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六零年代,萌娃有空间 8.8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年代重生
作者: 满怀一个夏 主角: 陈默 邵锦成 陈永峰
151.56万字 1.1万次阅读 3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711章 大结局 2024-02-04 17:22:08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284.32
    累计字数
  • 58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11章
简介

陈默前一世,就是一个惨。 差点被饿死,挨打、干不完的活,相依为命的哥哥陈永峰惨死,被逼嫁给后妈与其前夫的儿子,变态丈夫为了抢夺空间连个全尸都没给她留下。 这一世,她携超强空间,重生成萌娃归来。自然灾害缺粮食?不怕,有超级空间!有人欺负自己与哥哥?这一世,欺负我与哥哥者死! 虽已不期待爱情,但是幼时遇到他,相互陪伴成长的真爱,甜起来真是让人挡也挡不住! “默默是妹妹,不是童养媳!我怎么可以!” “默默,你是真的爱我?亦或是因为久伴成瘾?” 爽、甜宠、萌娃、空间、金手指。

第1章 她是鬼

你们相信吗?

她现在是鬼。

陈默沉默地看着眼前一派欣欣向荣的空间,她的身体是半透明的,漂浮在空中。

她是鬼,是这个空间的主人,也是被困在这个空间之内的‘囚徒’。

陈默眼神默默流转过空间的每一片区域,农业区,畜牧业区,矿业区,工业区,科技区,以及医疗灵液区,都在各自繁忙作业中。

目之所及,欣欣向荣。

她变成鬼魂留在这空间之内,已经十二年零一百二十六天。这十多年,她滞留在空间内,除了学习知识,读书,就是用神识控制空间种植生产,进行升级。

嗡!

陈默一直毫无表情的脸上,随着这一声嗡,表情由凝固变成震惊,然后涌上惊喜。

自从上一次工业区被升级建造完成之后,三年多古井无波的稳固空间,终于再一次发出了突破升级的梵音。在停滞了这么久之后,空间终于满级了!终于!

等待这一刻,她等了足足三年了!

平时对外界刺激没有任何感觉的灵魂体,此刻竟然感觉到了一丝发麻的震颤!

空间效率很高,并没有给她多余的时间去消化惊喜。

随之而来的是更加强烈的一声。

嗡!!!

这一次的震颤带着音浪向她袭来,陈默头部一阵晕眩,之后是剧烈的恶心。

四周的景象发生了变化,她什么都看不清,一片混沌,只觉得自己在无止境地下坠。

心脏好像被一只手紧紧地抓着,全身各处无比难受。

但,即便再难受,陈默的心中也是一阵阵压制不住的狂喜。

晕眩与恶心!这是她作为鲜活的人类的时候,才有的感觉啊!

这久违的身体感受!

让眩晕恶心来得更猛烈一点吧!这十几年来,一直作为鬼魂游荡的她,早就忘了这种切肤的身体感觉是什么样子。

空间好像专治不服,那种身体上的不适感真的越发地强烈。

在心里的狂喜与身体的极度难受之中,陈默失去了意识,彻底地晕了过去。

——

陈默生于1959年冬,永红县东沟村黄子屯的老陈家。

她有一个亲哥哥,陈永峰。

父母结婚七年之后,才怀上哥哥,生哥哥的时候是观音坐莲的胎位,所谓观音坐莲,就是胎位不正,脚朝下先生出来。

母亲生哥哥,挣扎了一天一夜,气血两亏。生完哥哥后久久未孕,又隔了多年,母亲三十多岁的时候,才又怀上了她。

在那个人多就是力量的年代,少子少女的女人,那就是不下蛋的母鸡。

他们的母亲,在嫁到陈家之后七年才生了第一个孩子,在未生育的头七年里面,公婆的谩骂、丈夫的看不起、邻居们的嚼舌根,让她身心俱疲。若不是陈家舍不得再出一份彩礼重娶,她怕是早就被离婚了。

母亲怀着陈默的时候,正好赶上三年自然灾害的开始,本来就身体孱弱的母亲每天吃着稀薄可照人的稀汤,挨饿的同时,身体内的各种养分被胎儿疯狂地掠夺着。

哥哥说,她生出来的时候,像个小耗子一样孱弱,只出生的时候微微哭了几声,之后自己躺在土炕上玩手指,总是一声不哭。

所以母亲给她起名,陈默,她就那样默默地来到了这个世界。

母亲生完她,压根就没做上月子。家里每天仅有的一点食物,都紧着陈老太太的小儿子,也就是老叔陈建强的嘴。

母亲不光一碗稠一点的粥都没喝上,更是被逼得生完孩子第三天就下炕干活。

厨房大缸里面的水最上面那层总是结冰,只能用瓢敲碎上面的冰,才能盛到碎冰下面的冷水来做饭。

那天的天气实在太冷,大水缸里面的水已经冻了厚厚的一层冰,母亲心里惦记着奶水不够吃的小女儿,一边习惯性地用水瓢去砸冰。

以往都是冰裂开,那一天是水瓢应声而裂。

陈老太太在东屋,像是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推开吱嘎的木门,化作一道残影就奔袭出来,那残影一把推倒陈默的母亲,导致她半个身子都浸到了大水缸的冰水里,之后那些推搡谩骂,哭天抢地自然不必说了。

自那天开始,母亲的身体越发地差劲,到了晚上全身骨缝都疼痛得难以入睡。

咬着牙生生熬过那个冬天后,全家的壮劳力,除了小叔子,都要去公社劳动,赚取工分。母亲随身带着给她做衣裳的布料针线,在全体休息的时候,偷偷躲起来做点针线活计,因为到家太晚了,天黑后啥也看不见,为了赶制陈默的小衣服,所以只能这样。

因为这事,她被告发了,说她耍滑偷懒。布料是早年她自己一点点攒下的,做针线也是休息时间,本来一切都没什么问题。

手里握着给陈默做裙子的小花布的时候,她饿得脱了相的脸上都是柔和幸福的光芒。但是,在这个时代,大家都穿灰色蓝色,都麻木地忍受饥饿,都蝇营狗苟地挣扎求生,你需要泯然于众人。当你在人群中特立独行的时候,你的所有行为都是问题。

布料被没收了,母亲也被罚去干更累的活,去给八里地外的林场拉油锯。

一来一去,每天十六里地,母亲每天挨着饿,来回地奔波,饿得发懵,喘着粗气,赶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抱起炕上的陈默,给她喂奶。

直到那天,饿得完全哭不出声音的陈默,再没有等来母亲的奶水。

母亲被木板车拉回来的时候,身体已经僵硬。母亲倒在路边,还挣扎着往家的方向爬了一段,家里还有嗷嗷待哺的小女儿等着她。她去世的时候,双手还拼命地伸向黄子屯的方向。

孱弱的身体,长久的饥饿,饥饿状态下哺乳,营养不良,被告发去做重体力劳动,每日来回十几里地的奔波,终于要了陈默母亲的命。

——

之后,哥哥陈永峰拼命护着比自己小八岁的妹妹长大。

在陈永峰刚满十六岁的时候,为了多赚几个工分,陈老太太迫不及待去送他去基建突击队干活,哥哥成为那里年纪最小的工人。

自陈默八岁开始,兄妹俩见少离多,每个月只能见一两面。

每次见面,哥哥都把她偷偷叫到西房山处,从破旧不堪的棉衣兜里面掏出一些熟黄豆粒,偶尔还有半个已经干巴,一碰就掉渣的黑面饽饽。这些都是哥哥舍不得吃,每日从自己牙缝里省出来留给妹妹的。

黑面饽饽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可是稀罕物。基建突击队也是偶尔发起总攻动员之后,才给每个人发这样一个饽饽。陈默拿到手里,自己啃一口,就递给哥哥一口,哥哥总是笑着说自己在工地吃过了,让她吃。

陈永峰的手在下面接着,等妹妹吃完,最后一扬脖,把掉在自己手里的饽饽渣渣送进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