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2章 大乾暴君!(全书完)

书名:
大乾暴君
作者:
东一方
本章字数:
1893
更新时间:
2024-01-01 23:32:33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戍边五年,抓大汗跳舞给皇帝看

穿越历史完全没有的大梁朝,陈庆很慌,好在他是个皇子。 陈庆果断要求就藩,而且是四战之地的凉州,属于是狗看了都摇头的破地方。 皇帝年年都能收到陈庆的哭诉,说凉州有多穷,说凉州被三方夹击,内忧外患。 偏偏这种情况下,陈庆还守住了,当皇帝好奇的巡视凉州时,整个人都惊呆了。 凉州困顿,商贾不通?你这一年几百万的税是什么情况? 山路崎岖?你这修满整个凉州的水泥大道什么情况? 军队战力孱弱?那这七万精骑,还有十万带着火炮的步兵是什么情况? 草原人南下牧马?你都把人大汗抓回来了! 皇帝果断抓住陈庆的胳膊。 “我儿,啥也别说了,登基吧!”
已完结,累计82万字 | 最近更新:第四百零七章 大结局

第一章 微服私访

书名:
戍边五年,抓大汗跳舞给皇帝看
作者:
人类天菜
本章字数:
2062

“父皇,儿臣无能啊,凉州除了大漠黄沙之外啥资源都没有,百姓们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啊!儿臣连您送的生辰礼都卖了换粮食,只为了百姓能吃饱!”

陈庆伏在案头,一边写一边享受着身后貌美侍女的服侍。

旁边的王府长吏看着奏章上的话,一张老脸上的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

“王爷,咱们今年税收银三百万,粮食五百万石,丝绸棉花等不计其数,黄金万斤,精铁三万斤,铜千斤。”

“百姓如今安居乐业,生活富足,只要肯出力就能吃饱穿暖,逢年过节还能见见荤腥,您为何如此上报?”

陈庆看都没看他一眼,继续在奏章上哭诉。

“而且因为道路崎岖,商贾不通,山林间盗匪横行,想收取商税更是不可能,连儿臣想开办学堂,都买不来文房四宝啊!”

王府长吏发现,他对自家王爷的了解还是少了,这种话都说的说来?

道路崎岖?那些平摊的水泥大路马车飞驰毫不颠簸,各郡县之间都有八架马车宽的大路连接,无论是作为商道还是大军前进都一马平川!

商贾不通?没有两百多万两商税,你上哪来的五百万两税银?

盗匪横行?军队那群人想军功都快想疯了,谁敢落草为寇?疯了啊?

尤其是学堂,现在凉州的学堂已经开了近百座!

从陈庆第一年来凉州,到现在五年了,无时无刻不在紧盯学堂,小小的学堂像是他的命根子。

陈庆不知道长吏的内心戏,继续在奏章上哭诉。

“不仅境内民生凋敝,草原部族欺负儿臣没有骑兵,兵甲不足,屡屡南下牧马,儿臣前去迎战,不仅被杀的大溃,连儿臣自己都身中数刀,险些命丧沙场!”

王府长吏脸色黑的已经没法看了,忍不住说道。

“王爷,您说的未免也太夸张了,您上旬出征一路连战连捷,阵斩敌骑八万余,所过之处寸草不生,连铸京观十三座!”

“而且斩获战马六万余,牛羊不计其数,到现在都没统计完,草原多个部族以长生天起誓,永远以您马首是瞻,您这么上报……”

陈庆郁闷的看了他一眼,这老头怎么不开窍呢?这些本王难道不知道吗?还用你跟本王讲?

他落下最后一笔:“父皇,纵然凉州如此艰难,儿臣一样会为了我大梁疆土戍卫边疆,寸土不让!”

落款,安王庆。

陈庆想了想,甚至还挤出了几滴鳄鱼的眼泪洒在奏章上。

长吏羞愧的捂着脸,他堂堂大儒,怎么就跟了这么个王爷?简直无所不用其极的无耻!

他忍不住问道:“王爷,为什么这些功绩您都不让陛下知道,宁愿犯欺君之罪也要瞒下来?”

写完奏章的陈庆向后一躺,哼笑道。

“你是真看不出来朝堂动荡不安吗?从先太子死后到现在的五年里,朝堂的明争暗斗已经到临界点了!”

“后宫,前朝,地方豪族,我有啥?啥特么都没有!露头就是个死!”

陈庆已经穿越过来五年了,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才十四岁,刚开始他是真高兴啊,这不纯罗马贵族吗?

刚开始笑,嘎的一下,很快啊,当朝太子暴毙了!

别管他怎么死的,作为皇后的独生子,唯一的嫡长子,他死了,皇后也年纪大了,嫡子不可能了,那接下来是什么环节?

陈庆闭着眼都知道是夺嫡!

那他有资格夺嫡吗?不可能,生母早就没了,外家也只是小县官而已,连保持中立的资格都没有。

这种情况下留在京都不是等死吗?他干脆跪在太子灵前嗷嗷哭,皇帝皇后被他哭的一感动,给了个安王,受封凉州。

旨意刚下来,陈庆扛着火车就跑了,他才不在京城当炮灰!

长吏也回过味来:“不愧是王爷,果然老……老谋深算。”

面对陈庆威胁的目光,长吏选择从心,然后又提出了一个问题。

“王爷,根据锦衣卫的汇报,皇后和首辅监国,陛下已经微服私访了,极有可能在藩王中选嫡,万一陛下来凉州看到欺君罔上……”

这种情况其实也正常,本身留在京都的皇子年纪就不大,在皇帝等人眼中,他们的阴险算计都是小道,上不得台面,能把封底治理的井井有条的藩王,才是重点考虑的对象。

陈庆满不在乎的摆摆手:“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凉州这种四战之地,他老人家不会来的!”

凉州因为地理位置问题,几乎是孤悬大梁之外,这破地方,西边有天竺时不时捣乱,北方有游牧民族觊觎,西南的十万大山还全是土司,经常蹦出来找点事。

如果不是陈庆有能力发展商业,治铁炼盐,有钱了之后更是直接一硝二硫三木炭,捣鼓出了火器,做出了简易手榴弹和火炮,想守住凉州?做梦吧!

不过在上报中,凉州还是连年战火,皇帝怎么可能冒着危险来这种地方?

……

冀凉两州交界处,一辆马车走在崎岖的山路上,马车只有数十名护卫,但是马车后有一支气焰彪炳千人骑军。

皇室底牌之一,陷阵铁骑,只有皇帝才能调动,马车内坐着的自然是大梁皇帝,陈尚远。

感受着马车的颠簸,陈尚远不仅叹了口气。

“我本以为安王的奏章中只是夸张,真到了凉州边境才知道,这山路居然真的如此崎岖。”

“看来商贾不通和民不聊生也不是夸大其词,不过这种四战之地,也不能怪他。”

一旁面白无须的老太监轻声道。

“陛下,您为何会想到先来凉州?这种四战之地,万一……”

陈尚远哼笑一声:“万一什么,如果陷阵骑能让朕有什么万一,那大梁还有安全的地方吗?”

“朕就是要来看看,这么恶劣的环境,安王居然能守住凉州,或许……”

陈尚远对这个愿意给太子哭灵的小子还是很感兴趣的,而且对方主动要求要来凉州这种破地方,也实属反常,要知道凉州之前已经死了三个王爷了!

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敢要求来凉州,疯了不成?

马车忽然停下,驾车的护卫不自觉的发出一声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