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尔星海 9.1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如鱼 主角: 江柚 明淮
177.63万字 36.3万次阅读 567.3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333.67
    累计字数
  • 72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831章
简介

谁都看得出来明淮爱江柚,只有他自己不承认。 谁都看得出来江柚想和明淮结婚,只有明淮绝口不提。 直到江柚穿上白色婚纱要另嫁他人,明淮疯了似的去抢婚。 他红着眼说:“江柚,你叫过我老公的!” (关键词:爱你欲言又止、第一次爱的人!)

作品荣誉
第1章 好过一场,都不让我见证你的爱情?

江柚全身无力地靠在明淮胸膛上,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感受着他留在身体里的余温,心潮澎湃,久久才平静下来。

他抽着事后烟,吞云吐雾,一副享受的样子。

“我今年二十六了。”江柚的手放在他的胸口,声音又娇又软,“家里催我结婚。”

烟灰抖落在被套上。

江柚的手感觉到他心跳顿了一下。

明淮随意掸去被套上的烟灰,随口问:“有合适的结婚对象了?”

“嗯。”

“你喜欢他?”

“他说愿意给我一个家。”

明淮吸了一口烟之后就摁在烟灰缸里了。

“那挺好。我一会儿就搬走。”他轻轻推开她,掀开被子下床,去了浴室。

江柚听着浴室的水声,心里难受,她掀开被子赤脚下床,打开浴室门,里面一片水雾,他颀长的身体强壮紧实,宽肩窄腰大长腿,给她枯燥无味的生活带来快乐。

明淮转身,两个人隔着白雾,他关了水,问她,“怎么?还想体验一下?”

三年了,江柚和他坦诚相待的时候很多,可每一次她还是有点羞涩。

但是,羞涩不代表她不敢。

她走向他,双手抚上他的胸膛,一点点往下,直到他发出一声闷哼,她吻着他的胸前的水,双眸带着水雾,红唇轻启,“你真的不娶我?”

明淮仰头,闭眼,脸上是享受,“一开始我们就说好了。”

“可是,你舍得?”江柚太懂他的敏感处,稍一拿捏他就恨不得把自己掏空了给她。

明淮喉咙干燥,轻咽了一下,江柚就咬上他的喉结。

明淮睁开眼,大掌掐着她的小腰,将她抱起来,声音沙哑,“那你别嫁。”

“我耗不起。”江柚仰起头,白雾在她眼前摇晃,头顶的灯也是。

“那你就去嫁人。”

明淮哑着嗓子,想到她以后会跟另一个男人做这种事,动作越来越大,发泄着情绪,恨不得弄死她算了。

这样,她就不会嫁人了。

江柚使了所有的招数陪他疯,以为这样明淮就会留恋她,哪怕是骗她说会娶她也行,结果他走得干脆。

手抚摸他睡过的枕头,想到三年前。

三年前他醉倒在路边,是她趁虚而入,把他带回家。

那晚借着酒劲,她疯狂的和他缠绵了一夜。

酒醒后他说,和她很合拍,要是愿意搭个伴就将就过,什么时候想嫁人了,跟他说,他挪窝。

果然,他说到做到。

……

江柚和薛乔是第一次单独出来吃饭,一开始多少还是有点尴尬。

薛乔文质彬彬,很健谈,也很会聊天,跟他聊天不反感,没有压力,就是老友相聚的感觉。

忽然,薛乔对江柚说:“那个人是不是认识你?他一直盯着我们。”

江柚疑惑的回头,和明淮的眼神碰了个正着,心尖一颤。

这么巧,他也在。

走得那么果断,总不能是特意跟踪她吧。

很快,这个怀疑就彻底不成立了。

一个娇艳欲滴的女人扭着腰走向他,那女人坐在他的对面,明淮的视线就再也没有看过她了。

这么快,就又找到新的床伴了。

他那方面的需求挺大的,除了她的生理期之外,每晚都要。

心头堵得慌,她收好了情绪重新面对薛乔,冲他笑了笑,“不认识。”

吃完饭,薛乔送江柚回家。

离开餐厅的时候,明淮和那个女人还在。江柚不经意间看到那女人的脚在桌子底下勾明淮的腿。

……

回家刚进电梯,江母打电话来问情况。

江柚知道父母是怎么想的,二十六岁还不结婚,她离得远无所谓,但是父母会受邻居白眼的。

同龄人生二胎,她还没个对象,别人的唾沫星子都能淹死她。

江柚如实说对薛乔的感觉,低头走出电梯,“……给我的感觉挺好。应该是个不错的结婚对象……”

她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烟味,抬头看,明淮在她门口靠着墙,手腕上搭着外套,支着腿,薄唇含着烟,冷眸在烟雾中睨着她。

他怎么在这里?

不应该跟新欢在一起滚床单吗?

江柚挂了电话,从包包里摸出钥匙面无表情地走过去。

明淮修长的手指夹着烟,在她过来的时候才微微张嘴,烟雾罩了江柚一脸。

江柚习惯了。

她开门。

回头见明淮讳莫如深的眼神看着她,那双眼睛最是勾人,深情得让人面红耳赤。

她喜欢……不,是爱明淮。

她以为明淮也是爱她的,要不然为什么每晚他都那么认真?

他们在一起三年了。

他对她很好,只要她喜欢的,想要的,他统统会给她。

唯一不给的,是婚姻。

她去年参加了朋友的婚礼,回来跟他说起那个婚礼有多浪漫,多幸福。

他说,傻子才结婚。

那一下,她像是被人丢进了冰冷的池水中,全身透心凉。

其实那次她就该明白,明淮不爱她。

爱的不过是和她一起做的感觉。

人就是这样,总觉得自己是与众不同的。所以才会一次次撞南墙。

这一次,她回头了。

“有东西忘拿了。”

“什么?”

她记得他的东西都收走了的。这几天,她还妄想找出点他的什么东西。

“那天晚上我买的,应该还有半盒。”明淮把烟头熄灭,丢在旁边的垃圾桶里。

江柚瞬间懂他说的什么了。

那晚情到深处,发现没有小雨伞了。

以前买的那种一盒只有六枚,两天不到就用完了。后来他就十盒十盒地买。

那晚情急,在楼下买了一盒,用了半盒。

说他财大气粗,没用完的却还要来讨回去。

来她这里拿一趟的时间,在外面买回去用都已经完事了。

江柚把东西拿出来给他。

明淮接过来就揣裤兜里,解释道:“本来是不想来拿的,但是每个人的尺寸不一样,不一定能用。要是被你新欢看到,怕他自卑。”

江柚耳根子发烫。

谁要他解释了?

“你也悠着点,要懂节制,小心被掏空了。”江柚嘴上也没客气。

明淮眯眸,“再给你三年,你也掏空不了。”

江柚心头泛苦,真要再玩三年,她小半辈子都没了。

那个时候,她才是真的会被人戳脊梁骨。

“赶紧走吧。别让人家等久了。”江柚推门欲关。

明淮撑住门板,江柚望着他。

明淮喉结上下轻动了一下,“真的打算结婚了?”

“嗯。”

两个人僵持了一会儿,明淮先松的手,“结婚记得给我发请帖。”

江柚说:“再看吧。”

她不会和爱过的人做仇人,也做不到坦然当朋友。

更不可能请他参加自己的婚礼。

她怕会克制不住自己要逃婚的冲动。

明淮薄唇轻扬,“好歹咱俩好过一场,都不让我见证你的爱情?”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