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羞,刚睁眼就被糙汉相公亲哭 9.4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种田经商
作者: 小鹿鹿城呀 主角: 宋姣姣 盛淮安
35.15万字 0.7万次阅读 38.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64章 往后余生(终章) 2023-06-05 20:09:49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35.15
    累计字数
  • 6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64章
简介

【逃荒+种田+系统+先婚后爱】 宋姣姣一睁眼,成了古代一个霉运连连的农女。 天灾频发,全家逃荒前,为了半袋苞米把她嫁给盛家冲喜。 相公重伤不醒,婆母偏心,叔婶抢物资,还要应付饿红眼的流民。 不慌,咱有系统商城! 叮!发现古植物,奖励10个肉包。 叮!发现绝种蝗虫,奖励1只山鸡! 正当全村还在笑话盛家娶了个倒霉蛋时,却发现盛家日子越过越红火,就连那个短命鬼也渐渐好起来了! - 宋姣姣带领全家逃荒,改造极品,利用智慧发家致富。 深夜,糙汉相公掐着她的腰,“娘子等着,我挣军功,给你个诰命夫人当当。”

第1章 开局逃荒路

“以后,你就是盛家人了。”

便宜爹爹把她往前一推,喜气洋洋地扛着半袋粗面,溜得比兔子还快。

转眼,就摔了个大跟头。

宋姣姣倒吸一口凉气,快步上前,“爹,我扶你。”

“不、不用。”她爹弹跳起身,一瘸一拐地继续往前跑,连鞋子掉了一只都不管。

她又被嫌弃了。

宋姣姣撇撇嘴,转身看向新的家人们,扬起唇角努力留个好印象。

他们却惊恐得连连后退。

“娘,你糊涂啊!让宋家灾星给大哥冲喜,万一直接把人冲死咋办?那可是半袋粗面,节省点都够吃半个月了。”

“除了她,哪还有黄花大闺女给你哥冲喜?”老钱氏压下心底的慌乱,振振有词,“一点吃的,难道还比不上你亲哥的命吗?别忘了,他是因为谁才被土匪打成重伤的?”

“那可是灾星,老宋家这十几年就没顺过。不行,必须分家,我才不想被她克死。”

“二哥说得对,树大分杈,人大分家。就算不分家,娘你把粮食分一分,各家各自保管。”

盛家众人围着老钱氏闹上了,引人纷纷侧目。

逃荒路上粮食比银子还金贵。

家里穷得都快揭不开锅,老太太竟然还“斥巨资”娶媳妇。

纯粹就是败家!

难怪盛家两兄弟要求不分家,只分粮。

这事在逃荒路上一点儿都不稀奇,为了口吃的,甚至有人易子而食,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大昭朝战乱四起,天灾频发。北方已经快两年没下过一场大雨,田埂上连草根都被挖得干干净净。

为了活下去,大舍村的村长决定带领全村集体搬迁,到南边碰碰运气。

宋姣姣就倒霉的穿越到了逃荒路上。

特喵的,她那富二代老公因病去世,继承遗产第一天,竟然穿成古代被活活饿死的农家女!

说起来原身还真是霉运连连。

出生时天降大雪压垮家里牛棚,耕地老牛病死了。

他爹好不容易在县里大酒楼谋得一份跑堂的差事,隔天摔断腿了。

家里母鸡从来不下蛋,地里收成一年比一年差。

凭借一己之力,把住着青砖瓦房的宋家,拉到勉强温饱的及格线上。

一开始,老宋家也不是没起过抛弃她的念头。可谁扔谁倒霉,头破血流仅仅是小事。后来只好将她安置在草棚里,任其自生自灭。

如今已经是逃荒的第十天。

宋家没分给原主一粒粮食,刻意遗忘了她。

可为了半袋粗面,他们终于又想起来还有个黄花闺女,忙不连迭地嫁给盛家快要死的大儿子冲喜。

“盛家人口众多,粮食充足,兴许你还能捡回一条命,也算全了咱俩这场父女之情。”宋老爹抹着眼泪,把自个人感动到哭。

但他没有想到,原主早就饿死在结亲前一天。

咕噜!

宋姣姣肚子叫个不停。

饿,真的好饿!

这副身体已经好久没吃过半粒米,胃正在绞成一团,必须得赶紧找点吃的。

她满目期翼地望向,已经闹得鸡飞狗跳的盛家人。

“想分家?除非你们老娘死了。”老钱氏坐在地上撒泼,有粮食儿孙才孝顺。信不信刚分家,儿子儿媳立马翻脸不管她。

“那就把宋灾星送回去,咱家没有多余的粮食给她吃。”二儿媳妇方氏咄咄逼人。

“不行。”老钱氏咬牙坚持。

“有她没我们,娘你好好掂量轻重吧。”

僵持中,老三突然提议:“要不把大哥一家单独分出去?”

那怎么行?

宋姣姣眼看形势不对,朝着躺在板车上的盛淮安冲过去,伸手狠狠掐了掐男人的胳膊,一边惊喜大喊:“娘,相、相公醒了。”

男人身高八尺,体格健壮,胸前与上臂的肌肉鼓鼓囊囊,流畅的肌肉纹理,把打满补丁的黑色短打衫撑得几欲爆裂,浑身充满野性力量的美感。

再往上看,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鼻梁高挺……宋姣姣心中惊叹连连,混乱的脑海里忽然闪现一道流氓想法。

便宜夫君长得真不赖!

可惜无论她如何用力,盛大郎始终都没有睁开眼。

不争气的狗男人!

宋姣姣气得在心里破口大骂:你都要被家人抛弃了,还不赶紧醒过来。

“老天显灵啦。”老钱氏手脚利落地从地上起身,随意拍拍屁股的泥土,一个箭步冲过来,“大郎,我儿受苦了。”

其他人脸色瞬间刷白,蜂拥上前一探究竟。

只见盛大郎依旧阖眸沉睡,脸色苍白如雪。似乎疼痛难耐,那对剑眉紧紧蹙在一起。

被戏耍了!

“宋灾星,你竟敢骗老子?”盛二郎气急败坏,抬手就朝宋姣姣脸上扇去。谁知“喀嚓”一声,将腰闪了,疼得他眼泪汪汪。

“灾、灾星!”他抬手扶腰,抖得跟筛糠一样,神色惶恐,“娘,快把她送回去,在老盛家就是个祸害。”

宋姣姣退了好几步,一脸认真地咬牙坚持,“相公刚刚真的醒了,但听到你们说的话,气急攻心……”

盛家众人不免有些心虚。

不管宋姣姣是不是胡口乱绉,可万一……盛淮安真的曾经醒过来了呢?

尤其是经常被大哥摁着揍的盛家两兄弟,越想越怕,脸色几经变幻,双股战战兢兢。

分家的事情暂时无人敢提。

老钱氏不悦地瞪了宋姣姣一眼,新媳妇刚进门就闹得家里鸡飞狗跳,她决定给对方一个下马威,“你个搅家精,愣着干嘛,赶紧出去找点野菜。等着老娘养你,做梦!”

宋姣姣讽刺一笑,转而用力揪紧衣摆。

暂时还不能跟盛家人反目。

她的户籍文书还在老钱氏身上,这个时代没有户籍,就会被当成奴隶任意贩卖。

当务之急是赶紧填饱肚子。

她转身,朝山坳那边走。

可走了三四里地,入目处,黄土依旧一望无际,好不容易发现几棵大树,树皮也早已被扒光。

树下,还趴着一具尸体。临死前,那人还在往嘴里塞树枝。也不知是被噎死,还是饿死的。

宋姣姣浑身汗毛直竖,不免有着兔死狐悲的感伤。

难道也要饿死在这了?

好不甘心!

就在这时,脑海里忽然响起一个机械的声音——

【叮!恭喜绑定百科系统,发现远古蝗虫1条,是否兑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