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温知许发怒,连凌芷湘一起骂

书名:
弃女医凰
作者:
桃拉法心
本章字数:
1200
更新时间:
2023-06-06 08:27:00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错嫁高门,主母难当

前世,纪初禾嫁入寒门,夫家一贫如洗,她倾尽所有供丈夫步入仕途,最终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之妻,一身尊荣。 继妹嫁入王府,却落得个无权无宠无子,还被牵连满门抄斩的下场。 两人双双重生在大婚当日,继妹偷偷换嫁,嫁入寒门,纪初禾被抬进了王府,成了世子夫人。 世子早有心上人,闹着要休妻,府中下人也嘲笑她是冒牌货。 纪初禾轻叹:高门主母难当啊。 好在,她这一世只有一个目标:只求荣华富贵!
连载中,累计42万字 | 最近更新:第198章 帝王权术,亲身领教

第1章 双双重生,继妹抢婚

书名:
错嫁高门,主母难当
作者:
白兔先生
本章字数:
2131

华灯初上,喜烛摇曳。

纪初禾一身喜服蒙着盖头端坐在新房。

突然,屋外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世子爷,您可不要再闹了,今日可是你大喜的日子,别惹王爷和王妃生气。”

“滚开!本世子今晚就是要当着纪清媛的面和别人洞房!”

“嘭!”门被踹开。

纪初禾站起身,还未来得及说话,便被人粗鲁的推开。

“滚一边去!”萧晏安嫌弃的将一身喜服的新娘推到一边。

“纪清媛,你非要嫁给本世子,本世子就让你明白招惹本世子的下场!本世子今日就当着你的面与别人洞房!”转身把他拉来的女子按在喜床上。

“世子爷,万万不可啊!”屋里伺候的人哗啦啦跪了一地,可是没人敢上前阻拦。

萧晏安又看了新娘一眼,直接扑到床上。

四周的人全都愣住了!

谁都知淮安王府世子纨绔,是个混世小魔王。

可是,也不至于混账到这种地步啊!

最受羞辱的还是今晚的新娘。

纪初禾淡定的扯下盖头,走上前拍了拍萧晏安的肩膀,“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滚!”萧晏安怒吼一声。

不过,他还是下意识的回过头看了一眼。

只是这一眼,他便惊呼出声:“啊!你谁啊!”

“纪初禾。”纪初禾淡定的报出自己名讳。

“纪初禾?!你……你怎么在这里?”萧晏安整个人都不好了。

纪初禾静静的看着他,没有回答。

四周的人看到盖头下的人竟然是纪初禾时,一个个愣在当场。

突然,有人尖叫一声:“来人!来人啊!新娘子抬错了!”

一瞬间,王府炸锅了!

萧晏安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一样,快步离去。

纪初禾走到床边。

床上吓傻了的小丫环直接滚了下来,跌坐在地上。

纪初禾端坐在床上,重新把盖头盖上,一点也未因为花轿抬错了地方而惊慌。

因为,上花轿的时候,她便知道上错了!

看来,重生的人不止她一个,还有她同父异母的妹妹纪清媛。

纪家二女同一天出嫁。

嫡长女纪初禾嫁的是落魄寒门沈家的公子:沈乘景。

嫡次女纪清媛嫁的是淮阳王府的世子:萧晏安。

同是纪府嫡女,嫁的夫家却是天壤之别。

婚事定下之后,还被人津津乐道了好久。

不过,谁也猜不到,十年后,落魄的沈家公子会成为本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

而拥有皇室血脉的淮阳王,却卷入了皇权之争,被满门抄斩!

前世,纪初禾嫁入沈家,用尽一切手段将沈乘景推向权力的巅峰,到头来,却是为他人做嫁衣。

她的丈夫一直心悦的是她的妹妹,纪清媛。

甚至不惜冒着欺君的罪名将要被抄斩的纪清媛救了回去,如珠如宝的在外面养着。

直到纪清媛害死了她唯一的儿子,她才知道沈乘景干的好事!

沈乘景不但没有为儿子主持公道,反而要接纪清媛的儿子回府,还要记在她的名下做沈家的嫡子!纪清媛也想登堂入室取代她!

一怒之下,纪初禾将纪清媛的身世捅了出去。

纪清媛被诛,沈乘景也受到牵连。

在纪清媛死的当天,沈乘景一剑刺进了她的胸膛!

再次睁眼,竟然回到了出嫁的这一天。

她准备按前世的轨迹嫁入沈家。

只是,这一世,她是去沈家讨债的!

没想到,纪清媛也重生了,还迫切的在出嫁这一天和她换了亲,急于投入沈乘景的怀抱!

纪清媛只看到沈乘景平步青云,位极人臣,却不知道,这背后她为之筹谋了多少!

就凭沈乘景一人,能在淮阳混出个名堂就算祖坟冒烟了!

沈家那一家子破落户,穷得叮当响,花着她的嫁妆,她赚来的钱,还自诩清贵,瞧不起她经商。

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虚伪之极!

纪清媛这么义无反顾,不计后果的奔向沈乘景,可千万不要后悔。

这一世,纪清媛与淮阳王府没有任何瓜葛了,倒是省去她一些麻烦。

这一对狗男女,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只是,她不知道淮阳王府发现新娘子换了人,会怎么处置她。

是将错就错,还是将她赶回去?

一阵脚步声打断了纪初禾的思绪。

有人推门而入。

来人是淮阳王妃身边的司嬷嬷。

“纪小姐,王爷王妃请你到前厅说话。”

纪初禾揭下盖头,跟着司嬷嬷走了出去。

前厅,坐满了人。

淮阳王和王妃坐在主位,面色阴沉。

右方下首是纪初禾的父亲淮阳郡守纪诚以及继母耿氏,这两人面色惶恐,紧张不已。

左边下首坐着的是新郎萧晏安,眼中有着暗暗的得意。

整个屋里的气氛压抑又沉闷。

纪初禾一走进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

尤其是她的继母,愤怒的目光恨不得将她烧个窟窿。

也是,不恨才怪。

一心想让自己的女儿嫁进王府,飞上枝头当凤凰,结果,自己的女儿却抬进了那落魄的寒门。

这落差,可不是一点点大。

王妃上下打量着纪初禾,没想到纪家嫡长女长得如此标致,有一种大气端庄的美,比起那纪清媛还要顺眼。

“拜见王爷,王妃,爹爹,母亲。”纪初禾举止有度,上前行礼。

“纪初禾,沈家那边传来的消息,新人已经洞房,这亲是换不回来了。你也与世子拜堂行礼,我意欲将错就错,让你做王府的世子夫人,已经与你父母商议过,你可愿意?”王妃缓缓开口询问。

“我不同意!”萧晏安的声音抢先响起,“父王,母妃,既然抬错了人,就将纪初禾送回去!”

这门亲事,萧晏安从一开始就不同意。

那纪清媛也是王妃逼着他娶的。

现在,又换成了纪初禾,他会认才怪!

王妃已经知道萧晏安在新房闹得好一出,还未责问他。

又见他想借机生事,一点耐心都没了。

“你既与纪初禾拜堂,她就是你的妻。”

“你们当本世子是什么了,本世子受不了这委屈!错就是错,怎么能随便将错就错呢?本世子就要退婚!”

“已经进了我王府的门,就是我王府的人!错就错了,这是天赐的缘分!天意不可违!”王妃的语气极有震慑力,不容质疑。

萧晏安还想开口,王妃一记冷眼射了过去,低声威胁:“你真当我不敢弄死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