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离婚!陆律师蓄谋已久 9.1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听山 主角: 华浓 陆敬安
167.96万字 8.7万次阅读 0.6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67.96
    累计字数
  • 38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831章
简介

京港第一美人华浓把律政圈大佬陆敬安睡了,醒来甩了一块钢镚给他。 第二天,华浓求到陆敬安跟前,男人勾唇冷嗤:“陆某是衣冠禽兽,只值一块钱?” 华浓面上笑嘻嘻,心里mmp:“陆少可能不知道,衣冠禽兽在某种特定的时刻是夸奖。” “比如?”陆敬安语调清冷。 “床上,”华浓努力找补。 …… 华浓跟陆敬安结婚第二年,婚姻生活浓情蜜意,一度成为京港模范夫妻,直到……陆敬安前女友回来…… 华浓借酒消愁,发了条微博:【单身,寂寞,等撩……】

第1章 陆律师怎么会在我床上?

洲际酒店套房。

喘息声渐停,华浓的指甲在男人的后背上抓出道道血痕......

..........

仓促地敲门声将醉酒的人吵醒。

昨晚发生了什么?在她的订婚宴上,未婚夫前女友跑来放她们啪啪啪的视频。

让她沦为了全城的笑柄......

她借酒浇愁,睡了个男人......那男人还是律政圈里公认的阎王爷。

最关键的是,她当年年少无知追到人家,让人家当了自己一天的男朋友就把人给甩了。

陆敬安很长一段时间被京港圈子里戏称为“短哥”。

昔日前前男友见证她被前男友戴绿帽子之后来给她“实际”送温暖?

华浓觉得自己娱乐圈小白花的身份要被撕了。

“醒了?”男人靠在身边点了根烟,轻嗤了声:“华小姐跟未婚夫真有意思,各玩各的?”

华浓在心里骂了句很脏的脏话。

陆敬安伸长指尖捞过床头柜上的烟灰缸:“睡前前男友是什么心理?为了恶心前男友?”

“你俩还真是一个呼伦贝尔,一个锡林郭勒啊!绿的不见杂质。”

华浓裹着被子捞起浴袍搭在身上。

动了动脚尖转身,入眼的是靠在床头的男人裸着上半身,被子虚虚盖着下半身,指尖夹着根刚点燃的香烟。

整个人慵懒魅惑.....美的不像是凡间物。

深邃阴暗的眸子落在她身上,等着她开口。

陆敬安,京港律政圈太子爷,人人皆知,这狗东西出了名的难搞。

“陆律师怎么会在我床上?”

“这话得我问华小姐,”男人从床头柜的手机旁拿起了房卡在华浓跟前晃了晃。

华浓脸色变幻莫测,旁人怎么说来着?法庭上碰到陆敬安,内裤都别想穿走。

华浓啊华浓,你睡谁不好,睡陆敬安?

这周扒皮都已经载入史册了。

“昨晚我喝多了,希望陆律师别介意,”华浓一边说着,一边佯装淡然地走到床尾捡起白衬衫套在身上,浴袍落地,雪白的肌肤有些晃眼。

男人眼睛眯了眯,带着审视。

“华小姐每回喝多了都这么稀里糊涂地爬上别人的床?摁着别的男人强行上?”

华浓不想解释,毕竟她跟陆敬安这个前前男友的关系不算融洽:“算是吧!有时候多的话,一天还能爬两次。”

华浓捡起地上的包,从里面抽出一沓现金放在床尾长榻上:“洲际酒店的特殊服务最高规格三千一晚,这是五千,还望陆律师见谅。”

陆敬安看见华浓抽出现金时,脸色寸寸寡黑。

嫖他?

把他当鸭子?

“五千一晚,华小姐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

华浓似乎想到了什么,点了点头,从包里又抠出一个钢镚儿出来:“这才是陆总的价值。”

“呵——,”男人被气笑了,不仅嫖他,还侮辱他。

“订婚宴上被未婚夫绿了,绿你的人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秘书,华家跟霍家现在一团槽,华小姐说,我要是把你跟我上床的消息放出去,你能得到什么?”

陆敬安下床,勾起地上的浴巾围在下半身:”我要是你,绝对不做这种亏本买卖。“

”你本来就看不上霍方杰那种无脑二世祖,现在还被一个上不了豪门榜的女人给挖了墙角,我要是你,我都没脸出去见人了,华公主怎么说都是京港一姐,脸往哪儿搁啊?”

华浓啧了声:“跟陆律师有关系?”

“没关系,但是........”男人邪肆勾唇:“谁让我喜欢看你落魄呢?”

华浓气笑了:“看不出来啊,陆律师穿上西装人模人样的,脱了衣服也是个衣冠禽兽。”

“我等着你来求我,”陆敬安伸手掐着华浓的下巴,冷声开腔。

华浓扒拉开自己下巴上的狗爪子:“做梦。”

........

霍家,霍方杰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爸、我真没想过昨天会发生那样的事情,我跟那个女人就是逢场作戏。”

“逢什么场做什么戏?你以为你位高权重是不是?嫖个娼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

“爸、我也没办法啊!我跟华浓都订婚一年多了,她都不给我碰一下,我是男人我也有需求啊!”

“孽畜,”华晋刚走到霍家门口就听到这句话。

走过去就想抽霍方杰,手刚一抬起来——砰,晕倒了。

.......

保姆车里,经纪人盯着华浓的目光恨不得扒开她的脑子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

“你睡谁不好?你睡陆敬安,华浓,你不想混了?”

“你信不信陆敬安狠起来能举报你嫖娼。”

华浓心想,不能吧?

“那他不承认自己是鸭子了?”

“是你嫖娼损失大,还是他当鸭子损失大?华浓,你在娱乐圈的位置还没彻底站稳呢!”

“娱乐圈多少艺人想让陆敬安当自己的律师,你知不知道?”经纪人就差气得破口大骂了。

华浓头疼,勾着经纪人的胳膊撒着娇:“反正,我睡都睡了,你骂我也没用了呀!不如想想怎么公关才能让我不会亏太多?”

她刚接的代言、电影、广告,这会儿都在疯狂打电话询问情况,要是出了什么事情,违约金都够她喝一壶了。

经纪人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她一眼。

“霍家把霍方杰和那个女人都送出国了。”

“什么时候?”华浓一惊,她仇还没报,人就被送走了?霍家在搞什么飞机?

“你在开玩笑?”

“我开什么玩笑?你爸在他们家被气昏晕过去了,要不是看在你爸的面子上,他们给你什么解释?现在你爸生死未卜,人家肯定要早做打算,毕竟那个女人怀孕了。”

华浓:..........

华浓本想着下午去做个spa的,毕竟昨晚在陆敬安手底下没讨到什么好处,被压榨的就剩下灵魂了。

还没付诸行动,杨女士电话就过来了。

“你爸要死了,赶紧回来。”

华浓坐在保姆车里拿着保温瓶喝着枸杞茶:“老说要死了,到底死不死的了啊!”

“问那么多?你二哥和那几个私生子私生女都在路上了,再不回来,你一毛钱都拿不到。”

华家老爷子是个痴情种,这辈子最爱的就是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到死都没变过。

一把年纪了,还不断有私生子找上门来,她亲妈,老爷子的第二任妻子杨娴女士,对这些事情早就见怪不怪了,老爷子多少私生子她是无所谓了,但该她的家产少不了。

华浓回到华家老宅,杨娴立马就拉着她进卧室了:“一会儿你去问问律师,看看财产是怎么分的。”

“不是问过了吗?没立遗嘱。”

“我看你爸这回是真不行了,我们得找好律师以防万一。”

“找谁?”

“陆敬安。”

“噗————,”她刚把人睡了,这会儿去求他?

“换个律师。”

“他是京港的不败神话,”杨娴看着她,一脸沉重。

“妈,我刚把人睡了,这样不太好。”

“这不正好?约完炮好办事儿,难道让那些私生子私生女来争夺你的财产就好了?”

华浓:.........

“浓浓,一百个亿和十个亿,你选。”

华浓心想,这种傻逼选择谁会选错?肯定是一百个亿啊。

“你刚出事儿,霍家现在看准了你爸要不行了,举家都到国外去避风头去了,你什么都捞不到,没了你爸的支撑,你拿什么生活?累死累活在娱乐圈赚的那点辛苦钱?到时候,你的豪车豪宅,你的爱马仕都得拿去卖了,你还想坐着私人飞机去逛街?在过个一年半载霍方杰抱着孩子牵着老婆到你跟前来晃荡,你咽的下这口气?”

咽不下,她可以穷,但是不能接受霍方杰那个傻逼带着老婆孩子到她跟前来耀武扬威。

这是耻辱!!!

“我马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