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之锦鲤萌宝喜当家 8.9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年代重生
作者: 顾情 主角: 幼幼 宋晴岚
101.14万字 0.9万次阅读 17.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55章 最后一番(全书完) 2024-01-31 09:24: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293.86
    累计字数
  • 54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55章
简介

幼幼三岁这年渣爹劈腿出轨,亲妈重病濒死带她回农村。 农村好呀,姥爷、姥姥,舅舅、舅妈,一家人都爱她! 听说渣爹在城里开厂当上大老板,带着二婚老婆住进大洋房,继母带来的姐姐鄙夷说:“你就是个乡下丫头,你这辈子都没啥出息,我就不一样了,我往后铁定是个富二代!你爸挣的钱都给我花!” 幼幼乌溜溜地眨了一下大眼睛,反手掏出个价值千万的翡翠镯子摔着玩:“这是我捡哒!” 省城首富哭爹喊娘求之不得的千年老人参:“这也是我发现哒!” 作啥富二代,当个富一代,带飞全家不好吗? 后来锦鲤小娃进城了,渣爹痛哭流涕跪地忏悔:“乖闺女,我错了!” 幼幼反手扯出一位京爷大佬说:“你起开,我给自己找了个新爸爸,不要你啦!” 新爸爸叼着烟,酷劲十足狠辣冷笑,大手一挥喊来几十万弟兄,妥妥的天凉王破。

第1章 重返小时候

“死丫头片子!”一个男人恶声恶气,砰地一声踹在一个三岁小孩儿身上。

小丫头摔在黄土坝上,撞伤了脑袋,很快一行血迹顺着白净的小脸儿流淌而下。

她瘫在地上晕了过去。

“幼幼??”

不远处,一个六岁男孩脸色苍白。

眼看男人又想要施暴,孩子气得脸色铁青,一口死死咬在男人大腿上。

“不准碰妹妹,不准欺负我妹妹!”

一口就见了血,跟个狼崽子似的,凶狠又彪悍,用力地往死咬,恨不得从男人腿上咬下一口肉来。

男人疼得五官扭曲,“小兔崽子,滚!”

他气得薅住小男孩头发,甩手就是一耳光,扇得小男孩儿晕头转向。

正好这时,“嗯……”

宋幼眠呻吟着。

她知道自个儿死了。

当年才三岁,父母离婚,宋妈重病濒死带她回农村。

不久宋妈病逝,姥爷一家也发生火灾,一大家子十来口,全部葬身火海。

就这么,她成了一个小孤女,没爹没娘,无依无靠,受尽欺凌,挨尽打骂。

成长就像一出血泪史,一幕又一幕,烈火里煎熬,全是血淋淋的。

直至她十三岁那年,张茂那个老东西是大队里出了名的老光棍儿,也不知他怎么想的,可能是见她好欺负,有次伙同几个二流子,把她拖进林子里,险些轮了她。

那回宋幼眠侥幸逃了,但那种事,有一次,就有无数次,直至一个深夜里,她抄起一把菜刀杀进张家,砍伤了几个,也剁碎了张茂的命根子。

但也因此被判了八年,这还是因为她岁数小,未成年,不然怕是刑期得更长……

“小兔崽子敢咬我!?”突然听见一个阴狠的声音。

宋幼眠恍惚一看,登时一惊:“张茂??”

他看起来年轻了许多,

等等,这不对劲儿!

宋幼眠又低头一看,发现自个儿竟然变小了,小手、小脚,全都小小的,穿着一身儿破破烂烂的旧衣裳……

一个离奇的猜测涌上心头。

难道……她重生了?

“住手!!”

小脑袋混浆浆的,但她立即爬起来。

因为她不仅认出了张茂,还认出那个病歪歪的小男孩。

那孩子……那孩子,她要是没猜错,那应该是她三舅家的小表哥,是她信哥?

“张茂你个王八犊子,赶紧放开我信哥!!”

小丫头一开口就奶声奶气的,顺手抄起一根木头棍子,眼神凶得好似一头小狼崽儿。

这棍子太粗太长了,而她的手又太小,一只手拿不住,只能用两只小手抱着。

突然用力一抡,砰地一声,

“啊啊啊啊啊啊!”

她眼前好似闪过一抹金光,一道暖流顺着小小的身体汹涌而出,力气全部聚集在一处。

以至于当棍子拍下的同时,张茂竟嘎嘣一声,断了一条腿,而后便是一连串惨嚎。

宋幼眠一脸懵逼,她这力气咋变得这么大?

突然看见白净的手腕上挂着一只乌木金纹的镯子。

宋幼眠:“??”

想起当年出狱后,曾为了生计四处奔波,甭管是在小饭馆端盘子洗碗,还是在工地扛钢筋水泥,又或者在菜市场摆摊等等,只要能挣钱,她几乎啥活儿都干过。

有次进货时老板拿这个乌木镯子当添头,她瞧那吉祥金纹很是好看,于是就戴在了手上,直至……

直至一场车祸,意外陨命。

当时鲜血汹涌,正好染红了这只乌木镯子,

但只一眨眼,血迹竟全都不见了,仿佛叫这乌木镯子吸收了一样。

可她伤得太重,本以为是自己弥留之际的幻觉,结果重生后竟然又看见这只乌木镯子。

难不成自个儿的重生,还有之前那恐怖的力气,全是这乌木镯子带来的?

“幼幼!!”

没管地上翻滚着惨嚎的张茂,嘉信灰头土脸的,眼眶青了一大片,脸颊也肿成个胖胖的大馒头。

他一骨碌地爬起来,急火火地冲向宋幼眠,走,回家,咱快回家!”

他一把牵住妹妹的小手。

宋幼眠又一怔,“信哥……”

当啷一声,棍子掉在了地上,她吸了吸自个儿的鼻子。

怔忡地看了嘉信许久,突然伸出小胳膊,一把搂住了嘉信的脖子。

“信哥!!!呜呜呜哇哇……”

黑河大队分为东西两边,宋家院子很大,院外围着半人高的黄土墙,年久失修的老房子看起来破破烂烂的。

“这贼老天,咋还突然下雨了?对了!咱幼幼呢,还有咱嘉信呢?”

家里烟囱冒着气儿,宋老太系着个旧围裙,简单地擦擦手,旋即四处找孩子。

老人今年已经五十来岁了,生了三儿一女,也算多子多福,只不过老人日渐消瘦,人也看着憔悴许多。

主要还是她小闺女宋晴岚那个病闹的。

癌症,肺癌!已经在山下做了个手术,但术后恢复情况并不是很好,叫大伙儿为她提心吊胆。

正好这时,灰蒙蒙的雨雾之外,两个小孩子手牵手,跌跌撞撞地往回跑:“奶,奶!”

嘉信没等进门就开始大喊:“妹妹挨揍了,奶,快出来!”

“啥??”

老太太一懵,赶忙飞奔而出,“哎呦,这咋整的?”

宋幼眠刚刚搂着她信哥嚎了一场,这会儿心情已经平静多了。

目不转睛地看着宋老太,活像看不够似的,一对儿乌溜溜的大眼睛,湿漉漉,泪汪汪,甭提多惹人心疼了。

更何况她之前挨了张茂一脚,还曾撞在黄土坝上,小脑门儿都磕秃噜皮了。

哪怕血已经止住了,但小孩儿大半边脸颊全是血的样子,也依然叫老人吓了一大跳。

与之相比,嘉信捏着小拳头,小眼神儿冷飕飕的。

“是张茂叔!”

“他跟人喝酒,不知从哪儿受得气,拿我俩撒气。看见妹妹就踹了妹妹一脚,还拿拳头打了我。”

“奶,我爷呢?我爹呢?让他俩揍他!!”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