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冉月光 9.8
作者: 全是二 主角: 温冉
42.03万字 7.7万次阅读 1.1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6
    作品总数
  • 226.88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15章
简介

原书名《颜先生的小娇宠》 温冉自小乖顺,二十二年来唯一一次叛逆就是为了赢回爷爷的遗物,隐瞒身份回国,成为一名初级珠宝设计师,离开家人的庇护,温冉步步维艰。 颜望舒清冷、矜贵、心狠、手辣,在得知温冉的身份后,依旧对她心软,细心扶掌这朵温室的花朵。 他教她生存,教她突破,教她爱他。 曾经,在一座佛院外,温冉看着颜望舒:你看上去一点也不信佛。 颜望舒有自己的狂妄:都是虚念。人只有在无法对抗现实时,才会寄希望于这些,而我,只信自己。 后来。 三跪一拜登1088阶梯。 希望为我爱的人祈福挡灾。 我愿年年如此。 求她岁岁平安。 请让她,岁岁平安。

第一章 茉莉花

2017年。

M国。

下午一场大雨浸透土壤,湿润的凉风卷着淡淡的茉莉花香越过窗栏,温冉耸了耸鼻子,手上雕刻工具精准复刻脑海里栩栩如生的白色小花。

温冉是国际上最有名望的华人珠宝工匠大师白伟良的关门弟子之一,另一位是温冉的师兄翟程敬。

十年前,温冉爷爷病重,温冉父母所居环境太恶劣,她爷爷临终遗愿,希望把这个颇有天赋的小孙女交给惺惺相惜的朋友白伟良教导。

就这样,温冉来到陌生的M国。

“咚咚咚——”

因突然的敲门声,温冉分神,手上工具一沉,下一秒,白色花瓣断裂,掉落在工作台上。

温冉轻轻吐出一口气,她还是做不到不受外界因素影响。她放下手上工具,活动僵硬的手腕。

房门直接被推开。

是翟芯颐。

翟芯颐是翟程敬的妹妹,也是温冉唯一的朋友。

翟芯颐今天穿了一条肉粉色纱裙,看上去仙气飘飘,却也难掩她毛躁本性。

她踩着高跟鞋,步子大:“冉冉,你怎么还没换衣服?晚宴已经开始好一会儿了。”

温冉抬眼看窗外,天色不知什么时候已然漆黑,一轮皎月高挂右上角。

她垂眸,看着桌上薄如蝉翼的花瓣,意有所指:“我雕了三个小时,现在因为你......”

翟芯颐见她这委屈模样立刻投降,双手合十做道歉状:“这次算我的错,是我打扰你了,你想我上刀山还是下火海我都可以。”

说着,她把温冉从工作椅上拉起来:“但是你现在,快点去换衣服,然后陪我下楼参加晚宴。”

温冉被推着往房间走,半转头问:“为什么非得我去?”

“你先跟我下去。”翟芯颐不愿意说。

温冉回到房间,打开衣柜。

她选了一条奶油白色的绸缎连衣裙,长度到小腿中部,腰间压褶收紧,胸前风琴褶点缀,单边蝴蝶结肩带设计,温柔中平添灵动。

这条裙子,是温冉今年生日,她妈妈送的。

翟芯颐坐在床上,嘴里发出‘啧啧’声,不吝赞扬:“我就说我穿白色最好看吧?”

这话温冉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她没搭话,打开首饰盒,拿出珍珠耳钉戴上。

这对耳钉,是她爸爸送的。

翟芯颐走过去,从镜子里打量温冉小脸。

温冉是长形鹅蛋脸,脸型线条流畅,瘦却有胶原蛋白,有古典气韵,又带着一丝幼稚。

她眼睛不算大,双眼皮也不太明显,眼型偏圆,眼角微微下垂,很多时候显得无精打采,却又感觉乖纯、柔弱、慵懒。

她鼻子线条柔和,有点清冷感,却因为微微偏圆形的小嘴,娇羞盖过了清冷。

她不是一眼惊艳的容貌,甚至一打眼会觉得有些寡淡。

但不可否认,她身上有种古典、柔美、幽婉、恬静的书卷气。

引人怜惜。

翟芯颐抿着唇角,语气有些失望:“我的好姐妹,你什么时候才能谈一场恋爱啊?”

温冉戴耳钉的手一顿:“怎么又扯这个话题?”

“不谈恋爱可惜了。”翟芯颐拿起梳子给温冉打理头发,“我要是男人,我就和你谈恋爱,我愿意被你迷得神魂颠倒。”

温冉:“......”

翟芯颐弯腰,脑袋搭在温冉肩侧:“冉冉,你知道吗?就你这张脸说什么我都信。”

温冉垂下眼睑,不客气的拍了一下翟芯颐额头:“你正经点吧!”

翟芯颐笑了两声,看见温冉扣上首饰盒:“你只戴耳钉,不戴其他首饰吗?”

温冉:“不戴,我只想当隐形人。”

翟芯颐拉着温冉往外走:“隐形人,快点吧。”

宴会早已开始。

温冉和翟芯颐站在楼梯拐角处,高处的水晶灯折射出斑斓彩光。

温冉视线扫过会客厅,客套的推杯举盏中,很快找到中心。

白伟良坐在桃木椅上,身穿中式传统长衫,胸口是夺人眼球的天然冰种翡翠观音,配满绿翡翠蛋面钻石吊坠。

他笑眼眯眯,配上花白的络腮胡,显得脾气和蔼。

他周遭围了一圈人。

能靠近他而坐的,都是些年纪稍大的,有身份地位的珠宝行业商人或者有名气的珠宝设计师,没座位的大多是年轻人,一副小辈之姿站在两侧,时不时和他们一起举杯。

温冉扫了一圈那些人身上所戴的饰品,确实样样价值不菲,但却不足为奇。

白伟良旁边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招手,一个年轻的女人立马上前。

男人对着白伟良介绍道:“白先生,这是今年BrightPearl(明珠)的铜奖获得者,吴云姗,是个很有天赋的华侨女孩儿。”

BrightPearl(明珠)是国际性的珠宝设计大赛,在行业内含金量非常高。

吴云姗半蹲身子:“白先生您好,能见到您,是我的荣幸。”

白伟良微微抬手扶起吴云姗,面色慈和:“我看过你的设计,很有想法。”

男人趁热打铁:“云姗一直很仰慕您,希望能跟着您多学习学习。”

白伟良摆手,委婉拒绝:“我都60岁了,半截身子都入了土,我那两个徒弟让我天天糟心,我还想多活几年呢,实在有心无力。”

男人说:“白先生说笑了,您看您身子骨多硬朗,再说了,Mr.翟可是行内最有潜力的设计新秀。”

周围的人分分应话,说着翟程敬近两年的耀眼成绩,却无人提及温冉。

众人都知,白伟良有两个关门弟子。

翟程敬,今年24岁,近两年斩获多项珠宝大赛桂冠,在行内已经小有名气。

而另一位只听说是个华人女孩儿,叫Cynthia(辛西娅)。

有传言说辛西娅是天才少女,白伟良要在最恰当成熟的时机推出她的作品;也有传言说辛西娅天资有限,白伟良不愿意让她出来丢人现眼,才一直藏着掖着。

对于众人对翟程敬的夸赞,白伟良抹了一把胡子:“程敬确实不错,可我还有个不争气的小徒弟呢。”

听到这里,翟芯颐低头闷笑,胳膊肘靠了一下温冉,调侃她:“听见没,你个不争气的!我看白爷爷就是你最大黑粉吧!”

温冉半拉着眼皮,轻轻叹气。

翟芯颐见她无精打采,立马改口安慰:“白爷爷就是推辞那个吴云姗,不想收她,才那样说你。”

温冉抬眸,看见翟芯颐双手比了个大拇指:“冉冉,你是天才!”

温冉被她逗笑。

翟芯颐见温冉笑了,挽住她胳膊:“你看那个吴云姗。”

温冉看过去,她还站在白伟良旁边,恭恭敬敬的模样。

温冉:“她怎么了?”

翟芯颐:“你觉得她漂亮,还是我漂亮?”

“......”

“冉冉,快回答我。”

温冉根本没仔细看吴云姗,坚定回答:“自然是你。”

翟芯颐又问:“你看她脖子上的项链,你怎么评价?”

温冉往楼下走,从各个角度鉴赏后,道:“我觉得,这个设计太过堆砌,反正我不太喜欢。”

翟芯颐满意的笑了:“是嘛,她也不过如此。”

温冉嘴角抽了一下:“你叫我下来,就问这个。”

翟芯颐笑得明媚:“对。”

温冉无语。

温冉:“你玩儿吧,我去工作室再练一会儿。”

翟芯颐拉住她:“别呀!你整天闷在工作室,人都快废了。”

“......”

“待会儿我哥要来,说是找你有事,你再等等。”

温冉抬眸扫过大厅,微微蹙眉:“这里太吵了,要不我去花园,师兄到了你来叫我?”

她音调轻轻的,配着她的脸,就像撒娇。

翟芯颐无法拒绝,应了声“好”。

白日时,温冉在花园中心的亭子画图稿,后来回工作室才发现落了一只铅笔。

那套工具,是温冉妈妈寄过来的,她现在想去找找看。

花园不太大,种满了茉莉花。

石阶小道还未干透,皎洁的月光印上去,感觉很是滑溜。

温冉微微提着裙摆,沿着蜿蜒的石阶,一步步靠近亭子。

她拐了个弯,脚步一顿,抬眸看见亭子里坐着一个人。

一个男人正对她而坐,嘴上咬了一支烟。

他手上有小团星火,抬手靠近烟头,微偏头,微蹙眉吸了一下,烟只点燃。

接着,他甩了甩手上的火柴,星火熄灭,只剩一缕青烟,徐徐消散。

火柴,点烟?

温冉想,他可能需要一只打火机。

温冉靠近,眼睛明亮,一点也不掩饰的打量亭子里的男人。

男人也闻见脚步声,抬眸看着她,沉着的吐出一口烟雾。

温冉走到亭子前,嗅到较为浓厚的雪松味。

她感觉自己像是入了一片寂静阴寒的森林,而前面是一扇木门,木门后,是有壁炉的温室。

可是她撞进男人的视线时,却瞬间感觉木门后那间温室的壁炉,是没有火的。

他看上去,倨傲冷淡。

温冉收回视线往亭子里走,礼貌开口:“您好,我找东西,希望没有打扰您。”

这个男人看上去不是纯正的亚裔血统,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听懂中文。

但温冉没在意,直接提着裙摆蹲下身找东西。

颜望舒手指夹着烟只,轻轻搭在桌子另一侧,侧垂眸看着她。

小姑娘穿着白色裙子,头发柔顺的滑落到肩膀两侧,露出的后颈皮肤很白。

后颈线条更是漂亮。

温冉抬起头,正对上男人自上而下灼灼的视线。

温冉被这么直勾勾的盯着,愣了两秒才开口:“麻烦您坐另一边,我东西可能掉这里了。”

男人未收视线,手腕靠在桌面上,食指轻轻敲了一下烟只,烟灰掉落在精美的纸盒上。

他做这动作时,手背骨微微凸出,竟有些好看。

微风穿亭过,温冉回过神,唇瓣微张,刚想用英文再说一遍。

男人却在此刻有了动作,他站起身走到另一边坐下,修长的手指夹着烟只,散漫的比了个“请”的姿势。

温冉说了句“谢谢”,低头又找了一圈。

没找到。

她有些失望的抬头,正对上男人胸口的位置,那里有一枚黑钻胸针。

温冉视线上移,和男人对视后缓慢的站起身靠近他坐下。

鼻尖,有淡淡的雪松味混合淡淡的烟草味。

不难闻。

温冉:“您需要打火机吗?”

男人收回视线,侧脸轮廓坚硬,嘴角挂着似有若无的笑意:“不需要。”

“或者您需要其他的吗?我都可以帮您。”

颜望舒眯了眯眼睛,他嘴角笑意扩大,却显得比刚才淡漠:“不需要。”

温冉舔了舔唇,又靠近了些:“您是今晚的客人?”

颜望舒看着这个搭讪的姑娘,微微蹙眉,他吸了口烟,吐出的烟圈还未消散,手上的烟只已经被摁灭在火柴盒上。

温冉见他看着自己不说话,又开口问:“您怎么在这儿?”

颜望舒随意找了个借口,偏着头看着庭外:“听说白先生养了一园子的茉莉花,来沾沾眼。”

温冉转头看向花圃。

喜欢茉莉花?

这就好办了。

温冉走出亭子,高跟鞋踩进花圃淤泥里。

夜色下,花圃是黑色,她站在石槽壁灯旁,白色的裙子被折光染成青色。

小姑娘弯腰折了两株茉莉花,转身看着他,不施粉黛的小脸笑得有点好看。

颜望舒脑海里闪过一句诗词。

——环佩青衣,盈盈素靥,临风无限清幽。出尘标格,和月最温柔。

他扯了扯嘴角,转眸看着远处那轮明月,心道:终归是月亮添彩。

温冉走到男人身旁坐下,把花放在他面前。

两株茉莉花,还带着水珠。

颜望舒抬眉,提醒她闯祸了:“你不知道白先生最心疼这花?”

“知道。”

“那你还折?”

温冉嘴角上翘:“我没事,您喜欢就行。”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