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背后 9.0
作者: 雪豹 主角: 余斌
175.49万字 4.1万次阅读 130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803章、跑路了 2024-05-24 21:12:5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75.49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803章
简介

人到中年,大厂被裁。三十而立,一无所成。 刚扯证的媳妇在家偷人,心灰意冷酒吧买醉却意外邂逅寂寞空姐。 午夜时分,她媚眼如丝,我意乱情迷,两个的滚烫的灵魂彼此吸引…… 【讲述我和空姐背后的故事,2023,说爱,不容易。】

第1章、被人偷家了

下午六点整,如往常一样,我在服务员鄙视的眼神中拎着电脑包从咖啡厅离开。

最近这两个月,我像上班一样,每天都来这里写小说,早晨九点到,下午六点走,风雨无阻。

就在两个月前,我下岗了,荣幸的成为大厂裁员大军中的一员。

在拿到了辞职大礼包以后,我整个人仿佛从天堂一下子跌到了地狱。

焦虑,迷茫,惶然……

就像黑暗中蛰伏的野兽,无时无刻不撕咬着我。

我是做直播运营的的,这个行业没有内驱,只有内卷,本来就不景气,今年一窝一窝的裁员,竞争上岗比接客还难。

在这两个月间我前前后后投了十几个岗位,不断的面试,却没拿到一个合适的offer。

“先生,买花吗?”

从咖啡厅出来后,我拿着手机闷头查看招聘平台的消息,一个卖花的小姑娘忽然站在我面前,将我的思绪打断。

看着小姑娘的脸,我愣了一下,然后看到她怀抱着的一束束玫瑰,才终于想起来——

哦,今天是七夕。

于是我买了一大捧玫瑰,想着给邝莉个惊喜。

最近我俩压力都巨大,经常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拌嘴。

今早出门前还吵了一架,我一气之下说今天加班不回来了,然后这一整天我俩都没理谁。

裁员这件事,我直到现在还在瞒着邝莉。

本来准备十一回老家办婚礼的,房子装修之类的都已经完事了,结果老天偏要我下岗,犹如当头一棒,让我措手不及。

我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家。

门没关好,我心里无奈,邝莉哪都好,就是太粗心。

我满心欢喜的推开门,迎面就看到地上摆着的一双LV男鞋。

我脑袋顿时嗡了一声。

一片空白。

卧室里酥麻入骨的喘息,和粗野的床头板撞墙声,犹如惊雷夹杂着闪电,仿佛快要把我劈成两半。

晴天霹雳!

一股寒气从脚底板直冲天灵盖,我就感觉全身血液瞬间凝结。

房间里面那两个人的演出太投入,根本没注意到门口站着的那个青筋暴起的我。

我无法相信,邝莉她居然出轨了。

我记得她总和我提他,他是她公司的客户,我就记得姓张,其他没记住。

我浑身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就像一头被激怒的土狗,右脚用尽浑身力气踹门而入。

床上的狗男女被吓了个半死,呵……

邝莉尖叫,然后紧忙用被子裹住春光。

我抄起门后的扫帚,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床前朝那男人狠狠抽了过去,边打边骂:“曹!偷人偷到老子家了!老子今天踏马骟了你!”

一扫帚抡过去,塑料扫帚一下就折了,姓张的惨叫了一声,当时就捂着脑袋蹲下去了。

我不解恨,抓起桌子上的相框,毫不留力拍在他头上,相框应声而碎。

他捂着脑袋嗷嗷直叫,鲜血顺着他的指缝往下流。

我低头看着地上去年在三亚我和邝莉拍的合影,她骑在我背上,对着镜头剪刀手,恋爱长跑了九年终成正果,相片里的两个人看着是那么般配,那么幸福。

天空沾染着男人的血,湛蓝色布满猩红。

我呆了呆,然后眼泪在眼窝里打圈。

甩了甩头,将仁慈甩在脑后,我抄起扫帚杆作势又要上前。

这时,邝莉从后面死死的抱住我,大声哭喊着求我住手,然后又做手势叫那男人快跑。

姓张的这混蛋见我被邝莉拖住,抓起衣服裤子,光着腚就往外跑。

我费了好大力气好不容易摆脱邝莉,刚冲到主卧门口,就听后面邝莉忽然哭嚎了一声,然后噗通一声给我跪下了。

“余斌,算我求求你了,别打了,你让他走吧!”

我整个人顿时僵住了,像被施了定身咒,从狂怒状态瞬间拉回了南极,整个人彻骨的冷。

我怔怔的转过身,她一丝不挂的跪在我面前,涕泪横流。

心乱如麻。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她,眼前一阵阵恍惚。

“为什么?”

我们证都领了,眼看我就要亲手为她戴上戒指,走入婚姻殿堂了,为什么她要亲手毁掉这一切?!

邝莉的情绪早已失控,她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对不起余斌,是我对不起你,我们分手吧!就当我配不上你!他给我的太多了,而你不能!”

我深吸了一口气,“你是说房子吗?不是在老家买房了吗?”

“可是我想留在beijing!”

邝莉倔强的抬起头,大声冲我吼道:“老家那个小破城镇有什么好的?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在这里扎根!我才不要灰头土脸逃回去!我不想以后有了孩子,他还像我一样,眼界只是老家那一小块天空!”

她涕泗交下的样子让我心如刀绞。

钱是检验感情的试金石,它让我看清了面前这个人,也检验出了这段感情的成色。

我和这个女人的爱情,从大二到刚才。

大学毕业后无数曾经被看好的情侣劳燕分飞,我们俩却苟到了现在。

今天之前,我都还天真的以为,我们情比金坚,现在才明白,原来只是给的不够多。

我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邝莉这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从兜里掏出烟,颤抖着点燃,深吸了两口,尼古丁裹杂着一氧化碳呛的剧烈咳嗽。

半晌无声,我缓过劲儿来后又看向四周,鼻头有些酸。

这间屋子的每个物件都是我们九年的点点滴滴,我的青春年华。

除了这个女人。

“你不要为自己偷情找借口了!明天十点,我在民政局等你!”

说完,我用力的看了她一眼,抽着烟转身离去。

半夜的时候我又回去了一趟,她没在家,我胡乱的收拾好自己的证件和必备品,连夜离开了这个“家”。

我连件衣服都没带走,任何能勾起我对过去回忆的,我都不想带走。

从家里离开以后,我像丧尸一般漫无目的的在街边游荡。

夜色更深了,我看到沿路的万家灯火,自己的灵魂却再没了归宿。

不知不觉我走到了酒吧街,看着霓虹灯闪亮的酒吧,我百感交集。

自己很久没来这种地方了,以前邝莉管的紧,不让我来这种地方,如今摆脱了她的控制,彻底成了孤家寡人,终于可以毫无忌惮的放肆了。

来这里喝酒的,大多都是失意的人吧?

混迹在人群中间,仿佛全世界自己不是那么孤单了。

忘了谁和我说过,人这一辈子起起伏伏在所难免,但我宁愿用这对奸夫淫妇的狗命,换我这一辈子起起伏伏都在床上。

我点了杯长岛冰茶和威士忌纯饮。

长岛冰茶,这酒名字虽然叫的含蓄,但实际上里面混合着五种四十度的烈酒,浓烈程度可想而知,但混上了橙汁和石榴汁以后,犹如夕阳一般美艳而危险。

我自顾自的喝着闷酒,很快就成了一些人眼中的猎物。

几个打扮性感,身材火辣的美女,时不时凑过来,心机的蹭着我的胳膊,黏黏的问我能请她们喝一杯。

她们长的都很漂亮,但都被我婉拒了。

倒不是我没那种世俗的欲望,但此刻我只想一个人静静的待着,如果她们继续对我磨磨蹭蹭,我怕会闹出人命。

我被香水味儿熏的头仁疼,酒吧里空气也没那么流通,干脆出去抽支烟,透透气。

歪歪斜斜地走到门口,刚好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要进来。

她看上去年纪并不大,二十六七的样子,身材高挑而匀称,白色的连衣裙被夜风轻轻吹起。

啊,裙角飞扬。

她长的很漂亮,即便只是淡妆,却仍然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

平时见惯了浓妆艳抹,像她这种淡扫峨眉的模样,反倒让我眼前一亮。

这间酒吧的门很窄,每次只能允许一个人通过,我怕出门撞到她,于是调侃道:“美女,麻烦让一让,别挡着我喝西北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