的!”文源纠正道。

“当然是说你!咱这勾魂记录薄上,记载的都是最根本的死因,绝对不会错的!”马面鬼差幸灾乐祸地说道。

“你们把我带到这里干什么,为什么让我在这儿干等着,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文源发觉自己被无形的力量困在了一个很小的范围内。

“我怎么知道!你这懒死鬼的情况特殊,不能走一般流程,需要当官的来发配。可是当官的都在山顶上招待天界巡检组呢,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喝完酒!”

马面鬼差似乎也很不耐烦,随后又自言自语道:“据说那巡检组的鬼谷上仙比两位阎王还厉害,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那咱们闲着也是闲着,马大哥,您给我讲讲这地府里面的事情吧,您为什么说我的情况特殊啊?”文源换上一副讨好的笑容说道。

“别跟我套近乎,谁是你大哥!就你那张脸,还没有马爷我一半长,也配叫我大哥!哼,想从马爷嘴里套话,门儿都没有!”马面鬼差不屑地说道。

“马大哥,您一下就说到我的痛处了,就因为我这张脸不够长,吃了多少亏啊,小时候挨欺负,长大了没对象……

再看您这英俊帅气的脸,一见到就觉得特别亲切,一看就是乐于助人的好神仙!可要是连您都不管我,那我活着……啊,那我死了还有什么意思啊……”

文源说着说着竟哭了起来,而且越哭越伤心,越哭越可怜。他莫名其妙就突然死了,当然是一肚子悲伤和委屈,此刻哭出来倒也是情真意切。

“你别哭啊,哭的我这个心烦……罢了罢了,虽然你是拍马屁,但你是第一个拍的这么有真情实感的鬼!

而且你这脸虽然没马爷长,但脸皮比马爷还厚啊,这倒是让马爷挺有亲切感的!

唉,其实我也不算什么神仙,就是个最底层的可怜鬼差而已,你呢,其实也是个可怜的倒霉鬼……”

……

不知过了多久,文源面前那高高在上的两个宝座不再空空如也了,两个脑满肠肥的家伙坐了上去,正是地府的左右阎王。

“你叫文源,是个书生?”右阎王问道。

“两位最最尊敬的神仙大王,我在来这儿之前确实叫文源,不过既然来了这儿,还能叫文源吗?”

“废话,你不叫文源还能叫什么!”

左阎王说完话还打了个饱嗝,顿时让整个大殿都充斥着酒味,可见这地府的酒是真的不错。

“那这么说,我还能回阳间接着活着?”文源满是希冀地问道。

“大胆,你既然已经来到地府,阳间一切便再与你无关,竟还敢妄言复活!”左阎王怒喝道。

“对嘛,既然阳间一切再与我无关,那‘文源’这个阳间的名字怎么还能用在我身上呢?”

刚刚文源已经从马脸鬼差那里得知,因为地府里一个临时顶班的鬼差喝多了,手抖勾错了魂,才使得他早早结束了凡间的生命,提前几十年来到了地府。

此刻他心中是一肚子气,自然会以他的方式来报复一下地府里这些尸位素餐的人们,至于在地府得罪阎王会是什么后果,此刻已经被悲愤充斥的文源还真没去想。

原本就并不开心的两位阎王,见这个小鬼居然如此难缠,不禁气上加气。但考虑到还有天界巡检组在地府,不宜把小事闹大,便不得不暂且压下心中恶气。

右阎王直截了当地说:“想必你也知道了,你到这里来的稍稍早了一点,嗯,算是个小小意外吧。按照惯例,对你这样的魂魄有个补偿,那就是你可以选择留在地府任职,不再受那轮回转世之苦。

当然了,也可以选择正常的投胎转世。我们会帮你投个非常好的人家,并且给你长一点的寿命,可以享尽人间荣华富贵。你自己选吧,尽快给我们一个答复”。

“多谢两位神仙大王,既然继续投胎可以投个好人家作为补偿,那如果留在地府任职,是不是也可以分配一个轻松不累,还有油水的岗位呢?”文源充满期待地问道。

“狂妄!能给你一个留在地府的机会,已是天大的恩赐,你还敢挑三拣四,真当地府诸般酷刑是摆设不成。”左阎王气的拍了桌子。

“二弟且慢,此事不宜闹大!”

右阎王说完这句,又继续对文源说道:“小子,今天本王心情好,可以答应分你一个好职位,但你要管住自己的嘴,知道什么可以说出去,什么不能说,明白吗?”

“嘿嘿,多谢两位大王,那小的就选择留下了。不过请恕小的愚昧,具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呢?

而且小的也不知道自己所知道的能说的,是不是大王心中认为能说的,而小的所知道的不能说的,是不是大王心中认为不能说的啊。

要是小的把自己认为能说的但却是大王们心中认为不能说的说了出来,或者没有把小的心中认为不能说的但却是大王们心中认为该说的说出来,那又该怎么办呢?”

砰!!!

听完文源的这段绕口令,左阎王已经忍无可忍了,他拍案而起,结果被右阎王一把拉住,同时悄悄传音道:“二弟且慢,此鬼让我想起了一个人,二弟可有同感?”

“大哥,你是说……苏格拉底?”

“看来并非是为兄的错觉!”

两王说到这里,再次齐刷刷看向文源。

右阎王用一种恐惧又侥幸的语气问道:“你来此之前是个书生,那你是学什么的?”

文源也感受到了右阎王语气中的变化,有些诧异地老实回道:“小的之前是一个哲学专业的硕士研究生。”

“啊!”

“哲学啊!”

“要命啊!”

“怎么办,他居然选择要留下!”

……

不仅是两位阎王闻言失态,就连周围的小吏、判官们也纷纷慌乱起来,文源看着这些变化也十分疑惑。

“肃静!肃静!尔等暂且候着,容我与左阎王商量一二。”

还是右阎王最先镇定了下来,并拉着左阎王退到后堂之中。

左阎王随即施展法术秘密传音说:“大哥,怎么办,今天这事儿简直就与当年一模一样,咱们不能重蹈覆辙啊?”

“唉,鬼谷他们还在,不好处理啊。”右阎王也皱紧了眉头。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突然在他们耳边响起:

“哈哈,两位殿下因何这般发愁,难道是鬼谷给二位殿下带来了什么不便吗?”

两大阎王的传音交流,居然被鬼谷参与了进来,不仅他们心中的小九九被拆穿,更是证明了鬼谷的法力高出二人不知多少倍。

不过事已至此,右阎王索性不再隐瞒了。

“回禀仙师,当年我二人只是大阎王身边的左右护法,有一日,一个名叫苏格拉底的人被错勾来了地府,自称是一名哲学学者,也选择了留在地府任职。

结果此人巧舌如簧,每日每时每刻都不停的问问题,而这些问题最后都能诱导我们说出他想听的话,天天把我们当猴耍,地府上下无不想除之而后快。

大阎王最后忍无可忍,怒急出手,将其灭杀。但此举乃是滥杀天庭备案的在册府吏,触怒了天帝,派下钦差。结果又查出众多大阎王的其他罪过,最后将大阎王斩首了。

我兄弟二人这才继承了阎王之位,天帝还特地将阎王神格分与我两人,以便互相帮扶提醒。我二人自上任以后已经下令,凡是学哲学的人,宁可多让他们活两年,也绝不能再弄错了。

谁成想,今天被一个酒鬼坏了事儿。若真的把这文源留下,恐怕我二人早晚也会忍不住对其暗下杀手,但终难逃天眼,必遭制裁,这才……还望仙师谅解。”

“原来如此,两位殿下是怕我等在此。你们很难在不惊动天庭的情况下,悄悄处理掉他了,对吧。”鬼谷的声音在两阎王耳边接着响起。

“上师见笑了,我们兄弟知道仙师法力无边,可占卜前后万载吉凶,可否帮我们想一对策,日后必有厚报!”右阎王干脆找鬼谷出主意了。

“哈哈,右阎王客气了,同为仙友,自当互相帮助啊,嗯,让我算算……此人贪图享乐,胸无大志,身体笨拙,但头脑却非常聪慧……本仙有一计策既可解二位之难处,又可略施惩戒,为二位出口恶气,可以如此这般……”

……

百无聊赖的文源见到两个阎王突然返回,而且一扫离去时的忧心忡忡,都变成了满面笑容的样子,心中便暗自提高了警惕。

只听右阎王开口道:“小兄弟啊,我与左阎王刚才商量了一下,这地府所有空缺的岗位都是又苦又累还没什么油水的了,实在是没办法满足你啊。

所以我们决定破例一次,只要你选择投胎转世,我们就把你投到一个凡人界面中的最强帝国皇室,让你成为皇子、王爷,享尽人间富贵,还让你长命百岁!要知道,你若是留在这里,就永远都只能是地府小吏,反而是到人世间游历才有修道成仙的可能啊!你看怎么样啊?”

文源听到这个建议,不可能不动心,他其实对在这阴曹地府打工也没什么兴趣,看那个马脸鬼差就知道这日子有多无聊了,刚刚只是为了气气两个阎王才那么选的。但他既然已经有了高度的警惕心,便也不敢贸然接受这个大馅饼。

“小鬼来此时间虽短,但已经深深被两位神仙大王的风采所折服,已经下定决心就此追随在二位左右,不再转世了。”

左阎王闻言急道:“你不要不识好歹,这样的待遇可是前所未有,就算是那些生前给我们进贡过天材地宝的,也……”

“咳,二弟不要急躁。”

右阎王及时制止了口无遮拦的左阎王。然后他和颜悦色却又暗藏杀机地对文源说道:“哈哈,小兄弟,我知道你是信不过我们,这么说吧,我们确实不想留你在地府,原因嘛,你无需知道!

不过你不要以为自己真有了什么把柄,我们毕竟是堂堂阎王,对付你一个小鬼,我们有的是办法!现在只是不想那么费事儿而已。

就算你真的留在地府了,你觉得我们会让你好过吗!好好想想吧,最好大家都能和和气气的解决问题。”

文源听到右阎王这番恩威并施的言语,知道其所言不虚,自己若再不让步,恐怕真的没好日子过。不过难得有讨价还价的资本,他也不能就这么认了。

“既然两位神仙大王这么说了,小的也不能不识时务,小的可以选择投胎。不过刚才所言也不是虚假,小的真的是被两位阎王的风采所征服啊,实在不想忘记两位大王的音容笑貌,所以小的希望能够带着所有的记忆转世,不知可否?”

“这个……我们可以答应你,但此事不合规矩,你转世之后决不能透漏半点,否则泄露了天机,你必会彻底魂飞魄散。”

“嗯嗯,小的明白。”

文源见到这么苛刻的条件都被满足了,那就该继续为自己争取一些好处。

“既然带着记忆转世,那就不能白带,所以恳请两位大王让我转世到一个语言、文字、文化都与前一个世界比较接近的世界中,而且要父慈子孝关系和谐,别弄出那么多手足相残的宫廷内斗来。”

“这个也准了,不过你提的条件已经够多了,来人,把自愿转世契约拿来,让他印上灵魂之印。”

右阎王不打算再给文源更多说话的机会了。

看着眼前的契约,文源再次开口道:“还有最后一个请求,我不想死的时候,就不要再把我勾回来了!”

“就算你想来,我们还不想再看见你呢,左右鬼差快快帮他印上灵魂印,然后立即!马上!迅速!让他给我转世!!!”

……

“喂喂,别这么快啊,别推我啊,好不容易来一次地府,起码让我到处转转,参观参观,打个卡再走啊……啊……”

看着被推进轮回的文源渐渐消失,右阎王不禁感叹道:“鬼谷仙师果然厉害,这小子的所有想法都被他事先料到并做了准备了。”

“是啊,这小子还是太嫩,怎么能算计过鬼谷仙师!他怎么会想到,他去的确实是大陆最强大的帝国,但却没剩几年国祚了!就等着当个穷困潦倒的亡国太子,被追杀一辈子吧,哈哈!”左阎王笑道。

“没错,而且是想死都不行啊,咱们不收他,啊哈哈……”

在远处的虚空之中,鬼谷仙师也在用神目看着眼前的一切,身后的年轻男子悄声问道:“师父,将此子投入炎黄大陆,真的就能够解救我炎族免于灭族吗?”

“唉,老夫也不知道。我们既然已经飞升成仙,本不该再管凡间之事,但我等毕竟生在炎族,长在炎族,不能不做点什么。

此子寿元未尽就来了地府,已经是破了他身上的因缘命数,再将其刻意投到炎黄大陆上,必然会对那一界的天道轮转产生影响。

但这能否真的改变炎族的命运,就已经不是老夫能看到的了!九次机会用尽,老夫能为炎族做的也就这些了……”

炎黄文摘:作为大汉帝国“无耻三祖”中集大成者的刘远风,在正史中被吹捧为“炎黄大陆历史上最富传奇色彩的伟大帝王”,他的出生确实有些传奇迷雾,而他自己私下曾如此感叹:“我是一缕来自远方的风,不知自何处飘来,也不知要飘向何处,不知会留下什么,也不知会带走什么,但我清楚的知道,我仅仅是一缕风,一缕来自远方的风。”——摘自著名野史作家彭慧神著《戏说汉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