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全家都穿越了 9.6
作者: 阿白不黑 主角: 赵景月
114.8万字 0.9万次阅读 90.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69章 我的翠妞 2023-11-01 16:54: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38.7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69章
简介

【穿越+种田+系统+轻松】 不过是全家旅游,却遇上大暴雨泥石流,一家三口遇难穿越到一个架空的年代? 爹是个极品混不吝?村里邻居都不待见? 她爹:改!从今儿起做个好人! 娘性子懦弱?不敢反抗? 她娘:看把我娃给瘦的,她爹赶紧去赚钱养娃! 家徒四壁,穷困潦倒,真的回不去了吗? 她:想回家呜呜!凭什么就我改名?我不要叫翠妞!……算了,翠妞就翠妞吧……

第1章 穿越了?

赵景月猛地睁眼。

她没死?被救了?

赵景月抬眼四处打量了一番。

入眼便是个漏光的茅草屋顶,身下的床板翻个身便吱吱作响,地上凹凸不平的地砖,四周坑坑洼洼的土墙。

这是哪儿?怎么感觉这比老家那荒废了快十年的乡下屋子还要破。

都21世纪了,现在还有这么落后的地方吗?

“哎哟!”

她刚想撑起身子坐起来,就感觉浑身酸痛,好似被人揍了一顿般。

赵景月伸出两手浑身上下按压揉搓着疼痛的地方,挪动着屁股蠕动着身子下了床。

她摸索了一下床上,手机呢?手机也不见了。

等等!

这双手?

这双脚怎么也这么小,还这么瘦。

干裂黝黑的皮肤包着骨头,没有几两肉的样子。

赵景月想在屋内找个镜子看看自己现在的模样,可这个屋里破的连个桌椅板凳都没有,一眼便看清了屋内的所有物品——一张破床。

还是别想找镜子了,出去找盆水吧。

“妈呀!”

走出房门,映入眼帘的这一切,更让赵景月震惊,怔在了原地。

入目是一片狼藉。

这破烂的小院,被砸烂的锅碗瓢盆碎片,桌椅板凳残骸散落的满地都是。

“哎!”一声女声传来。

突然出现的声音吓得赵景月怔在了原地,再三深呼吸调整情绪后,这才回头,循声望去。

另一间屋子门口站着一个干瘦的妇女,身上的粗布衣服打了数不清的大大小小的补丁,蓬头垢面不说,嘴角还泛着青紫。

赵景月下意识地想跑,她有种对方是个精神不正常的女人的感觉。

可是再一眨眼,那女人撩开了面上的头发,露出的这张脸让赵景月觉得格外的熟悉。

她揉了揉眼睛,再次抬眼定睛看向对方。

她艰难地吞咽了一下,不自信地问了一句:“你是?”

“我是你妈!”

这不是骂人,那真是她妈,孙英!

“我的妈呀!”

赵景月眼角含泪,撒开步子就朝着屋门口的女人跑去。

张开双臂,一个跳跃。

“哎呀!我的老腰啊!”

赵景月整个人吊在孙英的身上,双腿夹住孙英,两人踉跄得差点摔倒。

孙英赶紧一手抬住赵景月的屁股,一手撑在了门框上。

待她站稳后轻拍了下赵景月,嘴里喊着:“快下来!快下来!”

赵景月松开腿,慢慢地滑了下去。

“呜呜——吓死我了,我以为我这么年轻就死了。”

“没事没事啊!妈在呢!”孙英宽慰道。

她又上下打量了一下赵景月,这精瘦的娃,小胳膊小腿的。

咋成这样了呢?

“闺女,你知道你现在啥样不?”

赵景月虽然不知道她现在长得什么模样,但是明显感知到自己缩小了好几号。

“娘啊,我返老还童了!”

还不等给孙英说话的机会,她突然眼底精芒一闪,接着惊呼:“我靠!”

孙英“啪”的一下拍在了赵景月的脑门上,嘴里斥责道:“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天天脏话挂嘴边。”

孙英并未使力,赵景月却还是装腔作势地揉了揉脑门。

“妈啊!我们是不是穿越了啊?”

赵景月上学的时候天天看小说,虽然钟爱霸道总裁文,但是对穿越文也了解一二。

他们现在的处境除了是因为穿越,她再想不到其他原因了。

不过是一家人出去旅个游爬个山而已,却意外遭遇了大暴雨,众人急匆匆地赶下山又遇泥石流。

赵景月在昏迷前心里还在祷告:求老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从此宅在家里,绝不出门旅游了!

难不成被老天爷听见了自己的想法?这就给了一次重活的机会了?

但是她没想穿越啊!她不想活在一个甚至连灯都没有的古代!

赵景月的说法却让孙英感觉脚底一寒,只觉得瘆人。

这么离谱的事情都有,那是不是说明这个世界上有鬼?

咔嚓——

母女俩的思维跑得老远,突然被一声“咔嚓”声拉了回来。

一间屋子里传出了木柴被压断的声音,仔细听还伴随着人的闷哼声。

刚刚才想到了鬼,这下就听见了异常的动静,将本就胆小的孙英吓得惊呼一声。

“啊——”

母女俩抱成一团。

赵景月其实没被吓着,倒是孙英的叫喊声让她觉得更可怕。

赵景月伸手想拍拍孙英的背安抚她,无奈身高不够,只能拍了拍她的手。

“妈,你别怕,我去窗户那儿看看。”赵景月指了指那个破烂到只剩了一点窗户纸飘在上面的窗户。

“你小心点,躲远点看!”孙英说着推了一把赵景月。

赵景月:?

算了,亲妈,不计较了。

赵景月走到离窗户还有两步的距离便停下了。

脚底蓄力,原地一跳,一秒落地。

屋里的场景一闪而过,尽管如此,她也看清了里面躺着一个男人。

再跳,再落。

是个被绑着的男人,嘴里还塞了东西。

最后一跳,一落。

“爸!”赵景月猛地冲过去,想推开门。

“嘭!”

撞门上了。

“啊!”赵景月被弹了回来,抬手揉了揉脑门。

只觉得被撞得眼冒金星,一按就疼。

孙英跑过来抱住了赵景月,吹了吹她的额头,又伸手替她轻揉着,嘴里还在嗔怪:“你傻啊你!没看见锁着的吗?”

“我爸在里面!”赵景月指着开了一条缝的门说道。

孙英松开了赵景月,跑到窗户边看了一眼。

这个屋子是个柴房,里面所剩的柴也不多了。

赵年才被捆住了手脚,嘴里被塞了块破布,正躺在柴堆旁。

“她爸啊!真的是你啊!”

屋里躺着的赵年才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回应她。

孙英跑回门前看了一眼锁,这也没钥匙啊。

正纠结着,不知道该怎么办时,只见赵景月拖着一个大斧头走过来,放在了孙英的脚边。

“用这个试试。”

孙英拿起斧头举过头顶,挥着双臂砸了下去。

“嘭!”

锁没坏,门倒了。

三人面面相觑。

只一瞬,屋外的两人反应过来赶紧冲了进去。

“爸!”

“娃她爸!”

孙英替赵年才拔下口中的布,赵景月给他解开手脚上的绳子。

“呜呜——”一个大男人趴在了孙英肩膀上痛哭了起来。

两人抱紧的一瞬间,记忆涌上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