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夏第一皇子 8.5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历史 架空历史
作者: 鹤林小四 主角: 赢天
238.36万字 4.6万次阅读 71.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151章 关系暴露,公主质问 2024-04-22 10:42:20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238.36
    累计字数
  • 459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151章
简介

前世威震四海的战神意外穿越到大夏,成为了皇子,从此芙蓉帐暖,阅尽天下佳人! 敌国来势汹汹,他一力降十会,诗词歌赋,天文地理,他无一不通,奸臣当道,他肃清朝纲! 他要让天下知道,谁才是大夏第一战神!

作品荣誉
第1章 谁能举鼎!

“八皇子!八皇子你快醒醒!”

“蛮国使者正在金銮殿上嘲笑我夏国,您的七位哥哥都已经赶过去了,您再不去,皇上怕是饶不了你!”

夏国,八皇子寝宫。

衣衫不整的的宫女秀儿,正推搡着浑身酒气,披头散发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的赢天。

“别瞎说。”赢天连眼睛都懒得抬,推开秀儿。

“十年前,我率兵将北方蛮夷驱逐万里之外。”

“八年前,出征东瀛,让东瀛自此俯首称臣!”

“五年前,西方教廷异族举兵犯我大夏,教廷皇帝,被我亲自斩首!”

“世人称我,九州战神!”

“如今四海升平,天下安定,异族,怎敢踏入我大夏半步!”

“赶紧出去,别打扰我睡觉……”

赢天拽过被子,翻了个身,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秀儿听见这些话,吓的双眼泛红,两腿一软瘫在地上,居然哭了出来。

“完了!八皇子殿下酗酒成狂,今天居然说出这般疯话,要是让皇上听见,这可怎么办啊!”

赢天听着侍女哭哭啼啼,睡觉的心情彻底没有了,不耐烦的起身,睁开眼睛。

不睁眼还好,一睁眼,他彻底傻了。

木门,木房,黄花梨的木桌,金丝楠木的大床……

整个房间,都是千年前的古代建筑风格!

“这是哪?”

赢天正要问,脑海中忽然涌现出一段记忆来。

“赢天,十八岁,夏国皇帝最小的儿子,夏国八皇子!”

“我踏马居然穿越了……!”

赢天皱着眉头,他穿越的夏国,坐落在中原大地。

南方有擅长水战,经常侵扰夏国边境的水国,吴都!

西方西域国,自称“天朝”,能人异士无数……

北方蛮国,占据草原,擅长马战,骑射等技艺,马战傲视天下!

而夏国虽然占据中原,可除了良田丰富以外,兵少将弱,战马年迈,军事实力完全不如其他三国!

每年都要向其他三国,上贡万吨粮食,才得以存活!

这些年生活更是困难,上贡粮食还不够,更被逼割地赔款!

三国虎视眈眈,似乎有吞并夏国的意思!

这次在金銮殿上,嘲笑夏国皇帝和文武百官的人,就是北方蛮国派来的使者!

只因为今年春季,蛮国挥师攻夏,连夺雁门关,长明关,嘉峪关,三座夏国关隘!

大夏皇帝只能派出使者,想要和蛮国议和。

蛮国使者在金銮殿上,和夏国皇帝,比较文韬武略!

若是夏国获胜,蛮国退军,三年之内,不再侵犯夏国。

可夏国若是输了,最后一道关隘,山海关,就要拱手让给蛮国!

山海关乃是保卫皇都的最后一处关隘,若是失去,蛮国便可直指夏国皇都,一举灭掉夏国!

这一场比试,只能胜,不能败!

“八皇子殿下,您别再磨蹭了,快去金銮殿见皇上吧!”

“再晚一些,等到比试结束,您这颗脑袋,可就真的要被砍了!”秀儿连忙抹去眼角上的泪水,从地上爬起来,拿过赢天的衣服,想要帮他穿衣。

殊不知,赢天听见这些话时,脸色顿变。

“砍头?”

“我怎么会被砍头?”

秀儿吓的脸色惨白:“八皇子,您昨晚喝的太多,怎么把事全忘了!”

“蛮国夺走的三关之一,嘉峪关,就是皇上命令您去派兵镇守的!”

“谁知当晚,您坐镇城关,却喝的伶仃大醉,蛮国杀到城中才惊醒……”

“要不是您的贴身护卫拼死保护,您早就死在城中了!”

“酗酒丢城,这可是砍头的大罪!”

“皇上念及您年纪尚幼,网开一面,这才没有斩了您。”

“可这次的比试,若是咱们再输,把山海关也给丢了,皇上为了平息众怒,就只能……”

“就只能斩了您的头,以正军威!”

赢天脸色一白。

为将者,兵临城下,居然因为喝酒丢了城!

他气的都想抽“自己”一巴掌!

这幅身体的前主人,可真踏马窝囊!

“快!快带我去见父皇!”赢天从床上坐起来,连忙对着秀儿说道。

为今之计,只有在金銮殿上胜过蛮国使者,才能保住一命!

秀儿连忙给赢天穿好衣服,带着他,一路小跑朝着金銮殿而去……

此刻,金銮殿上。

“一座青铜鼎,大夏满朝武将,竟无一人能举起。”

“我大夏,难道真的不如北方蛮夷吗!”

夏皇嬴胜的怒吼声,回荡在整个皇宫内,犹如滚滚惊雷,金銮大殿上的文武百官,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臣等无能!”

“臣等无能!”

“臣等无能……”

金銮殿上,蛮国的使者们眉飞色舞,神色张扬!

整个皇宫,仿佛被黑云笼罩一般,压的整座皇宫,摇摇欲坠!

“赢齐!”夏皇嬴胜望向大皇子赢齐,眼中带着期望。

他知道赢齐从小习武,手能挥舞七十斤长枪,力可举百斤巨石!

虽是皇子,实力却不输夏国任何一位武将!

赢齐被点到名字,只能硬着头皮,走了出来。

“父皇,儿臣……愿意一试!”赢齐说完,走向金銮殿中央。

这里摆放着一座青铜做的古鼎,重达数百斤!

而在青铜古鼎后方,蛮国的公主,呼延玥儿,一脸不屑的望着赢齐。

“大皇子,请举鼎。”呼延玥儿轻笑一声,眉眼之间,如月牙一般俏皮,声音如同百灵鸟一般动听。

然而这几个字,听在大皇子耳朵里,却像索命魔音一般,刺人耳膜!

赢齐望着眼前的袖子,挽起袖子,露出两只青筋暴起的粗壮手臂!

双手抱住青铜古鼎,憋足了力气,向上举起!

夏皇嬴胜和文武百官的心脏,也随着赢齐发力,提到了嗓子眼!

“喝!”赢齐怒吼一声,将全身的力气都聚集在双臂之上,脸色已经憋的通红一片!

然而那青铜古鼎,就像一座大山般,任凭赢齐如何发力,依旧巍峨不动!

一盏茶的功夫,赢齐累的全身虚脱,也没能将青铜古鼎举起!

赢齐松开古鼎,拖着疲惫的身体,跪在嬴胜面前,无奈道。

“儿臣……无能!请父皇责罚!”

嬴胜脸色铁青,挥了挥手,示意赢齐退下。

“谢父皇。”赢齐起身,走到一边。

“赢烈!”嬴胜又把目光,瞥向三皇子。

三皇子浑身一抖,苦笑道:“父皇,儿臣的武艺,可比不上大哥。”

“大哥都举不起来,儿臣就更举不起来了。”

“请父皇恕罪……”

嬴胜面露不悦,但也没什么办法,只能挥挥手,示意赢烈退下。

嬴胜又把视线投向另外几名皇子,可他们纷纷低下头,根本不敢直视他的双眼。

嬴胜脸色阴沉无比,金銮殿上的文武百官,更是大气都不敢喘。

整座金銮殿,一片沉默!

呼延玥儿笑了笑:“既然夏国无人能举鼎,就请陛下您下令。”

“把山海关,送给我们蛮国!”

嬴胜脸色铁青,气的双手紧紧攥住龙椅,狠不得将龙椅捏碎!

蛮国实力强横,若是不将山海关送出去,他们一定会兴兵再犯!

之前的几场战役,早已让夏国的将士们死伤惨重,无力再战。

一旦蛮国攻来,夏国丢的,恐怕就不是一座山海关那么简单的了……

“朕,愿意送出山海关……”

“等等!”

就在赢胜即将宣布结果的时候,金銮殿外,赢天气喘吁吁的带着秀儿,出现在金銮殿门前!

“八皇子?”

文武百官一惊,看向赢天,脸上纷纷露出鄙夷之色!

要不是这位八皇子嗜酒如命,丢了嘉峪关,他们也不至于被蛮国逼到如此境地!

现在他又来捣乱,难不成,是嫌弃夏国输的太少吗!

“赢天,这里是金銮殿,不是你捣乱的地方,速速退去!”大皇子赢齐冷哼一声,满脸不屑。

“丢了城还敢在父皇面前放肆,赢天,我看你这颗脑袋,是真不想要了!”三皇子赢烈同样不悦,怒视着赢天。

夏皇赢胜因为无人能举鼎,本就憋了一肚子火,现在赢天又撞在枪口上,他的脸色,彻底变黑!

他的八个皇子,除了赢天之外,各有长处。

唯独赢天,嗜酒如命!

他派赢天去嘉峪关守关,本想着磨磨他的心性,可他却因为醉酒,把嘉峪关给丢了。

难堪大用!

若非看在他是死去的皇后所生,是众皇子中,唯一的嫡子,早将他斩立决,以正军威!

“赢天,这是在金銮殿上,休要胡闹!”

“你丢了嘉峪关的事情,朕还没跟你算账,速速退去,免得让蛮国使臣,看了笑话!”

“陛下,您这句话,可就不对了。”呼延玥儿轻笑一声,望向赢天,眉眼带笑,可眼底,却是满满的鄙夷!

“八皇子的威名,我早在率军攻打嘉峪关的时候就见识过。”

“若不是他守关,我们蛮国,还真不一定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下三关!”

呼延玥儿的声音虽然如银铃一般动听,可说出来的话,却让夏国数位皇子,文武百官,夏皇赢胜……

全都抬不起头!

赢天,真是把夏国的脸,都给丢尽了!

面对他们的嘲讽,赢天充耳不闻,默默看向金銮殿中央摆放的青铜古鼎。

“父皇,这青铜古鼎,儿臣能举!”