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二章 逃往须弥山(终章)

书名:
九州灵纹纪
作者:
妙文小鱼
本章字数:
4496
更新时间:
2020-11-30 22:42:40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王朝征战

从北方冰原到南方的无尽之海,从风暴平原到贫瘠的青荒高地,帝国军团战士的脚步踏遍每一寸山河,用手中的战刀开拓无垠疆土……
已完结,累计178万字 | 最近更新:第七百八十章 大结局

第一章 皇陵邢徒 (求收藏)

书名:
王朝征战
作者:
白色孤岛1
本章字数:
2271

远东王朝皇陵,呼啸的朔风如同刀子般凛冽刺骨,天寒地冻,滴水成冰,黑压压地云层压向大地,空气沉闷地让人窒息。

少年邢徒林川穿着破烂的单衣,嘴唇冻得发紫,背着几十斤的巨石朝着山顶艰难地跋涉,赤脚在积雪里留下深深的脚印。

突然林川感到脸上一阵冰凉,他抬起头,灰暗的天空中晶莹剔透的雪花缓缓着落了下来。

“真晦气……”林川小声地咒骂着,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三个星期,然而大雪也足足下了半个月,如果再这样下去,迟早要被冻死。

林川的心情极度的糟糕,三个星期之前自己还是共和国的特种兵王,没有想到一觉醒来却附身到这个和自己同名的邢徒少年身上,成为远东王朝的一名在生死线挣扎的奴隶。

三个星期以来,林川无时无刻不在想逃脱这个糟糕的地方,但是远东皇陵戒备森严,而自己的身体太过于虚弱,最终不得不养精蓄锐,等待机会。

“啪!”突然一条血色长鞭朝着林川抽来,猝不及防之下,他的臂膀顿时出现一道长长的血痕,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一名凶神恶煞的守备士兵正狠狠地瞪着林川,提着血色长鞭,大声呵斥:“卑贱的邢徒奴隶,你想偷懒吗!”

林川心中的怒火如同沸腾的岩浆一般滚滚升腾,即将到了爆发的边缘。

林川已经受够了,身为共和国军人,现在变成一名猪狗不如的邢徒,每日修建皇陵工作十多个小时,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还要受到守备士兵随意的殴打欺辱!

他狠狠地回瞪着守备士兵,眼底闪过一抹凌厉的杀机,手臂青筋暴起,一股狂暴的气息朝着守备士兵笼罩而去。

“你……你看什么看!”守备士兵被林川凌厉的目光看得心底发怵,背脊发寒,忍不住后退,不过一向作威作福的他依然呵斥出声。

“怎么回事?”附近的几名驻军士兵感受到这里的不同寻常,手按刀柄,走了过来。

看到几名全副武装的驻军士兵凶戾的目光,林川咬了咬牙,最终还是压下了心中的火气,大丈夫报仇十年不晚,现在自己势单力薄,身子虚弱,和这些驻军士兵厮杀无疑与以卵击石。

林川选择了暂时了隐忍,冷哼一声,背起地上的石头,继续前行。

平日里凶狠的驻军士兵看到林川离去的背影,发现自己军服被冷汗湿透,刚刚那一瞬间的杀机让他心有余悸,眼珠转动,最终还是挡住了准备追上去的同僚。

皇陵邢徒数十万,都是远东王朝各个行省押解而来的亡命之徒,驻军士兵虽然凶狠,但是如果真的逼急了这些邢徒,惹得他们发起狠来,驻军士兵也讨不了好。

大雪缓缓落下,大地一片雪白,但是邢徒们并没有因为天寒而能够得到休息的机会。

从天空俯瞰,偌大的皇陵一片忙碌,邢徒们在驻军士兵的监视下,将那些从云山山脉之中砍伐的巨大原木,从数千里外开凿的数百斤的巨石搬运到山顶。

远东王朝五十六行省,地域广阔无边,传承三百年的王朝皇帝死后的陵寝自然也是修建的格外恢宏磅礴,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邢徒们的血泪之上。

…………

“开饭了,开饭了!”直到夜幕降临,林川他们这一队邢徒才轮到吃饭。

邢徒们都是各个行省的罪犯奴隶,伙食自然也是好不到哪里去,每人每顿饭就是两块黑面馒头,要不是修建皇陵需要他们出力气,说不定黑面馒头都没有。

一大框的黑面馒头刚刚送过来就被如狼似虎的邢徒们哄抢一空,林川凭借着自己的聪明,也捡漏拿到一块。

望着手中黑乎乎的黑面馒头,林川无奈地摇摇头,自己的身子还是太弱了,仅靠这数量稀少的黑面馒头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恢复体力,逃出这囚笼,看来得想一些办法……

虽然黑面馒头毫无营养,又粗又糙,只能让自己不饿死,但是对于已经又累又饿的林川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食物了。

正当林川准备将这粗糙的黑面馒头吃下时,突然一只蒲扇大手突兀地出现,从林川手中将仅有的食物夺了过去。

林川抬眼望去,本该属于自己的黑面馒头已经被一个浓眉大眼的壮汉塞进了嘴里,林川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由于担心邢徒暴乱,王朝给邢徒们提供的食物仅仅能够维持身体运转,为了吃饱饭,弱肉强食的规则在这里演绎的淋漓尽致,以强凌弱在这里已经是家常便饭。

林川穿越的这具少年身体虚弱,但是林川靠着自己的聪明每天都能够抢到食物,不至于饿死,但是没有想到,今日到嘴的食物被抢走,欺负自己太弱?

林川已经饿了一天,现在已经饿得头发昏,在这天寒地冻的天气里,如果不补充食物,林川很怀疑自己能不能活到第二天天亮。

壮汉狼吞虎咽地吞下了那块本该属于林川的食物,虽然林川的目光让他很不爽,但是对于弱者,他根本不屑一顾,在他眼里,这个弱小的小子根本活不过今晚。

他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准备离开,今晚他已经抢了五块食物,已经足够了。

正当他刚刚转身时,突然有邢徒发出惊呼,只见林川宛如一头猎豹一般从壮汉身后朝着壮汉猛扑而去,林川的手中握着一块冰冷的石头,狠狠地砸了下去。

林川知道自己身子虚弱,不能正面和这个壮汉对阵,所以他选择了壮汉转身的时机。

随着凄厉的惨叫,壮汉捂着头翻滚在地,猩红的鲜血滴在雪地里,格外的显眼。

壮汉的头颅已经被林川砸破了一个窟窿,正在往外冒血,林川浑身散发着野兽般的气息,举着带血的石头,朝着倒地的壮汉走了过去。

“小子,你不要乱来,他大哥是五队的头领!”有人善意地提醒。

有人叹息地摇摇头:“这小子疯了——”

对于周围邢徒们的错愕,惊讶,林川摇摇头,对于林川来说,缺少食物已经威胁到他的生命,如果自己不做点什么,在弱肉强食的邢徒之中,自己的食物以后还会被抢。

壮汉的鲜血不断涌出,染红了大片的雪地,看到步步逼来的林川,壮汉愤怒不已,他没有想到,自己阴沟里翻船,被一个不被自己看在眼里的弱小邢徒给放翻了。

壮汉忍着剧痛挣扎地爬了起来:“小子,我要活刮了你!”

林川面色森然,趁着壮汉没有站稳,铁腿横扫,壮汉扑倒在地。

林川眼中杀机闪现,一咬牙,手中坚硬的石块朝着壮汉抡了下去

“卑贱的小子,我大哥不会放过你的!”壮汉惨叫着,口中大声威胁。

林川冷笑一声:“我也不会放过你!”,手中的石块狠狠地猛砸下去。

“这位小哥,住手吧,再打就要出人命了!”看到林川凶狠的模样,有围观的邢徒大声提醒。

“饶命……大爷饶命啊——”

壮汉此刻已经失去了反抗的力量,鲜血淋漓,口中不断告饶,林川知道,已经得罪了,就算现在绕了他,将来也不会放过自己。

“德彪来了!”邢徒之中惊呼一声,让开了一条道路,只见一名铁塔般的壮汉阴沉着脸,带着一群满脸横肉的邢徒朝着这边而来。

“小子,住手!”五队头领德彪远远地看到自己的弟弟浑身是血,被一名身材瘦小的邢徒压在身下,顿时怒吼一声。

看到德彪的怒吼,林川脸上嘴角上扬,摇摇头,手中的坚硬石块狠狠地砸下,随着咔嚓一声,壮汉的头颅碎裂,惨叫声戛然而止。

“啊!”周围的邢徒们都是惊愕不已,楞在了当场。

“弟弟!”德彪看到自己的弟弟被林川砸碎了头颅,顿时双眼要喷出火来,虎吼一声,冲了过来。

林川喘着粗气,刚刚压制壮汉已经消耗了他所有的力气,现在他已经无力站起来了,自己的这具身体太弱了,望着愤怒的德彪冲了过来,林川潸然一笑,他知道,自己肯定会被他撕成碎片。

突然周围传来铿锵有力的密集的脚步声,在火把的照耀下,大批全副武装的守卫士兵朝着这边奔了过来。

冲向林川的德彪看到周围出现的守备士兵,脸色一变,停住了脚步。

守备士兵刀剑出鞘,雪亮的战刀闪着寒芒,冰冷的刺枪让人心寒,被包围的邢徒们顿时惊恐不已,急忙蹲下。

一名身穿红色战甲,披着猩红色披风的守备军官跨步而出,凌厉地眼神扫了一圈被围的邢徒,面色阴沉。

军官目光在林川的身上短暂停留后,转向了蹲在地上的德彪,冷冷地问:“德彪,你在闹事?!”

德彪顿时汗如雨下,急忙指着林川说:“长官,不是不是,我没有闹事,我的弟弟被这小子杀了,你可得为我做主啊——”

军官不耐烦地冷哼一声,将头转向林川,蹲在地上的德彪眼底闪过一抹狠色,皇陵邢徒杀人,可是要以命抵命的。

军官凌厉的眼神注视着面容清秀的林川,林川也扬起头和军官对视,眼中充满了倔强,军官不满地冷哼一声:“抓起来!五十军棍!”

周围的邢徒们倒吸一口凉气,五十军棍下去,怕是林川这条命也就没了,德彪则是对林川充满恶毒的目光。

以命抵命分为很多种,直接砍头反倒是最为简单的,军棍打死则是遭受很多痛苦,这正是德彪想要的。

两名如狼似虎的士兵越众而出,将林川按倒在雪地里,沾满暗红色血迹的军棍呼呼地朝着林川屁股招呼。

伴随着啪啪声,军棍狠狠地打在林川屁股上。

巨大的疼痛从屁股上传来,执刑的守卫士兵狠狠地轮着军棍,林川疼得已经咬碎了牙龈,随着时间的推移,最初的疼痛已经变得麻木,虚弱的林川慢慢失去了意识。

最终失去意识的林川像死狗一般被扔在了雪地里和德彪的死尸躺在一起,滴水成冰的天气里,或许明日他们都将变成冰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