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拜堂 完结

书名:
三界为聘:王爷有喜了
作者:
碧云天
本章字数:
6307
更新时间:
2022-09-06 18:13:12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我把全修真界卷哭了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一介孤女江月白,翻山九重上青云,只为觅得仙人路,放浪天地踏云霄。 修仙之路,逆天而行。 与天争,与地争,与人争,与己争。 师姐日诵十卷经,我便读书到天明。 师兄舞刀百来回,我便弄枪星夜归。 师父炼丹通宵坐,我便丹炉火不灭! 卷不死自己,就卷死别人,争取卷哭全修真界。 【你专注炼丹,由于你卷得太狠,丹炉不堪重负爆炸了,炼丹熟练度-1】 【你搬来铁锅继续炼丹,意外发现铁锅控火更容易,药材受热更均匀,炼丹熟练度+5】 【恭喜,你的炼丹术升级了!】 * 注:前期有修仙数据面板,吐槽属性,不加点不奖励不任务,出场率低,后期废弃,不喜勿扰,弃书不必告知! * 白嫖请有白嫖的基本素养,除了夸我,白嫖请不要发言! * 无CP!
已完结,累计259万字 | 最近更新:第19章 后来的后来

第001章 仙道必争

书名:
我把全修真界卷哭了
作者:
青蚨散人
本章字数:
2383

青云有路终须到,暮日峥嵘向九重。

纵有狂风拔地起,我亦乘风破万里。

九重山脉,青云岭下。

测灵碑上闪出微弱的五彩霞光,其中青光最盛,其余相差无几。

“五灵根主木,根值木五,其余四,偏低。”

测灵碑旁,一脸威严的天衍宗中年管事洪涛,捏着最后一个木牌,皱眉扫视眼前的女童。

她满脸脏污瘦小如柴,稀疏黄毛湿漉漉的贴在额间,满手鲜血,膝盖破烂,脚上草履只余一只。

不像别人是由家人送来,她是自己爬上了万丈九重山脉,虽狼狈,乌黑双眸却灿若星辰,死死盯着洪涛手中能够决定她未来命运的木牌。

“后面还有几个?”

“禀师兄,这是最后一个,今日刚好三百六十五人。”

闻言,洪涛才将木牌甩到女童面前,女童赶忙双手捏住木牌,他却未曾松开。

“这一批里五灵根也有不少,但你的灵根值却是最差的,就算入门也只能做杂役弟子,可能一辈子都无法筑基,懂吗?”

六岁的江月白从前连仙人都不曾见过,哪里懂得资质差,杂役弟子和不能筑基的意思。

她只知道,入了仙门就不用再挨饿受冻,可以飞到天上去,那个带红花的坏女人就再也不能让人把她抓回窑子里去了。

她忙不迭的点头,双手用力扯着木牌,仿佛扯着救命稻草一般。

洪涛一松手,江月白一屁股墩在地上,旁边那群孩子立刻哄笑起来。

江月白也不觉得难堪,呲牙一笑,眼如弯月,格外灵秀。

“去那边站着。”

江月白爬起来到那些小童旁边站好,见旁边衣着华贵,白净漂亮的男童比她高,她赶忙用力挺直脊背踮脚,像个生机勃勃的小禾苗。

男童瞪她一眼,也挺直了站着,暗暗较劲。

清风徐徐,竹叶沙沙,登仙阶上仙雾缥缈,似梦似幻。

洪涛带领十几个白衣弟子站在登仙阶前,扫视那一张张披着黄昏霞光,充满朝气的稚嫩面庞。

“灵根为仙门之钥,但决定尔等能否踏上青云仙路的却是心性和毅力,尤其是毅力,此乃登仙阶,也是问心路。”

“日落之前,上得九十九阶入内门,上得六十六阶为外门,其余,为杂役。”

话音一落,江月白发现所有小童都紧张起来,她满脸天真的看向云雾遮掩的楼梯,蜿蜒如龙,于竹林间游走不知尽头。

“只是爬楼梯而已,有什么难的。”

旁边男童白眼,“傻子!”

江月白皱眉,又把脚踮得更高了些,立刻超了那男童半头,得意噘嘴。

男童咬牙切齿,继续暗暗踮脚较劲。

“登仙阶开,尔等……”

“且慢!”

一道遁光落在众人前方,江月白第二次见到御剑飞仙的人,好奇的睁大眼看过去。

那是一个白发苍苍,仙风道骨的老者,手里还牵着一个满脸傲气的女童。

看清女童样貌,江月白脸色煞白,噔噔噔的往后退。

林岁晚,让人把她发卖,最后害她落到窑子里的永安城林家二小姐。

老者一出现,洪涛和其他天衍宗弟子立刻拱手道:“林长老。”

林向天颔首示意,将林岁晚拉到身边。

“老夫来晚实在抱歉,这是我林氏后人,三代才出了这一个三灵根的小辈,还请洪管事将她的名字添在入宗名册上。”

洪涛皱眉,“林长老,今日已收齐三百六十五人,数是太上长老定的,不可再增。”

林向天浑不在意的道:“那就先减一个,太上长老定的是收多少数,又不是收指定的人,三灵根换一个资质最差的四五灵根有何不可?难不成你还要放着好的不要,一定要捡不好的?”

林向天扫视众孩童,所有人都头皮一紧,江月白赶忙捂住自己的令牌。

洪涛眉头紧锁目不斜视,可他身后的师弟却是抬手指向江月白。

“那个孩子是五灵根的。”

话音刚落,洪涛回头狠瞪一眼,可是已经晚了。

他们都只是最低级的练气弟子,林向天就算在整个宗门内算不上什么厉害人物,好歹也是金丹真人,他们得罪不起,也多得是人想要讨好。

林向天袖子一甩,江月白就被一道清风卷起,重重的摔在几人面前,令牌正好掉在林岁晚脚下。

江月白顾不上疼,手脚并用的扑过去将令牌按住,不料一只穿着鹿皮靴的脚却将她的手死死踩住。

“怎么是你?”

闻声,几人看向林岁晚。

“晚晚认得她?”林向天问。

林岁晚一脸倨傲,“她从前是我身边丫鬟,因偷盗我首饰,我就让嬷嬷把她卖给人牙子了。”

江月白倔强仰头,“我没有!”

没人听她的,林向天对洪涛道:“洪管事你看,这孩子不光资质差,品行还有问题,如何能入得我天衍宗?还是趁早赶下山去的好。”

洪涛仍旧默不作声,只是看向江月白那双因为爬上九重山而磨破的脚。

这时,江月白发狠,一口咬住林岁晚脚腕,趁她痛呼收脚,抓起令牌按在怀中。

“这是我的令牌,我有灵根我能修炼!”

她整个人在地上蜷成一团,拼尽全力的紧绷着,护住令牌也护住头脸,动作熟练得好像演练过千百次。

“你自己迟到为什么要抢我的令牌,我没有偷你的东西,我没有!!”

众人向江月白投去同情目光,但也仅限于此。

林向天轻蔑一笑,抬手轻轻一甩,江月白整个人就飞出去狠狠撞在旁边山石上。

剧痛袭来,鲜血喷出,令牌掉落在地。

林向天手指微勾,令牌飞入他手,看到上面的血迹,林向天露出几分嫌弃,净尘术一扫,崭新如初。

江月白爬起来,眼底蓄着泪,也埋着深深的委屈和畏惧。

她能从凡人手下护得住馒头,却在仙人面前护不住令牌。

“林长老,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莫要误了登仙问心的时辰。”

洪涛忍不住说了句,林向天这才收敛一身气势。

“登仙阶开,尔等拿着令牌,速速攀登!”

洪涛一声令下,所有孩子都抓紧自己的令牌,陆陆续续踏入阶梯消失不见。

林向天把令牌交给林岁晚,慈爱的揉了揉她的头顶,“去吧,老祖在天衍宗里等你。”

林岁晚乖巧点头,经过江月白时得意晃头,甩着令牌踏上登仙阶。

林向天御剑离开,洪涛叹了口气,走到江月白身边。

“修真界资质和修为决定一切,其中残酷你今日不过是窥得一角罢了,以你的资质,入天衍宗浴血求仙,倒不如人间逍遥几十载,观你一路不易,这点金银留着,回去谋条生路。”

江月白看着丢到面前的小黄鱼,从前不知世上有仙人,她做梦都想要这么多金银,把永安城所有好吃的都吃一遍。

可现在她忽然明白,她就算有了小黄鱼也护不住它,就像她护不住自己的令牌一样。

比她厉害的人只用随便挥一下手,就能让她失去一切,甚至是命。

她不懂太多道理,只有生存的本能,和小孩子为了得到想要的东西,不顾一切的倔强。

“我不要小黄鱼,我就要我的令牌!”

江月白狠狠扔飞小黄鱼,爬起来就朝登仙阶上冲。

洪涛和其他人并未阻拦,没有令牌会被直接弹飞,让她狠狠撞一次,也能彻底死心。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本该被弹飞的江月白眉心闪过一抹微不可查的金光,竟冲上登仙阶,在众人眼前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