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 完结

书名:
古墓新娘,冥王宠得心慌慌
作者:
魏家二妹
本章字数:
2301
更新时间:
2023-10-31 23:22:01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傅爷的胖夫人竟是玄门老祖宗

全南市的人都以为她是大山里出来的土包子。直到四大灵兽转世的豪门大佬齐齐跪地,喊她:“老祖宗!”亲生父母肠子都悔青了。 玄门创派老祖路曲辞魂穿到三千年后的胖道姑身上,为了寻找四只转世成人的灵兽和光复门派的大业,她下山了。 嫌弃我胖?说我是土包子?路曲辞清冷的勾了勾嘴角。 一朝直播,她徒手捉恶鬼;凭空画灵符;解惑于众生;救人于浮屠,累积无尚功德。从此,张家大佬斥巨资请她看风水;李家大佬花重金求她驱邪祟……甚到连曾经最看不上她的顾氏CEO都在外界高调宣称:“路大师是我亲妹妹,谁敢说她胖,谁敢嫌她土,就等着上破产头条吧!” 某金融巨鳄堵住她的路:“大师不是要嘎了我吗?为什么还同意嫁给我?是爱上我了?”路曲辞冷笑:“你想多了,我只是利用你解除肥胖咒罢了。” 路曲辞:“傅听楼你再敢偷亲我,小心我捏碎你魂魄!”傅听楼报复耍赖:“你想多了,我就是利用你医治头风症而已。”
已完结,累计69万字 | 最近更新:第321章 宝宝,你愿意嫁给我吗?

第1章 魂穿胖道姑

书名:
傅爷的胖夫人竟是玄门老祖宗
作者:
何去来兮
本章字数:
2022

午夜,宸山。

原本繁星点点的夜空突然乌云密布,雷声轰鸣。

一条条银蛇般的闪电划破长空,笔直地劈在玄天道观的屋顶上。

随即,一道苍老的哭喊声压过了滂沱的雨声,惊慌失措地穿透破了个大洞的屋顶,响彻山头。

“我的乖徒儿啊!你没事吧?”

“都怪为师学艺不精,你教为师画的天雷符我没学好,错把天雷引你身上了,你不会被雷劈死了吧?”

“你快醒醒啊!”

落满雨水的地面上,躺着一个身材肥胖的小道姑。

她的头发正呼呼冒着黑烟,肉嘟嘟的脸蛋被雷劈得乌漆嘛黑,但要仔细分辨的话,还能看出几分精致的眉眼。

路曲辞被耳边的哭喊声吵得头疼,眉头皱了皱,缓缓睁开了眼睛。

眼中一片茫然。

“哎哟阿辞啊,你可算醒了,你吓死为师了!”

路曲辞歪头,看向噪音的始作俑者。

竟是位年约七十的小老头。

看他的衣着打扮,应该是位道士。

路曲辞皱眉。

怎么回事,我不是死了吗,怎么会躺在这里?

这是哪里?老道士又是谁?

老道士还在不停地抽噎,“阿辞啊,都怪为师不好,你说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谁来给我赚钱……不是,谁来给我养老啊!”

“停!”

路曲辞被他哭得心烦,“你是谁?你刚刚叫我什么?”

老道士:“……”

老道士愣了半晌,忐忑地伸出两根手指,在她眼前晃了晃,“这是几?”

路曲辞:“……”

老道士又伸出捌的手势:“这是几?”

路曲辞眸光微眯,寒冷彻骨,“你说不说,不说我杀了你!”

老道士被她眼中的杀气吓得一愣,随即哇地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完了完了,这孩子被雷劈傻了,以后谁教我画符,谁教我炼丹,谁给道观赚香火钱呀,老天这是要亡我玄天观呀!”

玄天观?

蓦地,一串不属于她的记忆涌入脑海,路曲辞骤然睁大双眼。

她竟然……

魂穿到了三千年后的厦国,跟自己同名同姓的弟子身上!

原主出生才几个月就被亲生母亲遗弃在公共厕所,路氏夫妇捡到并领养了她,可就在她五岁那年,路氏夫妇意外车祸双亡,也离开了她。

她死里逃生流落街头,最后才被这位元虚道长捡回来,一老一小守护着这座破败不堪的道观。

元虚道长从小教她画符,算命,看相,占卜,捉鬼除崇等玄学之术。

小丫头很有灵气,这些术法她一学就会,很快就超越了师父,研创出很多实用的符篆和丹药,给道观赢回了一些名气,这才没使玄天观继续衰落下去。

而她则是玄天观的老祖宗,玄天派创派掌门人。

三千年前,在她闭关晋升,法力最薄弱的时候,被通天神教教主傅听楼杀害并灭门,不但抢走了她的镇派法宝,就连她的四只灵宠都不见了踪影。

她死后,玄天派逐渐没落至现在的玄天观,再无人问津。

灭门之仇,不共戴天。

只可惜……

现在已经是21世纪,傅听楼一介凡人早就死了,她想报仇也无处可报了。

既然天道老爹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那她就不能枉费他老人家的好意。

她定会让玄天派重振当日雄风。

路曲辞瞅了瞅满头银发的元虚道长,单手掐诀,一道符咒飞出止住了他的哭哭啼啼。

她揽住元虚道长的胳膊,嘻嘻笑道:“师父,你别哭了,阿辞刚才是故意吓唬你的。”

元虚先是一惊,随即眼珠子转了转,“你这顽徒,我这颗老心脏都给你吓抽了,看来没有十张安魂符是安抚不好了!”

“师父,你又想讹我,您老人家的知名度还是我替你打响的呢!”

元虚嘿嘿一笑,两眼放光的盯着她的布袋子,每一根睫毛都写着三个字:快拿来。

路曲辞无奈又好笑的摇头。

从布袋里掏出一沓之前画好的符篆拍到他手上,“呶,就剩这些了,都给你!”

夜已深,路曲辞又跟师父聊了一会儿,待师父睡着,她莲花盘坐,双手掐诀。

几秒过后,她倏地睁开双眼。

她的灵宠们竟然还活着!

还都转世成人,并且就在离这不远的南市!

天一亮,路曲辞忙不迭地背上小背包,对着师父的房门拜了一拜,准备悄悄下山。

谁知,她刚打开道观的木门,身后猝不及防传来元虚的声音。

“阿辞,你大清早的连饭都不吃,是要去哪?”

路曲辞僵硬转身,清澈灵动的眸子在晨光的映射下,亮得夺目。

她肉嘟嘟的小脸上扬,讪笑道:“师父,我想下山。”

元虚没多想,摆摆手,“去吧去吧,记得捎五块钱的馒头回来,家里没干粮了。”

路曲辞抿唇,犹豫了一阵,说道:“师父,我这次下山,恐怕一时半会儿回不来,生活费我给放屋里了,您记得多买点好吃的。”

元虚洗脸的动作停滞,瘪嘴,想哭。

路曲辞:“……”

她就知道他会这样,所以才想着偷偷溜走的。

“师父,你别哭嘛,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元虚拉住她的小胖手,声音哽咽,“阿辞啊,你不要抛下师父呀,师父舍不得你呀!”

路曲辞挣了挣手,没挣动,只好如实相告,“师父,你不是让我发扬玄天观嘛,我下山是去找朋友帮忙赚钱的,还会回来的……”

“不会回来了!”

元虚哭得老泪纵横,“山下多诱惑,你肯定会迷恋上繁华世界,不要为师了,不行,我不能放你走!”

路曲辞:“……”

见元虚的眼珠子又盯上了她的布袋,路曲辞立刻悟了,“说吧,你又想讹我什么?”

哭声戛然而止。

元虚道长咧开嘴,笑出漏风的牙齿,“我要你那把可变幻大小的桃木剑!”

路曲辞一把抱紧她的布袋,“不行!这可是我花两天时间才刻出来的!”

哭声再次响起。

“可怜你五岁那年,被一群乞丐打得奄奄一息,要不是我把你救回来,将家里的最后一口馒头留给你吃,你早就饿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