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门毒后狠绝色 9.3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作者: 不知绿 主角: 云羲和 秦玄凌
60.57万字 0.9万次阅读 1.1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176.46
    累计字数
  • 45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74章
简介

将门嫡女云羲和,死在和亲远嫁的第五年。 她为了故国安定一忍再忍,仍逃不过前夫的算计,最终落了个被抛下城墙,国破家亡的下场。 临死之前最后一眼,看到死守国门的战神王爷秦玄凌,万箭穿心而死。 ......重活一世,她看穿圈套,设计逃生,步步为营,绝不允许自己再坠入深渊。 再次遇到秦玄凌,她迅速把握住了机会,为他治伤,替他解毒,直到看着他坐上皇位才安心。 一开始他冷若冰霜,“侄媳妇儿,男女授受不亲。” 后来他脸都不要了,“云家羲和,倾国倾城,是朕的皇后。”

第1章 重生炸坟

大顺,嘉正三十七年,春。

“小姐,小姐,快醒醒......”

一片惊惧混沌中,云羲和缓缓睁开眼,呆呆地看着面前的丫鬟小桃,她的脑子有些转不动。

这是怎么一回事?

她不是死了吗,被自己的夫君楚晟抛下城墙摔得粉身碎骨,应该一点渣都不剩啊,可是她怎么又看到了年轻时的小桃。

云羲和敛下眼神中的诧异,就着小桃的手喝了一口温热的茶水。

小桃安抚道:“小姐莫怕。今日咱们和二小姐去度空寺上香,正好求一道护身符,小桃给您缝在香囊里。到时候就再也不会做噩梦了!”

云羲和闭了闭眼,她又回来了!

这一年,她十九岁,是大顺镇国将军府金尊玉贵的嫡长女,和太子秦君泽婚期不过月余。

而楚晟,则是作为大周的晟王爷,前来大顺向皇帝秦苍恭贺寿辰。

原本一心一意待嫁的她,和楚晟是没有任何交集的。

这一日,她禁不住庶妹云莺儿的央求,二人相伴一起去度空寺上香。却不想,在回城时遇到了山贼,云莺儿躲进山林逃过一劫,而她却不幸落入贼窝,再被算着时间出现的楚晟英雄救美。

最后,楚晟抱着衣衫不整的她,说愿意为她负责。

再之后,她远嫁大周,成了大周的晟王妃。而云莺儿则代替她,嫁给了大顺的太子秦君泽,成了大顺的太子妃。

当然,重活一世,她已经知道了,从一开始,就是算计。

楚晟娶她,只是为了能在战场上牵制住她的父亲云烈。而云莺儿为了抢她的亲事,成了楚晟最大的帮凶。二人狼狈为奸,布下了天罗地网。五年后,大顺灭国,云家军无一生还......

云羲和掩下眼底的杀意,勉强笑了笑:“小桃,你去把屠二哥唤过来。”

屠二是她的父亲云烈留在府里的护卫,身手十分了得,是父亲从死人堆里捡回来的,对云家一心一意的忠诚。

她平复了一下汹涌情绪。再睁开眼时,屠二那粗狂的声音已经在车帘外响起:“大小姐!有何吩咐?”

云羲和轻声说道:“屠二哥,在咱们大顺边界,有一座梧桐山,你可知道?”

屠二道:“属下知道。”

梧桐山是块奇地,处在大顺、大周和西凉的交界处,属于三不管的地方,许多穷凶极恶被官府追捕之徒,往往都会选择逃亡到梧桐山避祸,也正因为如此,各方势力错综复杂。

屠二想着大小姐做事一向沉稳,这会儿问起这个地方,要交代的差事定然也不简单,于是他更加提起了几分精神。

云羲和又说道:“那屠二哥肯定也知道那位寻仙皇后的事情了。”

早几年,大周有位皇妃游历梧桐山时,不巧遇到天降雷火。梧桐山的神算子都说她是命好,被老天爷看上去当仙女了。大周皇室便顺水推舟,将那位皇妃封为问仙皇后,将她的棺椁埋在那里。

这种稀奇古怪的民间传闻,是大家茶余饭后最感兴趣的。

屠二又应了声是。

云羲和轻轻呼了一口气,掀开车帘,声音轻柔却坚定:“那就劳烦屠二哥,立刻回府一趟,挑上十几名死士,以最快的速度去将那问仙皇后的坟给炸了。”

屠二哥满脸诧异:“大小姐?!”

他很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怎么早上出门时,还是人美心善,沉稳端庄的将门嫡女,一眨眼的功夫,就要去炸别人的坟,大小姐,这是不是有些疯魔了?!

云羲和当然知道屠二的疑惑。

但她没说出口的是,那位问仙皇后,正是楚晟的亲娘。

当年问仙皇后死的蹊跷,但大周皇室为了掩盖丑闻,轻飘飘地就将此事揭过了。

可楚晟对他母妃的感情很深,每年忌日都会特意前去扫墓。在他当上皇帝后,更是第一时间,就将他母亲的棺椁接回了大周的皇陵。

所以。

炸了他娘的坟,楚晟这样的大孝子必然会快马加鞭前去修缮,也就不会再留在大顺算计自己。

看着屠二接了命令走远,云羲和目光顺着思绪飘走。

在这场算计中,随行的侍卫早就被买通了,见到山贼立刻就逃跑,只有屠二为了保护她,在围攻中丢了性命。

所以,干脆让屠二一个人先走,既能去做点有意义的大事,又能保住了性命。

而她不能保证对方没有别的后手,就只能顺势而为破了这场局!

马车又行了一会,就到了度空寺,度空寺地处偏僻,在大顺也并不十分出名,世家贵族的夫人和小姐们寻常是不往此处来的,很是僻静,寺中的香客不过寥寥几人。

马车才停稳,云莺儿那娇柔的嗓音立即响起:“长姐,咱们到度空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