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人在北凉,以势压人 8.9
作者: 蝉眠 主角: 徐凤年
131.64万字 1.4万次阅读 0.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26章 结局! 2024-01-30 17:55:58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47.49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26章
简介

穿越到危机四伏的雪中成为徐凤年,觉醒以势压人系统。 面对曾经拥有的太多遗憾太多不痛快,徐凤年表示这一世要拿回一切! 这一次,他誓要将徐字王旗插遍天下的每个角落! 老黄,那把落在武帝城的黄庐让我来拿! 大姐,我会让洪洗象提前骑鹤来接你! 徐骁,我娘的仇由我亲手来报! 北莽,来听听雄冠天下的北凉马蹄声! 离阳,你的国柞也该结束了! 红薯、青鸟、姜泥、鱼幼薇、裴南苇…… 西域、宝瓶、敦煌、清凉山、太安城…… 陈芝豹,你看见了吗?今日之天下是我北凉之天下! 美人美酒,名剑风流,天人长生,我北凉王徐凤年今日登基称帝! 试问天上仙人,何人敢来此人间?!

第1章 穿越雪中,觉醒系统!

“少爷?少爷!快看,前面终于要到陵州城了!

只要进了城就有大块肉、大碗酒了。”

被耳边浓重的西蜀腔吵醒的徐凤年悠悠醒来。

只不过此时的他眼里有着一丝迷茫。

这里是哪?

为什么会有人叫他少爷?

还有陵州城又是哪?

现代还有这么古老的名字吗?

徐凤年晃了晃沉重的额脑袋抬头向前望去,只见在自己面前露出谄媚笑容的老头佝偻着一副小身板,穿着一袭破烂麻衣,脚上踩在一双泛白的草鞋,背后还背着一个被破布包裹的长条状行囊。

这模样怎么看怎么像传闻中的丐帮……

下意识后退一步的徐凤年警惕地问道:

“你是谁?”

老黄一愣,怎滴,自家少爷睡了一觉后连他这个老奴都不认识了?

总不会是这些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真将自家少爷的脑子给熬坏了吧?

想到这里的老黄就有些焦急地开口道:

“少爷,我是老黄啊,黄阵图,王府的马夫……”

见到老黄越说越着急,徐凤年的脑海中像是有一道闪电划破了那片混沌,无数记忆分沓而至。

老黄,黄阵图,江湖人称剑九黄……

徐凤年,北凉,游历三年……

这里是竟然雪中的世界,这具身体是与他同名同姓的北凉世子的!

徐凤年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

不知为何,在他死后竟然穿越到了雪中的世界里!

有一说一,这个世界很危险,天上有仙人,人间有武帝!

而最重要的是很多人都想徐凤年死!

北凉里有人想他死,六国余孽里有人想他死,北莽里也有人想他死,就算是徐家效忠的离阳里还是有人想他死!

因为只要他死了,那没有了继承人的北凉将不再会是大家如鲠在喉的威胁!

穿越到这个四面楚歌、八方皆敌的时间点可谓是运道差到极致了!

就在徐凤年脸色变得难看无比的时候,脑海中忽然传来一声不知从何而起的铃声。

【叮!】

【检测到宿主危机,以势压人系统正在绑定中。】

【叮,系统绑定成功,宿主只需凭借自身实力或势力迫使有敌意之人低头即可获取奖励。】

【对方实力越强,系统奖励越好。】

……

系统?

来的真是时候!

徐凤年轻吐一口浊气。

有系统那就好办了啊。

况且要说势力,在这北凉,有谁能比他徐凤年这个北凉第一纨绔子弟的势力更大?

以势压人做个纨绔子弟也正好让他的敌人们放松警惕,从而能给他更长的准备时间来习武!

“走,老黄,我们进城!”

老黄看着自家少爷骤然改变的神态张了张嘴,露出了自己那缺了门牙的黄牙惊讶道:

“少爷,你认出老奴我了?”

徐凤年微微一笑:

“老黄,我刚才逗你玩呢。

走了六千里路,我是真有些乏了。

来,让我们进城好好吃上一顿!”

望着面前意气风发的少爷,老黄摸了摸因为徐凤年好善乐施而导致空空如也的钱囊后有些迟疑地开口道:

“可是少爷,我们身上可没银钱了啊。”

徐凤年呵呵一笑,大手一挥道:

“不碍事,陵州城就是我们自己家,回陵州城就跟回家一样!

回家吃顿饭还要掏钱吗?真是岂有此理!”

言罢,徐凤年就牵着那匹舍不得吃了的跛马率先向着官道上走去。

听见徐凤年这番颇具世子风范的发言,老黄裂开嘴嘿嘿笑了起来,显得十分憨厚可笑。

世子总归还是世子,那个味,对喽。

不过两人尚未进城就在城墙外头不远处发现了一个挂着杏花酒旗的摊子,一见到这摊子,两人一马就立即走不动道了。

游历三年六千里,他们已经是多久没有品尝过好酒好肉的滋味了?

此时两人一马的肚子不约而同的‘咕咕咕’响了起来。

徐凤年摸了摸干瘪的肚子,自嘲一笑,这一路行来不光委屈了自己的胃还委屈了自己的小兄弟。

现在终于能开开荤了。

徐凤年闻着酒香,迈着沉重的步伐寻到了酒肆中唯一一条空着的凳子一屁股坐下,接着用尽最后的力气重重拍了下桌子喊道:

“小二,上酒!”

听见徐凤年的喊话,身边的酒客俱都皱起了眉头。

原因无它,徐凤年此时胡子邋遢、衣服破烂、身有异味,怎么看都像是在街上行乞的乞儿。

与徐凤年一桌喝酒着实遭罪。

所以徐凤年身周酒客一个个都捏着鼻子站起身来离开了酒肆。

而肩上搭着汗巾的小二瞧见自家生意被这‘乞儿’搅和,心里便怒三分,再听那‘乞儿’要他上酒更是满脸不乐意的走上前去讥笑道:

“这位客官,我们这招牌的杏花酒一壶可要二十钱,虽然不贵但也不便宜。

所以往常我们一直建议囊中有限的客官最好进城左转,那里有一条酒渠可以免费畅饮。”

周边酒客一听这话顿时哄笑起来。

那酒渠里确实有酒,只不过那里的酒都是一些因为存放不当或是酿制出错的废酒!

那酒虽然免费,但是酸涩无比,就算再馋的酒客都不愿去喝那酒。

也唯有讨不得水喝的乞儿们才会在那里扎堆解馋。

小二这番话可是暗着嘲讽徐凤年两人就应该待在他们该待的地方呢。

面对小二带着恶意的讥讽,徐凤年不怒反喜。

他正愁在这人人皆知他是世子的北凉该如何以势压人,这不,机会就来了!

徐凤年微微一笑道:

“是吗?可我今日就要在你这喝酒。

虽然我身上现在没钱,但你这酒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听到这话,小二嗤笑一声,抱起双臂斜着眼睛看着面前这满脸灰尘、邋里邋遢的徐凤年道:

“没钱也敢学人吃霸王餐?

你当你是北凉世子徐凤年吗?

要是世子殿下来了,别说给酒,就是要把我的头做成酒杯饮酒都没事。

但你……呵呵,口气这么大也不怕闪了腰?

给我滚!碍眼的家伙!”

说到最后,小二脸色一变,卷起袖子露出虬结的肌肉,凶相毕露。

门口刚刚少说已经路过两波人,只是见到店内有这乞儿坐在这里,纷纷打消了喝酒的主意。

再让这乞儿坐下去,他们酒肆今日的生意就要黄了!

所以他已经懒得和眼前人纠缠了!

如果还不肯走,那就休怪他要动手了!

北凉素来民风彪悍可不是这种小身板的乞儿能对付得了的!

见到小二撸起了袖子,老黄麻溜的拿过背囊起身道:

“少爷,风紧,扯呼!”

听到撤退暗号的徐凤年轻笑一声,并没有如往常一般和老黄一起脚底抹油溜之大吉,反而是将拇指和食指放进嘴中用力吹了声口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