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霸星河 7.4
作者: 愁城旧事 主角: 乐天
218.84万字 0.1万次阅读 0.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后记 2023-04-07 11:45:1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562.27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08章
简介

这是一方丢失历史的奇迹世界,大陆如同积木,堆砌出光怪陆离,人类祈望星河,却不知归家路。 铁甲龙驹,暮光龙骑,移城迷宫,沉浮地,月出云,悬空界……少年乐天,生于未明,长于暮光,将以己身之传奇,演绎命运乐章。

第一章 微光少年(求收藏!)

有历史记载以来,暮光大陆的地表便被数之不尽的奇怪生物盘踞着……人类地诞生似乎是个错误。

怪物们强大而嗜血,人类地先民几无抵抗之力。

为了延续种族的长存,濒临灭绝地先民们只能委曲求全,向着地下索求生存空间。

漫长地岁月,在恐惧地驱使下,先民们用不屈的意志打造出一个座座地下城市。

借助着这些地下城市的反哺,人类熬过了最黑暗的时代,得以让整个族群暗自成长。

故事,将从一座叫做微光的小城娓娓道来。

……

“有的人喜欢晚上做梦,有的人喜欢白天做梦,乐天,你怎么不分白天黑夜都在做梦呢?”低沉的嘲笑声音回荡在微光小城里,阎父随手将一袋钱币扔在地上,重重说道:“就这点钱,你就想娶走我的女儿,痴心妄想,给我离开!”

微光城不大,四面都是岩壁,此时阎父声音一起,响彻了半座城市。

“伯父,我和夕怜自小青梅竹马,向来两情相悦,钱不够我还可以挣,还请成全啊。”乐天捏着拳头,目光炯炯盯着阎夕怜的父亲开口恳求道。

乐天生来便是孤儿,活了十五岁,与捡到自己的老瞎子相依为命,挣钱生活不容易。

一脸傲慢的阎父正了正头顶滑稽的方冠开口奚落道:“乐天,你懂不懂什么叫门当户对?你一个孤儿,我怎么可能把夕怜嫁给你呢?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乐天看着阎父,这个瘦骨如柴的中年人自诩为作家,其实就是个过了气的小说写手。这年头八娼九儒十丐,每逢铁甲龙驹过境,阎父把如山堆积的书稿卖给盗版书籍商人,换取微薄的润笔费,图一年的温饱……简直混得一塌糊涂,没见比自己强在哪里,可这个老家伙骨子里却十分自命清高。

“爹爹……”夕怜委屈地开口,似乎想要打圆场。

阎父一记耳光扇在了阎夕怜的脸上!

“死丫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给我立刻回屋里,没我的命令不准出来!”阎父对自己的女儿怒斥道。

可怜的阎夕怜捂着脸嘤嘤哭着跑进了屋里,把自己锁在了狭小的房间里。

见夕怜挨打,乐天急了,当即挽怒道:“有什么冲我来,再打我老婆我和你不客气了。”

阎父一听到乐天的话,当即怒道:“谁是你老婆?乐天,你这个不学无术的小泼皮,老夫义正言辞的告诫你,休要辱我女儿清白!夕怜她才及笄年华,尚未出阁也未经人事,身清如玉名节如山,你要是再往她身上泼脏水,老夫和你不死不休!”阎父指着乐天破开大骂着,情到激愤,竟然从身后寻来一把生锈的菜刀比划起来。

“不要说这么多废话,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和夕怜天生一对,你就不要从中作梗了!说吧,你要多少礼金才让我把夕怜娶回家,我就是砸锅卖铁也把这事儿给办了!”乐天理直气壮说道。

阎父低吼道:“我的女儿琴棋书画针线女红样样精通能歌善舞门门不落,生得也如花似玉闭月沉鱼,本就是嫁入豪门尽享荣华的命数,怎么可能会跟了你在这苦寒之地吃了上顿没有下顿?”

乐天不服道:“那我也比你强,你连自己都养不活,怎么养活夕怜!”

阎父气极:“乐天,你自己也该有自知之明,你找一面镜子照一照,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你没本事,连个姓氏都没有,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娶我女儿?”

乐天心中一股子怒火冒到了喉咙,几欲开口,却理屈词穷,不知道说什么好。

阎父摆摆手道:“休要在我家继续聒噪,你快快滚吧。”

说完这话,阎父转身而去,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显然是没得谈了。

乐天悲怒不已,捡起地上的钱袋,转身离去。

真是该死啊!

自己没钱,没本事,又没有家世,连姓都没有,所以被阎父看不起,好好的提亲,却成了赤裸裸的打脸。

乐天越想越恼,这一刻自傲和自卑齐齐折磨着自己,内心好生难受。

怎么办才好?

……

默默走回猎人酒肆,换上店小二的服饰,端起酒壶,乐天怔怔发呆。

自己是个孤儿,自幼和拉二胡的瞎子叔相依为命,寄身在这微光城的猎人酒肆,给酒肆老板娘打起了长工,自己委身店小二之职,一干都好多年。

瞎子叔正坐在吧台上拉着嵇琴,一曲不南不北的腔调唱响,房间里数不清的酒鬼哇哇大叫。

突然!

一股悸动徘徊在心头。

没来得及搞明白怎么回事,忽然,天地崩裂地动山摇!

乐天站立不稳,险些摔倒在地。

放下手中酒壶,乐天奔出酒肆看向四周。

原本城市上方上悬挂的能源灯已然熄灭,漆黑的头顶,岩层咔擦作响,接着,巨大的岩块从头顶坠下,砸落在城市的建筑之中!

天上,一道紫色的灰光从崩裂的缝隙中照射进来!

几乎同一时间,整个微光城响彻骇人的警钟声!乐天想起,上一次听到这样的警钟时,地表上的怪物突破安全门,险些将整个微光城占领!

暮光大陆并不是人类占据主宰的地方。

形形色色恐怖的生物盘踞在地表,人类只是食物链中挣扎求存的普通一环而已。

这么多年,微光城市可以悄然存在,保全城市里数千城民,全因为这座小小的弹丸之城修建在地表之下,凭借优秀的伪装和坚固的防御以及自绝出路的封闭!

头顶的岩层,禁锢了人们向往的自由,但也带来了安稳的生活。

然而此时,头顶的岩层崩裂了!

这和天塌下来了没什么区别!

岩层裂缝越来越大,坠落的碎岩持续毁灭着微光城市之中为数不多的建筑,正一副末日场景。

一块巨大的岩石从天而降,就落在乐天身前不足一丈的地方,巨岩地面发生碰撞,绽开的岩石块扑面而来,打得乐天浑身生疼。

刚才自己和死神擦肩而过。

乐天来不及后怕,却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从天而降的并不只有碎岩!

远处,一具白森森的骨架正颤颤巍巍从地上爬起身!

这具骨架高达两米,浑身上下除了白得渗人的骨头外再无一丝附着物!活生生的骨架转动着颈部,一颗硕大的骷髅头不停四周张望着。

骷髅头空洞的双眼隐隐有猩红的光彩闪烁,乐天看得不太真切,但骷髅头反犬的森然獠牙却是实实在在!

骷髅骨架缓慢站起身,适应了撞击之后的平衡感,然后两只白骨森然的骨爪探出,拉扯间就近撕裂了一间房屋,直接从中抓出一个活人大肆撕咬起来。

这个被骷髅抓住的可怜鬼,面对恐怖的骷髅头,显然还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便被狰狞的獠牙便直接开膛破肚!

猩红的鲜血如同一道虹流直接被骷髅吸取,血浆从那人胸腹中奔涌而出,一滴不剩注入到骷髅的口中。

天啊!

这没有血肉和皮囊的骷髅饮下的鲜血竟然直接循着骨架往复流动,森然的白骨顷刻间泛起了红润的诡异光彩。

直到那人鲜血被吸尽,骷髅空洞的瞳仁之中红色凶光已然大作。

扔掉如同败革一般破烂的干尸皮囊,骷髅发出一声恐怖的咆哮声,任谁都可以感知到骷髅发自内心的快活感。

骷髅很快活,乐天却极不快活。

惊恐之中,自己想起这些骷髅怪物的名字---不死恐尸!

这是一种不死生物!

恐尸生前可能是人类,也可能是类人族群,它们死后灵魂遭到诅咒奴役无法超脱轮回,只能寄生尸体继续为祸人间……生前越加强大的生物,死后变化成的恐尸就越加强大恐怖!

天空中坠落而下的白骨越来越多,乐天想到了正在不停下锅的饺子。

去他娘的饺子!乐天拔腿就跑!

“乐天,你去哪里?”身后,肥胖如猪的老板娘追了出来。

“我去夕怜家!”乐天大声回答。

乐天朝阎家跑去,夕怜还在家呢,自己可十分担心她的安慰。

奔跑在街道上,此时的微光城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到处都是哭叫和喊杀的声音,不时还伴随着hei火药爆炸的惊响。乐天知道,这是城市里的民众正在自发抵抗入侵生物!

这座城市里面的人一多半都是好狠斗勇刀锋舔血的亡命之徒,大家万里迢迢来到这里只为了去到暗黑地域狩猎和采集,然后贩卖到外界谋个横财。敢做这一行的家伙,自然是有战斗力傍身的豪客,此时怪物入侵,当然不会坐以待毙,撸起袖子只管干!

机巧地避过了两只刚刚落地的不死恐尸,乐天来到了阎家的门外。

此时的阎父正惊恐不安地站在自家门口,一副竹竿身材冲着天空仰望。

“末日之灾啊,莫非天要亡我?”阎父哭哭啼啼,刚才训斥自己的威风已经荡然无存。

“夕怜,快出来,不死恐尸杀进城了,赶快避难!”乐天闯进阎家,从闺房里拉出了心爱的夕怜。

“乐天救我……”阎父早已经没有了横刀立马口诛笔伐的利落,老家伙一把扑倒在乐天脚下,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般死死不放手。

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夕怜他爹简直就是检验这句话的模范标准,刚才骂人精神十足,菜刀舞得不要不要的,这时候却连逃命的力气都没有了。

拉起“老丈人”,手挽“小媳妇”,乐天大步朝着避难所逃去。

微光城市孤悬于人类统治势力之外,四周怪物环伺,筑城之时,不可能没有考虑到有朝一日遭遇灭顶之灾。所以,在城市沦陷的预案里,借助避难所的坚固防御,至少会有一部分人能够长期生还。

避难所是求生的不二选择!

穿过了火焰燃烧的街道,乐天充当开路先锋,几次提前预警,成功避过了不死恐尸的注意。

然而,向着避难所方向跑出不远,乐天便发现这条路走不通了!

原来,地表怪物大举入侵,大量人群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逃往避难所,追逐活人的不死恐尸大多都被吸引到了避难所方向!

乐天惊恐地发现去往避难所的道路上至少盘踞着几十只牛高马大的恐尸!这等数量的怪物,自己拼了小命也不可能过得去,硬闯只会当送餐的快递小哥。

此时微光城到处都是恐尸的咆哮声,除此之外,乐天还看到一些别的怪物的身影……一些凶名足以支配恐惧的可怕怪物。

这时候,几只恐尸远远的追了上来,这些身高超过常人的怪物纵跃之间有着惊人的协调性,短短数十秒便到了自己近处。

该死的老丈人眼见恐尸追到,双腿又不争气的软了,一个踉跄摔了个狗吃屎。

乐天和夕怜伸出手,使尽力气将阎父扶了起来,转身正欲再逃,但为时已晚,跑得最快的一只恐尸已经到了自己身前!

看着獠牙和白骨,乐天有些头皮发麻,一股热血冲进了脑浆里!在生与死的间隙,自己做了最后一件事---把夕怜往自己的身后拉了拉,用自己的身躯挡在了她的身前。

若是要死,我也该死在你的前面!

恐尸犬错的獠牙铿然挣开,摩擦的声响清晰入耳,裂开的颚骨呈现出巨大的咬合角度,没有丝毫的犹豫,恐尸朝自己的脑袋咬了下来。

这个家伙长得可真是丑陋啊,乐天最后一个念头居然是如此。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把厚重的开山刀横搁在了乐天的面前。

端的是好刀!

精钢锻造千锤百炼,刀身上身经百战的纹理划痕清晰可见,一看就是好刀。

刀好,刀的位置摆的更好!

恐尸一口啃下的獠牙终究没能穿过厚实的开山刀,而恐尸凶悍的上下颚骨正好咬在了刀身上,尖牙和精钢之间传来了较劲的咔嚓声!天知道恐尸的骷髅口有多强的咬合力,但听刀身上传来的摩擦响动,令乐天几度感到自己的牙疼。

激烈的僵持是短暂无比的,紧接着,被丧尸咬在嘴里的开山刀不可思议的绽放出一道金黄色光晕。

这股金黄色的光晕几乎微不可查,但乐天的目光距离刀身近在咫尺,所以看得真真切切!

随着光晕的生起,开山刀仿佛活了过来!

没错!

开山刀的刀身仿佛黑鱼精的脊背一般猛烈震动起来,这震荡的幅度生猛无比,恐尸强悍的咬合力再也钳制不住开山刀,一瞬间,开山刀荡开了不死恐尸,令恐尸巨大的骨骼身躯不由自主地后退开。

趁着这个空隙,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了乐天的后领,将乐天往身后一扔。

乐天感到自己在腾云驾雾,不过飘飘然之感还未生起,整个人便摔倒在了地上。

乐天从地上爬起身环顾四周,发现天空中有许多道红黑加身的英姿飘飘洒洒落下,正加入了城市的防御战争之中。

“暮光龙骑!”乐天认出了拯救自己性命的男子黑色盔甲上的标志!那狰狞的龙头仿佛在甲胄上嘶吼,鲜活得就差脱困而出。

铁甲龙驹来了!

乐天心中大喜!

隶属“屠尸车行”的暮光龙骑军团是人类最伟大的骄傲,这些敢于行走地表纵横万里的勇士驭龙而来乘铁甲而去,是自己崇拜的目标。

暮光龙骑到了,微光城有救了!

……

提着开山大刀的暮光龙骑救下乐天以后便全心全意和恐尸周旋起来。

紧张对峙之后,恐尸率先发动了攻击,一双白森森的骨爪横扫而至!

这个生前是山丘食人魔的大家伙死后骨架远远高大于常人,双臂硕大的骨爪扫击下,猛烈的腥风扑鼻而来。

暮光龙骑大喝一声沉腰蹲马,个头猛然挨了三分,堪堪避过了恐尸的爪击。

接着,龙骑手中早已经激荡不已的开山刀斩出一道恢弘的白练,白练如丝绸织般光华夺人眼球,几乎没有任何停滞,斩在了恐尸的腋下!

刀锋至,白练隐没,随后一阵金铁闷响传荡开,令乐天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刀锋一往无前,斩碎了恐尸的胸腔肋骨,齐整地切出一道裂口,横着对剖了恐尸!

长刀落地,在地面的不朽淬钢上出现了一个巨洞!

当初为了防止城市在地下塌陷,修建城市的时候,地面都是使用高强度的淬炼精钢铺就而成,然而此时,坚不可摧的地面竟然被长刀斩出了一个巨洞!

刀锋斩过,恐尸的上半截身躯不可抑制地齐胸而断,缓缓滑落地面!

暮光龙骑手起刀落斩掉一只恐尸之后,转过身又迎向第二只进击的恐尸!

怡然无惧,龙骑开山刀一震,脚下连连踏步,竟然直接跃上了半空!半空,暮光龙骑刀锋掠动,人如空中猎鹰,刀如空中长虹,声势惊人地从恐尸头顶飘飞。

顷刻,龙骑潇洒落下以手杵刀半跪于地,一息的功夫,天上掉下来一物,赫然是恐尸硕大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